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照为证: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文/美国法轮功学员 郑莉

女儿修炼法轮功前后判若两人,长达四年的皮肤炎奇迹般正常了。(图:明慧网)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二零一二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一项研讨会上警告,滥用抗生素已使得细菌的抗药性快速增加,一般的手术或轻微的感染都可能置人于死地,相当于现代医学的终结。

据《独立报》报导,WHO的总干事陈冯富珍在哥本哈根的传染病专家会议上说,所有的抗生素现在都面临失效的危险。“后抗生素时代”意味着现代医学的终结,陈冯富珍指出,被抗药性病原体感染的人,其死亡率已经增加百分之五十,一些精密的手术,如器官移植、癌症化疗、早产儿护理等,会越来越困难,甚至危险到无法执行……

今天, 将我女儿修炼法轮大法前后的经历及照片呈现给读者, 是为众生献上一份真诚的祝福,一份千古难逢的珍贵的礼物: 法轮大法好!

图1:女儿照片摄于一九九九年二月,长达四年的皮肤炎还相当严重。(图:明慧网)
图1:女儿照片摄于一九九九年二月,长达四年的皮肤炎还相当严重。(图:明慧网)
图2:女儿照片摄于一九九九年六月,皮肤奇迹般正常了。(图:明慧网)
图2:女儿照片摄于一九九九年六月,皮肤奇迹般正常了。(图:明慧网)

我女儿林依力六岁的时候得了皮肤病,并越来越严重,都是对称性的部位发作,流血流水,换下的内衣服,血迹斑斑。更令我焦急万分的是,百分之九十八的食物她都奇怪地不能吃,一旦吃了,皮肤病更加泛滥发作,只能老是吃着米饭、青菜、猪肉、苹果等十几种食品,连麦片、面包、豆腐都不能吃。这么多年来,中西医看遍,西医给她打退过敏针,却越打越糟糕。中医药方中连蝎子、白花蛇等都用上了,依然时好时坏,反反复复,医生告诉我: “你女儿的病恐怕会伴随她一生”。

几年来,多昂贵的药费花去了,多苦的药孩子也喝下了,可怜的她,脸色是可怕的青黄,还常自诉手脚无力,发抖。

有一次,她竟然对我说:“妈妈,为什么我这么惨呀?我宁愿死掉。”小小的人儿怎知道,她的病已经像刀子一样,日日夜夜割着我的心。我紧紧地抱着她,母女相拥痛哭。我鼓励她一定要有信心,哪怕倾家荡产,妈妈也要设法找到好医生,治好你的病,甚至我已经委托了人帮忙去找北京的专科名医。

有两次,女儿得了严重的肺炎,她舌头甚至呈现了乌黑黯淡的颜色,从中医的角度看,那是一种危像。有天晚上,女儿忽然说: “妈妈,我看到很多小人在我房间,……”我知道她是看到了低层空间的生命, ……

女儿从出生到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总是有很多磨难……

那时我自己也是一个浑身病痛的人,一九九八年年底,朋友介绍我炼法轮功。当时女儿不到十岁,见我炼功就说:“妈妈,这功的动作很好看。”我问她:“你想炼吗?”

“想!”万万没想到,女儿的一声回答“想”,竟然是苦尽甘来、获得健康的神奇转机!

我不用倾家荡产,只请了《转法轮》等系列著作及教材,不再浪费时间看电视连续剧了,每天抓紧时间和女儿一起学法炼功,也读别的学员的修炼故事,我将《法轮佛法修炼故事》第一集,整本书用广东话录了下来,特意在吃饭时间放给家人听。这样,他们懂得了什么叫心性,也知道了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讲求“真善忍”的好人。

通过几个月的修炼,我们明白了:学大法,修心性,是关键中的关键!

记得有一次,我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先生正在打麻将,女儿泪水汪汪地告诉我,学校明天要去郊游,她请爸爸带她出去买一份便当,爸爸不肯,我说妈妈带你去。出门的时候,女儿突然换了一种很友善的态度,跟她爸爸说再见,在路上,我问女儿:“你开始还在生你爸爸的气,然后突然转变了,是为什么呢?”

女儿回答:“我想起师父告诉我们,对人要善,别人对我们不好,我们也要对别人好。”我听了真高兴,大法提升人的道德品格,在女儿的品格教育和健康方面,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欣慰和放心。

还有一次,女儿在学校正在排队买午餐,她手头上只有一块两毛五的现金,一个同学突然跑来问她借一块钱,女儿毫不犹豫将一块钱递给了同学,借钱的同学走了后,女儿看着自己手中的两毛五硬币:“能买什么呢?就买一块糖吧。”

后来有几个同学知道了,纷纷拿些食物与她分享,借钱的同学更是感动,拥抱着她,问:“你自己不够用,为什么还要借给我?”

女儿很自然地回答: “我没想到自己,只是想,你一定是比我更需要这钱。”

听了女儿的陈述,我也拥抱着她哈哈大笑, 从为私为我到先他后我,是生命善良本性的回归。

从修炼开始,我们母女俩的身体不断得到净化,很快,什么牛肉、榴莲、烧鸭等中医认为皮肤病者一定要忌口的,我女儿也可以吃了,不需要禁忌任何食物了;曾经是溃烂不堪的皮肤,只能在过去的照片中见证过去的历史了。

如今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她感怀师恩,跟我说: “妈妈,如果我们不修炼法轮功,能不能活到今天都难说呀!”

