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季话达拉斯牛仔队

人气 45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8月02日讯】达拉斯牛仔队的早期英雄

  前些日子,美国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提(Chris Christie)为促选而下访民间,到了新泽西州一间小学,进入一个小六教室,让小学生们自由发问。其中一位小学生问的一个问题,克里斯提州长的回答引起教室里小朋友的一片嘘声。这问题是“你喜爱的美式足球队是那一队”?

  既然是住在仅隔着哈德森河与“大苹果”纽约市为邻的新泽西州,其“标准答案”应该是以下两者之一;“纽约喷射机队”或是“纽约巨人队”。岂料克里斯提州长的回答居然是“达拉斯牛仔队”!这不能“顺应民情”的回答,当然引起小学生们的不快,可他说的是实话,因为他知道搞政治的人一旦说谎被拆穿,下场会十分凄惨。

  事后克里斯提州长向记者解释,在他成长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达拉斯牛仔队的四分卫(Quarter Back)罗杰‧史道巴克(Roger Staubach)与牛仔队总教练汤姆‧蓝德瑞(Tom Landry),都是他最崇拜的足球英雄。他从此成为牛仔队的的终身球迷!

  美式足球在每年的劳工节前后开赛,这是美国的“国球”,也是我来美国的第一年就迷上了的。在每年的足球季,达拉斯本地电视台必定实况转播牛仔队的每一场球赛,1974年是我应聘搬到达拉斯的第一年,那时就深刻体验到一般达拉斯居民对牛仔队之疯狂,我自己也几乎立即成为牛仔队的极度忠贞球迷!

  谈到达拉斯牛仔队,就不得不先提到那曾担任牛仔队总教练二十九年之久的汤姆‧蓝德瑞。他是美式足球历史上最传奇的人物之一,且不提他在二次大战欧洲战场上担任B-17马丁轰炸机飞行员的英勇事迹,与他身为纽约巨人队球员时的叱咤风云,你可知道他曾“发明”过不少美式足球的攻守战术。这些战术,直到今天还被NFL各队广泛地采用!

  在美式足球一般“防守”战术上,基本上有4-3队形与3-4队形两种,3-4队形是最原始的防守队形,自有美式足球赛以来,就是用此队形。对不太了解美式足球的观众,可以简单的说3-4队形就是防守的第一线放三个球员,第二线放四个球员。相较于4-3队形,这3-4队形是比较保守的队型,给对方的主将四分卫或是跑锋﹝Running Back﹞有稍多一点活动空间,但是第二线的四个球员会让对方的“接球员”﹝Wide Receiver﹞受比较大的干扰。这是因为跑锋平均每段攻势跑不到五码,而接球员只要接到球,平均是八码以上。更简单地说,3-4防守队形就像是“放小鱼,逮大鱼”,希望对方在三次进攻中,要不就是达不到可以续攻的十码,或是增加在防守的第二线阻截﹝Intercept﹞到四分卫传球的机会。

  牛仔队总教练蓝德瑞把3-4队形改为4-3,前方的四个球员会给对方的四分卫与跑锋的稍多压力,也降低了跑锋的平均攻码。但如果对方用传球进攻(Passing)的方式,第二线只有三个球员,不是漏洞大了一些吗?弥补的方法是第二线的中间球员,也就是“中央线卫”(Middle Line Back)要特别精明灵活,随时或左或右的补位。这“中央线卫”的位置,也负责防守队之发号司令,十足地是“防守队的四分卫”,这特殊球员位置就是蓝德瑞“发明”的。一般球队若是没有一位身手矫健的“中央线卫”,是不敢用4-3队形的。简单地说,4-3防守队形就是想要“大鱼小鱼通吃”。当然,无论是用那一种防守队形,先决条件是要有称职的球员才行。

  这4-3队形后来又被蓝德瑞教练改革为“弹性的”4-3队形(Flex Defense),把第一线的四位球员中的两个边卫(Defensive End)由防守线各退后一步,这是为了要灵活地应付万一对方使用也是他自己“发明”的进攻队型。

  什么是教练蓝德瑞所“发明”的进攻队型呢?就是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散弹枪”队型(Shotgun Formation)。其实最早期的类似“散弹枪”队型,是旧金山四九人队在六十年代初期首先采用的,就是四分卫一个人站在后方,前面排列四位接球员,但这样就摆明了是要用传球进攻的方式,防守的一方可以从容摆阵应付,这种被对方一眼看穿其意图的笨队形当然效力有限,两年后就被各球队当作笑话给抛在一边啦。

