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省满城县委书记闫志强等人遭恶报死亡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1月06日讯】历经近两年分分秒秒的病痛折磨,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保定市小有名气的闫志强不治身亡。知情者背地里免不了议论纷纷:闫志强患的是胰腺癌,只剩七、八十斤,活活疼死了;他勾结地产商可发了大财,平时怕露馅,有钱不敢花;这家伙早该见马克思去了……

闫志强何许人也?他都干了哪些事,落得如此下场呢?

原来闫志强是保定市人大副主任,原籍涞水,五十二岁,曾当过九年的满城县委书记。他为了升官发财,竭力取悦上级,积极推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对满城县很多善良百姓犯下了重罪。

绑架、勒索、酷刑折磨

在闫志强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一月掌控满城县期间,他驱使“六一零”、政法委、公检法司、乡镇村委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敲诈勒索、绑架、非法关押等不计其数,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逼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致王金玲、马文合、郭汉义三人含冤离世,十人非法判刑,四十二人非法劳教,二人开除公职。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期间,用强制戴死刑犯刑具、吊铐,关铁笼子,滚铁笼,木棍暴打,鞋底抽脸,野蛮灌食,香烟烫,毒虫蛰,电棍电,灌迷魂药,暴晒等等酷刑进行折磨、摧残。

王金玲,女,五十三岁,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去白龙乡李庄村好朋友赵福琴家,给五一结婚的儿子送喜酒钱,她和赵福琴、陈宝祥等法轮功学员被蔡涛、康新元、徐会来等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后转至满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七十多天,七月六日王金玲被迫害致死,遗体有伤,嘴有血迹。八日家属接到死亡通知,十一日王金玲的女儿、儿子到抱阳山火化场匆匆看了一眼,见遗体后背朝上,手臂伸张,有瘀紫伤痕。王金玲在世时,谁都知道她身体十分健康,赵玉霞等警察却说是犯心脏病而死。

马文合(小名:马盆儿),男,五十七岁,满城镇城东村人,原满城县农机二厂职工。曾患食道癌,人皮包骨,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炼法轮功后,变成了一个容光焕发身体健康的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就因为不愿昧着良心背叛救过自己命的法轮大法,遭到满城镇政府、城东村委会、满城县农机二厂等人员的无数次的非法骚扰、威胁、恐吓、关押等迫害,致使他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城东村百姓愤愤地说:马文合“是被他们给折腾死了”。

郭汉义,男,五十四岁,曾在东北和青藏高原当兵执行艰钜繁重的任务,经历过两次生死考验,在珍宝岛战争中立二等战功。曾患肾炎、肠炎、便血及胃病、全身浮肿等疾病,学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为他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满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商业局大小官员和居委会人员的绑架、抄家、威胁、恐吓、监控和长期骚扰,致使他旧病复发。 即使在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郭汉义奄奄一息时,商业局局长王彦平还带人逼他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他妻子说:“汉义都这样了,你们还逼他,谁让你们来的!”王彦平却说:“他不写我们交不了差,这是县里书记压下来的任务,不写我们就不走!”同年八月一日郭汉义含冤离世。

敲诈勒索,是满城县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形式之一。比如: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深夜,满城县公安局警察强行从家中绑架了大坎下村殷凤琴、殷秀琴、闫素琴、殷淑珍、殷树芬、殷英淑、王艳玲等七名法轮功女学员,五人都被勒索二千元左右。四月二十五日后,满城县警察又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勒索七千元、六千元、六千元、三千元,仅此就勒索三万二千元。

二零零七年,在邮局工作的刘占良、杨春利被非法劳教,还扣掉全体职工的全年奖金,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法轮功学员王兵义被岭西派出所吊起来毒打一宿,遍体鳞伤,双腿全肿。法轮功学员孙莲香正在县医院上班,绑架到看守所后迫害得吐血。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红色恐怖遍及全县城乡,三月到八月, 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七名被非法劳教。仅七月一日凌晨四点多,满城县公安局、白龙乡政府、神星镇刑警三队六、七十人、开着十来辆车闯进白龙乡大坎下村,村干部殷志强引路,分八组绑架八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满城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和乡镇村委会人员,像土匪一样闯入民宅,踹门撬锁,非法抄家,抢劫财物,疯狂绑架、骚扰大批满城县法轮功学员,绑架了石丽环等十人,大都劫持到劳教所加重迫害。

追随邪恶,罪孽深重,将自己送上不归路

闫志强在仕途上可谓一路绿灯,每个职位一直是保定市最年轻的,但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却闯了红灯,走上邪路,遭了恶报。他不但自己夭折,也坑害了许多追随他行邪作恶的参与者。

刘春福,男,四十多岁,县教育局长,上任以来胁迫全县所有教师参与诬蔑法轮大法的活动,二零零九年春又让全县教师画漫画,毒害师生,对大法犯罪,同年十月,突发脑干出血。

田彦军,男,三十七岁,城关镇副书记,逼着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不写就劳教、拘留。不久得癌症,到处看病,没几个月就死了。

殷志强,男,三十多岁,白龙乡大坎下村书记,多次参与对本村法轮功学员的绑架,致使本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并安排村干部跟踪、监视学员、涂抹真相标语。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他家突然失火,烧坏了当年盖的新房一间。再有他家在盖东房时,房子刚盖好完工,突然倒塌。二零零八年十月,在自家开的石渣厂里,杨福兰被绞石子的机器绞死,殷志强赔偿死者十多万元。

