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江泽民》(70)

江泽民上台后的GDP数字藏黑幕 中共不敢公开

人气 39

【大纪元2013年08月07日讯】《真实的江泽民》第七章 江泽民的GDP

第二节 血汗工厂

江上台后的经济高增长主要是靠把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向欧美市场低价倾销产品。

低廉的劳动力

可惜把中国变成世界工厂靠的不是如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和现代的日本所拥有的世界领先的技术和效率,而是低廉的劳动力。这种情况下所谓出口导向其实就是把本国劳动力作为最主要的资源在国际市场上换硬通货。这个世界工厂出口的产品看上去是鞋子,衣服,玩具,包括所谓科技产品,实际上出口的是中国的劳动力,虽然工人们身在中国。

2009年2月,美国全国劳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60页的报告,曝光了中国东莞的一家“血汗工厂”。该工厂名为美泰,为微软、联想、戴尔、IBM和惠普等公司生产键盘和其它零部件。报告描述该厂两千名年轻女工的境遇如下:【1】

在以每小时流过五百个电脑键盘的流水线前面,工人们坐在硬板凳上一天坐12个小时,每周工作7天,每个月只放两天的假。工人每1.1秒钟就要往键盘上安装一个按键,这样的动作每小时要重复3,250,每天35,750次,每周250,250,每星期超过100万次。

每安装一个按键,工人得到的收入是一美分的50分之一。

工人们不能说话,听音乐,甚至抬头。她们必须“定期剪指甲”,否则将被罚款。

工人们必须熬到休息时间才可以上厕所。工厂保安负责监视工人,工人不准把手放在口袋里,离厂时要被搜身检查。

加班是必须的,工人们一星期在工厂里要呆87个小时。工人的小时工资中有19%被厂方骗走了,实际拿到手里的工资是每小时41美分。

十到十二名工人挤在一间宿舍里,睡的是上下铺的铁床,只有一块布遮挡个人隐私。工人们洗澡用的是小的塑料桶,用热水必须要走好几层楼。

工人们一星期有四天不能离开工厂,甚至不允许到外面散步。中国提供大量的出口补贴。在2008年,美国和中国在高技术产品贸易的逆差达740亿美元。由于中国的低工资和压榨劳工权利,1400万的电子产品组装的工作机会离开了美国,这些工作的小时工资是12.72到14.41美元。

一个美泰的工人说起在工厂的感觉:“我觉得我像在监狱服刑。…工厂永远摁着我们的头,不允许哪怕最小的失误。我们得不停的持续工作,用闪电般的速度吃饭。…保安像警察看犯人一样的监视我们。我们简直就是牲口,不能叫做工人。”

美国全国劳工委员会的主任查尔斯.科纳甘说,“愿上帝帮助我们,在中国的劳资关系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新的最低标准。200块钱的个人电脑和22.99美元的键盘可能看起来像一个不错的便宜货,但它们的成本极其可怕。中国的低工资和工人权利的缺乏保护使其在全球血汗工厂经济的竞赛中压榨到了最底线,那里没有赢家。”

跨国公司在中国血汗工厂的记录并不鲜见:2008年4月国外非营利性机构Policy Matters Ohio曝光了通用电器厦门合资工厂通士达的“涉嫌违法用工一事”,揭露了通用电器血汗工厂事件真相,曾在社会引起了广泛轰动;2007年11月有来自香港7所高校组成的一个调查小组曝出戴尔代工厂违反劳动法,工人每天上班16小时;2006年6月中旬,英国《星期日邮报》报导称苹果公司的iPod是“血汗工厂”生产出来的,其中所提及的代工工厂为台湾代工巨头鸿海集团旗下富士康公司。

奴工产品

更有甚者,是出口在监狱和劳教所生产的劳工产品。

自1999年江泽民政府开始全面镇压并非法关押法轮功修炼的民众以来,中国劳教系统强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生产奴工产品的现象非常普遍,在中国的劳教所里,超过100,000人数的法轮功修炼民众不但被非法关押,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双重折磨,而且正在被劳教所奴役,被强制生产奴工产品,长期在劳教所恶劣的环境中超时劳动;完不成定额被剥夺睡眠时间或受惩罚;拒绝做强制劳工产品遭受酷刑;为了获得廉价劳动力,劳教所经常任意延长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的期限;给法轮功学员造成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和伤害。然而中国政府却以全部产权属于监狱、劳教系统的企业将被获免征企业所得税和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来刺激和鼓励该类产业的增长和吸引外资合作。甚至有些劳教所不惜用金钱贿赂其他劳教所转移法轮功学员到本劳教所做强制劳工产品;中国的一些省市经济发展区的招商广告,甚至以地处监狱、劳教所区域的廉价劳动力来吸引外资。