  蓝德瑞教练于1974年,把这“司马昭之心”的笨队形改造了,除了前面照样排列三至四位接球员,在四分卫的左、或右前方约三步之内,增加了一个可攻可守的跑锋(Running Back),这样的队形就让对方猜不透你到底是想传球(Passing)进攻还是让跑锋(Running)进攻,而四分卫在发球线后面五码处操控,也增加了约一秒钟的传球缓冲时间。当年电视实况转播时,各电视球评对“散弹枪”队型之威力,佩服得简直是五体投地,大家对熟练执行这奇特队型之四分卫罗杰‧史道巴克更是赞誉有加。如今每一个NFL球队在比赛时,都把“散弹枪”队型弹性地列在进攻计划中。

  谈到史道巴克的“丰功伟业”,就不得不从他在海军官校任四分卫时谈起。他大三那年就勇夺代表大学足球员最高荣誉的海斯曼奖﹝Heisman Trophy﹞,毕业后在海军服役四年,于1969年加入牛仔队,1972年就第一次带领牛仔队拿到职业足球联盟的超级杯冠军,是美式足球史上第一位双夺大学足球与职业足球最高荣誉的球员(到今年为止,能够有此成就的NFL球员只有四位。而他是其中唯一的四分卫)。他在球场上左闪右躲的本事,赢得了 Roger the Dodger 之绰号。在他当年的职业足球生涯中,曾史无前例的有23次是在最后第四节落后情况下,冲刺赢球的。这23次中竟然还有17次是在倒数两分钟时赢的,所以他也有逆转队长(Captain Comeback)之头衔。

  牛仔队有这两张王牌,再加上六、七十年代时,每年胜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被球迷们冠以美国队(America’s Team)之美誉!

1974年感恩节的那场足球赛

  屈指一算,自从成为达拉斯牛仔队的球迷后,我已经看过至少五百场牛仔队的比赛,在这五百多场赛事中,约有百场是去现场看的,因为从1986年到2000年,我是一个拥有四张尔文市德州体育馆(Texas Stadium)季票的骄傲牛仔球迷。在这五百多场赛事中,1974年11月27日感恩节下午的那场足球赛,是让我最难以忘怀的。

  1974年是我来到美国的第五年,那年年初,我应聘来达拉斯工作。在搬到德州之前,我对美式足球赛已相当入迷,但是因为才毕业未久,主要还是看大学足球赛,是我母校密西西比州立大学猛犬队(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 Bulldog)的忠实球迷。

  才到新公司上班,就发现同事们在公余时间,高谈阔论的全是达拉斯牛仔队,其他的“军国大事”全都摆一边。当时的我对牛仔队了解不够,与同事们喝咖啡闲聊时,想插个嘴都插不进去。一直到九月间美式足球季开始时,我才一边看球,一边逐渐进入情况。

  职业足球球员都是被高薪征召来的顶级大学足球球员,技术与动作都非常职业化(Professional),所以一般而言,职业足球赛比大学足球赛要精彩些。1974年也是牛仔队正式采用“散弹枪”队型的第一年,电视转播牛仔队球赛时,一堆体育评论员对“散弹枪”队型推崇备至,形容得有如彪悍的德州西部牛仔,手持散弹枪,骑着骏马在草原奔驰。所以每当牛仔队在电视萤幕上出现时,我自然是兴奋得全神贯注,对周边其他“杂事”充耳不闻。难怪有人会说,每到足球季的星期天,全美国平添了几千万个足球寡妇(Football widow),这是因为星期天看职业足球电视转播的球迷们绝大部分是男性,他们通常看起球赛来,真有可能会是因全神灌注而“看傻掉”,以致于暂时“六亲不认”的。

  刚到达拉斯时,中国朋友虽不多,却有两对夫妇是旧识,丁泸平(我的高中同班同学)与唐一飞夫妇,以及沈以峰(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与何康惠夫妇。沈、丁二位又是在密尔瓦基(Milwaukee, Wisconsin)马奎特大学(Marquette University)的同学,这双重关系把我们三个家庭紧紧的结合为时相往来的好朋友。沈、丁二位比我先搬到达拉斯,不消说,两人都早已是牛仔队的球迷。

  1974年那一年的球季,牛仔队打得很吃力,因为同组的华盛顿红人队很强,十一月的第二周,牛仔队在华盛顿D.C.与红人队对阵时,还灰头土脸地吃了个败仗。

  感恩节下午三点钟,牛仔队要在主场德州体育馆迎战红人队。由于这一年的感恩节大餐,是应丁泸平夫妇之邀,要到他们在达拉斯郊区丹顿市(Denton, Texas)的公寓里去享用的,但我们又都不愿意错失看球赛的机会,所以沈家与我们两家六口人,包括才一岁半的沈伟与仅四个月大的谢培德,早在三点开赛以前就到达了丹顿市的丁府。

