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在曼谷探访移民监狱

——思索王迎政的命运

(瑞典)茉莉

人气 56
标签: ,

【大纪元2013年08月05日讯】 一放暑假我们就直奔泰国,想要以浪漫的热带风情,慰藉自己在北欧冰天雪地里工作了半年的辛劳。然而,身为政治流亡者,我们无法对他人的命运视而不见。

在泰国为陷狱的中国政治犯王迎政(或称王迎正)奔走和求助之际,我惊奇地发现:历史上,泰国曾于中国明末清初接受反清移民,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泰国成为国民党残部的最后基地,文革中不少国内受迫害人士偷渡到泰国。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后,泰国成了中国异议人士在无路可走时的一处逃生聚散之地。

六月二十七日,曼谷的一个炎热的夏日。我、薛伟和傅正明三人,由旅居泰国的朋友程维民开车,一起前往泰国移民拘留中心。接待处的警察出示了一份泰文的囚徒名单,当他念出“Wang Yingzheng”三个字的音节时,我们都惊喜地大叫起来。国内朋友辗转托付我们关注的人,终于找到了。

◎ 热血少年系狱,死命逃出中国

经过填表、交护照,留置手机照相机、搜身等一系列严格的手续,我们和各种肤色的探监者排着队,鱼贯而行,走进了拘留中心的接见厅。那里没有冷气,悬挂高处的电风扇扇出来的风也是热风,我这从寒带来的人很快就闷得沁出汗珠。

薛伟高喊一声“王迎政”,一个文静高瘦的年轻人穿着橘色囚服,睁着小鹿一样惊愕的眼睛,从一群涌奔出来的囚徒中向我们这个方向冲过来。隔着两道相距一米多的铁丝网,我仔细地打量这位命运多舛的江苏徐州人。

还是在高中时代,王迎政就接触到一些六四人士,并收听海外电台的自由新闻广播,这对他人生观的形成产生很大的影响。他曾跑去武汉和北京,会见秦永敏和徐文立等各位民运人士。

1999年,江苏徐州的维权义士郭少坤因为家乡农民维权而被捕,才十九岁的王迎政不顾危险,撰写了一份呼吁书,要求当局释放秦永敏、王有才、徐文立和郭少坤等民主党人士。满怀忧国忧民之心,王迎政还在呼吁书里指出:中国共产党已完全腐败,不进行政治改革就无法根除腐败。他去街上店铺复印200份呼吁书,准备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散发,结果遭人揭发,立即被逮捕。

少年热血,王迎政在被捕时还高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徐州当局本来觉得王迎政人太年轻,只要他入狱后能够悔过,准备不予判刑。但王迎政坚决拒绝写悔过书。1999年12月,江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王迎政徒刑三年。

泰国警察在我们中间——两道细密的铁丝网构成的过道中走来走去。按照探监规定,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的会见时间。于是我们赶快把联络地址和一些泰国铢托警察交给王迎政。然后,三人中由两人发问,一人记录,抓紧时间向王迎政了解情况。

原来,王迎政出狱后十几年,一直被逼逃亡。出狱后回到家乡徐州市铜山县,这位年轻人开始打工谋生,他心灵手巧,自学中文和英文,还学会了多种机械加工技术。但是,当地的公安与国保不断地骚扰他、欺负他,使他无法安宁地生活。最后,忍无可忍的他决定逃出中国。

最初王迎政逃到俄罗斯,被拘留遣返。而后他又逃到越南,同样是拘留遣返的命运。之后,他拿着自己的判决书等文件,在上海闯进美国领事馆,结果是被中国当局刑事拘留十个月。今年初,王迎政从云南越境到老挝,来到泰国,一度借居在泰国寺庙。在钱花光了无处投奔的困境中,他于三月份决定投案自首。目前,作为非法入境者,他被关押在曼谷条件恶劣的移民监狱里。

◎ 中共将勇者义者赶尽杀绝

在漫长而惊心动魄的逃亡历程中,王迎政遭遇到常人想像不到的恐怖和险恶,还有我们可以想像的远离人群的孤独、寂寞与隔膜。十几年来,他一个人在中国的边界上冒险跋涉,朝着各个方向逃亡。他只有一个目标——逃出那个残酷迫害他的国家。我曾考虑王迎政有被泰国政府遣送回中国的可能,因此担心地问他,是否有回国的思想准备。他的回答是:“死也不回中国!”

