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著名爱情诗诗人龙萨

文/李琳
  人气: 75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9月28日讯】比埃尔·德·龙萨(Pierre de Ronsard)是法国最早用本民族的语言、而不是用拉丁文写诗的桂冠诗人。他博学多才、作品极丰,是法国近代第一位写抒情诗的诗人,生前被奉为诗圣。

龙萨于1524年9月11日出生在旺多姆一个古老的贵族家庭,自幼在法兰西斯一世宫廷中担任几位王子的侍从,与宫廷交往密切。19岁时龙萨成为了一名神职人员,每个月的俸禄使他可以专注于创作而无须为生活担忧。

在文艺复兴之前的中世纪,诗歌被看成是供读者消遣的一种游戏,诗人把写诗作为维持生活的一种手段。诗人的地位低下,其中的佼佼者也不过是封建领主家中的清客。

到了16世纪,人文主义者对诗歌的看法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们认为在古代希腊、罗马时代,诗歌是神圣的事业,诗歌经历了一段时期的低落之后,应当重振旗鼓,在社会上取得崇高的地位。

在此思想指导下,龙萨领导创立了著名的诗人协会“七星诗社”(La Pléiade),以提高法语的质量为目的,被视为法国文艺复兴诗歌最早的代表。龙萨的诗作体现了该时期文人的兴趣、风味和情调,他的传世之作都是爱情诗。

龙萨最初的情诗是写给一位银行家的女儿卡桑德拉(Cassandre)的。1545年,卡桑德拉的父亲带她进宫,龙萨在一次舞会上见到年方十三岁的卡桑德拉,从此终身难忘。几个月后卡桑德拉出嫁。七年后,龙萨根据回忆写了著名的《给卡桑德拉的情歌》(Les Amours de Cassandre)。在抒情诗的技巧上,诗人刻意雕琢,内容又情真意切,因而作品大获成功,龙萨从此被公认为卓越的爱情诗人。

1578年,已经50岁的龙萨遇到了王后的随从爱兰娜·苏尔吉(Hélène de Surgères),爱兰娜是一位绝顶聪明的女子,有很高的文学修养,她正因未婚夫去世而悲伤不已,王后开玩笑鼓励龙萨去追求这位姑娘,结果龙萨对她因诗生爱,难以自拔。这时龙萨的写作技巧已经炉火纯青、登峰造极,诗集《给爱兰娜的十四行诗》被认为是他情诗中的最佳作品,也成为后辈许多著名诗人的模仿的范本。

诗集中,龙萨改进了十二音节的亚历山大诗体,使之具有能够表达哀怨情怀的古典形式,悲怆激越,显示了他对前人无病呻吟的“典雅爱情”诗的复活和驾驭能力。下面的诗歌《当你年老时》是其于1578年出版的《给爱兰娜的十四行诗》之第二卷第四十三首。

请欣赏他的诗歌:

Quand vous serez bien vieille

Quand vous serez bien vieille, au soir, à la chandelle,
Assise auprès du feu, dévidant et filant,
Direz, chantant mes vers, en vous émerveillant :
Ronsard me célébrait du temps que j’étais belle.

Lors, vous n’aurez servante oyant telle nouvelle,
Déjà sous le labeur à demi sommeillant,
Qui au bruit de mon nom ne s’aille réveillant,
Bénissant votre nom de louange immortelle.
Je serai sous la terre et fantôme sans os :
Par les ombres myrteux je prendrai mon repos :
Vous serez au foyer une vieille accroupie,

Regrettant mon amour et votre fier dédain.
Vivez, si m’en croyez, n’attendez à demain :
Cueillez dès aujourd’hui les roses de la vie.

中文译文:

当你年老时

当你年老了,黄昏时点燃蜡烛,
在炉火旁纺着羊毛,
读起我的诗篇,哀哀叹道:
“我年轻时他曾写诗赞美我。”

你那些在绣凳上劳碌的女仆昏然欲睡,
听到这声音,
无一不被惊醒,惊羡你曾有幸
受到这样的赞美,在赞美中得到永恒。
我将是大地之下纤弱微渺的幽魂,
摆脱了苦痛,静静地在桃金娘的树荫下长眠,
而你,也会是炉边一个佝偻的老妇,

懊悔着你竟骄傲地蔑视我的爱。
谁能说出明天会是何种光景?
生活吧,趁今朝赶紧采下那世俗的玫瑰。
@

(责任编辑:德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国诗人约阿希姆•杜•贝莱(Joachim du Bellay),1522年出生于法国西部的昂儒,卒于1560年。是法国最有名的诗人协会 La Pléiade(七星诗社)的重要成员,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代表。
  • (大纪元记者王泓法国报导)春天是诗人灵感喷薄而出的季节,2009年“诗人的春天”活动”从3月2日到3月15日在全法国展开。这个活动今年是第十一届了,本届重点推荐法国现代诗人让.塔尔迪厄(Jean Tardieu)的作品。
  • 旅游对一般人而言,是一趟或远或近的观光,是一种适合春节等连续假期从事的团体活动,但是对需要独处的伊能静而言,尽管每次计划只身旅游前会与家人有些情感上的拉扯,但无论如何她还是坚持“不停移动”,刚完成新书“索多玛城”的伊能静说:“旅游对我是‘移动’,进一步、退一步都是开拓视野的途径,我的心灵也因此安稳﹗”

