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果:关于占中,你不可不知的几个事

陈果

人气 46

【大纪元2014年10月14日讯】自香港占中运动开启(亦称雨伞革命,遮打革命、太阳伞革命),中共旗下的媒体就连篇累牍进行报导与评论,然而纵观其宣传手法,还是不离颠倒是非、胡搅蛮缠、混淆视听、倒因为果,强词夺理、断章取义、造谣生事,栽赃构陷那一套。虽然聪明人知道兼听则明、偏听为暗的道理,但由于大陆民众长期被中共洗脑,观念早已变异人鬼不分;再加上信息封锁所造成的长期与外界隔离,不是很难了解到真相做出正确的判断,就是了解到真相也难做出正确的认识。鉴于此,我将结合香港媒体的报导,引用港英的官方史料,及香港作家撰写的评论,竭力为同胞认识当下的香港问题,开避一条独立于官方文宣的通道,使之能够客观、理性的看待香港问题,分析香港局势,而非堕入官方布置的迷魂阵中。毕竟评论政治,知情权是基础,倘若连事实都不知晓,岂不是离题万丈?何况心中怀有偏见,事实就会被扭曲,早有许多设置好的谎言的陷阱与欺骗的圈套,时刻诱导着民众变成爱国主义旗帜下的愤青与暴民,方便发动群众斗群众,当局坐收渔翁之利。此乃独裁政权常见之统治手段,不可不察。

一、香港人为什么要占中?

众所周知,“一国两治,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是中共对香港人的承诺,而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明确规定了除国防、外交事务归中央政府管辖外,其余皆香港内执,由港府自主处理。但香港回归不过十几年,中共就在多方面对香港的原有体制进行渗透、颠覆、破坏。比如:一、利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香港移民审批权,大规模向香港调动中共党员、地下党员、特工,以形成群众基础。据程翔先生估计,数目已达四十万;二,在经济上,利用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把香港变成中共高官的融资、洗钱通道;并与香港权贵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形成地产霸权,政治特权;三,在新闻上,对于能收买的香港媒体则收买,使之成为中共的传声筒;对于不能收买的媒体,则进行打压、恐吓、暴力,如刘进图被刺事件,王维基港视申牌被拒事件;四,在教育上,在学校强推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意图对学生洗脑,使之从小拥簇政权,以达到中共的“长治久安”;五,在法治上,欲使二十三条在立法院通过,进行白色恐怖统治,破坏香港法治,侵犯港人的基本人权与自由;六,在政治上,加速港中融合特别是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直接干预香港事务,遂步蚕食香港的核心价值:自由、法治、廉洁、仁义、人权、民主;七,在社会上,控制、操作爱字头组织、青关会、同乡会等中共外围团体兴风作浪。除此之外,还直接动用黑社会为非作歹暴力恐吓;八,在民生上,利用自由行,对香港物资进行洗劫式的抢购,哄抬式的收买,造成物价飞升,生活不便;以上种种邪政恶治,早已让港民忍无可忍,时有反抗,而针对香港选举所出台的《白皮书》及人大决议,更是导火索,直接引发港人上街。本来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及1990年颁布《基本法》,早已确定港人治权及民主普选的法理依据,但今年国新办所发布的《白皮书》,却言香港所有的权力都来自中央政府,香港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态度之傲慢,言辞之无耻不禁让人想起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金句:“天地万物,朕赐给你,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不能抢。”如何不让港人反感?本来以港人之素质,社会之文明,早在2007年就可以实行选举。但中共一拖再拖,直到再也拖不下去,才宣布2017可以普选。但此选举,又是一个假选举,所谓一人一票,不过是在中共钦定的傀儡中投票,非是一个公开、公正、公平的顺应民意,符合国际标准的民主选举,试问早已有全球视野的香港人,怎么接受得了?这样公然造假做_,岂不是直接把港人当奴才?中共践踏承诺在先,港民挺身反抗在后,捍卫自身权利追求民主政治理所应当,此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二、占中是暴力活动吗?

