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揭“友联会”军方间谍背景 中共渗透美澳政界

日前,外媒揭“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军方间谍背景,中共在渗透美澳政、商、军界。(网络截图)

人气: 1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日前,海外多家媒体报导披露,内外交困的中共花费巨大、处心积虑的对外搞统战和培植亲信,表面名目为“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其实质具中共军方间谍背景,旨在渗透海外政界、军界和商界,拉拢要人,寻找海外代言人。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报》5月25日发表名为《中共苦心经营结交朋友》的文章称:中共政权内忧外患、摇摇欲坠,总政治部主任张阳处在他职业生涯中最高压的时刻。他在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会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前副主席比尔‧欧文斯(Bill Owens)。欧文斯上将(已退役)受到款待,见到多位解放军将领,包括现役西方军事和政治领导人难以见到的人。

张阳担任的总政治部主任,是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中最重要的4个职位之一,但他被许多西方军事分析家忽略了,因为他的工作在西方军事体系中不存在。

作为总政治部主任,张阳负责维持解放军的纪律、意识形态和抵制叛变,另外一个职责是要找出外国国防机构的薄弱环节并影响他们的决策。

这种“影响”具体表现在慷慨资助其下属部门——联络部。在中共建政初期,联络部专门从事收买国民党反叛将领,寻求更广泛的“颠覆”和“瓦解”与台湾有关的敌对势力。它曾经有一个更具描述性的名字:敌军工作部。

今天,联络部拥有更特殊的权限,它可以同时驾驭共产党多个组织机构进行运作,比如文职情报、商业、外交、媒体,并拥有红色太子党的庞大网络。它经营的阵地和平台令人眼花缭乱,从石油安全到宗教。其目标朦胧不得其解,采用的方法有时似乎是矛盾的。

揭秘“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军方间谍背景

报导称,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简称友联会)(CAIFC–China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Friendly Contacts)是中共解放军(PLA)总政联络部的一个“情报收集(influence operations)”平台。该部门原名“敌情侦察部(Department of Enemy Work)”。根据Fairfax于2003年得以一见的手册,该部门的主要职责是“开展分解敌人和团结友好军事力量的工作”。

去年以来,CAIFC多管齐下拉拢澳大利亚商界领袖。费尔法克斯传媒的调查披露,澳一些知名公司负责人在华受到解放军一个情报平台的款待。

CAIFC还试图使五角大楼推迟发布报告,并抑制美对台军售,但没成功。“影响力行动”是否具有更广泛的效果,目前不得而知。

美国前五角大楼官员、2049项目研究所执行董事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说:“联络部联结了政治、金融、军事行动和情报领域。”斯托克斯整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翻看了大量的在线中国语言材料,才深入解析了这个最隐秘和最不被人理解的政治军事情报机构,“它负责为影响外国国防政策而采取积极的措施。”

“友联会”对美国军方的渗透

据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报导,退役的比尔‧欧文斯海军上将是中共军方的“红人”,他曾与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许其亮、以及他的前任徐才厚吃过便饭。在过去六年中,他会见中国高层将领花的时间,大概比所有在职的美国将军加起来还要多。

在欧文斯的访问前一个月,中共18届党代会召开前,友联会还帮助安排了由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麦晋桁(John Mack)为首的一个美国商务代表团在中南海紫光阁的会谈。

马克注意到,经常抨击中共的参议员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仅到过中国一次,便承诺回国后要“好好教育美国政客”。在接下来的三天中,友联会还邀请了澳洲前总理霍华德,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和比尔‧盖茨参加其新的平台之一——首届中国公益慈善论坛。

解放军渗入美国商界精英

解放军还在扩大对美国商界精英的工作。欧文斯访华前一个月,CAIFC协助安排了一个美国商界代表团访问中南海。该代表团领头的是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首席执行官约翰‧马克。马克承诺回国后“给美政客上一课”。接下来三天,CAIFC通过新设立的平台——首届中国公益论坛接待了约翰.霍华德、托尼.布莱尔和比尔.盖茨。

欧文斯曾任美国海军潜水艇艇长,传统上,这个职位一向为最聪明最可靠的海军军官保留。他的仕途之路扶摇直上,一跃成为排名第二的美国军官、后冷战时代美国武装部队重组的主要策划者。

欧文斯将商业军事科技领域的专长用于一系列电信公司上,他还在香港拥有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最近又在北京成立了咨询公司——普罗米修斯,主要是针对跨境的技术转让和收购中如何克服政治壁垒。他的军事背景使他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智囊团成员之一。

欧文斯所说的“具有重大意义的慈善事业”,就是赞助无数退休的美国高级将领访问中国,他这一举动给中共政府带来了不少好处。在会见中,他带来了美国战略司令部的一位前主席和一位前司令,还有一位前美国空军参谋长。

可以说,欧文斯是第一位与中共新任军事领导直接接触的美国人,但这件事几乎被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忽略了。这一次,他注意采取了比较低调的态度。

但是,耐人寻味的是,他的美国退休将军团队之间达成的具体行动方案一切都是对中共军方有利,而完全没有中共对美国具体承诺的回报。一项“主要成果”是,他的研究小组已同意拖延五角大楼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分析报告,直至台湾大选结束后为止。