还有我自己,过去关节痛,偏头痛,盗汗,心律失常,早已经是医生的常客,吃药的高手了。可就是没三天好日子过。如今所有的毛病都不翼而飞,甚至连子宫瘤经检查也证实消失了,我告诉替我做检查的西人医生,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变得健康,她很为我高兴,对我说:“那么,继续修炼法轮功。”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1/立照为证-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275613p.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秦凤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我是中共在二零零二年炮制的所谓“赵合杀人案”中的赵合的妻子。中共利用此伪案诬蔑法轮功,蒙蔽民众。作为当事人,我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让所有的民众去评判:到底是谁正谁邪、谁对谁错。
  • (shown)我是秦凤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我是中共在二零零二年炮制的所谓“赵合杀人案”中的赵合的妻子。中共利用此伪案诬蔑法轮功,蒙蔽民众。作为当事人,我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让所有的民众去评判:到底是谁正谁邪、谁对谁错。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二零零一年春,“六一零”把我们骗去,丈夫当时看到那些人都冲着我来急忙说:好了、好了,以后你们别跟我提法轮功,我也不跟你们提了。频遭迫害,赵合放弃了修炼…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结束,没黑没白地到我家破门而入,翻墙而入,晚间破窗而入,不但我家,对我所有的亲戚家都不断地骚扰,逼得我不得不去了外地。…中秋时分我悄悄回到家中。
  • (shown)我是秦凤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我是中共在二零零二年炮制的所谓“赵合杀人案”中的赵合的妻子。中共利用此伪案诬蔑法轮功,蒙蔽民众。作为当事人,我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让所有的民众去评判:到底是谁正谁邪、谁对谁错。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我和丈夫频遭迫害,赵合因此放弃了修炼…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结束,没黑没白地到我家破门而入,翻墙而入,晚间破窗而入,不但我家,对我所有的亲戚家都不断地骚扰,逼得我不得不去了外地。…2001年中秋时分我悄悄回到家中…频频逼迫使我丈夫承受到极限,为保护我他失去理性打伤了员警,…我被迫离家,当地公安局、政法系统妄图绑架我,在各个路口都设上卡,我开始了八年的流离失所生活…
  • (shown)我是秦凤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我是中共在二零零二年炮制的所谓“赵合杀人案”中的赵合的妻子。中共利用此伪案诬蔑法轮功,蒙蔽民众。作为当事人,我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让所有的民众去评判:到底是谁正谁邪、谁对谁错。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我和丈夫频遭迫害,赵合因此放弃了修炼…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结束,没黑没白地到我家破门而入,翻墙而入,晚间破窗而入,不但我家,对我所有的亲戚家都不断地骚扰,逼得我不得不去了外地。…2001年中秋时分我悄悄回到家中…频频逼迫使我丈夫承受到极限,为保护我他失去理性打伤了员警,…我被迫离家,当地公安局、政法系统妄图绑架我,在各个路口都设上卡,我开始了八年的流离失所生活…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单身,也打算一直这样过下去,这也是我作为女人应该回报丈夫的一种方式。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单身,也打算一直这样过下去,这也是我作为女人应该回报丈夫的一种方式,在此我谢谢善良人的关心和照顾。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我被人恶告,非法关押遭受两年的劳教生活…
  • 着自己在这几年中的不断修炼,对大法认识的不断提高,自己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利用各种机会,联系上了过去许多的同事、朋友以及过去的工作部门的领导。他们看到目前我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们觉得我不是那个修炼前心胸狭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个修炼初期消极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认真努力、心地善良豁达的我。我再向他们讲起大法的真相,他们也都愿意了解接受了。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医大毕业生,从事临床医疗、保健和业务领导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时,心想这一辈子对家庭和事业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来的余生就追求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门诊全天上班,继续给人治病。
  •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经历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时期的红红火火的炼功场面,也亲身体验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要写的事情不少,要说的话很多,限于篇幅,仅介绍以下点滴情况,敬请谅解。
  • 修炼法轮大法十三年。我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时四十岁。丈夫、儿子和我全家一起走进大法修炼。儿子结婚后,儿媳后来也跟我们一起学法修炼了。现在孙女二岁半了。一岁时,只要看到师尊的照片和法像,她自己就会给师尊合十,并说:“师父好!”让我们惊喜不已的是,零八年,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开在丈夫办公桌的抽屉里!我们感到十分幸福、自豪,一家沐浴在师父的浩荡佛恩里。
  • 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郁、厌世者,深知这一类人由于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带我脱离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轮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 十八年中,为修炼中摔跟头,给大法抹黑流过痛悔的泪;为不严格要求自己,没达到大法的要求流过伤心的泪,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泪。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师父的无量慈悲,经常让我泪流满面。有时走在街上,看着来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满自豪和喜悦:“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有世界上最伟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师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