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江泽民》(3)

江泽民阳奉阴违激怒邓 乔石“押送”江到党校表态

人气 302

【大纪元2013年05月18日讯】第三节 忽左忽右

江泽民邓小平与当时得势的保守派的博弈中能出线,打碎了不少眼镜。曾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中央办公厅任职的吴稼祥后来把江泽民及其势力叫做黑马集团。他对黑马集团的描述是“以拍马为最高的政治境界,以不进行任何的政治表态为最正确的政治态度”,是“彻底功利化的彻头彻尾的权欲主义者”。这样的人担任党魁,实在是一个错误的政党在错误的时候以错误的方式任命了一个错误的领导人从而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这也难怪,江泽民没有任何人类该有的优良品质。而且,也没有任何才干,都是事到临头以极端自私的算计行事,以保住自己的权力为一切的目的和手段。

江泽民上台后,全国的政治环境在1989到1991年间立时左转,使得改革一度陷入停顿。1989年和1990年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不到5%。

首鼠两端

江泽民能为当时的保守派所接受,自有其深层原因,但是说江泽民不想巴结一言九鼎的邓小平则是冤枉了他。和毛泽东、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等中共领导人相比,江泽民没有任何的治国方略,也没有任何独当一面的经验或能力。究其一生,所知者无非得势前投人所好溜须拍马,得势后迫人投其所好以遂己欲,仅此而已。对于邓小平所思虑的难题,江泽民实在是无所知无所从,尽管努力的替邓小平点烟、端茶、提鞋,却终未得邓之心。

江泽民想投邓之所好未得其门可入,可是他投李鹏之所好,支持三峡大坝上马,使李鹏一系从三峡工程中得到极大的利益,却收到了立刻而丰厚的回报。一时间江李体制大得保守大老们的支持,故而江泽民当总书记的头三年,强调的都是“反和平演变”,讲的是虚无的“姓社”或“姓资”的“两种改革观”,并称“要把个体户罚的倾家荡产”。外界因此认为江泽民属于保守派,这也是冤枉了他,这一点以后来江泽民摇身一变成为改革派后对李鹏之弃之如敝帚可为明证。倘使江泽民一开始能投上邓小平所好,大概早就是个“改革派”了。

因“六四”事件,中共被国际社会实施贸易和武器禁运,在国际上非常孤立。1991年苏共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让中共及刚登高位不久的江泽民惊恐不已。

邓小平认为必须继续改革开放、搞活市场,从经济入手重新赢得民心。但大权在握的江泽民弄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认为越开放老百姓越难控制,为了巩固他的地位,抛弃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大力实行以“反自由化,反和平演变为中心”,加紧在思想意识形态上的控制。江泽民甚至从理论上声称“改革开放中也有路线斗争”,直接把批判矛头指向了邓小平。

1992年春夏,江借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40周年之际,在全国范围组织了一系列高规格的纪念活动,试图把中国拉回到文革前,借政治运动来解决国内的重重矛盾。根据田纪云后来的回忆,“一些思想极其僵化的人,企图利用“风波”带来的机会,否定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把中国重新拉回到老路上去。…在那冷风吹袭的日子里,广大干部、群众都憋了一口气,为中国的前途担忧。”

在1991年年底的时候,邓小平完全被江泽民的所作所为激怒了,对所谓“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不仅完全失去信心,而且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邓小平虽然在名义上没有任何职位,但是仍然牢牢地控制着军队:军队由邓最亲密的老朋友杨尚昆和十分信任的部下杨白冰管理。杨尚昆和邓小平是1932年认识的,是60年的老朋友。杨白冰的上将军衔是邓小平于1988年9月亲自授予的,一直忠实地执行邓小平在军中的政治路线。另一位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是邓的老部下,也对邓忠心耿耿。没有军方资历的江泽民在1989年11月被任命为军委主席,但老军头们怎么肯听他这个从来没有摸过枪的人的指挥?江泽民当时还不敢像邓小平那样封几个上将,在军队中又无自己的班底和人马,所以除了拨巨款给军方向苏联购买陈旧的武器外,江泽民想起来汉奸老爹教给他的宣传技能。他指示要拍出几部歌颂解放军的片子,一方面讨好军方,一方面给“六四”后痛恨解放军的老百姓洗脑。江泽民亲自为一些片子题写片名,包括三部斥巨资的战争片《大决战》。

