李庄:重庆老政法委书记哭诉薄熙来暴力

人气 13

【大纪元2013年04月17日讯】4月13日,原北京律师李庄博客发布原重庆县委政法委书记肖宗禄的要求重审自己小儿子的申诉书。申请书中再次曝光薄熙来、王立军重庆“黑打”酷刑内幕。

李庄博文介绍,肖宗禄是一位已退休的重庆县委政法委书记。他的儿子肖绍壅,是璧山县公安局原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在重庆“打黑”期间,被重庆市公安局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侦办,重庆市一中院以涉嫌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判处肖绍壅有期徒刑八年,现在重庆市永川监狱服刑。

肖宗禄在申诉书中写道,肖绍壅于2010年4月13日,在璧山县公安局被刘熙炜等人以涉案对其进行调查,强行带走的当天,关押在江北区铁山坪民兵训练基地—— “打黑基地”。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指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组长刘熙炜等人施展刑讯逼供,编取伪证材料。

肖绍壅被专案组关押期中,惨遭刘熙炜等人刑讯逼供。申诉书列举酷刑包括:

1、恐吓。肖绍壅由刘熙炜等人押着观看“打黑基地”的十多间屋子里先前被关押人员。这些被关押人员都受着各种不同姿势的刑罚或体罚,有的头、嘴流血,有的身体上呈有伤痕和血迹,有的还正在呻吟等。

此时,刘熙炜凶狠地恐吓肖绍壅说:“你看到了没有?这些人在干什么?他们受刑没有?”于是,一要肖绍壅按刘熙炜的旨意交待问题,二要肖绍壅对他们早已形成不是事实的材料签字认可,才能免受其酷刑和肉体之痛苦。

2、折磨。肖绍壅在“打黑基地”关押的十天九夜,至始至终不准睡觉和休息,一闭上眼就被刘熙伟等人推撞、拳打或被脚踢、卡颈,或被吼叫、讯斥和辱骂。尤其是不准肖绍壅上厕所大小便,屎尿都在铁审讯椅上任其自流。

3、酷刑。刘熙炜一直对肖绍壅施用酷刑。特别是肖绍壅押到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就被一个人关在一间屋子里,把他全身固定在铁审训椅上,手脚被捆绑,不让动弹,并实行“五不准”;导致肖绍壅身体脱水,双脚、双腿及至下腹部浮肿,多次昏倒休克。

4、饥寒。首先,采用饥渴催体。即:断食、断水。肖绍壅关审的十天九夜,刘熙炜只给了四个盒饭吃,没有给一口水喝。其次,采用寒冷袭身。当时,每天下雨,气温低,只有几度,专案组人员穿毛衣、羽绒服,而刘熙炜等人只准肖绍壅穿一件衬衣和一条单裤。

5、水淋(泼)。刘熙炜绞尽脑汁,采用水淋(泼)身。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受审期间,刘熙炜十分嚣张地指着肖绍壅说:“你原来说我们王局长(立军)是冷血,无人情味,现在你看王局长是不是冷血,有没有人情味?”他话音未说完,便挥手身边人员,用开水从肖绍壅的头淋到脚,烫得肖绍壅喊天喊地,紧接着又用冷水泼肖绍壅全身,冷得肖绍壅心冰寒颤不已。

6、吊打。在吊打时,刘熙炜等人将肖绍壅的双手,用绳子反捆绑于背后,悬吊在室内,拷打其全身,命其交待问题。同时,肖绍壅在铁审讯椅上受审时,无数次被刘熙炜等人殴打耳光、脑袋和揪手、卡颈、脚踢、推撞,尤其是殴打耳光、脑袋等已成了刘熙炜等人的“家常菜”和“玩物”,把肖绍壅的鼻梁骨都打塌陷了。

7、编造伪证。刘熙炜对肖绍壅说:“只要你多少承认一点儿这些问题(编造的伪证),我们就可以判你的缓刑和轻刑,反之,就要重判或八年以上刑期”。肖绍壅不认同刘熙炜编造的这些伪证时,刘熙炜等人即又施展酷刑,肖绍壅对其此举指出说:“你们这样是在刑讯逼供,是在践踏人权,是在践踏法律”。刘熙炜说:“我们是拿了尚方宝剑的,我和(王)立军局长有直通车,可以随时向他汇报工作,我把你整死了,就说你是畏罪自杀,随便你怎样,这张铁椅子你总坐不穿,我看你能坚持到多久。”

此前,根据李庄微博及经济观察报报导,曾有媒体将2009年至2011年,重庆“打黑基地”铁山坪的十种刑讯逼供招式,以插图形式解读。包括老虎凳、鸭儿浮水、苏秦背剑、烤全羊、金鸡独立、缠铜丝、打表、浇冷水、喷芥末油、咽阴毛。

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2009年开始了“打黑”,外界称为“黑打”的运动,在王立军夜奔美领馆,薄熙来下台后,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水面,指向黑打运动的刑讯逼供。在24个刑讯逼供的基地中,重庆市江北区的铁山坪以最为残酷而出名。

(责任编辑:郗古韵)

相关新闻
王立军案下周开审 文强两套房产返还其子
重庆“打黑”证词 曝光薄熙来时期的红色恐怖
18大后李庄反击告渝警 最高检约见薄熙来黑打案家属
姜维平:继续黑打抢钱 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川普:不想和习通话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纪元播报】内幕:两会内斗激烈 中共高级军官观望
【拍案惊奇】中共红爪紧逼 30万港人有望居英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踪:美确诊逾170万
【十字路口】美推机密武器 港国安法藏权谋算计
【新闻第一现场】对港毁诺 30年前电影预言成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