占中还在策划、筹备阶段,就广为宣传这是一场非暴力的抗命活动,其口号就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所以在活动正式启动后,经由各大媒体的直播与传递,全世界都看到这是一场文明至极的街头运动:参与者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克制的精神,即使面对警方的滥用暴力,地痞流氓的恶意挑衅,及别有用心之人的无理取闹,占中活动者始终保持冷静、沉着与自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产生冲突,不制造矛盾,不引发事端,不给以官方进行严厉镇压的口实。所以活动持续至今,香港没有一家商店被抢,没有一扇橱窗被砸,没有一辆汽车被焚烧,高素质的表现全球有目共睹,超礼貌的举止举世为之赞叹,被极多外国媒体评论为是“世界上最有礼貌的示威者”。除此之外,活动现场秩序井然,人潮有序,环境整洁,场地干净,垃圾分类处理,义工热心服务,纠察巡视安全,食品、饮料、帐篷等生活物资一应俱全,活动相关信息、信息、新闻流通有畅,千头万绪的事务组织得有条不紊,错综复杂的局势应对得进退有度,堪称是非暴力活动的典型,和平运动的代表,如何能泼脏水诬蔑为暴力活动?

三、是谁在挑起事端?

然而,一场极和平的街头抗争运动,在中共媒体的宣传中,却成了一场充满暴力、动乱、冲突的严重事件;一群极文明的活动参与者,在中共的媒体的报导中,却成了大逆不道、罪该万死的暴民、汉奸。而纵观其拿出手的依据,不过就是一些示威人群中产生冲突的画面。那么事实究竟如何,真相到底怎样?说来让人嗤笑,不过就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假戏:一、9月28日警方向示威群众发射87枚催泪弹,香港社会已有共识,完全是警方滥用暴力,大众与国际媒体一片遣责;二、动用黑社会,辱骂、殴打、挑衅占中人士;三、动用中共在港的外围组织如同乡会、亲共商会、爱字头组织、青关会、行会、工联会等直接攻击占中人士以升级事态;四、同样利用以上人员,但采取假扮占中人士的方式,和真正的占中人士发生对抗,以制造内部冲突的骗局;五,采取假扮占中人士的方式,与警方发生冲突,造成示威者暴力抗争的假象;六、黑白两道通联,警匪双方勾结,警方执法偏袒,黑道趁火打劫,在金钟、旺角示威现场有媒体多次拍到,警员放走施暴者或纵容黑社会分子施暴;七、调动内地人,假扮各种身份,直接到港支持。例如10月11日一群“爱心妈妈”举牌到示威现场,打悲情牌引诱学生回家,其中一人被起底为广西政协委员、香港广西社团总会会长、九龙社团联会理事长、王新兴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万菱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惠贞。

事实可鉴,完全是中共在挑起冲突、制造事端;而且历史有据,中共这种栽赃构陷、混水摸鱼的手法早已屡见不鲜,在国内各次政治运动中一再使用,目的就是制造师出有名的理由,寻找大规模镇压的借口,用以摧毁人民的诉求,清场现场的聚集,镇压群众的运动,从而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和政治特权,继续维持自己的统治。所以,知晓中共的狼子野心与卑劣手段,谁在挑起事端,答案不一清二楚吗?

四、英国人没给香港民主吗?

中共反驳外界指责的常见言论之一,就是指英国在香港统治一百五十年,从来没有给过港人民主,为何回归不久,就强烈要求民主?

事实果真如此吗?香港历史学者毛来由,在《为何英国不早给香港民主?英国档案提供的答案》一文中,给出了鲜为人知的答案。

他言:“因研究所需,在英国国家档案馆翻阅有关1950至70年代初香港的档案,结果发现当时的英国高层官员,一致认为若英国让香港人普选自己的议会和政府,中国必定强烈不满,进而使中国决定提早收回香港。在众多档案中,以原属高度机密(Secret)的外交部FCO40/327档案中的报告和书信,最能够反映当时中国坚拒香港走向民主自治。”

他找到的证据有:“在1958年1月30日,中国总理周恩来会见访华的英国Lieutenant
ColonelCantlie时,希望Cantlie向当时的英国首相麦美伦(HaroldMacMillan)转达以下说
话:‘任何将香港变成自治领(作者按:一如新加坡)的行动,中国均会视之为非常不友善的举动。中国希望现时香港的殖民地政治状态,丝毫不变。’”

