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

横河:新疆冲突凸显中共民族政策失败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7月03日讯】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主持人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个星期在新疆发生了好几起暴力事件非常引人注目,显然有蔓延的趋势,比如说在6月26日星期三就发生了一起导致35个人死亡的事件,最新的两起事件是发生在6月28日星期五,一个事件就是新疆南部的和田地区有超过100人持刀骑着摩托车试图冲击墨玉县的公安局;另外一个事件是一群武装的人在和田县的罕尔日克镇发生了攻击。中共当局已经给这件事件贴上了标签,说他们是恐怖袭击,但是官方的说法没有办法得到第三方的认证。大家也知道中国官方的说法大家都是有不同的疑问的。

我们现在就来讨论一下新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件?横河先生您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上个星期发生这么多起暴力冲突情况是怎么样?

横河:比较典型的一个案子最早是在6月26日星期三的时候在吐鲁番的鄯善县,新华社英文有一个报导说是在当地时间的清晨,有多名袭击者袭击了当地的派出所、政府办公楼和一个建筑工地,他们用刀攻击人、放火焚烧警车,死亡人数最后官方修正的是有35人,但是官方公布的内容里面并没有说清楚是谁攻击谁、死的都是什么人,这些都不清楚,报导也没有提。后来英文的报导还删掉了。那么人们自然的就会去推理说袭击者可能是维吾尔人,但事实真相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

问题是有一名叫做王桥军的网友,看上去倒像是个汉人,他就住在那个地方,出事的地方。他说这个事情是来自于当局的强拆,是官民矛盾长期激化的产物,因此并不是民族冲突或者是宗教冲突,他就说他家里面已经被停水二十多天,所以那些人去派出所和建筑工地只是想讨一个说法。我觉得没有一个真实消息的原因是在于当局封锁不让真正的消息传出去,然后它可以垄断它的说法。

另外两件事情就是刚才你谈的,这些事情也是一样的,官方没有披露这个事情的具体经过,它就是说事情已经得到有效的处置。整个报导让人觉得这些活动都是恐怖袭击,但是它并没有那种非常强烈的证据,或者是允许第三方甚至外媒,或者是其它地方的媒体来进行报导,它自己的官方报导在中文报导也极少极少。因为严格的信息封锁,就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持人:官方说这三起事件都是恐怖袭击,但是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是维吾尔人针对中共的压迫性政策而发起的反抗,您分析这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横河:现在的问题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暴力冲突,是抗拆迁也好、其它的也好,凡是发生在新疆的,中共一概宣称是恐怖袭击,让人感觉就是一定是维吾尔人发动的。其实这次官方的英文报导里面并没有提到袭击事件是维吾尔人,事实上如果是一个拆迁纠纷的话,那参与的也不一定都是维吾尔人。我觉得这是一种摆脱责任,只要你说是恐怖攻击,那当局任何一个地方官,引起这种冲突所有的人都不需要负责任了。所以这是一个摆脱责任的说法。

另外一个是误导舆论的说法,就是让大家都去猜想这是维吾尔人发动的攻击,事实上它并没有明说这是维吾尔人发动的攻击,但是大家自然而然就会这样想,所以这是一种误导。这种结果只会加剧当地的民族对立情绪,所以这种做法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做法。

像鄯善县发生的事件更像是拆迁纠纷引起的,至少那位网友说的是拆迁,大家去派出所讨说法,这个说法和新华社英文报导的是符合的,因为英文报导当中说有一个建筑工地也受到袭击,所以这很可能那个建筑工地就是拆迁方,要不然的话人们去袭击建筑工地干什么?所以这个说法我觉得更像是一种内地强拆形式,同样的事发生在新疆就变成恐怖袭击了。

主持人:而且中共一般对类似这样的事件它有一个惯用的调子,比如说它现在就归咎于三股势力,所谓三股势力就是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我们一般人听起来这三个词好像是套话一样,这三个词有没有具体的含意在里面?官方有没有个含意在理面?

