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战期间 共军屠城奸淫兽行实录

(来源: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暴行展览)

人气: 13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22日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与日本一直维持友好关系,双方甚至签署“互不侵犯条约”,直到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8月8日,苏联突然对日宣战,随即出兵100万攻击占领东北的75万日本关东军,8月9日,美国再向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到8月15日日本终于宣告投降。

战后接收满洲期间暴行

经过日军多年的苦心经营,东北工业生产总量已经超出日本本土,苏军进入东北后,疯狂洗劫,除拆卸工厂设备运回苏联外,还强奸抢掠,引起民愤。苏军将东北所有日资产业宣布为战利品全面接收。其中最先进的机器设备拆运到苏联,剩余的部分,再由中苏平分。

1945年,抗战即将胜利之际,根据雅尔塔协定,苏军进入了中国东北。进入东北后的苏军,除了对日本军民进行残酷的报复,如强暴妇女,掠夺居民的财物外,还抢劫中国人的财物,强奸中国妇女。迄今,东北的老人对于“老毛子”(注:东北人对苏联人的蔑称)的暴行还记忆犹新。

2010年出版的《日本行,中国更行》一书中曾披露了这样一件事:据吉林省德惠县郭家周建章讲述,一名苏联士兵强奸了当地的妇女,百姓激于义愤,把他打死了。结果惹恼了苏联军队,他们调来大炮,要炮轰郭家屯,老百姓都吓跑了。

另据参加东北抗日的周淑玲讲述,在黑龙江省宝清县,她曾厉声制止正要强奸妇女的苏军:“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是来解放的,不是祸害中国人民的!我给你们斯大林打电话!”

而对于苏军军纪败坏的报告,最早见于共军进入东北第一批部队给中共中央拍发的电报。八路军驻沈阳部队一面致电中央报告苏军“衣衫褴褛,纪律甚坏”,一面向苏军提出交涉,但苏军却辩称他们这是出于对法西斯的恨。问题是,他们抢劫、强奸的中国人是法西斯吗?而且即便他们仇恨日本法西斯,他们的兽行就可以被许可吗?

同苏军的兽行相比,有东北老人讲,日军在东北极少强奸妇女。

对于苏军的军纪涣散,中共松江军区副司令员的卢冬生于1945年12月在哈尔滨被苏联士兵抢劫时打死。但在后来大陆出版的红军将领传记中,对卢冬生的介绍却是:“1945年9月回国,任松江军区副司令员。同年12月14日在哈尔滨殉职。”轻飘飘的“殉职”让卢东生之死的真相就这样湮没了。

后来,“美军强奸案”的始作俑者中共却对苏军在东北的暴行置若罔闻,既没有公开谴责,也没有组织什么抗议游行,随后更有逾千共军军官加入强奸阵营,与苏军合流找东北人泄欲。

共军中央也默认苏军暴行并协同参与苏军官兵对战败的日本人抢掠施暴,甚至还对中国老百姓犯下抢劫和强奸罪行,造成东北民众严重恐慌。

据资料记载,两军所到之处,稍有姿色的女子都剃了和男人一样的头发,还将锅底黑涂满脸,以免遭共军侵犯。其中部分人还讲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妇女不想落到红军手上而自杀,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将亲生女儿杀死,还有学校女生集体自杀。

有些妇女在多年以后还未能接受这段痛苦的事实。一名受害妇女说,一名红军战士尝试强奸她的母亲,于是她抢了那名军人的枪,企图勒死他。但事实是她并没有勒死那名红军,反而被红军强奸了,只是她至今的创伤还未平复,所以希望用谎言欺骗自己。

据一些东北人回忆,在东北各大城市,一到夜晚,就有一些零散的共军士兵拦路抢劫行人和追逐妇女,有时还持枪闯入民宅。我曾听老人讲过,共军曾在德惠火车站查票时借机摸女人胸,甚至拽到屋里强奸。结果使中国女人晚间不敢上街,男人上街则不敢戴手表、穿皮大衣。许多喝得醉醺醺的共军官兵还到处倒卧路旁,令人观之侧目。

