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受害人声明 要求“国家赔偿”

人气 18

【大纪元2014年0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方报导)2014年1月2日,曾在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的13位访民公开声明,要求中共当局给予“国家赔偿”。

随着大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及各地劳教所对被关押人员的超时限劳动奴役、各种酷刑及性虐待在国际社会的不断曝光,中共迫于压力,在12月28日闭幕的中共人大常委会议上,正式通过废止劳教的决定。

大陆民众呼吁,曾在劳教所里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犯罪狱警必须被严惩,指使劳教所犯罪的各级不法官员必须被追究,发动和维持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一伙必须被法办。

13名被“马三家”劳教访民要求赔偿

2014年1月2日,曾在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的13位访民公开声明,要求中共当局给予“国家赔偿”。

声明表示,劳教虽然废除,但曾遭到关押的人士仍然陷于痛苦之中,她们要求当局为她们恢复名誉,并要求获得“国家赔偿”。

马三家劳教所受害人声明要求国家赔偿。(六四天网)
马三家劳教所受害人声明要求国家赔偿。(六四天网)

马三家劳教所受害人声明要求国家赔偿。(六四天网)
马三家劳教所受害人声明要求国家赔偿。(六四天网)

“信访局变诈骗局 访民被卖劳教所为奴”

13人中的刘华告诉大纪元记者:“劳教制度是法制之外的毒瘤。我们上访是履行公民的责任,是合法的行为。每次我到国家信访局信访,还没等出信访局门口,就被押解到马家楼或久敬庄,被地方政府接回去,地方政府为了政绩维稳,对我们不是拘留就是劳教。我和丈夫为征地问题为村民维权,13年间两个人合共劳教7年。我的冤屈政府不给解决,还把我们当作奴隶卖到劳教所。信访局变成‘诈骗局’了。

“在马三家劳教所,说是每天干活12小时,其实19小时都不止,因为劳教所是计件制,每个小时规定干多少,干不完任务,队长一个眼神,那些人就合伙打人。劳教所的队长对我说,‘你们区里不给我钱,我会接收你到我这来吗?’我们上访者被维稳部门卖到劳教所做奴工。他们在我们身上捞好处。我在里面两次被暴打,晕死过很多次,醒过来后,吸毒犯还拽着我的头向墙上撞。法轮功的人被迫害得更严重,我见到一个法轮功学员是被抬出去的。”

星期六、星期日他们经常要加班干活。刘华表示:“劳教所是承包制,大队每个月上缴15~20万元,多出的利润,警察会分发奖金。所以警察拚命使用高压,让我们多干活。政府做错了,难道不应该给我们补偿吗?”

大陆全民反迫害大联盟呼吁 废除劳教及各种变相劳教制度

2013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公布,劳教制度废止。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要求人大明文废除劳动教养,收容教育也应废除,并有律师主张,对受劳教迫害的人给予国家赔偿。

中国大陆“全民反迫害大联盟”对律师的倡议表示感谢和强力声援,希望当局不仅废除劳教制度,同时废除各种变相的劳教制度,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等,并对所有遭受劳教迫害的民众给予国家赔偿,并做好善后工作,特别对数十万受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为正义和真理而遭受劳教迫害的人士给予国家赔偿,同时追究打死打残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凶手。

劳教废止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依然继续

虽然大陆多地劳教所从2013年年初就不接收被劳教人员了,但中共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依然继续。法轮功学员被摧残致死案例依然发生。仅2013年确认的、被《明慧网》报导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达76人之多,包括在二零一二年被迫害致死当时未及时报导的12人,以及往年已被迫害致死后来才被传出确认的9人。由于中共极力封锁消息,更多案例无法统计。

劳教制度自1957年开始,一直是中共在法律之外肆意镇压、整治宗教人士、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手段。自从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劳教所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最方便场所。据海外《正见网》报导,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中国大陆约有336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中失去生命。

马三家劳教所将法轮功女学员投男牢及酷刑迫害在大陆各地推广

据《明慧网》披露,马三家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长期维持在1,000~2,000人,2004年总数超过4,000人。罗干曾多次到马三家蹲点,叫嚣要加大迫害法轮功的力度。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成为马三家普遍使用的手段,并传至大陆各地劳教所。

被海外媒体曝光的马三家的罪恶有,2002年辽宁大连王云洁被马三家折磨5个多月,乳房被电击溃烂,去世时年仅40岁;2000年10月,18名法轮功女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遭轮奸、污辱,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辽宁本溪一蒋姓未婚姑娘,被强奸、折磨致精神失常,回家后生下孩子,现已有十多岁。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2001年4月19日,马三家劳教所秘密把尹丽萍与其他9名法轮功女学员(邹桂荣、赵素环、任冬梅、周艳波、王丽、王敏、王克一、曲姓阿姨等)秘密押送到一所关押男犯的张士劳教所。每个女法轮功学员所住的房间都有几名男犯,尹丽萍在自述中表示,男犯不准她睡觉,她反抗,即被男犯不停地殴打。尹丽萍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来,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裤子在脚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几乎一丝不挂。

据《明慧网》12月11日报导,2001年5月24日,万家劳教所把非法关押的谭广慧、刘凤珍、谢金贤等五、六十名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投到男劳教队摧残,并用酷刑折磨,如用约束带捆绑、吊打、在坚硬的沙土地上拖拽,电棍击、24小时罚站等,强制转化。谭广慧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却被恶警诬蔑为精神不正常,关进万家劳教所医院,每天打毒针,让她昏睡、失去知觉。

