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乾诗文集《无眠的旷野》

散文:黄昏 不是专利品

作者:容乾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我能隐隐的觉出这小径源自何方,但我却无法知道小径会通向哪里。

也就是说,在我去看夕阳的岁月里,我只能走上它的短短的一段,但我从没有产生过单调的重复的感觉。我只是熟悉,熟悉这蜿蜒如初的好像源于艰难日子里的小径,就仿佛与我往昔的甜蜜和酸楚重新会面……


曾经努力过,追求着纯洁时,许多人都说,美丽离我不远了。

可是,为什么总有这样的错误,当我尽力的靠近美丽时,纯洁却又恍然无踪?

曾经傻得那么可爱,把足可令人感动得热泪盈眶的梦想,都一股脑儿毫不怀疑地寄托到未来偶像的身上,祈望它们奇迹般地次第盛开在未来岁月的长河里……

毕竟,真的生活不是这样。会织梦的男孩也是一个能碎梦的好手。我就是这类人。

何必耿耿于怀。创伤有时也是美丽的。痴迷你了的总会因那创伤而给你幻化出一个意境。那意境好不诱惑好不使你惊讶,当你欲轻轻拥抱又隐隐觉得那里有一层不太敢相信的距离。这样,你也不肯轻易挥手作别,只有望着仿佛嵌遍情人明眸的星穹,抛洒深沉悠远的一笑:保持——距——离——美。

亲爱的朋友啊,在你少年漂泊的梦乡里,也许你一直编织着早应该属于你我独饮的一刹……是的,我们不曾眼睛望着眼睛,在月影迷昏花香淡雅的星夜之侧,彼此拉着微微颤抖的手,就像按捺着年轻如蔷薇的激动,低低的说:我俩永不相忘……

不是遗憾,也不是错过,因为我们青春的旋律里,并不是特别的需要那一个或几个可有可无的音符。

我总隐约觉得我们共同拥有的一个个普通的夜晚,就是,就是所有因年轻而忧伤的岁月里最令人怦然心动的回忆。你说,难道这会因摇头而湮灭吗?

灯影阑珊处或许还有美梦未泯,而我的划破夜之灵魂的深刻痛苦思索,才是真正的揭示夜之面纱的闪电巨手……


慕蓉女士快慰地说:青春是无怨的。她所拥有的是怎样的一种青春啊!怀着一种知恩并且感激的赤子情怀,便是伤感的时光也如一杯熏然又芬芳的美酒,可尝,可饮,可醉,在她那生花的妙笔下。

只能说,我佩服她的文学才华。但我不羡慕她,不羡慕她得到如此醇美的宠爱和纵容,不羡慕命运给她安排了这样多的幸运。

到底,席慕蓉的青春属过去式了。

尽管,经历不同,环境不同,面对的现实不同,就是性别也不同……这么多的差别,也不能够使我不说:那样一种无怨的青春,我不是不能达到。

就因为我年轻,就因为我属于这激扬的大时代啊!

我多欣喜:小小的我,心中有几多潜在的激情,有几多成长痕迹常常令我望月感叹,继而生出几多透明的希翼。我知道,今生,我无法秉持一种“往事不记,往事不理”的姿态,可是,仍有几多幸福的思念和盼望,如那高耸入云的银杉,驱使我心伫立在冰清玉洁的雪地间,无声地进行坦城的心灵的对话,默默地为这高峻庄严的形象净化,静静地任我的灵魂流下欢喜的泪水……

哦,我怎么能够写得出来,我怎么能够去比较,我怎样才能唱出心中的感谢呢?

那正亲切含笑期待我的青春呵!


暝色渐浓,夜的帷幕在天际徐徐拉开。田野里一阵又一阵的昆虫的演奏热烈地掠过耳畔,无不骄傲地袒示着季节的丰富和大度。

这个时刻,我何不潇洒地扬扬头,何不轻松地,轻快地告别芳草斜阳下的梦幻,至少,我相信自已的洒脱,至少——

夕阳冰镇下的黄昏,觅不着我的忏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尽管,遥远的你来不及探我一声:既努力着,你还等什么呢?
  • 多少劳顿之后,才知道来自贫寒。无所谓幸与不幸,很知足。至少我有一支御寒的笔,尽管不乏嗤之以鼻者。
  • 哥哥你一身泥泞无话可说,肩上的旗帜跟你的脚步一样沉重。一脸孤傲的弟弟如今是你的同盟。哥哥,就让小弟来替你扛扛这面勇敢的旗帜,咱男儿没有流泪的权利,在今生在来世我们始终当个真汉子。
  • 秋天是诗人的季节,那么……我会读到自已的,她凝视。脚边是一片过早挺起风霜,色彩的斑驳足可使思绪迷乱的叶子。
  • 我好高兴呵,我好高兴——我没有在你思绪迷途的深夜酣睡;没有在你茫然的转角抱怨;没有在冷清的节日让你忘记故乡的蔗林长成了绿色的甜蜜。
  • 终于,微风别了纷乱的思绪,洒下一路相思的雨花,悠悠的飘向林荫深处去探望一个黑魅魅的酣梦……尽管启明星已经完成了对黎明的嘱托。
  • 而我呢?能不能是那南方的鹰,能不能掠过各色诱惑的云层,能不能冲出空虚、无奈的围堵?
  • 我就是我。作为人,是很值得骄傲的。莽莽苍苍的大森林,当我唱着嘣着进去打量它时,它就不一定是阴森恐怖的了……
  • 尽管用你灵巧的心智 去编织多彩的回忆之帽吧
  • 当尘埃沾满叶瓣 瓶里的绢花告别了荣耀 别以为躺在窗外 都是被岁月不幸遗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