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炼故事

高师:走出无神论的泥潭 见证佛法超常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普修

莲花集团与叶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高校的教师,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党文化的内容,毕业留校讲授的也是与其相关的课程,邪党学说塞满了整个大脑,唯物唯心是我评判事物的标准,思想中没有神灵、轮回、另外空间等概念,认为佛法是虚幻、迷信,是愚昧无知的产物。所谓的“唯物论”如毒瘤占据着我的大脑,无神论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些东西使我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艰难的前行。

下面说说自己如何从一个无神论者到相信佛法是超常科学的转变经历,清除邪党谎言,以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抓紧实修。

1、走进学校的炼功点

在修炼前,我是一个好胜心特强的人,什么都想做得最好,希望今生成就一番事业,更希望成为传统社会中那样的君子、贤人;面对现实中的勾心斗角,向往有人间净土那样的美好社会。当知道修炼法轮大法能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可以“生慧增力,容心轻体”[1],认定这个功法可以帮助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正是当时我所想需要的。

1996年7月在同修的引导下走进学校的炼功点开始炼大法。那时工作很忙,虽然学法炼功断断续续,但在不知不觉中,折磨我十几年的美尼尔氏综合症消失了,经常光顾的感冒也没了,每天精力充沛,充满活力;以前很强的名利心、有求之心也慢慢淡了,内心充满了快乐。刚开始炼功时,还常做同一个“梦”,总看到一个好似冰天雪地般纯净的美丽的地方,就像世外桃源一样。说是梦,其实是在大脑清醒的状态下出现的,记得当时眼睛闭上就出现这一景象,睁开眼就没了,反复有好几次,自己很想看,太美了,就不起床闭着眼老看。由于当时满脑子的无神论观念,使自己的悟性很差,对神佛、对另外空间没有概念,总以为是梦,但不明白这个梦为什么与平时做的其它梦不一样,是在清醒状态下出现的。现在想来是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自己没悟到,那个美景今天仍很清晰。当时就想,我能到这个地方就好了,多美呀。

由于自己对出现的超常现象习惯用邪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去认识,当难以理解、解释不了时,也总是一言以蔽之为奇怪;对超出自己认识范围的事总是怀疑,会认为是迷信,因此对大法的认识停留在感性上,停留在祛病健身、修身养性上。但真善忍的法理打入了我的心灵深处,内心认定了在当时流行的功法中,法轮功就是最好的,是高德大法,发誓要一辈子炼下去。而当时炼的目地也是为了使全家健康,自己能更好的工作、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当时九岁的儿子悟性很好,只要我去炼功他一定跟着,成了我们炼功点的一道风景。他当时很好动,上课时坐不了五分钟,而炼功却能坚持的很好,有病业出现,我让他吃药,他会说是师父给他消业。他现在成长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对自己当时的悟性现在想起来也感到汗颜。

2、远离故乡时出现的种种神奇

当我正享受着修炼大法带给自己身心愉悦之时,人间的败类、小丑举起了屠刀,操纵国家机器造谣、诬蔑大法和师父,逼迫修炼的人放弃正信。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使自己迷茫、不理解,被迫写了所谓的检查,但还是逢人就讲大法好,讲自己身心的变化,迫害是没道理的。当时在学校的同修都被绑架进了洗脑班,没“转化”的就被劫持进了劳教所、有的判了刑,学生则开除了学籍,教职工与学生同修都有被迫害致死的。

就在邪党疯狂迫害之际,由于丈夫工作的调动,自己带着所有的修炼资料举家从南方到了北方。我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没人知道我的过去,也算相安无事。但内心怎么也放不下大法,从自己的身心变化知道大法好,然而由于头脑中无神论的观念,对邪党的歪理邪说也识别不了。没有了往日的同修、没有了修炼的环境,在当时的高压下,在迷茫与孤独中过着常人的生活。

与此同时,不可思议的事不断出现,就在那两年仅有的人际交往中碰到的都是大法弟子。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当知道彼此都曾炼大法时,很是激动,共同谈到在大法中身心的变化,她还为我讲了她修炼中出现的种种神奇的事,相互鼓励决不放弃修炼大法;第一次去医院眼科看眼病,检查的医生就是大法弟子,我们谈到了大法修炼中的种种美好,她特别嘱咐我千万别放弃,只要修炼大法什么病都会去掉的;常去一个理发店理发,交谈中得知理发师傅也是大法弟子。正是这些同修,让我不觉孤独,特别是让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知道了正法的进程。

2002年这些同修相继被迫害,我与同修的联系又断了,心里正着急,机缘又来了。一次去参加丈夫的同学聚会,碰到了从国外回来的同修,她给了我上明慧网的邮箱地址。自第一次上明慧网至今,无论邪党什么样的封锁,对我都不存在,有同修打不开网址,我一去就行。

