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民国卫国战争历次大会战纪实

卫国战争之淞沪大会战 9:寸土必争

原作(大陆)徐志耕  编辑(大陆)黄原真
font print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寸土必争
 
在空军勇士一次又一次俯冲投弹的同时,中国的地面炮兵瞄准攻击目标用猛烈的炮火轰得日军据点烟焰冲天。
在炮兵的掩护下,第87师和第88师两支劲旅似一把铁钳,从左右两翼攻击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和沿路据点。
日军坚守着从江湾路、北四川路、吴淞路到汇山码头一线的阵地,像一条长蛇,蜿蜒地盘踞在虹口租界内。

担任右翼主攻的第88师264旅是前一天下午刚刚赶到上海的。旅长黄梅兴是中央军中有名的勇将。这位出身贫苦的黄埔一期生,经过东征北伐,参加过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奋战。在坚守庙行的保卫战中,团长黄梅兴带领官兵血战两天两夜,被日本兵称为“黄老虎”。

淞沪战事结束。功勋卓著的黄梅兴晋升为264旅少将旅长。

5年过去了,40岁的黄梅兴刚刚在庐山听完委员长的抗战讲话就带领部队开赴上海,又回到了当年的战场。忆起难忘的悲壮情景,他心潮难平。当年奉命撤退时,他流着热泪,与十九路军和第5军的全体团以上军官联名发表通电,表示“决不愿为亡国之民,欲以此仅有血肉,供救国牺牲,作同胞马前之导卒!”

今天,终于又等到了报仇雪耻的机会。他拍着官兵的肩膀说:“弟兄们,我们要为“一.二八”殉国的兄弟们复仇,要把敌人杀一个痛快!”

264旅的527、528团跟随黄旅长向着江湾路推进。262旅以北站为中心,牵制和歼灭当面之敌。
重任在肩的孙元良师长在弹雨中亲临第一线指挥。他设了两个联络哨侦察情况。副师长冯圣法在北站的大楼上观察战情,师参谋长张柏亭爬上水电厂的屋顶设立了联络哨,炮火把屋顶炸得千疮百孔,但登高远望,敌我交战尽收眼底。

担任攻击的中国军队冒着密集的弹雨,在街巷中冲杀。顽固的日军凭借坚固的房屋和工事,两军逐屋争夺,街垒一片杀声!
从爱国女校迂回攻击的第264旅冒着炮火奋勇冲锋,可是后退的日军却利用特制的钢板防盾在江湾路上顽抗,发射过去的弹头乒乒乓乓地挡回来,每前进一步都异常艰难。

快到中午时,先头攻击部队已接近了日军的指挥中枢。在陆战队司令部附近,日军尸横遍野;一部分胆小的日军狼狈地退入了海军陆战队的司令部,其余的沿着四川北路逃窜。

在日军司令部南面指挥冲锋的黄梅兴旅长,在八字桥侧面冒着密集的炮火率部攻击占领持志大学的顽敌。终于,机枪压住了日军的抵抗,从持志大学出逃的日军退守到上海法学院内。

“冲啊!”黄旅长乘日军立足未稳之机,一鼓作气带着官兵追击,不给日军喘息的机会。密集的弹雨中,敌我双方死伤惨重。奋勇的第264旅乘胜前进,连续攻破了日军的十多个据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到了傍晚,敌我反复争夺,弹雨交叉扫射。据一位退下来的士兵说:“4点多时,我们向江湾路方向的敌军进攻,我们跟着连长奋勇狂呼,冲锋前进。敌军凭着工事,集中机枪火力,顽强抵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死拼,我们才进占到八字桥以东的阵地。我们的连长受伤了,连长是徐州人。”

在八字桥方向并肩冲锋的第262旅523团团长吴求剑和团副张正戈身先士卒,一度进攻受阻,危急万分,两位指挥员临危不惧,冲锋在前,他们踏着士兵的血迹,手拿短枪呼喊着前进。

终于,后续部队增援来了,全团士气更加高昂,一鼓作气攻下了日军据点。
第264旅这时正在进攻爱国女子大学。日军凭借工事,机枪吐出一串串的火舌。黄梅兴旅长决定迂回进攻。日军发现了我方企图,炮火封锁了进攻的路线,部队伤亡很大,战况成僵持状态。谁都不敢有丝毫松懈。

又是一阵猛烈的攻击,日军的阵地开始动摇。乘着日军火力疏松的机会,黄梅兴率领士兵发起了冲锋。杀声大作的中国军像怒潮一样冲垮了日军防线,第264旅一举攻占了日军阵地,被丢弃的枪炮和日军尸首狼藉一地。

怀着胜利的喜悦,一身征尘的黄旅长要通了观音堂师指挥所的电话,正当他手握耳机报告攻击的战果时,一发迫击炮弹在黄梅兴旅长的身边爆炸,他踉跄了一下,弹片击中了他的腹部,他倒下了,热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在攻击爱国女子中学的战斗中,第264旅的参谋主任邓洗中校以及通讯排的30多位官兵一起殉国了。旅长阵亡的消息使官兵们极为悲痛,部队暂时失去了指挥,攻击不得不停了下来。浓重的阴云笼罩着上海,天边雷声隆隆。8月14日的攻击战中,第264旅共伤亡千余人,其中仅527团就阵亡了7位连长。