其中苏共军在占领内大规模殴打、焚烧、强奸和杀人。第一天就有六十个居民被杀,其中多数是拒绝被强奸的妇女、试图保护妇女和儿童的男子,以及不愿意向苏军和共军献出手表和烈性酒的人。医院有一天收下一个肺部被子弹打成重伤的流产孕妇。在一个俄国人意欲对她施暴时,她表示自己是孕妇,那个俄国人大怒,用脚狠踢她的肚子,并对她打了一枪。

强奸很快成为失控的风潮。根据一名医院人士的了解,在15岁到50岁之间的妇女中能逃避被奸淫厄运的只有10%左右。苏共军人对他们的施暴对像几乎不加选择,被强奸者包括80岁的老人、10岁的小孩、临产孕妇和产妇。

晚上,共军从门、窗或屋顶进入平民家庭,一家一家地搜寻女人,有时甚至在白天就扑向她们。他们大多带枪,经常把手枪塞进女人的嘴里逼迫她们就范。而且常常是几个人按住一个女人,然后轮换着实施奸淫,结束时把受害者杀掉灭口。有两个我认识的妇女就是这样被杀的。两军军人还常常一边强奸一边殴打受害人。

被强暴者发生性病的情况越来越多,特别是年纪小的受害者。治疗的医药奇缺,药房都被苏军及共军抢空了。医院里每天要做25例以上的性病处理。

据估计,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被苏联红军及共军强奸的东北妇女总数在三十万以上。

中共协同苏联对东北人强奸抢掠,原因当然是不言自明了。因为没有苏联人的帮助,中共不可能迅速占领物资丰富的东北,不可能以此为基地取得内战的胜利。诚如毛在中共七大上所言,有了东北,“我们在全国的胜利,就有了巩固的基础了。”“也就是说确定了我们的胜利。”

史料透露,苏联人送给中共最大的礼物是:日军的枪支十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20万满洲国军队。毫无疑问,中共收到了这样的礼物,又怎会在乎区区上万中国人的悲声呢?

共军的暴行引起中国的民愤,内地很多城市曾爆发反苏共示威游行,这段历史也严重地影响中苏的关系。但中共建政后,出于两国友好原因,这类事件在公开出版物中长期讳言。

国共内战时中共暴行

再证之民国三十六年六月二十五日,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检察署发出通缉毛泽东的训令,训令中指出:“毛泽东,窃据国土,称兵叛乱,祸国殃民,罪大恶极,自应依法缉办。”

其罪恶滔天,人神共愤,实不虚也。除了毛的罪行以外,再观之共军袭击蒋第五战区之事实,更加证明共党的穷凶极恶,历历在目,是中共史家所不能抹煞的。

民国三十四年十一月五日中央日报记载共军暴行如下:

决堤

河堤被共军决者,系在扶沟属白潭集北附近太康境内,于十月七日被掘泛滥区域,黑旺营贺寨东北,稷子冈西南、港寨,芝麻洼楼以东,清香集以北,斧头西南至太康县城四周东往马厂一带,地区宽约三里,长约一百余里,又消遥镇东北十二公里阜土黄河泛滥区临时河堤,亦于十月初被掘,民房数千间荡然,居民四百余被淹毙,家畜损失两百余头,其他农具大部被漂没。城垣被毁者:

十月间共军窜西平酒店合水一带,对各该处原有碉寨,强令地方人民破坏,十月十一日共军豫东副专员杨义民,率部八十余人,轻机枪一挺,步枪七十余支,督工拆除。至被奸淫掳杀刻已清查者:七月二十日舞阳武功镇林之用之妻,八月三十一日官城五沟营吴任华之妹,八月十五日舞阳五沟营午行铁王施,均因拒共军强奸被击毙命,林妻系被共军豫中军区陈光瑞部便衣兵三名杀死。

掳掠

七月二十五日舞阳武功镇雷太保身带钱货,被共军陈光瑞部便衣兵三名抢后击毙。八月十二日舞阳唐老大阻止共军抢劫财物而遭枪杀。八月间共军李士奇部盘踞鄢陵扶沟一带,将五女店东四里庐庄居民卢觉檀架去苦刑拷打,劫索小麦百石,自卫枪四枝后释放。九月十四日共军豫中兵团黄林部盘踞西平之查牙山中合水槐树等村,不时派出小股部队,向西平北乡之权案、三寨、仪封等村掳掠粮、盐、棉花、现钞、民枪等。九月间共军十二军分区司令克勒等部攻陷太原时,其第二纵队司令王昌杰及分队长阵亡,遗体无下落,乃竟将该县三民主义青年团区团长郭大同及李县长之眷掳去,至今消息不明。十月间共军窜鲁山分布四乡,占据寨垣抢掠财物,人民不堪其扰。十月六日共军二万于,窜至沙河南岸,攻占婆婆街等地,当晚复攻陷我鲁南乡公所,将该乡积存之枪械军粮劫抢一空。

