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剑锋:不为宪政所动

标签: , ,

【大纪元2013年05月28日讯】最近,围绕“宪政”,中共各方连续发文进行论战。

按照常理,这本不是一个可以引起争论的什么问题。权力在民,实行民主,依法执政,任何人、任何政党不得超越于国家宪法之上,不允许任何个人和一党的独裁垄断权力存在,这是现代社会现代国家的基本标志。

关于这个问题,抛开争论及其结果,有三点应该是非常明确的。

一是,为什么人们会对此感到“惊奇”?

中共以前有过多次姓社、姓资的巨大争论。小时候,听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当时曾懵懵懂懂不得其解,还做过简单幼稚的比较:人也不吃草,为什么偏偏要那个“草”呢?难道“社会主义的草”就比“资本主义的苗”要好不成?

《求是》旗下刊物、《环球时报》等质疑宪政,把宪政归为资本主义的专利,很多人都吃惊不小,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认为这是明摆着在公开“挑战”宪政梦。

其实,我觉得“挑战”肯定是没有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所谓的“宪政”,连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何谈挑战?此其一。

其二,中共60年来提出的目标与理想简直多了去了,中国人早就习以为常了,有谁还寄希望于它能去实行?例如“让人民当家作主”、“为人民服务”两个主要口号,中共就足足喊了60多年,并写进了宪法和法律,但它从未真正实行过。把棒槌当针(真),总相信中共的忽悠才使国人一再上当。

其三,去年人大委员长的“五不搞”、“十八大”的“不走邪路”宣示,以及该年底《南周》的“中国梦,宪政梦”事件,这些都形象地反映出,今天所发生的不过是以前的合理且合乎逻辑的延续而已。

前一阵子,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被曝光,很多国人都不敢相信,认为都21世纪了,社会主义中国怎么还会出现如此恶行?所以,从人们的阵阵惊诧声中,我们分明看出,时至今日,不少人依然还对中共的本质缺乏了解,还对中共抱有幻想。

二是,争论的实质何在?

争论属于两个阵营互斗?你死我活的争夺?抑或是其它什么因素导致?不同的人可能都有自己的不同理解。

争论中谁代表正义?是不是一方要搞宪政,而另一方却要阻止和反对?人最可能出现这种认识思维,总喜欢弄个谁是谁非来。不能说这样的看法不行,但放在中共身上,那肯定不适用,等于让它把本性改变了。骗子就是骗子,特别是中共这样的骗子更不可能改邪归正。

这跟说“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改革”有点类似。改革开放前,是有僵化顽固者持反对立场,但也正因为改革,中共党政权贵们才真正尝到甜头,不仅政治上大权独揽,一个个也赚得大包小卷钵满盆满,中共因之度过文革过后的危机难关,因而也奠定了改革在中共心目中的地位。这为人所共知。不改变中共根本制度与执政地位的任何改革都只能是于中共有利无害,在这种情况下,你说它们为什么要反对改革呢?因此,不是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的问题,而是中共顾忌改革损害到其个人大大小小的利益,特别是可能危及中共统治,它怕的是这个。

有的或认为这是中共内斗。即便如此,有一点也得肯定:一方面,中共内斗有它的底线,必然以不损害中共的根本利益为限度:另一方面,从目的来说都是为了维护统治。

三是,中共能否实行宪政?

这个问题,到今天为止可以说已经不需要再费笔墨了。真的依法治国,推行宪政,意味着对中共无法无天的独裁权力进行限制制约,有中共在,这比“蜀道难”还难吧?中共不可能把自己的权力关进笼子。

从这个角度,说宪政“姓资不行社”也不无道理,至少非常符合当下中共统治的现实。社会主义也好,共产党也罢,只与贫困、腐败、落后、专制、强权等相联系,而与宪政绝缘。

我们不妨做个假设,如果中共准备搞宪政了,那中国人怎样对待中共及其本质?

改革,这是中共标志性的工程,是必须得搞的;中共每个在位者也总要弄出自己的一套来标新立异,美其名曰“指导思想”。限制政法委权力,否定重庆打黑,曝光马三家酷刑以及多起因刑讯逼供造成的“被杀人”冤案,危机之下进行若干改变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时间允许)。

但即使这样,它能说明什么?是否说明它已经根本上发生改变了,有了执政合法性了?可以欠下血债不用还了,可以继续稳坐江山了?比如强调维护宪法的作用,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或许这是进步,但是很显然,这里的所谓“宪法”,还是共产党主导下的“宪法”;所谓的“制度”,不过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制度”,从根本上都不属于全体中国人民。搞这种装潢门面的“宪政”——“中共特色的宪政”,那也与真正的宪政相去甚远,只会起到继续蒙骗中国人民的作用。

中共现在并不存在搞宪政的基础,如何做更是难上加难。和平情况下风平浪静都在极权独裁,搞独裁都搞出经验,搞得理直气壮来,何况今天危机四伏即将解体倒掉的险恶形势下?从前“权力不出中南海”,现在仍然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拿改作风提倡勤俭,“矿泉水瓶子装茅台”,面对徒有其表惯于走形式的官场政治常态,谁都无可奈何。从中国现在的实际情况观察,依然还是外甥打灯笼,未见什么根本的改观。上梁不正,加上历史积弊日久,谁也不可能挽狂澜于即倒。

宪政,不管它是现实还是梦想,我们都不应该动心。其实,危机之下是不可能有什么宪政的。面对形势,我们只要把握一点:不管谁当政,他都是个人行为,或者真正为民,造福一方;或者死守教条框框,苟延无所作为,或干脆一条道走到黑。归根结底,这是人的选择问题。但中共罪行累累必须解体。人可以变化,可以改变,中共的命运是不可逆转的。

相关新闻
千百度:信号!多省市一把手同日会见企业负责人
袁斌:中国飞艇真是“误入美国”的“民用”气球?
大数据估算,中国三年疫情死4亿(上)
【名家专栏】传统新闻行业面临严峻未来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军中高官密集死亡 中南海秘不发丧
【时事金扫描】解密中共间谍气球飘美国路线图
【中国禁闻】中国第二波感染高峰降至 两类人高危
【全球新闻】北京查血清抗体 民众担忧被“配型”
【菁英论坛】胡鑫宇案背后的“器官特供基地”
【环球直击】美加发现中共间谍气球 布林肯推迟访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