第87师261旅在旅长沈发藻的率领下担任左翼攻击。据《申报》报导,14日“整日血战,我军左翼阵线,已进展至杨树浦,将公大纱厂日军包围”。激烈的街市攻坚战在每一条马路和每一幢楼房之间展开。261旅也是中央军中能打能拼的主力部队。“一.二八”淞沪抗战时,如今的第88师师长孙元良和第36师师长宋希濂都曾担任这个师的旅长。师长王敬久当年是副师长。长脸细眼的王敬久是黄埔一期的留校生,他以擅于指挥见长。在1930年的中原大战中,他所在的第2师曾与冯玉祥争夺陇海路上的田庄车站,双方杀得难分难解,2师伤亡了四个团长仍然攻占不下。这时,师长顾祝同命令王敬久带领部队投入战斗,他以沉着机智的战术,一举反攻成功,并击退了冯玉祥部队的多次进攻。这一仗使王敬久升任了旅长。

对于上海地区的抗战,第87师和88师、36师等部队在沪宁杭地区构筑了大量的工事阵地。第87师先承担无锡至江阴一线的工事构筑,后来又筑苏州、常熟一线的部分阵地,永久阵地上有机枪掩体和观察哨、通讯枢纽、指挥所等,全部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射击孔、瞭望孔和出入口都用钢板门窗。还有密封防毒设备,这是一套整体防御的国防工事。

“七七”事变后,备战的第87师为了掌握日军动向,曾经派出连长以上军官穿着便衣,分批到上海进行实地侦察,特别是虹口租界内的地堡、街垒,按自左至右的顺序,统一编号后,标志在5000:1的地图上,每一个据点的通道、射向、兵力以及配置的武器,登记在另册上,每个团都印发一本。所以,这次进攻战能迅速地把敌据点围困起来,一个一个地攻占,与预先的周密侦察和事先的充分准备是分不开的。

1931年创立的中央航空学校,培养了一大批年轻的空军英雄,他们在淞沪大会战中,搏击长天,歼灭日机,为国争光……。
 
陈家行、张家宅、陈家巷……261旅在这一地区与日军展开了激烈战斗,虽有不少的伤亡,但经反复争夺,连战连捷,一度夺回了沪江大学,又占领了日本海军操场。261旅的另一路部队迫近到租界外面的姚家桥,与兄弟部队一起包围了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以刘安祺为旅长的259旅肩负攻占公大纱厂的任务,他们在陆家宅和观音堂几度与日军遭遇,但势如破竹,日军难以阻挡。他们在攻陷公大纱厂后,又乘胜向引翔港进攻。

处于劣势的日军不甘心撤退,他们乘台风过境的时机,在上风方向点燃民房,大肆纵火,妄图以火龙阵阻止八字桥附近的中国军队前进,我方官兵顶着浓烟烈火奋勇冲锋,毫不畏惧。
流离失所的市民们在烈火和战乱中呼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大陆学者所纂写的“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严谨地、忠实地记录了大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浴血守土、报效中华之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本栏转载自黄花岗杂志连载“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淞沪大会战〉之纪实,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国共产党颠倒是非的谎言蒙蔽真实、道德纷失的年代,重现大时代刻记的忠贞,涤荡人心,诚殊珍贵。
  • 1947年,美国空军飞行员查理斯·埃尔伍德·耶格尔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个在水准飞行中打破音障的人。其胜利激发出了一本书和一部电影,而这位获奖无数飞行员的职业生涯则腾飞了70年。
  • (左:Tyler Kaufman/Getty Images,右:JOHN MACDOUGALL/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
    二战英雄德斯蒙德·道斯是个拒绝打仗、连武器也不肯带的士兵。道斯在1942年4月应征入伍,但他拒绝拿武器,因而被看作一个“良心拒服兵役者”。尽管如此,他却因冲绳战役的钢锯岭一战获得美国最高军事勋章,在那里,他救下了75人的生命。
  • 4日在台湾汉光演习中不幸罹难的空军少校飞官吴彦霆,现在他的亲友们正为安置英雄遗体而选择塔位。日前,飞官妻子与亲友一同赴新店碧潭空军烈士公墓,行至忠灵塔时吴妻掷铜板询问丈夫“老公你想住在这边吗?”并泪崩表示:“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
  • 曾任美国特种作战司令的海军上将威廉‧麦克雷文(William H. McRaven)4月份刚出版新作──《整理床铺:小事成就大事,甚至整个世界》。线上书店亚马逊将它评为道德类最佳著作之一。他传达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吃惊的成功理念:成功从早起折棉被开始。来看看他是如何激励人们成功的。
  • 1941年11月17日,布鲁克接替迪尔担任帝国参谋总长,佩吉特接替布鲁克担任国内武装力量总司令,蒙哥马利接替佩吉特担任东南军区司令。
  • 澳纽军团日(ANZAC Day)是澳洲最重要的军人纪念活动,在众多游行的队伍中,一位佩戴战争勋章的穿着西装的华人走在有二战著名Catalina飞机横幅的方阵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叫Thomas Cheong,曾参加过二战时的空军,今年已经92岁,依旧精神矍铄,走完游行全程。
  • 在上个世纪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苏联一直担心会同日本之间发生战争,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想办法把战祸转嫁给别的国家。在当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临时中央政府的积极配合下,及日本国内左翼势力对日本政策的影响,日本暂时将进攻的目标从苏联转移到中国。这一改变,将中华民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 急如星火卢沟桥事变后,由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的红色代理人张治中引发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把中国推入无边的战祸之中。
  • 翼军总司令张发奎张发奎是自信的,他相信武力万能。他认为中国只要有十个八个像他这样的第4军的“铁军”,就能与列强争雄。确实,1927年是辉煌的。6月,蒋介石指挥的国民革命军到达河南。张发奎的第4军在漯河南岸与东北军隔河对峙,铁桥上机枪密布。张发奎下令以连为单位挺身冲锋,一个连一个连的兵士冒着弹雨踏着尸体奋勇向前,前仆后继的人浪冲锋使守军惊心动魄,竟丢了武器仓皇后退。漯河一战,第 4军威名远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