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职业者猛增 劳动力渐转至云端

人气 13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海宁编译报导)位于纽约的专业翻译公司7Brands Global Content对于将一段22分钟视频从英语翻译成西班牙语的报价是“1,500美元左右”。这样的费率与其公司很相称——该公司是三大专业协会的会员,并拥有摩根大通集团、美国银行等客户。不久前,按本地费率付钱是唯一的选择。但现在,任何想要完成这类工作的人只需要点一下鼠标,便有来自全球的专业人士争相竞标,而且报价要便宜得多。

网上人才交易所方兴未艾

根据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导,类似的翻译工作也在Elance.com和oDesk.com做广告。它们是几个新兴网上劳动力市场(又称作“人才交易所”)中最繁忙的两家。在Elance上,这份工作迅速吸引了来自15个国家的25个报价。对其中一半的竞标者,这将是他们的第一份工作。因此翻译质量难免受到质疑。

其中一个乌拉圭人承诺“完美翻译您的访谈”,但却错拼了“完美”一词。但有些人似乎能胜任。根据其Elance的介绍页面,用户名为oswaldo g的一名哥伦比亚人已经完成过31项翻译,共计获得4,193美元且满意率为4.9分(满分为5分)。他给出的报价只有每小时16.44美元,相当诱人。而oDesk上有五个报价虽然稍高,但其中3个人的评价都达到了5分,分别来自阿根廷、巴西、印尼、墨西哥和菲律宾。每人都给出了各自的报价,从每小时22.22到33.33美元不等。

这种价格差异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些人才交易所迅速成长。专门研究这种临时工作的咨询公司“人员招募业分析师”(Staffing Industry Analysts)预测,去年这种网上工作的总价值首次突破10亿美元,2014年将翻番至20亿美元,2018年将达到50亿美元。2012年oDesk一共促成了3,500万工时,比2011年高出一半还多。任务总数为150万件,雇主共付出3.6亿美元。同年Elance的工作总值也增长四成,并首次突破2亿美元。

oDesk和Elance称在其网站上发布任务的企业数量大致相当,均为50多万家;在其网站注册的合同工数量也相差不大:oDesk为300万,Elancer为250万。二者为同行业中的劲敌,都自称为市场领袖,但oDesk的工作总值是Elance的近两倍。Elance创始人罗赛蒂(Fabio Rosati)说:“我们定位于高端市场,不会和eBay和脸书等公司签订大批量的合同。”oDesk执行官斯瓦特(Gary Swart)则称,发现创新的方式来满足大公司的需求,是oDesk的领导地位可能会继续增长的原因之一。

创业公司洛克(Locu)的创始人之一皮埃特(Marc Piette)对双方都支持。洛克向互联网提供当地内容,比如餐馆菜单。洛克的核心团队有20名全职员工,每天会从oDesk上聘请300至600名合同工。他说oDesk开发了使一次招聘几十人更容易的工具,因此十分有用。其工作要求不算太高(比如查看菜单确保洛克的算法将开胃菜和甜点正确区分开来)。皮埃特认为这对亚马逊的土耳其机器人(Mechanical Turk)网站过于复杂。那里的译者可以做比较基础的“小活”,比如检查网址拼写等等。当然,洛克的翻译在专业水平上也不适合到Elance这种专业的网站上招人。

排名第三的人才交易所Freelancer对以廉价制胜毫无悔意。该公司拥有700多万注册用户,但产值却远低于其更大的对手。今年3月,新对手 Rev加入战团,由oDesk的前雇员创建。其理念是“像亚马逊引领网上零售一样引领网上临时工作”。其实,业内任何公司都认同这一使命。