早在二百多年前,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就曾称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最出名的国家“被一群盗匪统治着”。今天,新一代世袭的“盗匪”仍然强迫人民生活在恐惧、谎言和奴性的顺从之中。虽然当今中国的财富增长了,物质比较丰裕了,但极权主义仍然将公民排除在公共领域之外,不准人民参与国家公共事务,只允许人们关心他们的私事,剥夺他们的自我思考和逻辑推理能力,将生命葬送在物欲世界里。

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在在一次试验中,发现一种被称为“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心理现象。这一项研究显示,反复对动物施以无可逃避的强烈电击会造成无助和绝望情绪。心理学家认为,人类同样容易陷入“习得性无助”的心理状态之中,一旦失败,就形成对现实的无望和消极无奈的心理,放弃继续尝试的勇气和信心。

然而实验也证明,有三分之一的动物永不放弃躲避。人类也一样。在专制暴政将一批批的勇者、义者赶尽杀绝之时,在一个充斥犬儒和麻木庸众的世界里,真正的英雄是那种能在孤苦伶仃之中生存下来,并保持自己独立的理念与思考能力的人。在泰国监狱和王迎政短短半小时的交谈中,我感觉到,尽管经历了这么多苦难,这位诚实好学的年轻人仍然拥有对高尚价值的想像力。具有前瞻性的高尚价值想像,是一种批判社会、抵御极权的力量。

◎ 微笑的国度,难民的逃生之地

泰国被称为“微笑的国度”,普通泰国人对人友善。我们在曼谷遇到一些早年逃出中国、现已安居下来的中国朋友,他们都称赞泰国的人民善良、社会和谐。由于这个自由国家拥有较为健全的民主法制制度,亚洲一些专制国家的人民因为生命、自由受到威胁时,就逃往泰国。

联合国难民署在泰国设有常驻机构。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泰国接收了来自缅甸、北韩、越南和中国的上百万难民。一些中国难民获得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身份,从泰国前往西方国家。据说,目前尚有一千多中国人在申请政治避难,仍然滞留在泰国。

但是,泰国至今尚未签署1951年的国际《难民地位公约》,也没有一套难民法或行之有效的庇护程序,因此,王迎政被视为“非法入境者”而被关押至今。我们想要找泰国本地的朋友保释他出狱,似乎不太可能。好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官员已经两次到监狱会见王迎政,调查他申请庇护的案情,已承诺要给予王迎政一份保护信。同时,曼谷的侨界和华人教会的人士也开始去探监,对王迎政伸出热情的援手。

专制中国留给王迎政的是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他不肯匍匐在强权的淫威之下,只想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去生存。他属于阿伦特提到的“以政治自由为幸福之源的人”,这种人关心“世界的境况”,要求在“经营共和国”时征求他们的意见。王迎政以积极公民的态度涉入政治,质疑和反抗极权压迫,拒绝心灵和生活的苟安,因此走上一条风雨如磐的惊悚逃亡之途。

阿伦特曾经谈到,人之尊严与价值的指标“在于彰显人类作为政治人存在的面相”,“过于顾惜生命而放弃自由正是奴性的标志。因而勇气是首要的政治德性。”对于王迎政一样心地纯洁的勇者,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中国,即使以头撞墙伤痕累累,他们仍然会奉献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13年八月号

相关新闻
【专栏】茉莉: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文革惊险经历 4岁险成“政治犯”害死全家
揭秘:中国政治犯悲惨地狱--秦城监狱
薄熙来要成政治犯? 分析:罪名或史无前例的多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美日峰会台海变局?日本隐藏军力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财商天下】注册制失败 中国资本市场改革遇阻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新闻看点】818莫须有结案 港人自由花相撑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