再有:“大家或会问,假若当时英国坚持给香港民主自治,中方会如何回应呢?1960年10月29日,当时出任‘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与香港工会代表访京团聚会时,批评当时美国人建议在新界建立‘自治政府’,并警告英方:‘英国不会喜欢美国这个建议,是无容置疑的……美帝国主义者将永远不会成功。可是,若这个建议是由英方提出的,就是另一回事了,到此非常时刻,我们将毫不犹疑采取积极行动,解放香港、九龙和新界。’”

其实早在1946年8月,香港总督杨慕琪就提出历史性的政治改革计划,希望能够给予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权力。但由于1949后中共制订的对港政策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不马上收回香港,同时也反对英国人给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权,所以致使此项政策告吹。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英国在绝大部分殖民地,都实行政治改革,逐步建立由当地公民普选产生的政府,以达至独立(如马来西亚),或自治(如1959年的新加坡、今日的直布罗陀。

通过了解以上史实,还能相信是英国不给香港民主吗?恰恰是中共强烈反对,才导致香港没有民主。然而今天中共却以英国人不给香港民主,来作为自己恶政劣治的借口,真是黑白颠倒得恬不知耻,虚伪卑鄙得天下无双。

别忘了,末代总督彭定康仅因要加快香港民主化,就被中共骂得狗血淋头,直批是“千古罪人”呢。

谈到香港,再顺便说一下澳门,看中共是如何爱国,如何维所国家主权的:1966年12月,澳门亲共民众与葡人政府发生大规模冲突,史称“一二三事件”。澳门政府和葡国驻军都无力控制大局,促使葡国使节前往北京外交部大楼,要求讨论澳门问题,最后得到的响应是:“我们不要收回澳门,你们马上离开,回澳门去!”再有1974年,葡国发生军人政变,推翻独裁政府,新政府决定让所有葡国殖民地独立。但北京为了稳定香港人心,所以“千方百计使葡萄牙政府不要提出交还澳门的问题”,最后北京透过澳门土生葡人领袖宋玉生(CarlosD’Assumpcao),向葡国新政府传话(见该书页7-8),最后葡人继续管治澳门,直至1999年。

五、占中给香港经济造成破坏吗?

“占中已令香港经济损失了3500亿!”占中不久,就见这一惊世谎言。当然,见惯了中共的抛卫星、做假账、亩产万斤田、三年超英赶美,原本是不必对这些浮夸感到惊奇,也不值得一驳。但眼看这种谬论在网络上大行其道,惟恐天下不乱的制造危机感,以夸大占中所带来的损失,甚至还极能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那以也无牛刀小试,拆穿谎言。

首无3500亿是什么概念呢?经济学家关焯照在《占中经济损失的真相》一文中言:在2012年,香港旅游业增加值是946亿元,3,500亿元的经济损失约等于3.7年的旅游业全年增加值。另外,香港2013年的GDP是21,253亿元,3,500亿约占上年GDP16.4%。

看到这组数字,你能相信为时不过十几日的占中,能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吗?

另外经济学家练乙铮在《“公民提名”大陆也有“经济崩溃”不值一哂》中有具体的分析,他认为占中有经济影响但GDP无大损,理据如下:

占中对总体消费的影响,可能正可能负,笔者的估计是接近零。占中发生的地区,商户总的来说会在占领期间少做生意,但首先有四点要注意:

(一)有些商户做的生意反而多了,例如在旺角占领区附近的一些小食店,通宵达旦的生意也十分旺盛,肯定比平常多了。

(二)有些消费不在占领区发生,就会改在其它地方发生,而不是消失了,例如有些人本来要在中环酒店吃下午茶,交通停顿了,就可能改在尖沙咀。

(三)占中期间不消费,过后大都会补回来;约老朋友聚旧因占中告吹,可以改期。

(四)有些消费有定时定点供应,错过了就没有了,即使如此,受影响的个人的消费水平也不一定下降,因为省下来的钱可在其它方面用掉。例如错过了铜锣湾某出电影,消费者就可能把钱和时间花在买化妆品上面。

从参与运动的人士的消费变化看,也有三点值得留意:

