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污染我们记忆的尘埃(二十五)

史洪愿:中国最黑暗的历史“文化大革命”

——中共谎言100例

人气: 1679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9月12日讯】50.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指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在中国由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政治运动。毛泽东和当时的中共中央称它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发展的一个更深入、更广阔的新阶段。”但事实证明,它不仅不是什么“大革命”,而且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大浩劫,连中共自己后来也承认它是“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

文革”可以说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其间制造了数以百万计的冤假错案,广大干部、知识份子和人民群众受到残酷摧残,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不知有多少人惨遭迫害致死,蒙受不白之冤。这场浩劫给中国大陆造成的损失更是难以计算。仅据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披露:“文化大革命”中,死了2000万人,整了1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见《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错案》第1页)。此外,“文革”还使中国几千年以来的优秀传统文化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其负面影响,恐怕几代人也难以消除。

正如著名作家秦牧所感慨的那样:“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对教育的影响

十年“文革”令全国所有的学校进入停课状态,大学入学考试取消。高考直到1977年“文革”结束后才举行,那一年考生的平均年龄是最大的,录取率也是最低的。“文革”中,知识份子不被尊重,大多数被下放进行体力劳动,有些则遭到残酷对待,财产被没收。 也有些人的意见认为当今中国人普遍难以建立信任关系问题,以及道德沦丧问题,甚至腐败成风问题都是文革时期人整人,人斗人,互相出卖,互相揭发,互相批斗的教育结果。因为不论是当时无法无天的红卫兵还是被批斗的知识份子现在已经为人父母甚至祖父母。这些经受了精神折磨的人的子女普遍继承了他们的思想和性格,也就是说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一代甚至几代人都在承受着文革的负面影响。

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毛泽东思想在“文革”中成为中国的主导政治理论。毛泽东热爱法家思想,不爱儒家,因此在1966年兴起了“兴法批儒”运动。毛泽东的威望空前高涨,任何“修正主义”倾向都会受到批评和批判,全国盛行“造反有理”的口号,法律完全受到漠视。全国大量文物受砸毁,古迹被破坏,对中国,以至人类文化遗产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出身成分论在文革中十分流行。工人农民等劳动群众成为文艺歌颂的主角。提出了“破四旧”、“开门搞科研”、“人民代表以工农兵为主体”等众多新观点,提倡“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大民主。很多历史文物、私人古玩,甚至祖辈遗物在“破四旧”的口号下被红卫兵砸烂;一部分科学工作者被迫下乡,研究工作因而停顿。“文革”后期的“批林批孔”,直接对准了中国文化自汉朝后的主流儒家文化。

名胜古迹被破坏

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遭严重破坏,除陵墓外,全部夷为平地。

仓颉庙多处石碑被毁。

西藏大昭寺主奉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被捣毁面目。

孔子墓被铲平挖掘,“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毁。

庙碑被毁,孔庙的泥胎塑像被毁。

颐和园佛香阁、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毁。

王阳明文庙和王文成公祠两组建筑(包括王阳明塑像)全被毁平。

新任太原市委书记下令砸毁庙宇。随即全市190处庙宇古迹除十几处被保留外悉数被毁。山西省博物馆馆长闻讯赶到芳林寺,只捡回一包泥塑人头。

医圣张仲景的塑像被捣毁,墓亭、石碑被砸烂,“张仲景纪念馆”的展览品也被洗劫一空。“医圣祠”已不复存在。

河南南阳诸葛亮的“诸葛草庐”(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龙’、‘汉昭烈皇帝三顾处’、‘文韬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间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罗汉全部捣毁,殿宇饰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龙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焚烧。

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平毁,祗剩下右军祠前几株千年古柏。

文成公主当年亲自主持塑造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塑像(安放觉拉寺)被捣毁。

合肥人代代保护、年年祭扫的“包青天”墓,也毁于一旦(参看包拯条目)。

河南荡阴县中学生将岳飞等人的塑像、铜像,秦桧等“五奸党”的铁跪像,连同历代传下的碑刻“横扫”殆尽。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庙,连岳飞的坟也刨了个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扬灰。

阿拉腾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被砸了个稀烂。

朱元璋巨大的皇陵石碑被拉倒;石人石马被炸药炸得缺胳膊少腿;皇城也拆得一干二净。

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坟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遗骨被挖出游街示众。