而这些产品大多数是出口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新西兰及东南亚等30多个国家与地区。强制劳工产品不仅是对被劳教人员基本人权的侵犯,而且强制劳工产品所带来的巨大利润,又刺激监狱、劳教系统进一步对被劳教人员高额定产值,加深奴役榨取血汗,同时劳教系统又用部分资金兴建更多迫害设施。另外,由于奴工产品成本相当低,在国际市场上这些低廉的产品极具吸引力和竞争力,使一些外国公司触犯本国和国际法律(许多国家是禁止进口和销售奴工产品的),参与合资生产和帮助进口、销售强制奴工产品。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上海三枪(集团)有限公司”和“山东昌邑利得尔工艺有限总公司”,“河南瑞贝卡发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与劳教所或看守所一起,强迫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为其无偿生产强制奴工产品。迫使法轮功学员每天劳动时间长达10多小时,有时甚至通宵的超强度劳动,以及因体力不支完不成任务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和酷刑折磨。这几家企业的劳工产品除在中国本土各大城市销售外,“上海三枪(集团)有限公司”生产三枪牌的高档内衣系列产品,其产品远销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山东昌邑利得尔工艺有限总公司”所生产的“手工绗缝”棉被远销美国、加拿大,智利、阿根廷,西欧的欧盟各国,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科威特、阿联酋,澳大利亚和日本、韩国、新加坡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额达10,000,000美元。“河南瑞贝卡发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产品畅销美、日、韩、俄、欧洲、非洲等1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内20多个省市。

下面是部分法轮功学员的证词:

原辽宁省沈阳市服装企业负责人的于溟(男)因修炼法轮功被关进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几乎每天,所有被劳教的人都要熬夜和起大早拚命给警察干活赚钱,干的活大多是给街边小饭馆里吃饭用的一次性‘卫生方便筷’,头上包层薄薄的纸片以算‘卫生合格’。一箱筷子警察可挣6元人民币,每个被劳教的一天完工近3箱,一个队160多人,每天每个队给警察赚2000至3000元。”“包筷子的屋子就在劳教人员宿舍,每间屋子都是虱子横行。本来就人满为患,筷子扔满一地,甚至经常掉进旁边的便桶里都不管,捞出来继续包,因为筷子的总数一根都不能少,警察盯得很细。包筷子时从没让洗过手,很长时间也不让洗澡。”“被劳教的人中有吸毒和卖淫嫖娼者,但这里可不管你是否患有什么肝炎、什么性病等等,没有正规医检,只要你有口气就得给警察干活,包括浑身长满疥疮的人也得干,沾满脓的手把筷子抓来抓去。警察挎着电棍、手铐,在周围横晃着踱步、看守,谁的活未及时完成,即遭警察打骂。”

原北京市政法大学昌平分院行政管理专业大四学生龚成喜(男)曾担任学生会主席、班长等职务,因修炼法轮功遭学校除名并被劫持到北京调遣处关押迫害。“调遣处卫生状况极差,如,每天早、晚洗漱大便时间只有几分钟,常常刚蹲下就被警察叫着出去排队;长期不让我们洗澡,直到发现大量劳教人员身上都是虱子,才让洗了一次澡,而那次也是将几十人一起哄进只有一两个水龙头可用的澡堂洗了几分钟;2002年夏,调遣处爆发流行性肝炎。”“调遣处为最大限度的从劳教人员身上榨取利益,已到了几乎疯狂的程度:我们包筷子的规定任务是每人每天7500根至10000多根,从早晨6点起床开始不停地干到夜里12点还完不成,还要受到、普教的打骂。在调遣处的一个多月,几乎天天如此。班里几名上了年纪的法轮功学员刀万辉、杨巨海、李学良、陈经建、贾林等因眼花、手脚动作已到极限但仍完不成任务,被队长强令到滴水成冰的户外坐在水泥地上干活达数小时,还完不成就不让睡觉。”

现代奴役制度

人权律师高智晟曾经如此评价中国的劳工,“中国的劳工不仅仅是全球最廉价的,同时也是在全球苦难最为深重的一个群体。他们获得的是单位时间里全球几乎最低的报酬,但他们在单位时间里付出的劳动量却也是全球之最。当然还有一个全球之最,那就是他们对灾难及不公正的承受及忍耐。”

在一个正常的国家,经济发展的首要目标就是国民的生活水平。一个民主的政府,绝不可能容许这样的“发展”方式。换句话说,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敢于放弃道德标准,敢于奴役自己的民众,敢于向野蛮社会倒退,就可以创造这样的“奇迹”。比如让美国回到南北战争之前,把南方种植园的奴隶制推广到全美国,发展的“奇迹”就创造出来了。现代中国的奴役制度与150年前不同的是,高速运转的机器,发达的通讯和先进的管理技术,使得这种奴役更加高效。

面对奴役劳工的指控,中共从来就是不予承认。因为如果没有这个低人权“优势”,中国的产品怎么可能在世界市场卖得出去,中国经济怎么可能发展,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和执政资源从何而来?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七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新闻
揭秘:伪造的江泽民
江泽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江泽民阳奉阴违激怒邓 乔石“押送”江到党校表态
江泽民“三代表”出笼内幕 杨白冰公开骂其是垃圾
最热视频
【直播】3.28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六十万
【直播】3.28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