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圣丹尼大教堂——法国王室的陵寝(下)

文/李琳

圣丹尼大教堂外观。(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2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1月22日讯】圣丹尼大教堂地处远离小巴黎的北部郊区,来参观的人数远远少于巴黎圣母院,但这也使得教堂更有一种宗教的宁静感。作为法国历代王室的王墓所在,从六世纪以来到路易十八为止,几乎所有国王都葬在此处,教堂拥有70余具死者卧像与陵墓,在欧洲算得上是独一无二。

欧洲埋葬君主并不像古代中国那样奢华。中世纪时,欧洲人认为往棺材里放有价值的东西是野蛮的行为。法国国王去世后,一般用会按照他死去时候的模样做一个真人大小的躺像,然后在圣丹尼大教堂选一个位置安放其棺椁。在葬礼举行完后,把先王躺像放置在棺椁之上,供王室后裔瞻仰。

所以,这个教堂既是法国国王的陵墓,又是一座精美的石雕博物馆。在此可以见到死者卧像、刻画其生前祈祷形象的雕像等,这些雕塑作品虽然表现的是死亡,但其自然的形态中有一种复活般的希望生机。在这里不但有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雕塑作品,还能了解王室墓葬艺术的演变。

浩劫与修复

在战争与大革命中,圣丹尼大教堂都受了不幸的损坏而显得衰败。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和胡格诺宗教战争期间,圣丹尼斯修道院和教堂都受到破坏。不过,和法国大革命造成的破坏相比,14~16世纪时的情况还算不上是真正的浩劫。

教堂内雕像:法国民族英雄贝特朗.杜.盖克兰(Bertrand Du Guesclin1320-1380) 之墓。(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教堂内雕像:法国民族英雄贝特朗.杜.盖克兰(Bertrand Du Guesclin1320-1380) 之墓。(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了。作为在当时巴黎最优美最典雅的教堂之一的圣丹尼大教堂,因为其在专制王权中的最高象征地位,在1793年成了法国大革命里激进民众发泄愤怒和仇恨的目标。1793年是法国大革命爆发后的第四个年头,也是大革命一步步走向恐怖和疯狂最高潮的一年,就是在这一年的1月,法王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断头台。

圣丹尼大教堂内有众多的雕像。(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
圣丹尼大教堂内有众多的雕像。(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

但激进的民众还不满足,1793年8月,他们手持铁锤冲进这座路易十六祖先们安眠的教堂。他们捣毁了所有的墓葬、雕塑和教堂装饰,教堂屋顶上的铅板瓦、门窗上的铅棂条都被拆走,用来制造弹药;彩色玻璃大量损毁,或是被有心人士拆走。

但圣丹尼教堂的劫难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两个月后的1793年10月12日,又一批更彻底的破坏者进入教堂。地面上的陵墓已经在8月里摧毁殆尽,安放在地下的棺木却尚未染指,而这一天的目标,就是这些君王显贵的尸体。

破坏者走进教堂的地下大厅,这里一共有54具覆盖着暗红色天鹅绒的橡木棺材。首先被破坏的是波旁王朝创始者、文治武功兼备的亨利四世的棺木。这位伟大的国王使得法国从漫长的混乱中摆脱出来,重新建立了一个统一且蒸蒸日上的国家,他之后的百余年正是法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时期,几乎称霸欧洲大陆。

圣丹尼大教堂里的亨利四世雕像纪念碑。(杨浩/大纪元)
圣丹尼大教堂里的亨利四世雕像纪念碑。(杨浩/大纪元)

暴徒们用板斧劈开了亨利大帝棺木外层的橡木板,再用凿子凿开里面的铅棺,又掀掉了裹尸布。亨利四世的遗体出现了,保存状态几近完美,丝毫没有腐烂,面目安详如同入睡一般,让人不敢相信他已经在这里躺了整整183年。这是因为铅棺的焊接技巧很高,使其不留一丝缝隙,空气和水分无法进入棺内,所以尸体能经久不腐。

连同棺材一起,亨利四世的尸体被竖立起来,靠在柱子上示众两天。好奇的巴黎民众蜂拥而至,其中有不少反对专制帝王的激进份子,他们满怀仇恨的侮辱了尸体:一个士兵拔剑割下亨利四世的白胡须按在自己的鼻子底下,大叫“现在我有信心啦,我们一定能打败所有的敌人!”还有人打落老国王的门牙,或者撕碎包裹身体的尸衣。两天之后,遍体鳞伤的遗体被抬出教堂,扔进附近瓦洛阿公共墓地里刚刚挖好的深坑。