景洪池,男,三十六岁,韩村镇派出所所长,多次抓捕、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还说:“遭报?我这不是挺好的,他报我看看?”二零零五年七月车祸丧命。

赵玉霞,女,四十多岁,县公安局原国保大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因给一杀人团伙销赃两辆桑塔纳车,被取保候审、撤职。

贾瑞芹,女,四十多岁,县看守所副所长,兼狱医,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野蛮灌食,多次扬言“我不信报应,报报我看看”。后来得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现在有所醒悟,恶性大为收敛。

许武斌,男,五十多岁,神星镇派出所所长,多年前流氓成性,后经请客送礼进了县公安局。他以积极迫害法轮功实现升官发财梦。后得怪病,饱受痛苦而死。

张辉,男,三十多岁,城关镇派出所副所长,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后,突发心脏病住院,警察们在背后议论纷纷。之后他有所醒悟,调离了迫害岗位。

岳文起、张月、陈子明、魏文一,男,六十多岁;张彪,男,三十多岁,大固店村人。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为了每天挣三十元钱,五人不论白天黑夜把守村口监视法轮功学员,事后每人得九百三十元。一年后,岳文起和陈子明得了肺癌,张月得了胃癌,魏文一得了脑血栓,不能说话,拄上了拐棍。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一,张彪全家开车出去拜年,与一辆车相撞,张彪断肋骨三根,母亲断肋骨七根,姐姐脑门划了大口子,外甥头骨撞坏,表外甥女的胳膊撞断。贪图不义之财,害人害己。

崔秋子,男,大册营镇大册营村人,当村干部期间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贾程禄的迫害,致使贾程禄五十八岁就失去生命。过了几年,崔秋子出嫁的女儿死了,儿子也死了,老伴得了半身不遂。

殷旦,男,五十多岁,白龙乡大坎下村人,二零零七年过年前,为了得到几个赏钱,在村干部的指使下,到处涂抹、撕毁法轮功真相和退党标语。对此,法轮功学员善意相劝。他却说:“有人给钱,我就擦。你要给我工钱,我就写。我不相信有什么报应。”事隔不久,他的右手一个手指剧烈疼痛,无法忍受,到医院诊断是脉管炎,截下了一个手指。现在明白了真是有报应,很后悔,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傻小,男,白龙乡北水峪村人,在二零零七年农历二月二庙会上,碰到一名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要打电话报警抓人。结果几天后,开三轮车,掉到路边的深沟并撞到树上,差点送命。

杨三,男,二十多岁,白龙乡北水峪村青年,二零零七年春,一天晚上开车看到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在电线杆上贴“法轮大法好”标语,就和车上一伙人将该学员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几天后,杨三打架,被砍数刀,鼻子被砍掉。

田书会,男,四十八岁,满城县城关镇抱阳村治保主任,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经常带镇派出所警察串法轮功学员家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查收大法书。还领着警察找一个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把照片放在车前串村让人们辨认。二零零五年突发肺癌,白花了很多钱,第二年死了。

田兴,男,四十六岁,抱阳村原书记,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任抱阳村书记期间,为捞取政治资本参与迫害,并指使村干部暗中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指使村干部张白蛋伙同派出所警察、乡镇干部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威胁恐吓、绑架、搜查,逼交大法书籍、逼写不炼功的保证。田兴的恶行殃及亲人:前几年,其父母都得了半身不遂,父亲傻乎乎,母亲双目失明。其大儿子于二零一三年夏天去外地旅游,船翻被淹死。

张白蛋,男,抱阳村干部,经常领着镇干部到法轮功学员家逼写所谓的“保证书”。后来被铁钉扎进脚心,又得了腰椎间盘突出。妻子在街上聊天,被狗扑倒摔断了胯骨,花了四万多元也没治好。他儿子买挖掘机作业时司机当场死亡,赔偿、修理花了20余万元。三儿子还出车祸重伤。

李凤山,男,六十多岁,白龙乡李庄村会计,几年来撕毁法轮功真相资料,起大早偷着干。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表面说的很好,一到中共的“敏感日”就监视。二零零八年十月一天晚上在饭店酒足饭饱后骑摩托车回家,钻到停在路边的大卡车底下,脑浆迸流,当即死亡。

陶福玲,五十多岁,小李家佐村人,多年来专门撕毁张贴在墙上的真相传单,他说:“我就不信有报应,我就撕!”二零零八年六月,正做豆腐时,突然倒地气绝身亡。

赵洪祥,男,六十一岁,县公安局副局长。紧跟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为政治资本往上爬,既是主谋又是凶手,而且是害死法轮功学员刘冬雪、王金玲的真凶,还是敲诈勒索的惯犯。二零零八年遭恶报患脑血栓,这本是上天对他的警告,但他仍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告,一条邪道走到黑,终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丧命。

明白真相 善待大法 悬崖勒马重获新生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必报是天理。迫害好人,迫害修炼的人就是这样可悲的下场。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家乡同胞类似的恶报悲剧继续发生。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发传单、讲真相,都是为了救人。最近,中央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抓捕,中央“六一零”小组前任头目、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调查,此前迫害法轮功的凶手薄熙来、王立军被判刑,这说明江氏犯罪集团大势已去,正面临人治天惩。希望满城县“六一零”、公检法等各级官员和警员认清形势,认清中共诬蔑法轮功的种种谎言,明白真相,目前只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立功赎罪,才能为自己和家人留下后路。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林淑芬)

评论
2014-01-07 8: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