与同修相遇好像都是那么自然而然,现在想起来,这些同修缘,就是我们久远的约定,是师父不让我掉队的精心安排。当时只是觉得师父在管自己了,正像师父讲的“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2]这一件件神奇的事,使我感到,自己离不开大法了,大法对我就不仅仅只是祛病健身、修身养性了,隐约感到自己是有使命的,应该往高层次上修了。这段时间我感到思想中前所未有的震动,无神论的壳开始在破了, 对师父讲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3]的法理有些领悟了,对师尊讲法中的“天目”、“玄关设位”、“周天”能看进去了,以前只是入眼,入不了脑,理解不了。

3、感悟佛法修炼的真实性与严肃性

由于自己“7﹒20”(编按: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和中共发动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前修炼的基础打得不牢,“7﹒20”后又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为此师父让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见证了佛法修炼的真实性与严肃性。记得是在2002年,我的右侧乳房有一滑动的包块,开始没在意,可后来逐渐长大并出现胀痛,丈夫急了,非要我去检查,正好学校组织体检,诊断的结论:右乳外上像限2.4×1.5囊性病变。医生开了药并要求第二天立即手术。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自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而现在身体总是有毛病。不行,我不吃药也不做手术,就好好学法炼功。回家后诊断的结论没告诉丈夫,只对他说,我以前炼功后毛病都没了,身体好好的,从今天开始我要认认真真炼功学法。就这样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什么也不想,就炼功学法,慢慢的乳房没有胀痛感觉。

一年后又是体检,照彩超时,原来有问题的地方什么也没有了。我当时提醒检查的医生说:我去年检查右侧乳房有问题,要我做手术,仔细看看。医生说不可能有问题。当时真是不可思议,内心产生强烈的震撼:按照当时的认识,炼功把瘤子控制住了不让它长或让它变小了,可以理解,而一点痕迹都没有了,简直不可思议,太神奇了。这时师父在讲治病时那段法不断在大脑出现:“你把它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什么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什么骨质增生也没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个东西在起作用。”[3]

正是这件事,让我这个无神论观念根深蒂固的人,在眼见为实中,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与殊胜,坚定了对大法的信念,十年来,身体也出现过多次病业反应,我能在第一念就否定,瞬间就过去。记得还有一次在电脑上备课(大约是二零零八年),突然出现眩晕、想呕吐,瞬间感到天旋地转、浑身无力,使出全身的力气到了卫生间,吐得翻肠倒肚,当时就想,吐吧!吐完了就好,果然,吐完了,身体恢复了正常,一点事都没有。这在以前休息一个星期也难恢复,而今一念就解决。

这一次次神奇经历,不断洗刷着我头脑中邪党文化的败物,我对师父讲的“物质与精神是一性”[4] 的法理、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的法理有了切实的体会,对大法的超常有了实实在在的感受。而以前在这些问题上思想中老是打仗,习惯在唯物唯心中去思考,对师父讲的法理做不到坚定不移的相信,对此很是苦恼与着急。从那以后,“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5]这句话就不断的在我大脑中出现 。我明白了,师父在点化我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师尊说:“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5]

我在反思如何改变呢?首先就是清除头脑里的党文化。我反复看《九评共产党》与《解体党文化》,有意识的清理自己的无神论观念,批判唯物论绝对的思维方式(中共邪党满嘴谎言,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其所宣称的“唯物辩证”),当自己的思想清晰后,再学法时,好长一段时间眼睛看到的、大脑出现的就是“另外空间”几个字,而平时备课时这方面的资料源源不断的就来了,渐渐认识到了这“另外空间”就是高级生命(佛道神)存在的地方,那是一个无比广阔的领域,而常人的肉眼就只能看到现有的物质空间,常人对世界的认识就像坐井观天一样好笑。

就这样,师尊拉着我一步一步走出了无神论的泥潭,认识到佛法是超常的科学。那么中共为什么不遗余力打击大法、迫害正信的群体?师尊讲的很明白:“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6]

随着对邪党邪恶目地的认识,对讲真相救人才有了紧迫感。我怎么去讲明这个真相,去唤醒同样陷在泥潭中的众生,从邪党灌输的谎言中走出来?

4、 中国传统文化是破无神论的武器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对师父讲的有些法理感觉都是些遥远的神话和传说,和我的心隔着厚厚的一堵墙?现在我知道了,这堵墙就是共产邪灵的无神论。同样,今天当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去讲真相救度众生时,有很多人不接受真相,尤其是大陆高校的群体,是什么东西在阻碍着众生得救?也主要是无神论。那么这堵墙为什那么难以破除、它又是如何形成的呢?《九评共产党》讲得很清楚,就是共产邪灵对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破坏。

