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阳明:新疆暴力冲突的真正原因是走狗侵权(2)

作者: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 杜阳明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7月03日讯】2011年3月2日上午10时,芷江西警所警察唐志进(警号034160)徐慧彬(警号噢4197)等3人身着便衣在我家门前门后转悠,我知道今天肯定有事,马上作出二件事,1,向妻子书面安排交代后事,作好将牢底坐穿的思想准备,2,将有狗上门的消息告诉全世界。10时半左右,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唐志进守住大门,徐慧彬与另一个猴脸的爬上不銹钢栅栏围墙,跳进我家院内,画戟式不銹钢栅栏头被破坏多处,(照片为凭)我以为是贼,大叫“抓贼,抓贼”当我看清是芷江西警察时,知道历史的故事将重
演,今天不可能善了。

我奔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徐慧彬要我打开房门,说要对我传唤,我要他们出示传唤证,他们拿不出任何执法凭证,就要强行入室,当时我家东面的窗子开着,徐慧彬从开着的窗口爬入,我冲上去就是一刀,徐慧彬仗着年轻敏捷的身手跳入院内,接着他们一面在东面的窗口与我对峙,一面将南面的塑料门窗强行撞击,将插销撞毁,(照片为凭)从窗外伸手企图打开房门,我冲过去砍他手臂,并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抓强盗”他们暂时退到院子里。

第一次保家护权成功,徐慧彬打手机通知守在大门的唐志进爬进院子,三人南北呼应,从东,南两面同时发起进攻,他们拿起放在院子里的拖把,扫帚作为武器,,终于打开房门,又拿起放在门口的不銹钢晾衣杆当武器,(照片为凭)挥舞着冲进房内,我在两面夹击下,终于护家失败,我恨自己没有杨佳之能,面对强盗豺狼入侵,无法杀豺狼灭贼寇,三人将我抓捕后,徐慧彬立即用手机向躲在幕后的指挥者报告“得手了”。

我被带到芷江西派出所,进行例行的审讯,派出所内一位比较有地位的的人对唐志进,徐慧彬指示说“把刀拍照存档,有伤的验伤,做好材料报上去,处理不处理是上面的事情,跟我们不得界”接着她们数人在伪造的审讯笔录上签字画押。

在这里声明:由于我的无能,在这场正义的保卫战中,没有伤到对方一根汗毛,如果他们有伤,肯定是翻爬栅栏时被刮伤的,如果还有下一次,我绝不会只准备一把刀。

接着他们对我抄身,将我的手表、皮带、车卡、房门钥匙、765元人民币搜走,放在一只牛皮袋里,没有给我开具清单。在此我慎重声明,在归还我的当天只剩6百4十5元,所有经手牛皮袋的人都是盗窃嫌疑犯,像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在2003年4月24日我第一次刑拘时,被抄走的钱币中归还时就少过100元。

2006年我被司法枉判后,2007年2月12日到3月6日不到一个月中将我转移三处监狱,侵吞了我妻子寄给我的三瓶六味地黄丸,这些无耻行径与共产党的土匪强盗行径相比,共匪与走狗一脉相承没法比。我在芷江西派出所遭受的不仅是精神迫害,还有生活虐待,每次被关押饿饭是常事,与这些凶神恶煞的猫面畜生相比,饿饭已经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根据以上中共走狗警察随意冲击我家的土匪行为,引发我持刀维权杀警的义举,对照中共在鄯善、和田、巴楚的侵权行为何其相似。遗憾的是我没有杨佳的体魄、能力,不能力杀警匪,如果当天我能把入侵民宅的警匪唐敬忠、徐慧彬等人杀了,是不是我也成了恐怖份子?从内心而言,如果我是一颗人体炸弹,愿意随时引爆,与中共伪政权同归于尽。但是如果不是确实迈不过的坎,我不会再选择杀一个够本,杀二个赚一个的鲁莽行为,我们这些反共精英,都是无价之宝,我们要长命百岁地健康活着,兴高采烈地等到、看到共匪伪政权垮台的那一天,参与举国欢庆。

(责任编辑:魏敏)

评论
2013-07-03 11: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