横河:有,这是不一样的。“分裂主义”是长期以来使用的,像新疆或者是西藏有一部分人提出来要独立,这个很难避免,这么大的族裔又是聚居的地方,各种观点都有。就像美国当年选举以后,大家对选举结果不满意那还有很多人宣布要独立,要独立出去不做美国人。加拿大魁北克还有独立问题。所以这个什么分裂是在一个很大的族裔又是自治区,它是在比较边疆的省分,有这样的情况其实是不奇怪的,任何国家都会有的。然后它就把这种人这种情况安上一个“分裂主义”的帽子,但是这个“分裂主义”的帽子不仅限于提出要独立的人,它把整个民族在这个地区发生任何事情,它都可以用这个帽子套上去。

“恐怖主义”更多是在 911以后提出来的,911以后中共马上就找到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美国这次要反恐,中共就用这个机会把在新疆发生的任何反抗事件都可以套上“恐怖主义”的帽子,它觉得反恐对它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所以它就把这个用上来了。

所以我认为短期来看的话,911以后它把新疆发生的任何紧张局势都说成是恐怖主义袭击,是使得最近这些年在新疆的矛盾和冲突越来越严重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这样当地的官员所作所为,像贪腐、滥用权力、侵权、拆迁冲突,它一旦用上“恐怖主义”这个帽子以后,官员就不再承担责任了,任何当地的不满和反抗它都可以用反恐的名义把他打压下去。

这个事实上跟内地用“维稳”的名义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说在新疆就多了一个民族因素、多了一个宗教因素而已。至于你说的“极端主义”,我觉得它指的是什么呢?更多的是一些在宗教方面就是更严格的按照宗教的原教旨,中文说的是原教旨,就是说任何一个宗教的教派都有一部分人是按照这个教派的最严格的规定生活的;像犹太人,你在以色列就可以看到有原教旨主义的犹太教派。

主持人:非常严格。

横河:非常非常严格,犹太教义里面有六百多条戒律,他每一条都遵守,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像基督教也有,上次不是有一个基督教的牧师他不是焚烧《可兰经》吗?在佛罗里达的,这种大概就是属于基督教派里面的比较原教旨的。这种它把它叫做“极端主义”。在新疆的穆斯林里面特别按照穆斯林教义,对宗教比较虔诚的人他就会特别关注,我觉得在喀什事件里头,就是4月份的喀什事件里面,这个体现比较清楚。他们去走访这家人家,当地人说这家人家在宗教上是比较虔诚的,所以走访这家人家然后说是预谋的一个恐怖袭击,但是问题是你侵犯到别人家里面去的,你怎么说别人是预谋的呢?

主持人:他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去侵犯他?

横河:对,所谓恐怖袭击是他出来袭击别人的,你不能说恐怖袭击是你到我家里了我反抗这叫恐怖袭击,这不叫恐怖袭击的。当地人介绍说这家人是比较虔诚,但是当局不让女的戴面纱,不让男的留胡子,这种就属于宗教比较虔诚的,这就是中共所指的“极端主义”或者“极端份子”,这是它的定义,这种情况往往是中共先去发动挑衅。

主持人:强迫人家改变他的方式。

横河:或者知道在当地这些人家,因为任何宗教都有不那么虔诚的,也有非常非常虔诚的,这个比较虔诚的可能在当地就属于官员比较关注的对象,经常要去走访走访、敲打敲打人家,那么就发生这种事情了。因为你不管怎么说人家在家里面,比如说家里面有管制刀具,那就是一个习俗的问题了,大家知道肉食为主的民族他都有刀的,那么你把所有的刀具都说成是管制刀具了,那就没什么说的了。

也就是说这事实上是一种文化现象,就是人家那种民族文化,家里面都有刀,你肯定是一去以后你就去搜人家的刀或者怎么样,对不对?那人家肯定不让你搜,就发生冲突了。这种事情,中共所指的“三股势力”其实都是中共造出来的,结果就恰恰不是缓解了矛盾,而是加剧了矛盾。

主持人:我们从喀什巴楚事件看到它多多少少有一点宗教的因素在里面,目前新疆整个紧张的局势有没有宗教冲突的因素在里面?

