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蒋公逝世38周年 侍从忆往 马英九谒陵追思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4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4月5日是先总统蒋中正逝世38周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此前出版《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访问纪录》,受访的侍从人员口述与蒋公生活之亲身经历与见闻及蒋介石人世最后一晚雷雨大作天出异象 。5日上午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率副总统吴敦义与党务主管,前往桃园大溪慈湖谒陵,表达诚摰地感念及追思之意。

蒋中正先生继志承业,亦以收复台湾为不渝之职志。图为民国13年(1924年)6月与孙中山先生在广州黄埔军校合影。(翻摄:林伯东 / 大纪元)
蒋中正先生继志承业,亦以收复台湾为不渝之职志。图为民国13年(1924年)6月与孙中山先生在广州黄埔军校合影。(翻摄:林伯东 / 大纪元)

蒋公牺牲奉献领导北伐与抗战

浙江省奉化县人王正谊担任蒋公机要秘书,他佩服蒋公领导北伐与抗战说,北伐之所以成功,是因为蒋公下决心牺牲奉献。1926年9月,蒋公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身份宣誓北伐,直到1928年底,东北张学良归顺国民政府,北伐才算成功。

王正谊(右)担任机要秘书,在总统府中与蒋中正总统合影。(翻摄:钟元/大纪元)
王正谊(右)担任机要秘书,在总统府中与蒋中正总统合影。(翻摄:钟元/大纪元)

王正谊强调北伐很不容易的,那时黄埔学生才几千人,蒋公不到3年就把中国统一了!蒋公的功勋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谁能够做得到?抗战时,日本都已经打到独山了,他还要守,就算到西康,打到最后一兵一卒都要打到底,这种精神很难能可贵,打赢这场战争很不容易,他觉得蒋公真是伟人。

[[9]]

蒋公在大陆时,声望两次达到中华民国历史巅峰,一次是在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南京全城陷入一片疯狂,所有的鞭炮都放光了,南京包括平时规规矩矩的学生,都跑上街上欢呼跳舞,简直是疯狂。第二次是在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时,当时重庆也是陷入疯狂。图为南京市民放鞭炮到机场迎接蒋介石。(网路图片)
蒋公在大陆时,声望两次达到中华民国历史巅峰,一次是在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南京全城陷入一片疯狂,所有的鞭炮都放光了,南京包括平时规规矩矩的学生,都跑上街上欢呼跳舞,简直是疯狂。第二次是在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时,当时重庆也是陷入疯狂。图为南京市民放鞭炮到机场迎接蒋介石。(网路图片)

蒋公声望两次达历史巅峰

浙江省镇海县人竺联庭于1947年10月担任上尉侍卫官随侍蒋公身边,他谈到对日抗战期间,蒋委员长的想法是“攘外必先安内”,内部先巩固好,再对外打。但共产党主张先攘外,要求先抗战,图藉抗日来壮大自己,用“攘外”来戏弄国民党。

1936年12月发生西安事变,张学良等人要求蒋委员长“停止剿共,一同抗日”。当时背着先生逃离房舍到后山的人是副官蒋孝镇,可惜,后来还是被张学良底下孙铭九的部队围困请出。

1966年2月,侍卫长郝柏村(右一)随扈蒋中正总统(右三)接待甫当选韩国总统朴槿惠的父亲韩国总统朴正熙(左一)。(翻摄:钟元/大纪元)
1966年2月,侍卫长郝柏村(右一)随扈蒋中正总统(右三)接待甫当选韩国总统朴槿惠的父亲韩国总统朴正熙(左一)。(翻摄:钟元/大纪元)

1965年起担任蒋介石侍卫长6年的前行政院长郝柏村表示,蒋公是中华民族的伟人。他说:“蒋公在大陆时,声望两次达到巅峰的场景,我都看到了。” 郝柏村表示,蒋公在大陆时,声望两次达到中华民国历史巅峰,一次是在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时,当天晚上他刚好在南京,全城陷入一片疯狂,所有的鞭炮都放光了,市民百姓,包括平时规规矩矩的学生,都跑上街上欢呼跳舞,简直是疯狂。

“抗战八年,蒋公凭着坚持到底的意志,率领全国军民打到最后,赢得胜利,这是他一生最大的贡献。”郝柏村说,八年抗战以不屈不挠的精神打败日本,赢得世界各国的敬佩,也提升了中华民族的地位。所以,中共宣称他们领导抗战的说法,他完全没办法接受。