亨利四世之后轮到路易十三,路易十三之后则是赫赫有名的“太阳王”路易十四。路易十五是最后一个被搬出圣丹尼教堂的国王,这天是10月16日。也是在这一天,差不多同一时刻,在巴黎中心的革命广场上,末代王后玛丽.安托瓦奈特走上了断头台。

光阴流逝,大革命的暴风骤雨过后,1805年拿破仑主持修复了圣丹尼大教堂,这是圣丹尼大教堂修复史上的第一次。

再之后,1816年,复辟王朝的国王路易十八颁旨重修王族墓室。1817年1月,瓦洛阿墓地的王族遗骸再次被挖掘出来,装进两具巨大的棺木,重新送回圣丹尼大教堂的地下墓室中。这些一度被胡乱埋进乱葬坑的王朝先君的骸骨,至今穷尽考古学家之力也无法分辨清楚。

1833年,在对大教堂的大规模修复中维修西立面的时候,由于建筑师的技术不佳,竟然把原来只是有些开裂的北塔弄得完全倒塌了,只好拆除。该建筑师随即被解雇,换上19世纪公认最厉害的古迹修复大师维奥列特-勒-杜克(Violet-le-Duc)主持修复工程。

勒-杜克又花了大概20年时间,才使得教堂重新焕发光彩,不过还是完全无法修复倒塌的北塔。在此后,对于大教堂大大小小的修复还先后有多次,到20世纪教堂才恢复原状,但其中有些部分已完全消失无踪了。

教堂内部

圣丹尼大教堂内部。(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
圣丹尼大教堂内部。(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

可能因为是王室陵墓所在地,圣丹尼大教堂的内部建筑显得庄严肃穆,简洁大气,完全没有那种刻意雕琢的豪华奢靡之风。

缤纷的光影从教堂内的彩绘玻璃透入,这些杰出的华丽彩窗,描绘了法兰西国王与种种显现的神迹。作为哥特式教堂一大特色的玫瑰窗,也是宗教艺术里面最美丽的作品。在每天随着天光变换,呈现出不同的光影、不同的颜色、不同的感觉,是图画与雕塑所不及的。

圣丹尼大教堂内的王后站立雕像。(杨浩/大纪元)
圣丹尼大教堂内的王后站立雕像。(杨浩/大纪元)

墓葬区在教堂的后室和地下,和前部用铁栅栏门隔开。这里安息着一大部分过去的法国王室,但国王的心脏除外。依据法国传统,在国王死后把心脏挖出来放在一个大理石容器中保存,然后再把这个大理石容器高高的放置在一个雕刻完美的大理石柱顶端,之后整个送给国王生前指定的教堂当作圣物,代表国王的躯体留在上帝身边但心与人民同在。

在历史中,从克洛维斯一世起至最后一任国王复辟王朝的路易.菲利普,共有法国国王68位,他们来自于三大家族:墨洛温家族、加洛林家族和卡佩家族。在圣丹尼大教堂里,墨洛温家族和加洛林家族安息于北边,卡佩家族安息于南边陵墓,而(从卡佩家族延续下来的)波旁则在东边。

墓葬艺术

其中的王室墓塚有几种型式。从时代上来说,最早的型式是12世纪的墓穴合葬。往生者被放置在厚重的石棺里,石棺上简单地刻上名字与王室身份,然后被抬至位于圣坛正下方的地窖(crypte),头朝东脚朝西成排放置。

之后,13世纪的型式是地板葬,也很简单。就是把教堂里某一块地板挖开一个1米X2米大小的地方,将往生者下葬覆土夯实后,再以另一块石板覆盖其上,同时刻上往生者平躺双手合十安息的凹型雕像。不过,这样的地板浅雕刻往往也容易渐渐失去原有的图案。

石棺雕刻葬(杨浩/大纪元)
石棺雕刻葬(杨浩/大纪元)

15世纪后,是以真人似的雕像显像的石棺雕刻葬。大理石石棺上有往生者的仰卧式石雕,把往生者的特色与重要性表现出来,穿着与打扮也都符合其身份地位。雕像都双手合十置于胸前作出祈祷状,眼睛则完全睁开仿佛看着上帝即将降临。

圣丹尼大教堂内的国王雕像的面部(杨浩/大纪元)
圣丹尼大教堂内的国王雕像的面部(杨浩/大纪元)

这些雕像都身材比例修长,表面光滑,而且愈接近现代,雕功就愈精细,曲线就越多,简单的皇冠上开始出现镂空或珠宝的样子,王袍上也开始刻上代表王室的鸢尾花,连表情也渐渐丰富起来。

最值得一看的,则是文艺复兴时期开始给国王和王后的夫妻墓。这样的墓高通常在三米到四米左右,有一个大理石底座,将两座石棺向上托了约半米的高度,大理石底座上刻满了国王王后生前的事迹,主题大多是国王打胜的战役。