横河:它有宗教因素但是没有宗教冲突的因素,因为宗教冲突一般指的是不同的宗教,或者是同一宗教不同教派的之间的冲突,在新疆基本上都是同一教派的穆斯林,所以目前看不出有教派冲突的意思,至少没有其他宗教的介入。

如果说有宗教因素的话,我觉得主要是当局的宗教压迫引起的,当然当局也不敢公然的说宗教因素,所以它把“三股势力”里面就是原来实际讲的是宗教极端主义后来就简称极端主义,它避开了宗教因素。我觉得强制性的让人家改变这种宗教生活,这可能是紧张局势的另外一个原因,而且我觉得也是比较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其实新疆这个问题也不是说这两年突然一下发生出来的,虽然中共很少去报导,但是我们多多少少都知道汉人和新疆人之间是有些矛盾的,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个渊源是怎么回事?

横河:这个渊源就比较长了,我们不可能把它延伸到更早以前,清朝的时候跟新疆就有一些冲突,但是那个就是说它是属于有一个部落就是不服从,这个部落就和中央政府打起来了,打起来以后就镇压,但这种它不影响到整个新疆所有维吾尔人的一般生活,它只是某一个部落或者是某一个人所率领的人。

到了中共统治以后,因为我们不能去讲太远的事情,我们只能讲中共统治,就是说中共已经统治了60多年了,这个矛盾越来越尖锐而不是说越来越缓和,那怎么回事?我觉得主要是一个民族政策的问题,就是说中共它的民族政策的来源是从前苏联来的。像美国就没有民族政策,美国的民族是最多的,族群是最多的但是他就没有民族政策,而中共实际上制定了一系列的民族政策,所以目前新疆的情况可以证明中共的民族政策是彻底失败的。

它有几个因素,我觉得建政初期的时候就是大规模的农垦,中共在边疆地区建了很多农垦,就是军垦农场,新疆是最多的,当时王震不是率359旅进新疆然后就地开垦。这里就有个问题,第一是改变当地的生态,就是当地原来是以牧业为主的,他一下子就大规模的农业,而大规模的农业主要就是要水源,所以他用了一个不适合当地环境的、土壤的开垦方式。

这种方式大规模的开垦以后就引起几大因素,一个就是抢夺了当地的水源,第二个是抢夺了当地的土地,这个就很大程度限制了当地人的生存空间,所以这是人为的制造了族群之间的矛盾。

主持人:在这开垦新的生活方式里面当地人能不能占一席位置呢?

横河:这个农垦全部都是汉人,就是大批汉人移居进去,当地人是不可能介入到农垦这个行业里面去的,这不可能的。

主持人:就等于抢了人家生存的资源了。

横河:对,另外一个就是现在这几十年来,就是中共这种开发方式它延伸到边疆去,它有两种因素,一种就是资源的被掠夺,因为新疆的资源很多,资源的掠夺大批的运往内地;另外一个就是它把一种新的工业的生产方式搬到那个地方去了,等于是大规模改变了当地人的生存环境。

但是在这种生存环境改变的情况下,当地人却很少能够加入你带进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对当地人来说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是这个新的生活方式却没有给当地的维吾尔人留下什么空间。就是说这是一个工业化的生产方式,对于当地绝大部分原来是牧民或者是农民的这种生活方式来说的话,他所受的教育和他的这种文化没有办法进入,他没有受过这样子的训练。

很多工厂在招工的时候当然倾向于招语言相通的,大部分人不懂汉语,所以这些人宁愿到内地去招,这样的话就在当地改变了生活方式,却没有让当地的人能够适应这种生活方式改变的生存方式。这种方式在历史上其他的民族也发生过,但是像这种大规模的人为的情况很少见。