(五)他们的消费内容可能在占中期间有大变,但总的消费金额不一定减少,可能反而增加了,例如占中者可能要多买黑色T恤、太阳帽、防晒膏、折扇、解渴及提神饮料,少看电影、烧烤、游船河等等。

(六)对运动参与者来说,这一两周非常重要,有需要多消费一点也值得,所以期间的总消费额可能增加了。

(七)占领区内的消费品供应,如茶水糕饼、保鲜纸、口罩、简便雨衣等等,很多是其它人购买之后捐出来的,对占领运动的人来说是免费的,因而消费量特别大(因为边际效益大于自己的边际代价,后者等于零)。

外地游客在港消费量变化,则要留意下列几点:

(八)这个月不来香港去别的地方,可能下个月或明年也要来。

(九)有可能大陆人对占中有兴趣,反而会多一些来港见识见识。事实上,十一黄金周陆客入境数字确比去年高了2.2%(见昨天《明报》专讯)。

(十)占领区的酒店空房率上升,位于非占领区的酒店空房率就可能下降;其它消费亦然。

简单说就是,消费活动有时与空替补的可能性,占中很影响消费的地点、时间、内容,但总消费额,如果看季度或全年数据,影响会很轻微,而且可正可负。因此,商户之间尽管会有利润转移,但因为总消费受的影响不会大,商界总利润变化也会接近零。其实,这个推理背后就是经济学里常常引用的“消费趋平理论”:一般人的
消费时序都是很平稳的,若有短期波动,之后的消费行为会倾向抵消这个波动,以至在较长的时段里看,平均消费水平不会变。

……

另一个片面的说法,就是占中日子愈长,对商界影响愈大。经济学101告诉我们,某变化的时期愈长,需求及供应的弹性便愈大,替代方案便更容易出台、落实,地区之间、消费类别之间的此消彼长或更明显,但整体市场的供需水平却会更平稳。占中的确能引致一些短期效率损失,如消费者选用次优的替代产品、生产者采取次优的供应链、交通工具要绕道等等,但若替代方案在较长时间里能够改善,效率损失反而减少。这正正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奥妙处。一些人出于偏见或无知,提出占中对个别业界或GDP影响的天文数字,主要是因为未能全面正确考虑上述因素。

六、大陆对香港这么好,香港人不知感恩戴德吗?

在众多抨击占中的声音中,还有一种论调也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即港人不知感恩戴德——如果不是大陆输水供电供应食品、不是大陆经济支持和民生惠顾,不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照顾有加,香港经济早已崩盘,凭什么港人还不满意,非得要求民主?

首先要说明的是,大陆提供给香港的食品、水电及日用品等,是市场交易,非是免费午餐,不用时刻摆出恩主嘴脸。大陆不卖,香港可以从别处购买。以饮水举例,广东供应给香港的水源是收费的,而且费用远超马来西亚对新加坡的供水。

除此之外,看一看香港对大陆的贡献,据毛来由先生研究——根据曾参与收回香港工作的黄文放所说,原来在六、七十年代,中国从香港得来的外汇收入,占中国每年的外汇总收入比例,远高于1969年英国估计的三成,而是七成半!可是,今日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再加上中国比以前开放,香港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理应比以前大减,可是,事实可能刚好相反,由于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比以前更多更紧密,所以香港更形重要,这就是金融方面。

近日经济学人杂志(The Economist)官方网页的blog,刊登了一篇题为WhyHong
KongremainsvitaltoChina’s economy(为何香港对中国经济依然极为重要?)一文,正好解释了上述情况:在金融方面,中国仍然只可以靠香港。中国须依靠香港来筹集资金、引进外资,近年香港更成为中国多项金融改革的试点,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文中举出多项数据,以指出香港的重要性:自2012年起,中国企业借着在香港金融市场首次公开招股(IPO),筹得约四千三百亿美元($43Billion),远多于同时间在中国大陆市场筹得的约二千五百亿美元($25Billion)。在2013年,境外对中国的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investmentinto China),有三分之二是来自香港,相比起2005年的三成,大为提高。此外,香港更是离岸人民币债券的发债地,而按计划快将推出的“沪港通”--让境外投资者可以透过香港股票市场,买卖于中国大陆上市的股票(即A股),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香港那套合符国际标准的制度及法规,是中国任何地方都无法建立的,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中国城市,可以取代香港作为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之地位。

还有,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在国共内战期间及1949后的历次政治斗争中,收留了大批大陆难民,给以容身与发展之地;另外,香港对于中国的现代化以及民主化,给予了极大的帮助,付出了太多的努力,提供了极多的资源。国人不感激香港也罢,却反过头来辱骂港人不知感恩戴德,难道真的做了五毛,良心就不值一文了吗?

