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奇女传(49)

佚名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三十一回 木兰二上陈情表 太宗屈杀伍娘子(下)

  再说钦天监李淳风,夜占乾象,见妖星居于紫微垣中。次日上殿奏曰:“臣昨夜见妖星现紫微垣中,请万岁尽除官中新进之妃。”太宗准奏,曰:“将宫中新进女子三百余人,尽行放出,祇留才人武曌在内。”太宗又命李淳风当殿卜筮,太宗亲自行礼,得天泽履第三爻。其辞曰:
    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大君。

  李淳风奏曰:“干,君德也,兑,少女也。少女邻于君右。夫曰眇不可以共视,曰跛不可以共履,宜远而不宜近之人也。若狎而玩之,是不可履而履之。譬如虎尾,必有咥人之凶。武人为于大君,将来弄权误国,乱唐室天下,必武氏之女也。斯人现居宫中,大约面貌柔善,令人狎亵﹔心必阴恶,所谓庸违象恭者也。”太宗听奏,默然回宫。次日,迁武才人出宫为尼,令他皈依佛教,参学性理,自然慈悲应物,方便处事,明善恶报应之说,俾作良善女子。不料武曌身虽为尼,却与学士张昌宗、许敬宗苟合,并未持斋茹素。

  过了一年,太宗又召李淳风,问以妖星之事。淳风奏曰:“妖星虽离禁中,但其形未化。万岁宜修德以禳之,切不可乱诛好人。”张昌宗恐又累及武曌,密奏曰:“武与伍字异而音同。镇北侯伍登,手握重权,素有伍娘子之称。近闻此人以交通突厥,有谋逆之意。万岁何不杀此人以杜后祸?况且上天垂象以示万岁,宜乘其未动而先灭之,免生后祸。”太宗即下诏伍登来京,诬以谋逆之罪,斩之于市。下诏曰:“如有保留伍登者,同逆拟罪。”是日,日色惨淡,大风乱吹,大臣疾首不敢言,国人共伤之。张昌宗奏曰:“谋逆之人,妻子同诛。”太宗点首,即差卫兵往雁门关,杀其全家。是夜,太宗入宫,怏悒不乐。次日,命收伍登尸首,葬之以礼,封其墓曰:“镇北侯伍登。”

  再说谌于飞送了伍登起程,伍登以家事托之曰:“侄奉天子召进京,修藩臣之节,大约三四月可回。衙中一应事务,求叔父料理。”于飞唯唯而应。过了半月,于飞入内衙,对夫人曰:“公子伍烈,今年流年不利,我欲同他往五台山进香,以免灾祸,大约数日可回。”夫人命军士数十人,护从于飞而行。到了五台山,重与靖松、大杲、介庵谈论,忽有雁门关中将军,差人报曰:“主将被诛,夫人与全家被杀。求师爷保公子远走勿回。”于飞即命从人散去,同公子伍烈民服而行。走回湖广,匿于大悟山中。后来于飞以女妻之,生三子,曰玉,曰琼,曰玖,皆显官。此是后话不表。

  再表木兰闻伍登死于武氏之祸,伤感不已。闻于飞回,往见焉。问曰:“吾师受丧吾之托,北游数年,可谓信矣。既见五台山诸君,学必有进焉,弟子愿受教。”于飞曰:“子何好学之甚也。吾闻心易于陈氏之子矣。《易》曰:近取诸身,干为首,坤为腹,震为足,艮为手是也。若内取诸心,圣人能行之而不言,陈氏之子能言之而不能行,子庶几勉之。夫圣人刚而不屈,其德配干﹔利万物而不息,其德配坎﹔静而莫之能感,其德配艮﹔动万物而各遂其生,其德配震﹔气安而舒,天下顺之,其德配巽﹔虚而明不私照,其德配离﹔博厚配坤﹔滋万物而不姑息,其德配兑。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此圣人之易也。夫物芸芸,各归复其根,象帝之先,此老氏之易也。寂然不动,无为无化,扰而不惊者,此释氏之易也。有诸内者形诸外,孝则必忠,故不欺,得干之道也。慈则必让,故不争,得坎之道也。知耻者必廉,故不贪,得艮之道也。仁者必公,故不私得,震之道也。弟者必和,故不怨,巽之道也。礼者必明,故不疑,离之道也。信者必宽,故不忧,坤之道也。义者必断,故不惧,兑之道也。”