在内地确实有很多汉人对流落到内地去的维吾尔族人是有很多看法的,比如强迫卖切糕,还有有偷窃的现象,当然别的民族也会有。这是不是和一部分人,或者是相当一部分人在他们自己原来的土地上失去了这种生存的手段,而不得不离乡背景所产生的一些现象呢?实际上在本地如果没有人去侵害他们的生存环境的话,本来他们不会走向这条路的。

历史上这种情况,在其他的国家也曾经有过,像曾经有一个时期,欧洲的吉普赛人他们也是没有地方生存,所以只能够到处流浪。怎么办呢?那就是帮人家算算命啊就这种情况,这个实际上是周围环境的变化,吉普赛人是几千年养成的;而新疆的维吾尔人实际上就是在几十年当中,人为的破坏了他们的生存环境。

这个事情也不仅仅发生在新疆,其实在其他地方也是。你看在西藏最近才透露出来说有二百万人被强迫搬迁,看上去很好,给他们造了房子对不对。人家是牧民你让人家定居下来,问题是一定居下来人家就没有了生存的手段,就只能吃你的补贴生活。

一般汉族人就很容易理解说我给你这么多钱让你住在房子里去,问题这不是人家的生活方式,人家不要的,你不能拿这个做条件说,你看我已经在这里给你建了这么多工厂,这么多工厂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破坏了人家原来的生活,我给你这么多钱,这钱不是人家需要的,所以最后导致的是绝大部分的当地人生活很困难。其实在中国大陆内地也是这样子的,就是城镇化。

主持人:农民反而没有地了。

横河:给农民盖了很多房子,给他土地的补偿,然后让他搬到那些房子里去,但是他没有了土地,他就没有生存的手段,然后这些钱坐吃山空很快就没了,所以就造成现代的无业游民,怎么造成的?全是用这种强制性的建设的方式,好像是强制的把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带过去,但是却没有任何配套的东西,因为这件事情只跟官员的政绩有关系,而跟一般人的生活是没有关系的,不仅没有关系还破坏了一般人的生活,而且人家再也没有生存途径了。这我觉得是另外一个在生活上造成了人家没有办法生活,这是新疆问题的另外一个重要的部分。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新疆这个问题,其实新疆人的确是对这种状况很不满意,但同时汉人他也不满意,因为汉人在这儿,他觉得说我们给你们补贴了好多钱,而且对少数民族中国官方是有一定的优惠政策的,比如说学生考试的时候可以加分,然后计划生育现在汉人只能生一个,但是少数民族可以生两个,汉人对这个也非常不满意。

横河:所谓少数民族政策的话就是一些生活上的优惠,但是对这些族群来说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就简单说,对维吾尔人来说高考加分指的是什么?指的是考到内地。如果说新疆有大学的话,维吾尔族人如果占多数的话,如果又是维吾尔语的教育的话,本来对他们来说加分不加分是无所谓的,所谓加分是说他本来对汉语就不熟悉,汉语对他来说是一个问题,所以这是一个汉化教育,就是汉化教育来给他优惠。

这种优惠实际上已经带有歧视的内容在里面了,而且对于绝大部分的维吾尔人来说,这种优惠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有多少人能到内地去上大学呢?而且这实际上也是文化同化的一部分,人家也不满意,所以这个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少数民族可以生两个孩子,问题是人家世世代代要生几个就生几个,你突然之间来了一个政策说一家只生一个,然后我给你稍微放松一点可以生两个,你让人家来感谢你。不可能!所以谁都不满意,汉人说凭什么我们只生一个你可以生两个?人家维吾尔族说我们世世代代都没有人管过我们生几个,你现在怎么能让我们多生一个,生两个你就不满意了?