  球赛开始,上半场战事乏善可陈,红人队以9比3领先牛仔队,打了三十分钟的球,居然双方都没有达阵(Touch Down),可见当天两队都是防守优于进攻。第三节才开始不久,牛仔队四分卫史道巴克就被对方恶意撞成脑震荡,昏晕在地,医护人员火速冲进场,手忙脚乱地诊治了几分钟,待史道巴克稍微清醒后,扶他下场休息,由才签约不到三个月的候补四分卫克林特‧朗理(Clint Longley)代为上阵。那时朗理才不过是个二十二岁的“菜鸟” 四分卫,从来就没有打过一场正式职业足球赛。此时,我们这群死忠球迷都凉了半截,心想这感恩节大餐大概会是难以下咽的啦!

  果不其然,比赛到第四节中段,红人队已以23比3大幅领先牛仔队,此时丁府的感恩节大餐已摆上桌了,比赛时间也只剩下十分钟左右,看样子大势已去,我们乃意兴阑珊的在餐桌旁各就各位,准备用餐。

  岂料就在此时,四分卫朗理突然变成了“轰炸机”,开始四处“丢炸弹”(传球)。显然教头蓝德瑞一改“先发四分卫不在场,打球作风得要保守”的传统概念,采用“豁出去啦”的打法,命四分卫朗理排出“散弹枪”队型,把原先大部分交给跑锋的球,转传给接球员。

  在这儿,得要简介当年牛仔队的两位出色接球员,其中一位是“老鸟”巴布‧海斯(Bob Hayes),这是他退休之前的最后一个球季。你如果没听过海斯的名字,那你得回到1964年的东京奥运,在五十多年前的竞技场上,海斯不但勇夺当年男子百米与二百米的金牌,还双破世界纪录。从未打过美式足球的他,返国后被牛仔队相中,以高薪签下合约,经数月之球场接球训练后,成为NFL史无前例,速度最快的接球员。因为他的速度实在快得出奇,而赢得“子弹海斯” (Bullet Hayes)的绰号,纵横球场多年,许多NFL球队为了要防守他而临场改变防守队型。

  另一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筑‧皮尔森﹝Drew Pearson﹞,这是他的“菜鸟”季。他是第一位在牛仔队穿88号球衣的接球员。牛仔队因为皮尔森多年的出色表现,自他退休后,保留88号球衣给队中最出色的接球员(退休后进入NFL名人堂的Michael Irving 及现役的 Dez Bryant 是多年以来仅有的两位穿过牛仔队88号球衣的接球员)。

  由于海斯是人见人畏的超级接球员,红人队不敢大意的用了两个球员去看住海斯,而只是一对一的防守皮尔森,这就给了他多一些接球的机会。只见皮尔森纵横在球场中,屡屡建功,四分卫朗理在眼看就要被红人队防守员扑倒在地的一瞬间,歪歪斜斜“乱”丢出去的球,居然也神奇地被接球员接到!打到最后两分钟,分数已逼近到23比17,牛仔队只落后六分而已。

球赛神奇逆转的最后两分钟

  红人队球员们此时已被球场上牛仔队的气势吓到“肝胆俱裂”,慌了手脚。球赛只剩28秒时,球还在50码中线上,胜负仍在未定之天。只见四分卫朗理不慌不忙地一个长传,被皮尔森在10码线上稳稳接住,两、三个大步就跨进了底线而达阵。德州体育馆里不消说是欢声如雷,丁府公寓里一众球迷的雀跃,也差一点就把摆着感恩节大餐的桌子给打翻啦!

  此时球赛就只剩下几秒钟而已,两队以23比23平手,端看那达阵后的一分踢球决胜负。原先在牛仔队中牢靠地踢了好几年球的奥地利籍足球名将汤尼‧福立奇﹝Tony Fritsch ﹞,在球季之初受了膝伤,牛仔队四处挖角,找来了墨西哥籍球星赫瑞拉﹝Efren Herrera ﹞。现在就全看这另一位“菜鸟” 赫瑞拉的临门一脚啦!

  在全美球迷手心冒汗,屏息以待的紧张情况下,赫瑞拉不负众望,一个大脚踢进了这宝贵的一分!终场时,牛仔队以24比23,险赢了这场全美国一半以上有电视机的家庭,在感恩节大餐前观赏的精彩球赛!那一球进门的瞬间,在丁府饭桌上的一大盅清炖鸡汤,也被兴奋得又蹦又跳的几个球迷们给打泼了一半!