邓小平看到“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妄图阻挠改革开放因此痛下决心利用手中的军权做最后一搏,准备在中共十四大上,撤换反对改革的总书记江泽民等人,让坚决执行改革开放的人上台。邓小平筹划由乔石替代江泽民,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曾就这个方案向杨尚昆、万里征求过意见。同时,为了表示对乔石的支持,邓小平对乔石在各地的讲话予以高度肯定。这又让江泽民嫉恨不已,把乔石看成了冤家对头。

邓小平还准备再次起用被软禁的赵紫阳,让他担任全国政协主席。邓并不怀疑赵紫阳坚持改革的态度,关键是“六四”是邓晚年的最大心病。邓小平于是派人捎话给赵紫阳,要求赵在出来工作前承认一下“六四”事件中的错误,以防赵日后为“六四”翻案。联系人回来汇报说,赵紫阳坚持认为自己没有错,不写检讨。赵紫阳说:“我为什么下台不作检查?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何必检讨?一检讨就不能说明事实真相。”听完汇报后,邓小平心中五味俱全,长时间沉默不语。

胡耀邦和赵紫阳下台后,邓小平失去了推动改革开放的最得力助手。眼看“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不仅不推动改革开放,而且从理论上批判改革开放。邓小平万般无奈,只有亲自出马,在女儿邓楠的帮助下南巡,以老迈之躯推动停止转动的改革开放车轮。1992年1月17日,一行专列从北京开出,向南方疾驰而去。车内的邓小平以88岁高龄再次南下,在夫人、女儿和老朋友、国家主席杨尚昆的陪同下,从1月18日到2月21日,开始他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称“邓小平南巡”。

阳奉阴违激怒邓小平

1月18日,邓小平到达武昌,邓小平直接点了江泽民的名,要求当地的负责人给江的“中央”带话:“谁反对十三大路线谁就下台。”江泽民对此怀恨在心,之后对邓的南巡讲话,迟迟不表态支持。

19日,列车到达深圳特区。一向比较沉默寡言的邓小平发表长篇讲话,明确地向江泽民发出最后通牒:“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得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拥护,谁不改革谁下台。”同时,邓小平让杨尚昆、万里负责筹备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拟定包括总书记在内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单。除了他的密友,时任国家主席、军委第一副主席的杨尚昆陪伴着邓小平南行之外,邓小平在这次巡视活动期间,单独会见了乔石、刘华清、叶选平、朱镕基、杨白冰等人,一方面说明邓小平为改革开放大力造势,另一方面反映出邓小平想提拔乔石、撤掉江泽民的打算。

邓小平在南巡途中还一再提起,说赵紫阳主管经济工作的那五年“加速发展功劳不小”。南巡回来后,邓小平还不死心,又派人和赵紫阳联系。赵紫阳仍然不认错。

江泽民自当上总书记的两年多时间内,推行极左路线,“反和平演变”已经昏了头。邓小平说的“谁不改革谁下台”,深深戳到江泽民的痛处,江泽民一直耿耿于怀。

2月20日上午由江泽民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邓小平讲话。在把邓小平的一系列谈话作为中共中央文件正式向全党传达的时候,江泽民以“容易引起党内干部思想不稳”为借口,删去了邓小平南巡讲话大量内容,尤其是删去了“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得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拥护,谁不改革谁下台”这类的内容,而且不许报导邓小平南方之行的详情,全国绝大多数人并不知情。

其中邓有两句话,被江封锁20年。2012年1月18日,中共在纪念邓南巡讲话时,新华网转载了《南方日报》的报导“邓小平南方谈话中未见报的两句话”,一句是“不要搞政治运动,不要搞形式主义,领导头脑要清醒,不要影响工作”;另一句是“年纪大了,要自觉下来,否则容易犯错误。像我这样年纪老了,记忆力差,讲话又口吃,所以我们这些老人应该下来,全心全意扶持年轻人上去”。不知道为什么江对这两句特别敏感,但在此后的10多年中,江确实发动了又一次全国性的比文革持续还久的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而且江赖在位置上不下来,处处制约被邓钦点的接班人胡锦涛,党内分裂持续到今天。

1992年2月下旬的一天,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环询问《人民日报》社长高狄:“《人民日报》为什么不登(邓南巡讲话),为什么没有反应?”高狄理直气壮地反问:“小平同志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党员,我们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口径报导。”高狄敢顶撞李瑞环,是因为自恃有江泽民做后台。但他不知道江泽民的总书记职位是邓小平给的,邓有军队作后盾,随时还可以收回这个任命。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开全国七届人大第五次会议,搞不搞改革是大会的焦点。面对江泽民扣压邓小平南巡讲话内容,中共历次政治斗争中的王牌──军队说话了。在人大会议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率先喊出:“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同时,杨白冰直接授意《解放军报》发表题为“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社论,公开表示“坚决响应小平同志号召,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旗帜鲜明地支持邓小平。在总参系统中头一个响应的就是副总参谋长何其宗。杨白冰的“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直接针对江泽民,从此江泽民对杨白冰和何其宗两人恨之入骨,他们后来都遭到江的清洗。

