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宏:牛嘴和马尾沟通的智慧

作者:高达宏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科学的范围非常广阔,所以所谓的科学家会有非常多的类别。甚至就在同一类别里面,也会有“同门不相通”的情况。

会电脑软体的人,绝大部分都不是很懂电脑硬体,所以一旦电脑故障,还是要送修,相对的,懂得修电脑的人,绝大部分不懂得写电脑软体程式,不知道如何设计软件。

这种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却很少运用在日常生活当中。最近我终于有个将之实际运用的机会。

我常写文章,可以算是个作家,子建兄则是个书法家。近日里重阳会计划出版会刊,子建兄希望我能承担编辑的作业。

对于编辑刊物,除了远在高中时代,曾经帮教会的团契刻过钢板,以及在毕业纪念册编了三页自己班上的图片文字之外,我根本没有涉猎过这种工作。正在筹思如何向子建兄解释的时候,突然间灵感一动。

他擅长书法,何不用书法来解释我的状况,这样他一定一听就懂。于是我就向他说:“写作和编辑是二种不同的知识和专长,会写文章的人不一定会编辑,会编辑的人不一定会写文章。就像是隶书和草书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常会认为同样都是“毛笔字”差别不大,只是运笔的不同而已,但是对于书法家来说,隶书的端庄正经和草书的流畅狂放,二者的‘韵味’和‘神气’有如天地之别。写文章和编辑就像是隶书和草书一样,所以我不承担编辑的工作。”。

子建兄听我这么一说,立刻了解我不是故意推托,也就“放我一马”了。我很得意自己的说辞如此有创意。不过,我好像高兴得太早,子建兄接着说:“你对书法一定很有研究,你应该来参加我们的书法国画组。”。这下子,我又要开始寻找应对的灵感了。

谈起书法,那可真是让我百感交集,也可说是触及了我的痛点。当年,蒋经国时代,我任职省政记者,我们放在记者席上的草稿是从来不遮盖的,因为我们的字是“百人百体”,各自为政,谁也看不懂谁的,这是由于边听边记录只求其快,所以只要自己看得懂就可以了,减笔字ˋ连体字ˋ自创字ˋ自创符号一大堆,别人要是看得懂才怪。

直到今天,我的同学寄来的信仍有许多的字,我还是看不懂。这种没有停顿,没有直角的“无骨字”比草书还要快速流畅,也可说是比草书还要草的“杂草字”,是因应环境而产生的“记者字”。

“记者字”好看吗?

好看才怪。

为了矫正自己的字体,现在我还经常像小学生一样的一笔一画的练习怎么写好字。

所以啊,子建兄邀请我参加书画组,就等于是要我这个胖子去参加健美比赛一样,一身的肥肉能看吗?简直是在开我的玩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一种另类的存在,彼此之间或许有可以沟通交流的可能。
  • (shown)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一种另类的存在,彼此之间或许有可以沟通交流的可能。
  • 在这千百年的时光往返里,虽然在知识上有着千百年的差距,可是我们的“人性”自私、贪婪、爱欲的本质竟然还是一样,没有多少的改变,我们没有变得比较温驯、道德。
  • (shown)要有平平淡淡 、平平安安的感情也不简单。首先,二人的个性必须要能“相容”,其次,不能相容也要能够“相忍”。
  • (shown)如出蛹之蝴蝶翻飞花间,似破壳之隼鹰翱翔天际。就是因为有着蝴蝶和隼鹰的本质,所以出蛹破壳之后才有亮翅展翼的能量。
  • (shown)如果这些景致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重要,上但没有人会轻易的让它擦身而过,而且会用尽心力的将每一个细节ˋ每一个呼吸,都当做“焦点”来处理。
  • (shown)天南地北之间的千年万载,装卸的是一再重复演绎的人生戏码,琴鼓锣喧 噪,跑龙套撩眼,最后是戏台空,人群散。
  • (shown)或许是我们都有心于同样的一件事,所以运气就开始凝结,朝着这样的方向而行,于是乎没有由来的出现了一个可以让整个事情圆满的人将所有的郁结都打开了。
  • (shown)心不老,岁月的羁绊就少,互动的情绪就高,人际的关系就好,这样人生的舞台就不会那么快落幕,因为还可以听到掌声,戏,还没有结束。
  • (shown)只要有“爱”,付出的人和接受的人都同样的可以得到内心的快乐和满足,因为“爱”已经让大家成了一家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