地点、名声和认证

市场领头羊的商业模式还有其它的不同之处。oDesk直接从完成的任务中抽成,Elance会提供额外服务而向自由职业者收费。二者都在试图改善声誉评级系统的品质,并且确保接受任务的人亲自完成,而不是将其转包给能力有所欠缺的人。皮埃特认为,后者依旧是更大的风险。

oDesk因平稳的将报酬发放给地处偏僻的人并完全承担支付风险而广受赞誉。该公司还通过不定时的给工人拍照和截屏的办法,来监控接受任务的人是否正在完成其任务。

这些交易所不仅提供一次性任务的机会,还能帮助创办企业。2009年,美国达拉斯的企业家沃伦(Josh Warren)开始为oDesk上的电子商务网站工作,每小时挣15美元。很快,他每小时的收入达到125美元,但工作多到他无法独自完成。所以他2010年开办了“创造性”(Creatuity)公司,并通过oDesk找到了一个波兰的合伙人,目前负责该公司在波玆南的分公司。创造性现在有23名员工,其年度营收达到千万美元,客户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巴西甚至印度。

前景广阔但道路不明

对此类人才交易所能给全球劳动力市场整体上带来多大的变革,各界反应不一。很明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由职业或做临时合同工,人才交易所自然受益。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表示,依据不同的定义,美国目前大约有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工人属于自由职业者、合同工或临时工,而1989年祇有6%。2012年,人才交易所的总交易额只有10亿美元,只相当于全球临时工作者全年的收入3,000亿美元的0.33%。这说明人才交易所刚刚成型。那些注册用户似乎很享受这种体验,所以其数量仍在快速增长。

能够通过网上交易所方式分配的工作类型自然存在限制,但却不多。目前oDesk和Elance上的大部分工作都需要信息技术方面的技巧。oDesk去年排名前两位的技能是网络编程和移动应用开发。但oDesk执行官斯瓦特称,其网站提供的工作种类在快速增加。2007年,4类工作占到oDesk任务总值的90%;2012年,90%的任务总值来自35种工作,其中项目管理、翻译、公关文案是增速最快的领域。

人才交易所对不适合远程雇用员工的工作(比如家庭维修和跑腿等)也越来越重要。RatedPeople和MyBuilder等网站为本地技术工人提供工作,比如建筑工人、管道工和司机等。工人们甚至不需要技术也能找到工作。一家网站TaskRabbit雇人买杂货、组装宜家家具或递送(每次收费10美元),其业绩正在猛增。该公司目前在美国的9个城市营业,可能会很快在伦敦开业。这对雇主和求职者来说都是好消息,但人才交易所自身的商业吸引力究竟有多大尚不可知。Angie’s List是本地技术工人网上市场里历史最悠久的网站之一,但在创建17年后仍未盈利。

到实际雇主家中工作比完全在网上进行的工作风险显然要大得多。鉴别类似汉尼拔•莱克特似的杀人魔并不容易。但雇人网站上前雇主对工人的声誉评级比从电话薄上随机选一个人是一大进步。

人才交易所的批评者称这些网站通过把工作转嫁到贫困地区的工人,降低了发达地区的工资水平。但Elance和oDesk却坚持说其工作并非单向流动。比如,Elance注册用户中约有71.6万名来自美国,是印度用户的两倍。去年在oDesk上支出最多的国家是美国,而印度是最大的收款国。这与批评者的描述一致。但oDesk上收入最高的三位自由职业者并非来自发展中国家,而是来自美国。此外,起初报价较低的工人不会一直收取低价。在评级系统的帮助下,oDesk上工人的小时工资在第一年增长近六成,在三年内增幅则达到1.9倍。

埃森哲在其报告中指出,雇主们今后考虑他们的职工总数时,不应该只考虑全职员工,还应考虑那些只有鼠标一点之外的临时雇员大军。这适用于大企业,同样适用于新兴的创业公司。

(责任编辑:张东光)

相关新闻
调查显示德国的自由业最不自由
意大利六成自由业逃税
雅虎与美报业合作  线上工作网站为第一步
淡大学习策略线上工作坊  鼓励新鲜人自学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对付中共须靠纽约人川普
【直播】4·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46万
【纪元播报】湖北江西混战 习外防暴乱内防政变
【新闻看点】川普为何批世卫?中共四大谎言
【拍案惊奇】北京连发地震是人为?山东罕见雪
【一线采访】黑龙江疫情延烧 绥芬河人恐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