“蒋公达到历史巅峰的第二次是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时”,郝柏村说,当时重庆也是陷入疯狂,他站在马路边,目送蒋公坐车驶过重庆街头。这一刻可以说是他一生最光荣的时刻。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
 
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写的《毛泽东回忆录》里面有毛泽东的话:“我们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可能取得国共合作,我们就不能得到发展,最后取得政权”。 毛泽东为什么要感谢日本侵略呢?在抗战之初,毛泽东对八路军要求“七分发展,二分应付(国民政府),一分抗日。”而红军从抗战之前的“两万人马,1万2千杆枪,所占面积是3个县”。因为日军的到来,毛泽东借抗战之名和趁抗战之机已发展到了130万正规军,110万民兵,所占地盘有1亿多人口的生活土地,印证了“七分发展”之说。

蒋中正主席前往南京中山陵,竺联庭(右三着黑衣者)等侍卫人员在旁随护。(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中正主席前往南京中山陵,竺联庭(右三着黑衣者)等侍卫人员在旁随护。(翻摄:钟元/大纪元)

国共战争 匪谍刘斐潜伏泄漏军机

竺联庭表示,1945年8月,美国驻华大使贺尔利调停国共冲突,蒋公邀请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到重庆会谈。12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命马歇尔担任特使,来华调停国共冲突。国共双方协调了好几次,常常是我方遵守协议停战,共军却还是照打,输了才停。恢复元气就再打,也就是边谈边打,趁机坐大势力。事实上,不论和谈多少次,国共内战从没有停过,从抗战胜利到撤退台湾,双方一直在打,大大小小的战役都有,打打停停、停停打打。

“蒋公在军事方面有其独到之处”,竺联庭举例,他到军事干部训话时说:“抗日近山,剿匪近水。”抗战期间我们尽量往内陆撤退,日本人没有那么多兵力,打不到重庆,所以抗日近山。而当时共产党只擅长地面作战,但我方有海军和空中优势,如果撤退到台湾来,因为近水,共产党就打不过来,所以剿匪近水。

1947年7月,国民政府发布“动员戡乱令”,1948年5月实施“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正式展开剿匪行动。蒋公在南京官邸地图室讨论、指挥战事,里面有一幅很大的中国地图,包括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相关机要参谋人员都会参加。当时没有人知道刘斐是匪谍,到台湾来才知道,刘斐把国军的作战计划和相关情资通知共产党,导致消息走漏,国军空袭行动事先被共军掌握。

1945年8月24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蒋中正于《联合国宪章》签署典礼签字。(网路图片)
1945年8月24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蒋中正于《联合国宪章》签署典礼签字。(网路图片)

退出联合国见证蒋公心情

应舜仁1946年起担任蒋公侍卫官回忆,1971年10月26日,我们随侍蒋公到大溪宾馆,那天联合国通过中共入会的消息,美国通知外交部急报,武官来向蒋公报告,中共正式加入联合国,我们退出联合国了。蒋公听了,把鸭舌帽摘下来一甩,丢到地上,愤怒的眼泪不自主地流了出来!应舜仁表示,这是我们跟在蒋公身边,第一次亲眼目睹他掉眼泪。他悲恸、伤感,可想而知。

应舜仁说,诸葛亮有句话:“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蒋公对法统相当坚持,后来由于国际局势的演变,他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在联合国的位置,就这么给毛泽东拿去了,心理当然非常不甘心!

2000年3月18日,蒋夫人宋美龄103岁嵩寿在纽约官邸与胡浩炳合影。(翻摄:钟元/大纪元)
2000年3月18日,蒋夫人宋美龄103岁嵩寿在纽约官邸与胡浩炳合影。(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公一生最憎恨共产党

江苏苏州人胡浩炳的三叔是蒋中正总统的摄影官胡崇贤,他在1952年担任侍卫室侍从人员,之后担任蒋夫人专属摄影官说, 他接触的蒋公跟夫人,都是非常节俭,一生真的是清清白白。尤其是蒋公,他身上没有钱,衣服破了补过后照穿,皮鞋不穿新鞋,旧的好走路,他的东西并不考究。 虽然当了总统,过的是一介平民的生活,吃过晚饭,他在官邸院子散步走路,看到院子里开了许多灯,他就骂了:“开这么多灯做什么,这些都是民脂民膏啊!”他 也提到,蒋公一生最憎恨的就是共产党。