  木兰曰:“君子不患不及,而患太过。敢问太过之极若何?”于飞曰:“至孝近于儒,至忠近于愚,慈近于悲,让近于侮,廉近于贫,耻近于退,仁近于过,恭近于劳,弟近于桑,和近于流,礼近于乱,明近于暗,信近于执,宽近于扰,义近于杀,断近于猛,此太过之极也。若极而又极,则其品愈下,奸恶不可胜道矣。不偏不倚,惟圣者能之。”

  木兰曰:“惧其太过而抑之,当如之何?”于飞曰:“孝宜敬,忠宜诤,慈宜教,让宜严,廉宜守,耻宜强,仁宜勇,恭宜辨,弟宜执,和宜介,礼宜节,明宜浑,信宜权,宽宜理,义宜武,断宜文。”木兰曰:“圣人之道,一而已矣。若是乎,目之多欤?”于飞曰:“自理而言之,则曰一。一散而为万殊。自性而言之则曰虚,虚归于夫有。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夫圣人之心,静若太虚,何意、固、必、我之有?以我言之,即绝字、毋字亦著不上。”木兰曰:“弟子闻之:至忠不容于国,至孝不容于家,清士不容于野,达人不容于世。吾是以忧之,吾子将何以教我焉?”于飞曰:“惟忠也而后不容于国,孝也而后不容于家,清也而后不容于野,达也而后不容于世。吾以乐吾之乐焉,吾将何以教子焉?”木兰再拜而退。欲知后事如何,再听下文分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朱天禄偶染寒疾,召木兰曰:“吾朱氏世代善良,崇儒重道,乐善好施。今汝又笃志修行,吾愿尔始终如一。汝弟年未及冠,汝当善教,使之有成。”更无多嘱,语毕而逝。木兰尽礼守制,衣衾棺椁尽如古式,卜葬于木兰山阴。
  • 太宗看罢,即诏封木兰为武昭公主,赐姓曰李。封天禄为善养侯,封杨氏为芳孟夫人,封木兰之弟为楚郡伯,赐黄金万两,彩缎十匹,四海风闻,传为盛事。
  • 太宗在朝,思念木兰功劳,降诏提他进京就职。使者去了未回,伍登上殿朝见,辞驾上任。太宗曰:“卿家省亲回朝,辞阙赴任,朱木兰如何不回来就职?”伍登不敢隐匿,竟将木兰行止,一一奏明。
  • 打了七日,有一个伶俐小狐,名唤秋涛,对秉池道:“木兰与张良贞世好,倘良贞看见,岂肯与我等干休?况木兰奇节过人,天仙之品,独手不知进退,助番之逆,被天雷打死,亦与木兰无干。祈祖师将他放了,以免后祸。”
  • 朱天禄自木兰出征之后,心中忧闷,病势转加。幸妻子杨氏善言劝解,尽心调理,过了一年有余。正值三春之候,梦至北番地界,与木兰巡探番营。见营中旗幡招展,刀枪乱动,抢出一将,十分凶恶,飞马赶来。
  • 陈介庵恐木兰不悟性命同出于一源,视齐家、治国为二轨,取笔画一图于纸,以示木兰:介庵指而教之曰:“此图虽小,可以悟大。圈中一点,庶士指为身中之心,中士指为心中之性,上士指为性中之命。《易》曰:仁者为之仁,智者为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木兰听罢,侧身下拜。
  • 木兰对元帅、军师道:“末将向蒙山上靖松道人,赠我明驼出征,颇赖其力。今欲往山拜之,更索回书与丧吾和尚。”元帅准令,木兰单骑奔上山来,参谒靖松。那明驼见了靖松道人,也摇头摆尾,叫跳起来,如见故人之状。
  • 康和阿见火光不灭,又是大雾迷天,祇叫军士放箭。比及天色微明,火光息尽,番兵于大雾之中,认草人为真,益发放箭不休。到了辰巳之候,雾犹不散,番兵箭已放完。李靖令军士各各取了车上之箭,然后将鳖甲车堆起如山
  • 尉迟元帅兵败回营,心中思想:康和阿如此利害,此关何日得破?番邦何时可降?我等何日回见天子?思得一夜无眠。次日天明,即来军机帐,与军师商议。
  • 元帅看罢,问番使道:“朱天禄是如何来的?”番使将独手大仙并二位小道人之事,一一说明。元帅顿足道:“果如此,木兰危矣。”忙请军师商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