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温州第一烂尾楼开发商卷走4亿 下落成谜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04月04日讯】温州第一烂尾楼“泰宇花苑”的开发商陈岳西卷款4亿元,去年7月从上海浦东出境跑路。据估算,陈岳西留下约13亿元的债务,其民间借贷涉及近70个债权人,本息数额约达4.9亿元。通过银行借贷、民间借贷以及信托融资,泰宇花苑形成一个资本泡沫,最终在楼市调控中无力支撑。

工程停工 一片狼藉

据《浙商》杂志报导,温州平阳县鳌江是浙南的富庶小镇。“鳌江中央,繁华之上”的房产广告至今还矗立在鳌江镇中心的新河桥畔,其身后即是被称为“温州第一烂尾楼”的在建楼盘泰宇花苑。

三幢已经结构封顶的高层建筑目前处于停工状态,围墙里一片狼藉:结构封顶的4、5、6号楼的门洞、窗洞豁开,尚未安装玻璃,其中一栋连外墙都还没刷完。地下车库已被雨水淹没。旁边的1、2、3号楼仅打下一些桩基,杂草乱生,垃圾遍地。

数十米之外的售楼处卷帘门紧闭。门卫说,工程前年底便已停工,“现在每天就几个买了房的业主会来看看”。

肖先生是其中的业主之一。2009年6月,他以每平方米6800元的价格在此认购了一套140余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按揭贷款3000多元。

他说,本来去年8月31日是交房期,但8月底的时候就知道房产商无法交房,也没接到正式通知。业主们开了三次大会,统一了意见,选出了维权代表,前不久就有一次维权活动。他还说:“听说3月底会重新开工。如果没开工的话,业主还要继续维权。”

报导称,像肖先生这样的业主约500多人。去年底,业主们几乎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为自己维权。

陈岳西的融资账本

陈岳西,浙江温岭人。1999年,陈岳西和金云城、金彩云共同设立了泰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宇房产),注册资金1亿元,陈岳西出资90%,为公司实际控股人。此外,陈岳西还有另外两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四川泰丰和衡阳泰宇。

为了开发泰宇花苑,陈岳西先后通过中国建设银行温州分行借贷、民间借贷以及安信信托融资。

泰宇花苑位于鳌江镇中心地带,该地块总用地面积为41400平方米,登记为两本土地证。此后,陈岳西将其中一块地抵押给中国建行温州分行,贷得1.5亿元。2011年4月,陈岳西又将另一块地的使用权以第二顺位抵押给安信信托。同时,他将持有的项目公司90%的股权质押给安信信托,作为其偿还信托贷款本金及利息的履约担保。

安信方面发行了“温州泰宇花苑项目开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规模4亿元,为期两年。其中,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及公司外部借款,其余2亿元用于泰宇花苑项目的后续开发建设,根据投资金额的不同,预期年收益率在10%到11.8%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块地的估值已达11.5亿元,而此前,两块地的评估价仅为3.69亿元。评估价抬高的理由是“土地使用权升值”。

此外,陈岳西还通过民间借贷筹集资金。一内部人士向《浙商》记者表示,陈岳西的民间借贷涉及近70个债权人,本息数额约达4.9亿元,甚至略高于信托融资。

至去年9月,泰宇房产欠税总计887万元,拖欠温州建设有限公司、三箭建设工程集团等施工单位约3300万元工程款。现场留守的建设单位工作人员表示,欠的工程款不止这个数,“我们还给他垫了两块地的保证金,共计2700万元”。

卷款跑路成谜

就在安信信托将4亿元汇入泰宇房产贷款账户的1个月前,即2011年底,泰宇花苑项目已完全停工。此时的陈岳西已经开始感受到压力。

报导称,据温州商品房网上销售管理系统的数据显示,2009年,泰宇花苑的4、6号楼先后开盘出售,尽管房源几乎售罄,但是5900元/平方米-7900元/平方米的价格与安信信托13,500元/平方米的估价相去甚远。

而2012年1月推出5号楼的158套房源均价为1.1万元/平方米,虽与安信信托的估价略有接近,但由于遭遇房产政策调控,截至去年底,售出房源不足半数。

前方销售受挫,而后院的资金链也开始告急。

数月前,陈岳西曾说,是民间借贷的危机和房产调控使他陷入困境。2011年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高利贷上门讨债,建行也抽其资金,导致工地停工,而当地政府部门办事拖拉又让他迟迟拿不到5号楼的预售证。

不堪压力的陈岳西选择跑路。去年7月1日,陈岳西从预售账户中提取4亿元,由上海浦东出境,将温州“第一烂尾楼”留在了身后。坊间传说,他持旅游签证去了美国。

陈岳西如何能席卷4亿元巨款跑路?阳县政府证实了预售款被提走一事,但通过什么方式提取,当地政府、银行等均不愿提及。

平阳县政府去年8月成立的泰宇花苑工作协调处置小组估算,陈岳西留下的债务共约13亿元。按计算,陈岳西总投资不过5、6亿元,何以欠下13亿元的债务?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分析称,可能是因为陈岳西自由资金太少,大部分依赖融资。他说:“这在温州房地产商中很普遍,胆大者在民间迅速融资,借高利贷中标后,稍加开发,期待房地产高回报来偿付利息。这种模式在楼市热的时候可行,一旦遭遇房地产政策性调控,就会出现问题。”

据悉,目前泰宇花苑楼盘已启动司法破产程序,牵涉此项目的官司按法律应该中止。然而,两位大债主中国建行温州分行和安信信托依然在推进官司。

(责任编辑:徐亦扬)

评论
2013-04-04 3: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