1953年9月,美国参议员诺兰夫妇访华,蒋中正总统伉俪在士林官邸门口欢送,右一为张欣超。(翻摄:钟元/大纪元)
1953年9月,美国参议员诺兰夫妇访华,蒋中正总统伉俪在士林官邸门口欢送,右一为张欣超。(翻摄:钟元/大纪元)

浙江绍兴人张欣超担任总统府侍卫,他说,蒋公每天祷告时,内容就是要反攻大陆、拯救大陆同胞……,洗澡时,他在浴缸里泡水,同样挂念着反攻大陆,尤其是1962年大陆逃亡潮时,因为他知道共产主义是奴役人民生命的,所以要拯救大陆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说,国共斗争并非蒋公跟毛泽东两个人的私人权力斗争,主要是双方的理念不一样,蒋公不要人民被共产党奴役。

1946年10月25日,蒋中正伉俪于台北中山堂接受民众欢呼。(翻摄:钟元/大纪元)
1946年10月25日,蒋中正伉俪于台北中山堂接受民众欢呼。(翻摄:钟元/大纪元)

在郝柏村心目中的蒋公是中华民族的伟人,他强调,失去大陆政权之后,很多人跑到国外避难,但蒋公来到台湾,与台湾共存亡,最后把台湾守住,为中华民族带来宪政民主。如果那时候他跑到国外,哪有今天的台湾?台湾有谁能够挡得住共产党?

郝柏村说,在台湾很多人误以为蒋公反对民主,我们可以从他推动制订的宪法来判断他是否民主。1946年,国民大会代表在南京制订的宪法,是公认最进步、最 民主的宪法,蒋公是国父孙中山先生最忠贞的信徒,他遵照国父遗嘱领导国民党,在军政、训政之后,推动制宪,进入宪政时期,没有像毛泽东领导共产党那样专 政。来到台湾,他坚持一面反共,一面行宪,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民主步骤。

《苏俄在中国》中文版。(翻摄:钟元/大纪元)
《苏俄在中国》中文版。(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公预示共产主义必然崩溃

湖南湘潭人楚崧秋曾为蒋公侍从秘书,他认为在中华民国历史上,甚至在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蒋公恐怕是最坚持反共的人,说不定是百分之一百零一也说不定。《苏俄在中国》书中他殷切奉劝享有自由 的国家,诚心接受作者所提警告,“任何同意和共党从事商谈的政治家与国家,实无异为本身自由自掘坟墓。”“而拖延不决的谈判乃是共产党的一种作战方法。”

1970年12月22日,蒋夫人与蒋中正总统泰夫人百龄纪念会中,接待楚崧秋夫妇(左一、二)。(翻摄:钟元/大纪元)
1970年12月22日,蒋夫人与蒋中正总统泰夫人百龄纪念会中,接待楚崧秋夫妇(左一、二)。(翻摄:钟元/大纪元)

楚崧秋表示,1991年苏俄解体,东欧共产政权接二连三垮台,印证蒋公所说共产主义最后必然崩溃的预言。虽然今天已经没有几个人真正去研究他的言论、著述,甚至连他个人都迭经污辱,刻意淡化,乃至否定,但当年真知灼见,永远不会被泯灭!

郝柏村表示,当毛泽东在大陆掀起文化大革命时,蒋公在台湾推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保存中国传统文化、孔孟思想。如今苏联共产党早已垮台,中国大陆实行的也不是什么共产主义了,所以反对共产主义没有错。

1957年11月12日,蒋总统伉俪与经国先生巡视花莲中部横贯公路。(翻摄:钟元/大纪元)
1957年11月12日,蒋总统伉俪与经国先生巡视花莲中部横贯公路。(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公人世最后一晚 雷雨大作天出异象

侍卫官郭斌伟回忆,1975年4月5日,蒋公在离开人世当天早上,蒋经国早晨照例定省,谈到当天清明节,蒋经国要去观音山探望前安全局局长陈大庆墓,并询问父亲睡得好吗?蒋公连答两个“好啊!”,要蒋经国早点去。

1970年10月14日,蒋中正总统伉俪在中兴宾馆阳台与家属、亲友欢聚。(翻摄:钟元/大纪元)
1970年10月14日,蒋中正总统伉俪在中兴宾馆阳台与家属、亲友欢聚。(翻摄:钟元/大纪元)