七、占中运动背后是西方敌对势力吗?

每逢有大规模群众运动,中共必祭出“幕后有外国势力在策划、指使、煽动、干预”一招,以抹黑敌人,打击对手。此次香港占中,也不例外,时刻宣传占中背后有外国势力指使,例如某些报章点名批评黄之锋与美国势力勾结,甚至有美国海军陆战队教授格斗术;还有物资供应充足,其资金必由外国提供等,让人不胜其烦。老调重弹,还极有市场,不禁让人感概。为破国人心中此蛊,今天把问题说个明白。

(一)很多群众运动属于自发组建、如反贪腐而造成的工人罢工、市民堵路、学生游行,与突发事件导致成的群体事件,非有外国势力参与。抗争,是因为欺压与不公,而非外国人教唆。不检讨自身错误与罪责,却栽赃受害者与外国势力勾结,此谓无耻。

(二)香港社会物阜民丰,人均GDP近四万美元(中国六千六),光汶川地震,民间捐款就达130亿,此次占中运动,港民自发筹集物资,捐献爱心,还不是小菜一碟,与外国势力有何关系?众所周知亲共团队是习惯了拿钱做事,但切莫以为他人都像你们一样无耻。

(三)法治社会,依法治国,一切讲究证据。既然指责占中背后有外国势力,那么请拿出实证:外国势力究竟是何国、何组织;通过什么渠道、方式、手段,操控占中运动;提供资金的数目、账号、银行;联系人为谁,联系方式为何;目的是什么,在其中有何利益,一切请举证说明,而不是含糊其辞的阴谋论。

(四)所谓反华势力,语焉不详。党不是国,国不是党,敌对党,非是敌对国,可称为反党势力,但不能称为反华势力。不能党国不分,以党代国。

(五)外国势力不可一概而论,有拥簇中共的外国势力(虽然少得可怜),也有反对中共的外国势力,把占中与外国势力勾连,难道凡是外国都是反共?如果真有这么多国家反共,中共难道不该想想自己为什么这样让人讨厌及憎恨吗?

(六)最奇怪的就是,为什么国人的政治运动,不能和外国势力联系?反抗暴政,追求自由,乃是天赋人权;寻求帮助,利用资源,原是应有之义。不要说在自身力量薄弱下,有寻求外国势力帮助的必要,就算是组织壮大,也应该堂而皇之的联合一切外国友好人士。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就说:邦无道,天下共伐之。面对暴政,天下人可诛,还分什么国籍?

(七)何况中共起家,不就是靠苏俄的扶持吗?中共在内战中夺取,不也是靠苏俄的帮助吗?既然中共本身就是靠外国势力的支持而起家,那它又有什么资格不准别人寻求外国势力帮助呢?这不典型的只准自己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吗?

(八)如果外国势力随便就能在香港煽动一场那么具牺牲性而且富有道德感召的民主运动,那么凭中共的财大气粗及组织动员能力,为什么不能煽动香港人认祖归宗、爱国爱党呢?

诚如李怡先生所言:天安门事件,中共说是美国中情局的发动;西藏动乱,中共说是西方势力挑起的;新疆反抗,中共说是境外势力主导;乌坎村争民主,他们也归咎境外媒体;现在香港占中,又诬蔑为外国势力在背后煽风点火;其实说穿了,外国势力不过是中共推诿责任的借口,煽动民族情绪的伎俩罢了。