中共建政开始就不遗余力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的倾国家之力破坏我们的民族文化,可以说是连根拔起来又给予销毁,特别是“文革” 的“破四旧”与批林批孔运动等等将文物古迹和古籍付之一炬,凡是1949年前的文化都属“四旧”的东西,传统的知识分子都被批判。这样使老百姓几乎接触不到传统文化。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所知道的传统文化都是从批判中认识的,误认为传统文化是中国近百年落后的根源。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及种种政治运动中,中共用党文化给中国人洗脑,诋毁人类传统、正统文化,而人们长期就在党文化的谎言灌输中形成了固有的观念,对不是党文化的东西本能的进行排斥。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悟到,根据我的专业特点和教育对像,我应该从中国传统文化入手去破当今大学生无神论的壳,让他们了解什么是正统的中国文化。在大法的指导下当我从新去学习我们传统文化时我感到一次次的洗礼,一次次正本清源:“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奠定了中国神传文化的初始。中国传统文化主要由儒释道三家构成,讲积德行善,讲仁义礼智信,讲修真养性,敬畏天地神佛。

当在课堂上将这些回归本性、回归常识的教育传递给学生时,他们从心里面认同与接受,因为这些与他们求真求善的本性是相通的。他们在思考社会、人生、自然、宇宙的问题时有很多困惑,党文化是无法给予解释的,而在学习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对思考的问题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慢慢的他们认识到党文化和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截然相反,势如水火。这样他们自然会去思考共产党为什么会破坏传统文化、去反思以前的无神论教育从而认识共产邪党的本质。他们会明白正是邪党宣传的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和斗争哲学破坏了上下五千年的古老文明,使人们不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再敬畏神明,不再相信天理报应,于是人心存侥幸、肆无忌惮的行邪作恶,是当今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所在。当他们无神论的壳破了之后,就会相信高级生命(佛道神)和另外空间同样存在,再讲 “藏字石”、“优昙婆罗花”、大洪水、诺亚方舟及玛雅预言等时他们就会相信这些都是真实的,就能理解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避免众生被淘汰,是救人。

近年来,我主要就是这样讲真相的,讲这些问题属于文化方面的范畴,更多属于学术探讨,学生往往很感兴趣并乐于接受。我悟到我用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开启他们民族基因中的正念,去逐步破除党文化的毒素,特别是去破无神论的壳,是在师父一步一步引导和启发下去做的,是师父救度众生的苦心与洪恩浩荡。(文字略有删节)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进要旨》〈论语〉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进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转自明慧网 转载出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4/高校教师-走出无神论的泥潭-见证佛法超常-284408p.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修炼前,夫妻俩常为工作或小孩教养问题吵架,公司送来的货有瑕疵或不对,林太太马上一通电话打过去骂人,也会和客人发生不愉快。得法后,夫妻俩都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自我要求,冲突或不愉快的场面日渐减少,到现在很难再见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炼人,林先生说:“修炼之前,很担心小孩被社会大染缸污染,担心被朋友同侪带坏,二个小孩都成为大法弟子后,因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依循着去待人处事,我不再担心他们会不会变坏,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我觉得非常幸福。”
  • 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像我这样一个业力深重、即将走上黄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师父的救度。…得法头三年,学法少,不会修自己,一直不精进。在我的婚姻走到尽头,生命也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 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没有了,身体轻松了。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是师父帮她消了业,身体才达到了无病状态,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师父!从此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家里也成立了炼功点,积极的做洪扬大法的事情。十八年过去了,回顾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时光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度过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恶黑窝监狱里度过的。在那样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能够走过来,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师父的看护,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还在延续,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黑窝里的同修还在遭受着邪恶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滔天大罪。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全世界正义团体,伸出缓手,伸张正义,共同制止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人类的浩劫。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闻悉天津动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后,赶到位于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是谓“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湾报纸大幅报导该事件,许多人自己寻找炼功点,有人甚至认为“中共说不好的事,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时候走进大法修炼。
  • 九四年去英国留学,九八年来到新加坡国家信息技术研究所工作的德忠还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听说“围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同事就说,新闻里是怎么怎么说的 。德忠却说:“我在北京的时候,六四天安门事件都经历过了,怎么还能听新闻的? 我们单位不是有法轮功学员吗?我去听听他们怎么说。”
  • 从一个混混变成一个善良的好人,从一个张口就骂伸手就打的人变成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修炼者,从一个吸食毒品的人变成一个不吸烟、不赌博、不酗酒而且远离毒品的正人君子,是什么力量改变了他呢?是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使他脱胎换骨,身心发生巨变啊!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信师信法-实修中见证大法的美好-272359p.html
  • 腥风血雨中我毅然走进大法,学法、炼功没多久,我的心肌炎、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救人中,各种各样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说也说不完。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孩子们生意上那些让人提心吊胆的麻烦事再也没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们都是上千万资产的老板,还给我买了别墅,支持我好好修炼大法。我知道,这是师父赐的洪福!
  • 八十年代走出校门,我为了争名夺利,经常夜不成寐,身体状况很差,同时从小的头晕头痛折腾的半夜都得起来到马路上去转。修炼大法后,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发生在自己及亲人身上,同时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处处做个好人,得到单位同事、领导的认可,年年获得单位各种荣誉、表彰,在向世人证实着大法,揭穿着邪党的谎言。下面是我从得法到修炼之路上见证大法的点滴。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没真话”的丈夫浪子回头-261731p.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