石棺通常为半圆筒型,和以前的石棺雕刻葬长方筒型相较之下多了一份精致的轻盈感。作为西方传统技艺的大理石人体雕刻艺术,到文艺复兴时又掀起了一个高潮。这个时期的墓葬雕像也非常生动,如同能触摸到细腻的皮肤与真正的肌体。

高雅的文艺复兴式墓葬——亨利二世夫妇。(杨浩/大纪元)
高雅的文艺复兴式墓葬——亨利二世夫妇。(杨浩/大纪元)

例如,1560~1573年完成的亨利二世和凯瑟琳.美第奇王后的纪念陵墓。这对恩怨夫妻被雕琢得非常精细,使用了两种不同的材质和颜色突出陵墓的特点和表现力,是典型的意大利风格的杰作。陵墓四周的四个黑色大理石雕刻,象征着法国国王必备的4个条件(4 Vertus Cardinales):勇(La Force)、义(La Tempérence)、智(La Justice)、节(La Prudence)。

路易十二夫妇陵墓。(杨浩/大纪元)
路易十二夫妇陵墓。(杨浩/大纪元)

国王路易十二夫妇的陵墓也非常辉煌宏伟。乔凡尼古斯提在1516~1531年所做的这组雕塑场面庞大,气势恢宏:上面是国王夫妇盛装端坐,合掌虔诚祈祷;陵墓内躺着国王及王后的神态安详的裸体雕像;陵墓四周的柱子采用意大利式的古典柱式体系,四角分别坐着众神,在拱形的门洞内坐着众学者。这些人物雕塑依据古希腊的人体标准,带有古典主义的风格,其动态自然,神态各异。

路易十二夫妇陵墓中生动的人物雕塑。(杨浩/大纪元)
路易十二夫妇陵墓中生动的人物雕塑。(杨浩/大纪元)
教堂内国王路易十六和皇后玛丽.安托瓦奈特的雕像。(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教堂内国王路易十六和皇后玛丽.安托瓦奈特的雕像。(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平台上端庄的路易十六及王后玛丽.安托瓦奈特跪着祈祷的大雕像。(杨浩/大纪元)
平台上端庄的路易十六及王后玛丽.安托瓦奈特跪着祈祷的大雕像。(杨浩/大纪元)

在法国历史上最悲情最令人唏嘘的王室夫妇——路易十六及王后玛丽.安托瓦奈特的祈祷雕像,位置也很显眼。这对夫妇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在断头台上被斩下了头颅。路易十六的弟弟在拿破仑被流放后复辟,称为路易十八。他下令将哥嫂的遗骨迁到此处埋葬(在地下室),并下令修建了祈祷像。

地下室

在大教堂的地下室(La Cryte)里,还有一大批王室墓葬,可以看到这座教堂早期的风范。其中有圣丹尼和他两个同伴的石棺,和第一个埋葬于此的王后——国王克罗泰尔的王后阿拉贡德的石棺,她大约在580-590年间去世。

在罗马风格的地下小教堂里安置着波旁王朝的陵墓,其中路易十六夫妇的遗骸,由路易十八从巴黎的玛德莱娜公墓迁来,路易十八也是最后一位被安葬在圣丹尼教堂的国王。还有王室骸骨堆(大革命期间国王们的骸骨被挖出示众,路易十八复辟后把遗骨收集起来安葬于此),在大理石碑上铭记着各个国王、王后及王孙的名字。法国最著名的两位国王亨利四世及路易十四的纪念碑,也在这里。

路易十七画像。(维基百科)
路易十七画像。(维基百科)

波旁家族的礼拜堂里,还存有路易十七的心脏。路易十七是路易十六夫妇的第二个儿子,从没有当过一天政。在大革命那段疯狂的年月里,这个年幼的孩子,与法国全土几乎所有与王族有关连的教堂、城堡、别墅等等一切,都难逃一劫。

在1793年夏天,幼年的王子被隔离关押了。他先是被迫作为一个鞋匠的助手作苦工,并被迫咒骂他的父母。后来又病死在狱中,尸体被解剖,解剖的医生按王室习俗,将他的心脏秘密取出,放在手绢中偷带出并存放在酒精中。他的尸体被葬入万人坑中。

路易十七的心脏。(杨浩/大纪元)
路易十七的心脏。(杨浩/大纪元)

历尽曲折后,这颗心脏在1975年被放入大教堂里。2000年,经过三次不相关的基因比对(与路易十七母亲留下的头发,还有在世的波旁王族后人的血液比较)后证实这颗心的确是路易十七的。2004年6月8日它终于被正式葬入圣丹尼大教堂。

(责任编辑:德龙)

评论
2014-01-22 8: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