八、所谓海外142家华文媒体的真实面目

中共魔头发威,必有小鬼追随。这次占中运动,就有所谓的《百家海外华文媒体保卫香港宣言》在国内流传,引起广泛关注。那么,这声言代表海外华人的142家华文媒体,到底是什么货色呢?秦炎先生在《142家海外华文媒体宣言的背后》中一语道破:自从2001年开始,中共陆续建立了对海外华文媒体的笼络、收编体系,而2008年之后实施的大外宣战略,则基本上完成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招安。这些海外媒体在当地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自然而然的乐于接受中共提供的“金钱统战”的甜头。据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报告,中共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收买策略主要包括:投资控股、对媒体老板许以在中国的商业利益、人员渗透等。而这些海外喉舌们的首要角色,乃是“应该维护中国形象”(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主办方——中国新闻社社长郭招金语)。

这些打着海外招牌的媒体,不过就是中共招收的宣传喽啰而已。写出《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和《中国“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对中共海外媒体渗透颇有研究的何清涟,对此事件如此评论:“(此次海外媒体统一行动)再次证实我几年前的研究: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红色渗透。这叫做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过,除了不能上网的海外华人外,谁看呢?”

对于这些唯利是图的的助纣为虐之徒,我也有一问请教:既然中国如此之好,既然你又如此爱国,你还留在外国做什么呢?

九,港人为什么不循合法途径来追求民主?

不是港人不守法,而是港人用尽了合法手段,却根本得不到尊重与回应,才走上街头抗命之途。再有,正如胡启敢先生在《汉纳鄂兰论公民抗命与占中》一文中所言:“占中并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单纯说它违法,是搞错了问题。在文中,汉纳指出,美国的最高法院无法处理越战问题和黑人平权问题,因为这是法律范围以外的事。所以,就是因为人民不能循法律途径去解决政治纷争,所以只能用政治方法来解决政治问题,而公民抗命就是其中一个政治手段去处理政治问题。香港的政制问题也不是能用司法复核解决的,所以占中就是解决困难的其中一个方法。”

十,占中运动骑劫难了不同意见的市民吗?

在诸多反对占运的声音中,还有一种极具欺骗性的谬论,即假以民主之名反对民主,其通常的表述形式为:既然反抗者称占中是为了香港民主,可有这么多市民认同当下的社会制度,不想改变现有的生活状态,更强烈反对以过激的形式破坏社会稳定,凭什么这些占中人士以他们的意见骑劫全体市民,代表广大民意,以占中逼迫其它市民就范,难道别人的观点就不是观点,别人的意见不是意见?

对于这种谬论,陈云先生在《民主制度的设立,不必询问人民》一文中已有极好的驳斥,他言:“设立民主制度,就是给予人民用投票来表达意愿,包括反对或弃权的意愿,或不去投票的冷漠意愿。故此,民主制度的设立,是不必要询问人民的,生而为人,你觉得需要人的尊严,就要接受民主制度。要询问人民的意愿来理解他们须否支持一个表达意愿的制度,这本身是个逻辑悖论。换句话说,反抗君主专制、反抗极权暴政,是毋须询问民意的,拿起武器就去做!这叫做理性,大家明白吗?”

正如VIC在《占领笔记:骑劫.收钱.老屈.林生》中所言:“难听点讲句,你满意当前制度,希望世代为奴,那是你放弃人的尊严,你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尊重你这种做奴隶的意愿,因为你是愚昧和不道德的!我们要求真普选,要求建立民主政制,并不是要支配任何人;我们不过是希望人人能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希望活在人民作主、公平正义的社会。尊重民意这回事,前提是我们必须建立民主制度,而不是任由公共事务操控在少数权贵手上。连这一点都不明白,连振振有词去谴责争取民主的人“骑劫”沉默的大多数,你的智商和道德完全不值得尊重。”

亦如鲁迅的寓言:一个人胆敢挑战不公,首先起来反对他的,便是身边的奴才。

责任编辑:方凡

相关新闻
颜丹:台湾与大陆疫中发补贴的悬殊对比
【有冇搞错】没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溃
程晓容:中共犯众怒 西方政要媒体不买账
邱阳:警惕另一种瘟疫的蔓延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浙江推复工 北京4动作惹非议
【现场视频】维稳办主任嚣张 业委会主任不示弱
【现场视频】出门遛狗 小狗被警察“执法”
【现场视频】死在通山县政府门前 政府不理
【纪元播报】川普表不满:中共造成疫情爆发
【三国英雄13】胜败无常(文字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