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惨剧:“革命人民”蜂拥而上抢人吃(慎入)

人气: 83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9月01日讯】中共自统治中国后,在各种政治运动中,有两次死亡人数最多。一次是1968年文革,另一次则是1958年至1961年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而在这两次大事件中,都出现了大规模的“人吃人”现象。

十年文革到底迫害致死了多少人,对中共当局来说,近半个世纪后还是一个违忌莫深的“国家机密”。据说,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披露:“文化大革命”中,死了2,000万人,整了1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费了 8,000亿人民币。

虽然至今为止无法证实叶有过这样的讲话,但文革武斗中出现的大规模“人吃人”的事件却有详细的记载。

据“拒绝遗忘”一文中描述,文革中,广西某县出现“吃人群众运动”,而且吃疯吃狂了,动辄拖出一排人批斗,每斗必死,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断气,革命人民便拿出菜刀匕首蜂拥而上,断肢割肉毫无悯色。一老太眼神不好,专用尖刀挖眼珠。几个老头则专门吸人脑,每人朝脑袋砸一钢管,趴下就吸。有的妇女背着病孩赶来迟了,人肉已被割尽,失悔痛哭。

1968年,武宣县出现了大规模吃人肉事件。据中共广西整党办1987年编印的《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中记录:

6月15日武宣县发生了大规模吃人肉的野蛮事件。五星大队“联指”民兵李坤寿,彭振兴,李振华等将“造反大军”刘业龙,陈天掌等4人拉到三里圩游斗。在车缝社门口,刘业龙,陈天掌等四人被凶手打死。李坤寿等拔起尖刀,挖死者的肝,割他们的肉,拿回大队部去会餐品尝。

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凭,“文革”开始被打成“叛徒”,因同情“造反大军”于7月1日晚被学校革筹副主任谢东主持批斗杀死。翌日晨凶手黄佩农、张继锋等挖他的肝,剥他的肉,只剩下一副骨骼。接着一批人在学校宿舍屋檐下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 

又如7月17日上江大队“联指”头头组织批斗“造反大军”廖天龙、廖金福、钟振权、钟少廷等四人,一帮凶手把廖天龙等四人杀死后拉尸体到平昭码头,有李灿熙、徐达财、樊荣生等人割下死者的肉肝和生殖器,拿回大队部煎炒猜码会餐。参加吃人肉宴餐的有陈达财等23人。

中央“七.三”布告下达后,“联指”又调动贵县、桂平县“联指”武装民兵500多人前来支持“剿匪”。几天时间“造反大军”荡然无存,打死杀死523人,其中被吃掉肉肝的75人。

1959年至1961年的大饥荒吃人事件

据《九评共产党》描述,中共建政后死亡最多的政治运动是“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这一场大饥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完全是一场彻底的“人祸”。由于“大跃进”使全民炼钢,大量庄稼抛洒在地里无人收割,直到烂掉为止;同时各地却“争放卫星”,出现了“亩产十三万斤”的特号新闻,结果导致中共把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饲料全部收购入库。

据近期《争鸣》的文章中写道,原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王任重,在调查“信阳事件”后说:光山(信阳地区辖县),房屋倒塌,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人人戴孝,户户哭声。

1959年河南的“信阳事件”,是指1959年10月至1960年4月发生在信阳地区的大批农民饿死的事件。

文章说:在食堂干活的生产队长,每次带回米饭锁于柜中,独自享用,两个儿子几天粒米未进,嚷叫不停,父亲置之不理,幼子活活饿死。一姑娘饿死后,二伯父以收尸为名割肉煮食。饥民们到处打听谁家最近死人,以便夜间刨坟掘尸为食,野外常见被剔除皮肉的尸骨。

作家沙青的报告文学《依稀大地湾》中写道,有一户农家,吃得只剩了父亲和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天,父亲将女儿赶出门去,等女孩回家时,弟弟不见了,锅里浮着一层白花花油乎乎的东西,灶边扔着一具骨头。几天之后,父亲又往锅里添水,然后招呼女儿过去。女孩吓得躲在门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别吃我,我给你搂草、烧火,吃了我没人给你做活。”

一网民在网上发帖中说,笔者通过自己村庄的故事,几个依然健在的老人的回忆与叙述,记录一下当时的情形。

姓徐的家庭,因饥饿中母亲没有奶水,最小的婴儿被饿死后,饥饿导致母亲把自己死去的婴儿煮吃了,被丈夫和大儿子发现后,此母亲被活活打死,此大儿子依然健在,现年68岁,笔者不敢跟他提起那件寒心的往事,不过他还是说:“那都是饿的,没有办法,哪个娘愿意吃自己的孩子啊!”

(责任编辑:郗古韵)

评论
2013-09-02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