所以像这种政策,中共做的这种事情是没有一个人会满意的,其实在汉地人家也不满意,但是人家没有办法对中共的一胎化政策去提意见,提了意见就坐牢去,人家也提不了,所以就对那个能够在计划生育政策当中稍微比他多一点权利的,能够生两个的他就不满意了。

这种所谓民族优惠政策其实都是小事情,对于人家来说没有这个优惠和有这个优惠没有什么差别,因为你给的并不是人家要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种优惠只会造成不同的族群当中矛盾和分化。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其他国家,比如说美国,他也有很多不同的人群在里面,因为他是个移民国家,他其实非常开放,那么他也有平权法案,他也有照顾其他少数民族的政策,但他为什么就没有产生这么多的矛盾?

横河:其实美国没有什么少数民族政策,唯一一个可以相提并论的或者有点接近的就是他的平权法案。平权法案是60年代的时候,民权运动以后,有一些少数族裔比如黑人,他是因为历史的原因造成他们在教育方面和就业方面不平等,为了改变这个情况必须在开始的时候就矫枉过正,所以让非裔美国人在进入大学的时候给他们一些优惠,就是说这个大学必须要有多少比例的少数族裔。

这样的话就很快的让他们的状况一旦接受了教育,你找工作然后又给这些大公司有些规定,还有政府部门有规定,就有一定的比例,让他们很快就改变了在就业、教育方面的不利的因素,当然已经持续到现在很多年了,但总体来说因为他没有一个聚居区,就是说他是同一个文化,只是在这个文化当中他处于弱势,对这个弱势的群体当中的一部分人给予好处。

实际是他也有缺点,就是现在很多人挑战这个平权法案,就是说经过这么多年以后,其实他们的劣势已经不存在了,再继续平权法案实际上是一个逆向的歧视,现在已经有不少案子,特别现在最近德州有个案子在向最高法院挑战平权法案。这种情况跟中国完全是不一样的,实际上中国的情况是所有的劣势、所有的弱势的情况都是中共的政策自己造成的,是它造出来的矛盾、造出来的问题。

所以为什么我们反复强调这是中共民族政策失败的一个因素,当然如果我们再延伸来看的话,还不仅是民族政策的失败,实际上是中共统治的失败,只是说在新疆的一个特殊的表现而已。

主持人:大家现在也都看到了新疆现在的情况,就像您刚才讲的,他是证明了中共民族政策的一个失败,很多人就说中共需要拿出一个新的方式来处理这些少数民族的问题,您觉得中共它有这个能力来妥善的解决这个民族问题吗?

横河:没有办法来解决民族问题,因为这个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它需要这些少数民族向它效忠,就是说你们必须放弃你们原有的政治、宗教、文化来换取它给你一点少数民族政策,就是说这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它是要让这些人都来遵守它的政策,就是中共的政策。

主持人:这个让我听起来好像要把他的民族从根本上消灭掉。

横河:对,实际上对汉人也是一样,它也是把汉民族的文化彻底消灭掉了,只是说这些少数民族,像西藏和新疆都是有一个比较强的宗教背景的,因此看上去这种冲突更剧烈,而且是更严重,像藏区的表现是120多人自焚了,在新疆就更多的表现出那种暴力冲突,表现形式不一样,但实际上它的性质是一样的。

就是说只要中共坚持要贯彻中共这种政策,实际是上马列主义无神论的这一套东西,强制性的,和它这种无限制的掠夺和开发,现在在这些地区的这种表现,只要它不改变这种政策的话,肯定的说民族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但是中共也不可能改变这种政策,你要它改变这种政策,就像在中国大陆,如果你要它改变中共这种独裁统治和对宗教信仰的打压,其实不仅是在边疆地区,然后你要它改变现在它这种发展模式,就是说不再是这种掠夺性的模式、政治体制也改变了,你让它放弃这些东西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在中共的统治下,要说单独解决民族问题而不和整个中共的问题一起解决的话是绝对做不到的。当然不是说中共没有了,民族问题自然而然就化解了,但是肯定的说只要中共在,民族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

主持人:好,现在的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这个问题就讨论到这里,我们会持续关注中国的局势。

横河: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大家。

下载收听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3-07-03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