湖北江陵名相张居正的墓被红卫兵砸毁、焚骨。

北京城内的袁崇焕坟被夷成平地。

黎平故里安葬的是明末名臣何腾蛟,他的祠堂中的佛像被扫了个一干二净,而且把黎平人最引以为荣的何腾蛟墓给挖了。

吴承恩的故居在江苏淮安县河下镇打铜巷。他的故居不大,三进院落,南为客厅,中为书斋,北为卧室。几百年来曾有无数景仰者来此凭吊此故居和墓地。文革时《西游记》成“封、资、修”(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里的“封”,吴氏故居也“被毁为一片废墟”。

红卫兵掘开蒲松龄的坟,尸体被捣毁;墓里除手中一管旱烟筒、头下一迭书外,只有四枚私章。他们对蒲氏私章不屑一顾,弃之于野。

建于1959年的吴敬梓纪念馆在文革中被铲平。

山东冠县中学红卫兵在老师带领下,砸开千古义丐武训的墓,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

张之洞坟刨开。张是个清官,墓里没一点珍宝,红卫兵将张氏夫妇尚未腐烂的尸体吊在树上。后人不敢收尸,任尸体吊在树上月余,至被狗吃掉。

北京郊区的恩济庄埋有同治、光绪两朝的宫廷大总管李莲英的墓,凿开的墓穴里,只有头骨,不见尸骸,衣袍内满是珠宝,后不知所踪。

河南安阳县明赵简王朱高燧的墓被挖毁。

黑龙江黑河县有座“将军坟”,“因为属于“帝王将相”,也遭到严重的破坏。

宋代诗人林和靖(967年或968年—1028年)的墓也在被毁之列。

清末章太炎、徐锡麟、秋瑾,乃至“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中的杨乃武的墓,都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声中作牺牲。

一位年轻的中学老师领着一帮初中生以“让保皇派头子出来示众”为由,刨开康有为墓,将其遗骨拴上绳子拖着游街示众。革命小将们一边拖着骨头游街一边还鞭挞那骨头,好像相信康氏灵魂附着在骨头上似的。游街后康氏的头颅被贴上了标签,上写道:“中国最大的保皇派康有为的狗头”,送进“青岛市造反有理展览会”。

浙江奉化县溪口镇蒋氏旧居,蒋介石生母的墓被上海的大学生领导的宁波中学生掘开,其遗骸和墓碑都被丢进了树林。

南漳县为抗日名将张自忠建造的张公祠、张氏衣冠塚和三个纪念亭均被破坏。

杨虎城将军,虽被国民党处决,仍是红卫兵眼中的“国民党反动派”,墓及墓碑都砸毁。

新疆吐鲁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画,曾被俄、英、德等贪焚商人盗割,卖到西方。但那运到国外的壁画毕竟被博物馆珍藏,并未毁掉。而中国人自己干的‘破四旧’却重在一个‘破’字:将剩下的壁画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干脆将壁画用黄泥水涂抹得一塌糊涂,存心让那些壁画成为废物。

山西运城博物馆原是关帝庙。因运城是关羽的出生地,历代修葺保养得特别完好。门前那对高达六米的石狮子可能是全国最大的。文革后狮子被砸得肢体断裂,面目全非;母狮身上的五只幼狮都砸成了碎石块。

安徽霍邸县文庙,雕梁画栋、飞檐翘角,龙、虎、狮、象、鳌等粉彩浮雕皆为精美的工艺美术品。‘房饰浮雕在文化大革命中统被砸毁。’文革后省、县拨款数万修葺,‘尚未完全复原。’山东莱阳文庙,‘大成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气势雄伟…文革期间大成殿被拆除。’全国四大孔庙之一的吉林市文庙,‘破四旧’中严重受损,荒废多年,文革后历时五年方修复。

唐代高僧褒禅结芦安徽含山县花山,死后弟子改山名为褒禅山。宋王安石游览此山,作《游褒禅山记》后,褒禅山遂名扬四海。因是‘四旧’,褒禅山大小二塔被炸毁。

全国最大的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毁。

宋代大文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经另一宋代大家苏东坡手书,刻石立碑于安徽滁县琅山脚当初欧阳修作文的醉翁亭,至今已近千年。前去革命的小将不仅将碑砸倒,还认真地将碑上的苏氏字迹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内珍藏的历代名家字画更被搜劫一空,从此无人知其下落。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政界人物

