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朱丽叶到圣母修女

作者:沉静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雕像般的轮廓,深邃的明眸,纯净而空灵的古典气质……初见奥丽维娅•赫西(Olivia Hussey),惊为天人,过目难忘。

1968年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堪称经典之作,时年17岁的奥丽维娅是电影史上最美的朱丽叶。与莎翁笔下的角色合一,浑然天成。无论是舞会邂逅钟情、阳台互诉衷肠,还是最后的以死殉情,都是那样纯真热烈,浪漫动人,十分可爱。

如果说,奥丽维娅的朱丽叶宛如映霞带露的初放玫瑰,那么她在《拿撒勒的耶稣》中圣母玛利亚的扮相,则是清丽的百合,圣洁贞静中有着超然的力量。白衣巾素裹的她,远眺沉思的神态,美极了。

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失去的地平线》中,奥丽维娅扮演香格里拉长生不老的奇女子。她还出演了《黑色圣诞节》、《病毒》、《复活之日》、《新劫后英雄传》、《尼罗河惨案》、《惊魂记4》、《天地神兵》等影片。

因兼具东西方之美,奥丽维娅曾一度成为审美标杆,备受关注和模仿。一些女演员也会因为长着一张和她类似的脸而星途平顺。林青霞的眉宇、李英爱的侧影都隐约有奥丽维娅•赫西的影子。

2003年,52岁的奥丽维娅主演《特蕾莎修女》。芳华已逝,但更朴实内敛。她握着病倒街头、奄奄一息的人的手,呵护关怀从她眼神和俯身跪地的姿态中散发出来,温暖并照亮临终者的心房。在混乱冷酷的浊世,被遗忘的角落,幸好还有她——加尔各答的天使,给弃婴、麻疯病患、难民、数以百万计贫苦无依的人们带来帮助、安慰与尊严。

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奥丽维娅,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阿根廷歌手。父母离异后,她随母亲移居伦敦,到知名的Italia Conti Academy学戏剧。

她从小就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成年后醉心于印度文化。她说,她爱孩子和静坐冥想。也许正是这样的仙姿特质,才塑造出最美的朱丽叶、圣母玛利亚、世外桃源的仙子、特蕾莎修女等令人难忘的银幕形象,从小女儿情态到大爱奉献,从人性神性,象征着透澈清明的升华力量。

2007年5月12日,好莱坞授予奥丽维娅•赫西CAMIE奖,这个奖项旨在表彰那些乐于奉献、积极服务社会的演艺界人士。

如今,耳顺之年的奥丽维娅生活平静而充实,还兼营东方风格的服饰店。3个孩子已长大成人,女儿埃斯利(India Eisley)继承了奥丽维娅的表演天赋,在《青春密语》中扮演Ashley。不过,与母亲的古典气质迥异,女儿完全是美国甜姐的模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地时间6日晚,加拿大多伦多市区,77岁的美国游客沃尔波尔在就餐完毕返回饭店途中意外绊倒,被一块脚手架零件深深割伤颈部,顿时血流如注。他的妻子、79岁的退休护士玛丽莲担心老伴的颈动脉或颈内静脉被切断,立刻大声呼救。此时,美国著名演员约翰·马尔科维奇(John Malkovich)恰巧路过,以医生般的沉着冷静帮助这对老人应对了这一突发事件。
  • 教宗方济(Pope Francis)今天告诉在梵蒂冈聚集的800名修女,应该作为灵性上的“母亲”,而不是“老处女”;并且强调对天主教会展现服从的重要性。
  • 高13.7公尺、全世界最高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塑像,今天在波兰揭幕。
  • 《边城》里的翠翠,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清纯的少女。在远离尘嚣、民风古朴的湘西,翠翠和爷爷守着渡船为生。“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眸子清明如水晶”。她健康美丽,灵秀活泼,温柔可爱。
  • “历史没有偶然”,古之智者贤人知道从历史中寻找规律、汲取教训,于是我们可以思考:为何就在距离我们不算长的三百多年前,中国能够出现一个“康熙盛世”?而且就在这中华帝国盛大巨伟的时刻,复有北方的彼得大帝、西方的路易十四遥相呼应?
  •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翁,是一架3米高的立钟,从它第一次走入人们视野的那一刻起,就因为太多的因缘巧合编织在一起,而成为了一个传奇。
  • 26日﹐众多民众聚集在帝国大厦对面抗议帝国大厦不为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百年诞辰亮起蓝白色灯光。
  • 今年的8月26日是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诞辰一百周年﹐为了纪念特雷莎修女在慈善事业上作出的贡献,众议员阿巴特(Peter Abbate)、市议员蒋特利(Vincent Gentile)和雷基亚(Domenic M. Recchia)26日中午来到布碌崙阿米科老年中心(AMICO Senior Citizens Center)﹐为近200名耆老提供送餐服务﹐受到耆老们的热烈欢迎。
  • 福布斯每年除了推出全球富豪排行榜,也通过社交网站Facebook和Twitter的福布斯女性社区,选出全球最能激励人心的30位女性典范。其代表人物有奥普拉‧温弗莉;玛利亚‧施莱佛;JK罗琳; 伊丽沙白.格拉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