  这三位建功的“菜鸟”球员后来的球运与际遇各有不同。赫瑞拉日后取代了福立奇,成为牛仔队的踢球主将。至于皮尔森往后在牛仔队的辉煌建树,全国球迷皆知之甚详,我就不多赘言啦!只想在此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皮尔森的女儿曾是我大儿子谢培德在李察逊初中时的同班同学。

  绰号“疯狂的轰炸机”(Mad Bomber)的四分卫克林特‧朗理,一战成名。球赛次日,本地的达拉斯晨报以我从未见过的首页斗大标题“Clint Who?”,大大地吹捧了他一阵子。可能是因为突然降临的盛名,让他忘了自己是谁,他不甘心屈就老二位置,在以后的一年多里,不时的对外放话,想要取代史道巴克为牛仔队的先发四分卫。

  1976年八月,在加州千橡市(Thousand Oaks)的季前训练营中,由于牛仔队即将与另一位表现出众,日后成为牛仔队非常出色先发四分卫的丹尼‧怀特(Danny White)签约,朗理有可能会落在怀特之后,被降为第二候补四分卫,满腹怨气。有一天,朗理在与史道巴克的争论中出言不逊用了粗话,惹火了史道巴克,被史道巴克“邀请”到操场上去“决斗”,结果被史道巴克三、两拳就打倒在地。在场的其他牛仔队员立即上前拉开两人,不料朗理由地上爬起来后心有未甘,一言不发地追到已转身离去的史道巴克身后,冷不防地照他右耳后方重挥了一拳,把史道巴克当场击倒不说,还让他溅血的伤口缝了好几针。由于有在场其他球员作证,这脑后的偷袭不是“君子之道”,朗理当天就被怒不可遏的总教头蓝德瑞踢出训练营。

  朗理昙花一现的NFL生涯只再延续了两年就结束了。前年达拉斯时报的一位好事的记者突发奇想,要找出朗理的下落。几经周折,终于在西德州靠近墨西哥边境,一个沙漠中名为玛发(Marfa)的小镇上找到朗理。他已六十岁出头,沦落到在街头卖残余地毯废料维生,他不愿意再对当年的事发表任何评论。

  史道巴克是全国性的体育英雄,退休后,共和党数度征召他竞选德州州长或代表德州的联邦参议员,但他婉拒了这垂手可得,踏入政界的机会,专心地从事商业房地产之投资与经营。约一年前,他所一手创立的生意遍及全国,分店有七十几家的“史道巴克商业房地产公司”被人收购了,卖价是整整一亿美元哩!

  当年在一起吃感恩节大餐的三家老中球迷,仍然时有联系,老丁离开达拉斯后,在啤酒之乡的密尔瓦基发展近四十年,成为密勒啤酒公司最资深的啤酒花专家,最近才退休。老丁虽然已成为绿湾包装人队(Green Bay Packers)的忠实球迷,但是也没忘记牛仔队,在牛仔队与包装人队对阵时,他声称是“严守中立”的。老沈离开达拉斯后搬到加州硅谷,是往来于两岸三地与新大陆之间的实业家,有十分成功的事业。他也入境问俗的替旧金山四九人队(San Francisco 49ers)加油。但有一次他私下告诉我,当四九人队遇上牛仔队时,他还是希望牛仔队胜出的。啊!这才是个标准的牛仔队球迷!

  留在德州的我,不消说,一直是最热心的牛仔队死忠球迷(Die Hard Fan),在电视上看牛仔队打球时,经常不小心地就又陷入“六亲不认”的半昏迷状态!

  新的NFL球季又将开打,各位新、老球迷们,Enjoy it!

  牛仔队加油!

  【谢行昌,2013 年7月于德州】  ◇

相关新闻
美前橄榄球星被控谋杀罪 或面临终身监禁
黑鹰队四年两夺冠  芝加哥大游行庆典
詹姆斯获颁ESPY年度最佳男运动员
第七次加冕F1车手总冠军 汉密尔顿追平纪录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鲍威尔独立 川普变阵 大戏开演
【微视频】川普律师团出招 共和党的最后防线
【财商天下】刘鹤介入债市乱象 亡党危机逼近
【横河直播】鲍威尔为何离队 她为谁而战
【新闻看点】拜登宣布“内阁”?川普两线包抄
【远见快评】史诗级诉讼开打 鲍威尔为何单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