但蒋经国转身准备离去时,蒋公又把他叫回来说“你你你……”有如椎心泣血似的。蒋经国马上回头,蒋公说“你……以后要特别注意自己的身体”。蒋经国回答:“阿爹,我会啦!”郭斌伟说,当时蒋公自己的身体也不好,这边插了针、那边挂东西,还这么关心儿子,真是天下父母心。“我在旁边听到他们对话,心里很难过,一阵酸楚,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蒋中正总统逝世后,侍卫官郭斌伟(左一)与郑敦浦(右一)为总统盖棺,家属左起为:蒋孝武、蒋经国、蒋宋美龄、蒋纬国。(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中正总统逝世后,侍卫官郭斌伟(左一)与郑敦浦(右一)为总统盖棺,家属左起为:蒋孝武、蒋经国、蒋宋美龄、蒋纬国。(翻摄:钟元/大纪元)

1975年,蒋公在辞世前手书了“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几个字。4月5日他因突发性心脏病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 郭斌伟说,蒋公在离开人世当天白天还是晴天,傍晚过后,突然雷声大作,闪电不断,下起倾盆大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天气,非常不可思议。当天晚上,蒋公在睡梦中平静过世,整个医疗小组都在一旁待命,可以说是平平安安寿终正寝,应该是一点痛苦也没有。

蒋公遗嘱

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 总理革命,无时不以 耶稣基督与 总理信徒自居,无日不为扫除三民主义之障碍,建设民主宪政之国家,坚苦奋斗。近二十余年来,自由基地日益精实壮大,并不断对大陆共产邪恶,展开政治作战;反共复国大业,方期日新月盛,全国军民、全党同志,绝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怀忧丧志!务望一致精诚团结,服膺本党与政府领导,奉主义为无形之 总理,以复国为共同之目标,而中正之精神自必与我同志、同胞长相左右。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坚守民主阵容,为余毕生之志事,实亦即海内外军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职志与战斗决心。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之责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中华民国六十四年(1975)三月二十九日秦孝仪承 命受记。
蒋宋美龄 严家淦 蒋经国 倪文亚 田炯锦 杨亮功 余俊贤

马英九总统(中)等人在慈湖陵寝谒陵时神情肃穆(摄影:徐乃义/大纪元)
马英九总统(中)等人在慈湖陵寝谒陵时神情肃穆(摄影:徐乃义/大纪元)

马英九与吴敦义赴先总统 蒋公陵寝恭谒

5日是先总统 蒋公逝世38周年纪念日,马英九总统上午偕同副总统吴敦义前往桃园县大溪镇慈湖陵寝恭谒。上午十时正,总统抵达慈湖陵寝,并以主祭人身份在先总统 蒋公陵寝前献花及行三鞠躬礼,随后俯首追思。礼成后,总统与副总统进入陵寝区,在 蒋公遗照前表达哀思,场面庄严肃穆。


(视频:不朽的光荣—— 伟大的中国卫国战争:
1945年8月,蒋中正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历时14年艰苦卓绝浴血抗战,采用白崇禧上将率先提出的抗日持久战战略,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中国人民迎来了近代历史上最伟大与荣耀的时刻。)


(视频:1945年10月10日,中华民国双十国庆日,日军在北平故宫前投降:
中华民国首任国防部长、抗日持久战最高战略制定者、国军多场重大战役策划部署指挥者白崇禧上将亲临现场监督。北平十万余民众与美、苏、英、法代表观礼,激动高呼“中华民国万岁”、“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胜利万岁”,声震屋瓦,响彻云霄。)


(视频: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1970年在台湾阳明山中山楼的演讲:
中华文化无人可以毁灭,中共兽性不相容。蒋总统说:大陆奸匪毛贼的罪恶兽性,乃是和我们三民主义中华文化内圣外王的道统,绝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锋,人人要做文化复兴的前导。一齐来巩固德性,发挥潜能,以实现三民主义新中国的理想。)



(视频:《一寸河山一寸血》(19) 蒋中正不屈不挠 砥柱中流——
1938年,在中华民族和整个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蒋中正以他个人超凡的毅力、勇气与志节,不屈不挠,坚韧不拔,在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国脉如缕的八年浴血抗战中苦苦支撑,砥柱中流,直到夺取最后胜利。)


(视频:《一寸河山一寸血》(14)徐州会战(下) ——
1938年,血战台儿庄,蒋中正亲临视察,白崇禧助李宗仁获抗日首场大捷。


(视频:《一寸河山一寸血》29 —— 历史的血迹:
抗战期间,国军坚持敌后游击战,毛泽东和中共表面上拥护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抗日,背地里对日军游而不击,破坏抗日,乘民族危难发展壮大中共实力。 )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