期间谭广慧在药物的作用下昏昏欲睡,说不出来话,知道恶警在强暴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无法也无力反抗。暗夜里,谭广慧被万家劳教所禽兽不如的三个警察轮流奸污。恶警强暴谭广慧后,一直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给她注射,被强暴的精神刺激,加上药物的作用,一个家庭中的贤妻良母精神失常了,劳教所看人已经不行了,才让她丈夫接人回家。

马三家使用酷刑和性虐待强迫学员放弃信仰的做法在中共治下的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推广。

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龙山劳教所连续7小时电击面部致严重毁容。高蓉蓉被营救出来后,在2005年3月被再次绑架,送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同年6月16日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她去世时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

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照片在网路流传,引起国际关注,被联合国“酷刑问题”专员紧急备案。而高蓉蓉走脱事件被公安部定性为26号大案,为掩盖迫害事实,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直接批示,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抓捕遭受残酷迫害。
[[3]]

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龙山劳教所连续7小时电击面部致严重毁容。图为她此前的照片。(明慧网)
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龙山劳教所连续7小时电击面部致严重毁容。图为她此前的照片。(明慧网)

中共研制有毒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多人致死及精神失常

中共不但利用酷刑、性虐待等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还通过灌食注射药物以摧毁人的意志进行迫害。

据《正见网》报导,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徐德存,二零一二年出劳教所时感觉浑身无力,疑在食物中被下毒,家人将她送入枣庄市市立医院。医生问徐德存的家人:“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炼法轮功的,就按炼法轮功的下药。”九月六日早五点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在入监护室过程中,徐德存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分多钟后,医生出来宣布徐德存“脑死亡”。

根据《明慧网》报导,在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赵院长在禁闭室的走廊里,手里拿着装有粉红色药水的药瓶子,凶狠地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你们说不炼了,我就请狱长把你们放回监区。如果你们还炼,就一直给你们打这个(这种药水既能打肌肉针又能打静脉针)。这是国家统一给法轮功研制的。”

据悉,哈尔滨市市民毕淑萍当时就是被绑在禁闭室的老虎凳上打这种静脉针给打死的。另一位家住双城的法轮功学员被打上这种静脉针后,则是全身肌肉发懈,变成粉色,头脑昏沉眩晕,抬不起头来。后来她被送到病号房,她看到人都像在地狱,一个个像骷髅头一样。给那十三位法轮功学员打的则是肌肉针,每次计量不断增加。赵院长每天问大家一遍:“头昏不?心难受不?”

黑龙江女监还有三种药是在野蛮灌食时一贯使用的:一种是灌上之后,口渴,舌头干的特别难受,眼睛像要冒出来一样胀痛;另一种是灌上不长时间,脚胀痛两个小时左右;还有一种药物灌上之后,不停的拉黑水和稀便。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更疯狂。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女士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期间,恶警刘勇、马吉山给她“上大挂”,上完后就灌食。劳教所的胡医生对马吉山说:“这是六号,一号比这劲更大。”又对她说:“吃了以后,你就谁都不认识了,也不认识你师父了,不认识你的家人了,精神失常了。”

不同的地区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毒药是不同的。例如,山东淄博法轮功学员苏刚被使用药物后反应迟钝麻木,虚弱无法吃东西,回家第九天去世。山东泰安法轮功学员徐桂芹被使用药物,送回家时身体麻木,厌食,回家第九天去世。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按需杀人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令人发指的是,把法轮功学员作为活体贮存器官的人体仓库,按照移植器官市场所需杀人赚钱。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进行独立调查,用52种证据证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真实存在,并称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数年来他们也坚持不断进行持久深入的调查,调查结果后来以《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在全世界发行,他们在世界范围巡回做报告,揭露活摘罪恶。震惊了各国政界、医界、新闻界。

根据中国医疗器官移植协会数据,中国在94~99年,约有18,500个器官移植。而在2000~2005年,进行了60,000例移植。这猛增的41,500个移植器官,供体源自何处?中共称这些器官来自死刑犯。

据大赦国际记录,2000~2005年间,中国大陆平均每年处决死刑犯1,616人。而死囚器官利用率也不过30%。据中国器官移植网提供的统计,2006年仅有22位死者家属同意捐出亲人的器官。可见,把大陆“死刑犯器官”和“捐献器官”数量加起来,也相差甚远。

在世界上器官移植中,人要等器官,普遍需用时间要一两年,而在中国只需两周甚至一周,这就意味着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供体人群的存在。

中共劳教制度实施了56年,随着劳教制度的废止,隐藏在劳教所的惊人黑幕正在全面曝光。大陆被迫害的民众和正义之士呼吁,曾在劳教所里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犯罪狱警必须被严惩,指使劳教所犯罪的各级不法官员必须被追究,驱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一伙必须被法办。

(责任编辑:姜斌)

相关新闻
【玉清心】曝光的马三家劳教所罪行 印证法轮功真相
马三家受害者冲进新华社抗议 两党媒“互掐”
马三家黑幕高层搏击未息 南都再曝北京维稳强奸案
辽宁法轮功女学员被投男牢 惨痛经历超人类底线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微视频】巴尔说什么?美联社断章取义下结论
【重播】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新闻发布会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