友联会曾努力拖延美国五角大楼的报告,希望达到牵制美国对台军售的目的。这一计划没有获得成功。但“渗透影响”是否会产生一个范围更广、更难以衡量的效果则很难说。

随后不久,欧文斯上将便在《金融时报》上刊登两项意见,呼吁美国“像朋友一样对待中国”,以及“停止向台湾出售武器。”

中共间谍对澳洲商界精英大搞统战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报》5月25日的报导还称:中共早就认识到需要在美国拓展影响力,近来又把焦点转向澳大利亚。他们视澳为美国(亚太)转向战略的南部支点。

澳洲主流媒体费尔法克斯集团日前的一项调查揭露,中共解放军的情报机构近日邀请了澳洲一些最有影响力的商界和金融界领袖前往中国,实施它的统战策略。

该集团的调查揭示,中共很早就认识到需要在美国建立影响力,但最近把注意力集中在澳洲,因为他们看到澳洲是美国枢轴的南部支点。

自从2009年澳洲《国防白皮书》中强化了将中共作为一个“威胁”来认识后,中共的军事战略家也更加重视澳大利亚。

去年十月,继美海军陆战队驻扎在达尔文附近之后,两位严重依赖中国的澳洲商人Kerry Stokes和James Packer,公开敦促堪培拉与中共保持友好关系,以致上个月公布的新白皮书中没有包含以前有争议的声明。商业利益和国防安全之间的紧张程度可能持续升温。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共的统战机构集中力量与澳大利亚商界领袖接触。澳洲一些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和金融界权威都在中国接受了解放军情报机构的款待。

澳洲矿业公司Fortescue Metals的重量级人物Andrew Forrest,曾吹捧他于今年4月初在博鳌亚洲论坛中与中国商界领袖的会见,并把它作为与中国建立友谊的经验而宣讲。与他同行的还有澳洲几大银行的首脑,Qantas的执行总裁Allan Joyce以及前澳洲驻中国大使Geoff Raby,他目前是Fortescue的一名董事。

然而,这些澳洲商界领袖都没有意识到安排他们此行的友联会具有军方背景,是解放军总政部旗下执行“影响渗透”的部门。

友联会的常务副会长邢运明曾与Andrew Forrest合影,但并没有透露他在解放军中持有中尉军衔。

澳前首富遭解放军情报部门“款待”

悉尼晨锋报5月25日刊文《中国间谍拉拢商界领袖》(Chinese spies woo business leaders)报导,澳洲传媒集团Fairfax的一项调查披露,澳洲最具影响力的一些商界领军人物,包括铁矿石巨擘、2010年澳洲首富在中国大陆受到中共解放军情报部门的“盛情款待”却浑然不知,回到澳洲后到处说澳洲人要与中国友好相处,引起当地媒体对中共如何影响澳洲商界以致澳洲社会决策层的极大关注。

澳洲最大的富豪之一、2010年的澳洲首富、澳洲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福蒂斯丘金属集团(FMG Fortescue Metals Group)总裁安德鲁‧弗雷斯特(Andrew Forrest),最近一直在侃侃而谈上个月自己与中方高层的谈话,并告诉澳洲人要与中国友好相处。

Fairfax的调查披露,上个月款待弗雷斯特的中共“联谊组织”实际上是解放军的一个情报收集部门,澳洲四大银行、捷达航空公司、澳洲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BCA)的高管层以及前驻华大使芮捷锐(现于弗雷斯特的铁矿石公司担任董事),都曾接受过中共这一组织的款待,但澳洲的这些商界领袖们却浑然不知。

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出事 中共海外渗透受重击

中共在寻找海外代言人一直是其统战工作的重点,对于美国两大城市纽约和旧金山,尤其煞费苦心。在旧金山,头衔为中华总商会顾问的中共特务白兰是操控李孟贤当选旧金山市长的重要推手。白兰一直被媒体曝光是中共在美国旧金山安置的“特殊人物”,曾被美国FBI调查过。在去年旧金山市长选举中,更因涉嫌干预选举的政治权力的幕后交易而被呼吁要求接受调查。美国《纽约时报》曾曝光白兰通过政治运作“制造旧金山市长”的丑闻。

5月20日,纽约市皇后区民主党部正式宣布背书支持来自曼哈顿的柯魁英竞选纽约市长,而带案参选纽约市长、来自皇后区的刘醇逸,其名字在党部会议投票过程中完全没有被提及。深陷竞选募款丑闻的刘醇逸被其民主党大本营抛弃,证实刘醇逸在纽约主流社会名声扫地。

此前,5月2日,作为纽约市主计长的刘醇逸,其两名前竞选助手被曼哈顿南区联邦法院的大陪审团判处有罪。显示刘的竞选市长之路走到了尽头,从庭审透出的信息来看,刘醇逸除了政治生命面临完结之外,还很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庭审的信息还透露,美国FBI的探员从两年前就开始卧底,调查和搜集刘醇逸及其助手违法募捐选举的罪证,这说明美国政府早就知道刘醇逸与中共的关系,刘醇逸一直处于美国政府的监控之中。

分析认为,中共花费巨资对美国及西方民主社会的渗透,不仅仅是中共和美国国家之间的利益竞争,更是两种价值观的对立,是一场正义与邪恶、文明与野蛮的战役。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3-05-28 5: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