“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大约为七百七十三万人,有人说在二百万以上。说法不一,无从确定。正如一九八○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以下列举的只是极少一部分死亡者的名单。

自杀身亡:

周小舟(1966年12月25日,湖南省委书记)
阎红彦(1967年1月8日,云南省委书记)

受迫害身亡:

贺龙(1969年6月9日,中国十大元帅)
刘少奇(1969年11月12日,中国国家主席)
彭德怀(1974年11月29日,中国十大元帅)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知名人物:

“文革”对中国各界的精英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一大批知名的作家、演员、学者、运动员等都遭到了肉体和精神上的严重摧残,其中不乏不堪屈辱而自杀身亡的(用当时的语言来说是“XXX自绝于人民”)。由于“文革”的打击面太广,至今仍然无法统计出载文各种非正常死亡和失踪的正确人数。下面只能列举出其中的很小一部分,多为知名人物。其他无名无姓的,不计其数。

自杀身亡:

邓拓(1966年5月17日,人民日报总编辑,作家)
李平心(1966年6月20日,历史学家)
老舍(1966年8月24日,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
陈笑雨(1966年8月24日,文艺评论家)
傅雷夫妇(1966年9月3日,著名翻译家)
陈梦家(1966年9月3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学家,诗人)
言慧珠(1966年9月21日,京、昆剧表演艺术家,请参看章诒和条目)
马连良(1966年12月16日,著名京剧演员,请参看章诒和条目)
刘永济(1966年底,武汉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授)
叶以群(1966年,文艺理论家)
罗广斌(1967年2月10日,共青团重庆市委统战部长,《红岩》作者)
李立三(1967年6月22日,中国工人运动杰出领导人之一、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
陈琏(1967年11月19日,陈布雷之女、全国妇联执行委员)
赵慧深(1967年12月4日,表演艺术家)
严凤英(1968年4月7日,表演艺术家)
傅其芳(1968年4月16日,国家级乒乓球运动员)
熊十力(1968年5月24日,北京大学教授,国学家)
容国团(1968年6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世界体育冠军——男子乒乓球单打冠军)
杨朔(1968年8月3日,中国作家协会外国文学委员会主任,著名作家)
赵九章(1968年10月25日,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长,气象学家)
李广田(1968年11月2日,云南大学副校长,作家)
上官云珠(1968年11月23日,著名女电影演员)
翦伯赞夫妇(1968年12月18日,北京大学副校长,历史学教授)
焦启源(1968年,复旦大学生物系教授)
周瘦鹃(1968年,现代作家)
范乐成(1968年,武汉医学院副院长)
刘绶松夫妇(1969年3月16日,武汉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教授)
吴晗(1969年10月11日,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
顾而己(1970年6月18日,电影艺术家)
范长江(1970年10月23日,人民日报社社长、新华社总编辑,著名记者)
闻捷(1971年1月13日,作家、诗人)

受迫害身亡:

刘盼遂(1966年8月,古典文学研究专家、语言学家)
李达(1966年8月24日,武汉大学校长)
杨端六(1966年9月,武汉大学教授)
向达(1966年11月24日,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二所副所长)
林昭(1968年4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
蔡楚生(1968年7月15日,著名电影导演)
田汉(1968年12月10日,《义勇军进行曲》歌词作者)
遇罗克(1970年3月5日,被处决,北京工人,《出身论》作者)
赵树理(1970年9月23日,中国曲艺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理事,著名作家)
潘天寿(1971年,著名画家)
盖叫天(1971年1月15日,病逝,著名京剧演员)
张东荪(1973年,著名哲学家)
顾准(1974年12月3日,病逝,经济学家,思想家)
张志新(1975年4月4日,遭割喉并枪决,“五七干校”宣传干事)
史云峰(1976年12月19日,惨遭枪决,工人)

失踪:

储安平(1966年,光明日报主编,著名记者)

其他在文革中受牵连的人物:

任毅(中国知识青年,《知青之歌》作者,1970年被监禁九年,1979年平反出狱,现南京市纺织工业供销公司业务员) (本文主要内容选自《维琪百科》)

(未完待续)

评论
2013-09-12 11: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