差不多同时,在人大会议期间的3月26日,《深圳特区报》一版头条刊出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披露了邓小平南巡及发表重要讲话的事实。同日下午,《羊城晚报》以少有的规格几乎全文摘发了这篇报导;3月28日的上海《文汇报》、《中华工商时报》均全文转载该文。3月30日,由江系人马控制的新华社才全文播发此文,比《深圳特区报》晚了四天,反映出江泽民的强烈抵触情绪。

只好见风使舵

杨白冰代表军方正式公开对南巡讲话表态,军队成为邓小平的最坚强后盾。解放军的强有力支持,极大地震慑了反对改革的人马,使得形势急转直下,江泽民惊呆了,感到军队的锋芒直逼自己。在惊慌之余,江又使出了政治上两面派的伎俩,4月1日在会见日本人时,也在口头上附和邓小平讲话。邓小平认为,江泽民说的完全是空话,根本没有诚意,只是应付。

这时离召开中共十四大正式的权力交接只有几个月了,杨白冰亮出军队底牌强烈地冲击了中共高层,北京的政治形势凶险莫测。江泽民在南巡之后的平庸和搞政治投机、阳奉阴违的表现,已经令邓小平忍无可忍。1992年5月22日,邓小平不顾北京的酷暑高温,亲自到首钢视察,并且当着在场所有干部工人的面发牢骚说:“对我的讲话,一部分人马马虎虎,应付我,一部分人很沉闷,其实是反对、不同意,只有很少部分人真正动起来了。”邓小平当时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领导人李锡铭和陈希同“给中央带话”。这个“中央”自然就是江泽民了。

在这期间,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乔石多次指出对邓小平的讲话不能只停留在“大话、空话”上,批评江泽民。副总理田纪云强烈表示支持邓的改革。

田纪云应乔石要求于1992年5月在中央党校发表了不点名批评江泽民的讲话:“在消除‘左’的影响的时候,要特别警惕那些风派人物。这种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有机会就跳出来反对改革开放。这些人一旦掌握了国家大权,对国家、对人民都是一场灾难。”

这些话让江泽民恨得咬牙切齿。他看到形势不对,准备再装出改革派的面孔,竟被田纪云几句话戳穿。但令江泽民无可奈何的是,当田纪云发表揭露江泽民两面派讲话的时候,江泽民的大靠山,一向与田纪云对着干的李先念因病住院。5月底,专家治疗小组报李先念病危。江泽民这时倍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形势对自己非常不利。迫不得已,江泽民只好见风使舵,反对“资产阶级改革观”的声调开始降低。

1992年6月9日,中共中央党校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江泽民在乔石和大批军人及警察的簇拥下进了党校礼堂。党校的教员和学员看到这番架式,都纷纷议论取笑说:“江泽民肯定是被乔石动用专政力量押送来的。”江泽民在乔石的逼迫下,在党校表示支持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但是觉得被乔石逼来丢了大面子,心中更加记恨乔石。人们在会下说:“看架式就知道江泽民没有诚意。”但是表面上江泽民已经老实多了。

1992年春夏之际,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政治行情一落千丈,有人已在议论江泽民的总书记位置是否还能保得住了。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泽民被形势所逼改变了态度,言不由衷地声称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但还是比其他人晚了很多。江泽民后来对自己可能下台的消息越想越怕,寝食难安,更担心什么时候老账新账一起算,说不定还要受到党内大批判。于是江泽民又偷偷去找邓小平,做了“深刻”检讨,眼含热泪表明誓死紧跟邓小平,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邓的态度逼迫江不得不支持市场经济改革。而其后十几年的历史表明,江的支持也只是表面,实质上违背了邓的愿望。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一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新闻
朱令中毒案19年未果震惊中外 内幕涉江泽民汉奸丑闻
邓小平邓卓棣合照网络围观 当局速删
江泽民曾暗中扩权国安部 胡锦涛索性换掉部长
江泽民“御用”导演张艺谋成靶子 官媒曝其丑闻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有冇搞错】民主党意图窜改美国体制
【新闻大家谈】拜登过渡 川普胜算几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