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遇地陷 奇迹生还

人气 12

【大纪元2013年09月16日讯】如果没有师父相救,现在应该是我和儿子的周年忌日了。

事情发生在2012年9月5日,我和儿子、母亲、还有弟弟外出办事辗转去往舅舅家,路上碰到三哥,见我抱着儿子说载我一程,就这样我和刚满一岁的儿子坐上了三哥的电动车。一进舅家的院子,就从玻璃窗看见了舅妈,我一边笑着和舅妈打招呼,一边从电动车下来,两只脚一起落地,“咚”的一声悲剧发生了。

瞬间我的世界一片漆黑,我抱着儿子急速下落,“咚”的一下不知背部撞上了什么东西,我感到自己改变了下落的方向。随即“澎”的一声,我们又掉进了水里,我只感到我顺着水流向某个方向流动,分不清上下左右、东西南北了,我清楚的听到舅妈急切的呼救声,外面乱成了一团。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我感到了死亡的临近,我害怕地想,难道我要死了吗?这个念头一闪,忽然我想起了我的师父,我顾不上多想,赶紧不停的呼喊:“师父,求师父救救我!”我能听到自己被水流冲激的只变成“呜呜”的求救声。

就在我不停呼喊地同时,我感到自己慢慢上升,“哗”一下,有从水中冒出来的感觉,黑暗的世界里我突感觉到可以自由呼吸了,并且我听到了儿子微弱的哭声,我意识到儿子还在,心中有了一丝安慰。就在此时,一束光线射了进来,我看清了自己身处的地方:一口井里,双手抱着儿子,露出水面大约二、三十公分,双脚平伸蹬着一边井壁,背靠着另一边井壁,我平撑着浮在水面上,却感觉自己并没有用力,是悬浮在水面上,瞬间我意识到,是师父,是师父从井底托起了我们母子,救了我们的命。

此时大伙都从揭开的井口里看到了我们母子,大家赶紧找绳子准备把我们拉上来。

“快后退!快后退!”伴着一声急切地叫声,一些泥土落下砸在我和儿子身上,我赶紧把儿子搂进怀里,再抬头一看,在我左上方大概一米五的地方有一个方形的洞,舅妈正一动也不动的趴在那,生怕一动会滑到井里把我们母子砸下去,她只是不停的叮嘱我:“抱紧孩子,千万抱住,坚持住。”原来是地道突然塌陷,我们从地道里又滑落井里。舅妈由于着急救我,在我们之后一出门口就陷进由于进了空气而自然塌宽的地道里。真是好险,如果她与我们母子是从同一个地方落下,就她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后果不堪设想,或许就是三条人命。

舅妈不停地驱赶着地道口边向里张望的舅舅等人,因为地道还在塌陷,泥土不停掉落,他们一踩,泥土就会加快加多掉落在位于最下面的我们母子身上。

很快绳子从井口放了下来,我赶紧绑好儿子,此时我没有了一丝害怕。看着儿子缓缓被拉上去,被随后到了舅家的妈妈抱走,我心中的大石才算落下,很快我也被拉了上来,从新站在地面上,我知道,我重生了。

我们刚上来一小会儿,地道开始迅速塌陷,不一会由一个洞变成了三米宽的大坑,在场的人全都后怕了。

我赶紧简单清洗,马上去看儿子,此时妈妈紧紧地抱着他。儿子眼、口、鼻里全是泥沙,正躺在妈妈怀里微弱的哭着,小脸蜡黄、嘴唇青紫。我不停地叫着儿子,替他清理泥沙,生怕他睡过去。可是儿子仍然没有起色,我和母亲赶紧一起求师父救救孩子。话音刚落,儿子吐出一口夹杂着粘稠痰的水,一下子放声大哭,在场的人这才都松了一口气,大家共同见证了神迹,无不惊叹。

在我幼年的时候,父母就双双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幼小的我也跟着父母炼功学法,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上学和外出、各种外在因素和随之而来的残酷迫害,我离开了大法,只是心中还深藏着“真、善、忍”的真理。我怎能想到,在生死关头,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和我的儿子。

用什么语言能表达对师尊的再造之恩啊!弟子唯有深深地叩拜……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林淑芬)

相关新闻
乱世中得到了可以依托身家的平安秘诀
腰椎结核、左眼失明患者获新生
脑中八瘤命休 大法起死回生
众人目瞪口呆:奇迹就在眼前发生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悼江? 四大盘算恐落空
【微视频】企图拐走白纸革命 海外左派失败
【晚间新闻】武汉大学学生冒雨聚集 抗议封校
【全球新闻】布林肯访中将支持中国抗议群众
【军事热点】乌军跨越第聂伯河 俄罗斯人开始厌倦战争
【菁英论坛】中国足球自毁三阶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