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送行 我目睹了自己的死亡(一)

作者:艾妮塔.穆札尼

人气 117
标签:

我被匆忙送医的途中,身旁的世界显得不太真实、如梦似幻,我感觉得到意识正慢慢离我而去。我抵达医院时已陷入昏迷,医生们评估我的存活机会时都很悲观,甚至可用绝望来形容。这里不是我平常接受治疗的地方,这几年我就诊的医院更像是大型诊所,而不是综合医院。在那里,可以进行医生为我安排的治疗,但是没有急诊设备。我选择在较小的地区型诊所接受治疗,是因为我很讨厌医院,觉得上医院很可怕。我怕医院,因为我在那里失去了两位朋友。

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丹尼的妹夫,他们都是在大型的癌症医院里过世的。

我昏迷的那个早上,丹尼打电话去诊所时,医生叫他赶紧送我去香港最大、设备最好的医院,已经有一组专科医生待命中。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家医院,也是第一次接受这支医疗团队的治疗。

肿瘤科医生一见到我,立刻露出震惊神色。

她告诉丹尼:“虽然你老婆的心脏还在跳动,但是她已经失去意识了。现在救她为时已晚。”

我心想:医生在胡扯什么啊?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妈妈跟丹尼为什么看起来害怕又担心?妈,不要哭。到底怎么了?你是因为我才哭吗?别哭了!我很好,真的。亲爱的妈妈,我很好!我以为自己正在大声说话,但其实这些话根本没说出口。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想抱抱母亲,安慰她,跟她说我很好,但是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做不到。

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肯听话?为什么我只能静静躺着,了无生气、全身软绵绵?

我明明很想拥抱我最爱的丈夫与母亲,请他们别再担心,告诉他们我很好,也不再感到疼痛了。

由于情况危急,医生立刻找另一位资深的肿瘤科医生来支援。虽然濒临死亡,但是我清楚知道周遭发生的事情,甚至比健康时的我感觉更敏锐。我没有使用五种生理上的感官,却能强烈感受到周遭的一切,甚至胜过使用感官。我好像突然拥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感知能力,能察觉到身旁发生的每件事,甚至慢慢跟它们融为一体。

那位资深的肿瘤科医生立刻让医疗团队把我的轮床推进放射室,好让他们为我做全身扫描。我的头依然得用枕头垫高,跟最后几天在家里的姿势一样。

原因我之前已经说明过了,这是因为我的肺部积满液体,如果头部放平可能会被呛死。

我依然戴着携带型氧气筒,抵达放射室时,他们帮我脱掉氧气面罩,把我的身体抬起来搬到核磁共振造影扫描仪上。几秒后我就被呛到一直咳嗽,无法呼吸。

“请不要拿掉她的氧气面罩,还有,她不能平躺!她呛到了!她不能呼吸!你们这样会害死她的。”我听见丹尼对着医疗团队大叫。

“我们非这么做不可。”一位放射科医生解释:“不要担心,我们会尽量放轻动作。拿掉氧气面罩,她可以暂时撑上三十秒。”

所以每隔三十到四十秒,放射科医生就会把我推出核磁共振造影扫描仪,帮我戴回氧气面罩。然后再拿掉氧气面罩,把我送进扫描仪。因此,来来回回扫描花了很长的时间。扫描结束后,我被送进了加护病房。

在我丈夫坚持不放弃的要求下,医疗团队竭尽所能。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躺在加护病房里打针插管、接受治疗,无助的家人只能在旁边着急。

我的病床四周拉起厚厚的窗帘,把我跟两旁的病人隔开。丹尼和我母亲都在窗帘外面守着我。

护士依然忙进忙出,准备把我奄奄一息的身体接上医院的氧气和其他机器,并为我打点滴和葡萄糖,因为我已经严重营养不良。我的床头有一台监视器,他们正准备帮我接上监视器,测量我的血压与心跳。喂食管要从我的鼻子插进去,穿过我的喉咙深达胃部,直接把食物送进胃里;氧气也是用呼吸器直接打进我的鼻子里。插喂食管时,因为管子一直无法穿过气管,他们在我的喉咙喷了一些药剂麻痹肌肉,方便插管。

我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进来看我,知道他们是谁,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虽然我的眼睛紧闭着,但是我对周遭甚至更远的地方,每分每秒所发生的事情却了若指掌。我的感知能力非常敏锐,甚至超越清醒的时刻。我就是可以知道并了解每件事,不只是我身旁的事。我也清楚知道每个人的感觉,就好像我能透过他们去看见、去感觉。

我感受得到他们的恐惧、绝望,以及对我的病况那种听天由命的无助。

丹尼和妈妈看起来伤心又害怕。我好希望他们能知道我已经不再感到疼痛了,我希望我能告诉他们。妈妈,别哭!我很好!我就在这里,跟你在一起!

我清楚知道周遭的一切状况。所有事情都在同步发生,而我所注意的事会像聚焦一样变得更清楚。(待续)@

摘编自 《死过一次才学会爱》橡实文化 提供

相关新闻
天真儿童穿越生死体验
死而复生的真实经验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4大惊人舞弊 亚利桑那强认证遭批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