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法国的最初记忆

文/于鲁西

人气 6
标签: ,

【大纪元2013年09月30日讯】今天,是我到法国开始留学生活的第15 天,刚好是半个月。而大学学习的预备阶段——在兰斯大学语言学校的法语学习,也即将开始了。

一个月前独自一人从巴黎的戴高乐机场下飞机时,我对自己说“我终于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法国了。”12小时飞机的疲劳也一扫而光。

从机场乘坐大巴到地铁,再找到去兰斯的巴黎东站,对我来说还真不容易:且不说一个人带着两个行李箱,外加一个行李包,举步蹒跚,光是地铁里方向各异的指示牌以及自己蹩脚的法语就足以让我已经因为行李的负重而涨红的脸再添几分色彩,可以想像,自己看起来更像是西北人,红红的面颊,羞涩的表情。

总算从巴黎东站坐上了TGV,只经过45 分钟就来到了兰斯(Reims)—这座我将生活数年的城市。火车站在市中心,对这座城市我曾经带着几许的向往,主要源于居里夫人也曾经表示很喜欢这座城市。兰斯火车站附近的建筑相对来说比较古老,透露出些许历史的味道,我在就近一家旅店住了一夜。

第二天开始,就面临要找房子、办理信用卡、购买生活用品、以及办理注册手续等事情。我住在一个FOYER 里,我们的管理员是一位50多岁的法国人,他叫龚岱(Contet),一个人住在二楼,还养了一只小狗。

龚岱是一位非常认真、尽责的好管理员,对新老房客都很关心,当得知我来自遥远的中国时,且发现我在语言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就非常耐心的给我解释周围环境,包括交通、图书馆以及购物场所等,并且告诉我所住的套间其他房客的大致情况,让我能够很快的熟悉环境。

我喜欢看法国郊区一栋栋Maison,规划整齐,而且风格各异。想像着小屋里面温馨的居家场面,不禁想起我的父母和两个姐姐:他们都好吗?希望他们不要担心我,我在法国好着呢。

语言学校的校长是一位原籍越南的法国女士,和蔼可亲。注册当天,我才发现同学中也有不少亚洲面孔,不禁暗自想:希望开学后自己不要扎在中国同学堆里,那样的话就无法练习法语口语了。

刚到法国这几天里,法国的长棍面包(baguette)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烙印:因为觉得面包便宜,就多啃了几口,嘴角也就裂开了花。

过两天我就可以买月票了,到时我再好好看看兰斯!

(责任编辑:德龙)

相关新闻
留学法国成功路上的“十不要”(二)
珀斯将提供世界级培训课程 全球工作不用愁
法国土伦大学前校长将因中国留学生假文凭案受审
大陆留学生:感谢神韵在法国弘扬中华文化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