      天下难戒法国癖
      尽管伊能静在旧金山的小酒馆,会放肆到公然将脚跷上别的椅子﹔会一边吃着波隆纳意大利面,一边心里过瘾叫着:“真是他奶奶的好吃﹗”“真他妈的好吃﹗”等激动语汇,但十七岁去过巴黎后,伊能静就对法国难以忘情。

      伊能静说,她从十七岁去过巴黎后,至今每年都会去个一、两趟,每趟都去个一、两星期,婚前甚至在那里住了近两个月,到过巴黎二、三十趟的她说,她无法说她爱巴黎的什么地方,但巴黎整个氛围基本上即是最迷人之处。

      也因为巴黎的闲散,让伊能静可以很放松的买菜、出门散步,享受散步回家的优闲滋味,她说:“我也会小心翼翼,避免自己意志消沈,但人有时需要沉淀下来,想想自己为何忙忙碌碌,巴黎与台北在生活上节奏明显区隔,我也听人说过:‘台北没有好诗人,是因为台北不适合行走。’”

      谨言慎行快乐多
      伊能静觉得,固然与人结伴旅行,是考验友谊的最好方式,同行者会在例如逛街地点、时间观念上,有近距离充分“磨合”的机会,但她还是喜欢一个人出国,而且她非常注重旅游上的安全性问题。

      伊能静认为,旅行要安全又愉快,就一个女性而言,得特别留意三个细节:一、言行举止、穿着不要太张扬﹔二、就算再大胆,也“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否则倒楣”﹔三、基于每次旅行所选择的层次不同,事前要充分搜集资料。

      伊能静笑说,她可能就是因为穿着“太流浪”了,所以出国旅行至今,还没有被抢过,而穿着香奈儿走在纽约第五大道,就是与走在布鲁克林区有差别,而她出国旅行,往往只带两件衣服、一件牛仔裤,几乎也不化妆。

      伊能静透露,有一回她走在纽约苏活区,尽管有些墨西哥人看起来造型很有趣,但一等她突然发现街道上房子渐破落,墙上还有残画、路上废弃汽车增多,就赶紧学冯光远装疯卖傻,在街道两旁尽是卷发、蓄胡的amigo(墨西哥人菜市场名)众目睽睽下,故意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大摇大摆哼唱她也不太清楚歌词的英文歌,巴不得人家把她当成疯子而避她唯恐不及。

  • 以文学艺术及生活情调著称的巴黎拉丁区,就是俗称的“左岸”因位于塞纳河左岸而得名,几世纪来是法国文人雅士放怀抒情聚首风流的场所,在这里出了多少统领时代风骚的哲学家、诗人、文学家、艺术家,可是随着现代化的脚步,曾几何时,商业取向已改变了原有的风貌。尽管过去的万种风情已在流光中逐渐褪色,有心的游客还是喜欢在参观罗浮宫博物馆之余,信步过桥到河的对岸,在仍富有浪漫情调的圣米榭或圣日耳曼大道上的咖啡厅啜饮浓郁的咖啡,细听老巴黎数说几世纪来前人留下的风流韵事。
  • 多年没有发表译诗作品的法国文学翻译权威胡品清,透过翻译美国女诗人Sara Teasdale以情诗为主的短诗小品《恋曲及其他》,缓缓诉说Sara Teasdale饱受争议及传奇的一生。
  • 大纪元4月18日讯】(法新社巴黎十八日电)拍卖会筹备者柯恩说,超现实派大师布瑞顿所拥有的数千幅画作、照片和其他艺术品已在为期十天的争议性拍卖活动中,卖得四千六百零二万欧元(五千零九万美元 ) 。在法国巴黎举办的此一拍卖会甫于最近结束。这些收藏品最初估价为三千万欧元(三千二百六十万美元 ) ,包括达里、马格里特、米洛和坦基等人的油画、布瑞顿自己的素描、由佛洛伊德和诗人阿波林奈签名的书籍和信件、原始艺品以及各种家用品、化石和钱币等。
  • 大纪元12月7日讯】(中央社记者邹明智巴黎六日专电)包括雨果第四代孙女艾德尔.雨果在内的法国四名学者,定于七日启程前往台北,出席铭传大学举办的“庆祝雨果诞辰两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艾德尔将在由铭传大学校长李铨主持的这项国际性学术研讨会中阐述雨果的生平轶事。驻法代表处文化组长刘复生表示,出席台北这项学术研讨会的法国学者中,除了艾德尔为知名艺术家外,其他四人都是研究法国十九世纪这位大文豪作品及生平的学者,瓦尔加为法国南部土鲁斯大学的现代史教授,拉斯特教授为巴黎第三大学雨果研究专门小组负责人,卡茜格莉亚为作家及诗人,也是雨果研究小组成员。
  • 1848年,李斯特用法国诗人奥特兰的《四元素(水、火、风、大地)》(Les quatre Elements),创作了一部男声合唱歌曲,并写有一段序曲。后来,李斯特想把序曲加以发展,改作一篇独立的交响诗。这时,李斯特翻到了法国诗人拉玛丁写的《诗的冥想》(Meditations Poetique)。他看到诗中有“人生,不过是这支序曲的前奏曲而已”词句,感到这同自己刚刚写成的序曲,似相适合,于是取“前奏曲”为名,在1850年,修订成交响诗《前奏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