暗杀

十月九日共军将叶县东北五十里盛家乡包围,该乡公所马队长、孙队副及职员四名均受伤,并被劫去步枪十余枝。十月十一日共军千余在叶县七里岗一带掳去过路客商及军人眷属架子车百余辆,并冒国军番号逃去。……十月十四日共军李卓英部人枪百余,盘踞于正阳熊寨西北三里宋庄,向民间拉夫,每甲五名,并拉车运粮往淮南。又派出便衣队十余名为暗杀团,窜到正阳毛庄一带打劫行商,并实行暗杀。近复查得共军李士奇便衣李盘石将临颖县城关镇第六保长李林,良民王清波之兄王汉三等五人,于三月间活埋,事先并勒索五十万元。以上中央日报所载均属铁的事实,不容任何人任意颠倒者。

长春围城

长春围城是指发生在中国国共内战时期的长春围困战期间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的事件。

1948年,林彪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东北野战军对国民党政府军控制的长春城实行围困,6月5日,林彪、罗荣桓下达《围困长春办法》,决定对长春实行“久困长围”方针。要求采取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手段,围困长春。长春围城历时五个月。造成大批城内平民因饥饿而死亡。全城700余万平方米建筑,230万平方米被破坏。一切木质结构,乃至沥青路面,或用于修筑工事,或充作燃料,而一切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如树皮、树叶之类,都被吃光。

在围城的初始阶段,国军曾限制居民外出,但后因城中发生饥荒,遂对居民放行,并限制其返回。其间也发生国军士兵抢夺居民粮食的现象。对企图逃出长春求生的平民,共军开始曾进行搜查审问后放行,但仅限于带枪投靠的国民党人。

“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

后来采取了围阻“捆绑”以及射杀的行动。大批饥民被迫滞留在两军控制的环城中间地带,其间遍布腐烂的饿死民众的尸体。据一些当事人的回忆证实,围城期间包围圈中曾发生食人悲剧。围城最后以国军投降而告终。“当年参加围城的一些老人说:在外边就听说城里饿死多少人,还不觉怎么的。从死人堆里爬出多少回了,见多了,心肠硬了,不在乎了。”“可进城一看那样子就震惊了,不少人就流泪了。”解放军士兵看不下去,有些人问“咱们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饿死这么多人有几个富人?有国民党吗?不都是穷人吗?”解放后,熟人见面就问?“你家剩几口?”(《雪白血红・第三十一章 兵不血刃》)

长春的居民人口由围困前的50万左右(包括围城前从周围地区逃至长春以躲避战乱的难民)锐减到围城后的17万人。饿死居民的人数,目前尚无确切统计。

作家解放军中校张正隆在《雪白血红》里分别引用时任长春市长尚传道的回忆录称“根据人民政府进城后确实统计”“饿、病而死的长春市民共达十二万人”和国民党《中央日报》战后的报导称城外“尸骨不下十五万具”;日本媒体的估计为二十至三十万人(战前滞留长春的日本人约3千,据说其中很多战后被饿死)。1975年被释放的“战犯”段克文在《战犯回忆》一书中说,长春围城饿死了六十五万。

国民党方面认为,中共军队在围城期间的行为构成战争犯罪;共产党方面则认为其军队为“解放”长春而采取的行动是正义和积极的,造成饥民死亡是次要的,在中共官方宣传口径中,有“兵不血刃取长春”之说;而很多非国共人士及国际舆论则认为,长春围城是二十世纪最惨重的战争灾难之一。

小结

中共之祸国殃民至今六十余年,分田杀人,强奸掳掠,扩军造反,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仅是毛共的历史暴行之一也。

(来源: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暴行展览)

(责任编辑:李明)

 

评论
2013-06-22 9: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