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贝带劲:中宣部反占中 大陆香港同步封杀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0月16日讯】香港占中行动已持续两周多,现场帐篷林立,开启持久战模式。 中宣部“反占中”双刀出手:一方面封杀支持香港抗争者和宪政民主的大陆作家,下架甚至封禁他们的出版物;另方面打压挺占中的香港艺人,屏蔽他们的影视作品、拒绝他们来大陆演出。

线下封杀挺占中作家

10月11日,出版人“白丁”通过其新浪微博认证账号透露,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出版总局下发文件,“余英时,九把刀的书全面下架,野夫、茅于轼、张千帆、梁文道、许知远等人的书不予出版。”此外另有至少三家出版社证实:已接到下架通知。该微博经大量转发后被删除,其余信源所发消息也在几小时内消失。


网上传出的禁令邮件显示,广电出版总局于10月10日召开工作会议,并于11日传达会议决定。除上述下架和禁止出版,该通知还提到:宗教类选题如藏传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题材“从严”出版、口述历史类的图书“慎重出版”,藏地活佛的图书“从严控制”出版。

据分析,这批作者遭查禁的原因基本可确定是政治理由,甚至还有传言称,“把出过余英时著作的各出版社领导都叫到北京训话了。” 其实早在本月2号就有爆料:广西师大版的十二册余英时文集已下架。

消息传出三小时后,搜索亚马逊中国网站上余英时的《论天人之际》一书,只剩第三方卖家有售,转去京东网站搜索,结果显示只剩下一本了。

资料显示,余英时,知名历史学者、汉学家,长期研究中国思想史,曾任密西根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教授、香港新亚书院院长兼中文大学副校长,普林斯顿大学 荣誉讲座教授,现居美国。此次香港占中事件中,余英时有评论:“香港应该抗争,明明知道失败也要抗争”,“读书人要批判社会,读书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对社会及整个人类负责,遇到不公平的事,理应站出来说话。”

香港知识分子、媒体人梁文道平日对公共事件发言谨慎,此次被查禁,或与他对香港事态的评论《他们为什么害怕占中》一文有关。

单向街书店老板、大陆资深媒体人许知远近年来曾撰写过多篇关于王丹、万润南等民运人士的此篇文章,去年12月出版的《抗争者》一书中有丰富收集。据猜测,其本次在被封禁之列或与此有关。已出版了第1辑的《东方历史评论》或就此夭折。

另,自由派经济学家茅于轼是网络上左派群体的主要论敌;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长期专注“教育公平”、“宪政民主”,关注热点公共话题发言频繁,不久前刚被国信办下令“全网封杀”,删除了全部博客、微博;

本名郑世平的大理作家野夫的许多作品因触及“敏感”而无法在中国大陆公开发表,野夫曾做过警察,六四后因同情并帮助学生逃亡被捕判刑。1995年减刑出狱,到北京谋生成立民营书商,后投身写作。

“九把刀”本名柯景腾,台湾网络作家、导演,“反服贸”事件中力挺被称为“台独”组织的“公投盟”及其设计的台湾国旗, 本年3月力挺占据立法院的“太阳花学运”,猜测认为此番被封杀应与此相关。

认证信息显示为“北京天如事务所律师”的博主称:“发了一条与余时英有关的帖子,烈度这么大,太可怕了!有关部门竟然能把一条微博研究到这个程度:谁发的,谁转发的,转发路径如何,低于分布,烈度曲线,是否有水军接入,甚至转发者性别……”

图片是最基础的大数据分析,最上面一格是传播节点-链式示意图,第二至第五格是局部放大或者不同参数的筛选,第六格是用户认证情况,第七格是传播密度分时曲线,体现某时段的传播量,第八格是用户来自何处,右边区域是用户健康度、活跃度、传播有效性分析,用户健康度大概是以关键词+权重积分形成的统 计,活跃度指关注/被关注数以及互动情况,有效性指是否主动个别的传播,右下角还有一个用户关键词统计。整体体现出言论管制技术的确“精湛”,基本几秒钟内即可对网民身份准确定位。

作家慕容雪村愤慨表态:“几年前有朋友劝我小心发言,几年后,他的作品先于我被全面封杀。一年前,德国时代杂志的张淼劝我谨慎发言,一年后,她光荣地进了看守所,而我还在外面晃悠。在这个国家,小心谨慎并没有太大用处,自我审查也不能保证平安,如果终究免不了坐牢,那就在被抓前说个痛快淋漓。”

旅日政治学者项小凯对泡泡网表示:“所有非体制知识人媒体人,都被体制当作了异己。体制会先选择统战策略,比如祝华新的‘收编态度’,再施压营造肃杀气氛。迅速表现合作态度者,体制就给出路,有重大政治抗争记录者,或明显不合作者,就直接惩罚。更为甚者被刑事打压,如宋庄艺术家、媒体人张淼等。分化、吸附、经济挤压、经济剥夺、人身限制、刑事打击,合成完整的统战策略单。”据维权网统计,截止10月9日,大陆因声援占中被抓捕者已超过40人。

线上封杀支持占中香港艺人

几乎与此同时,网上传出消息称:中宣部封杀支持占中的香港艺人。消息出自陈光武律师微博,经转发五百余次后被删除。

时评专栏作家苏星河对此表示:“媒体封杀是传播领域极权的重要表现。演艺人士的价值与他的受众数量息息相关,封杀实质上是经济惩罚,针对的却是其政治主张;而在大陆‘党有’环境下,这种处理方式又包含着强烈的行政处罚意味。封杀具有的未经审理、不容分辩、无处申诉等特征,体现的是极权暴力治理思维和政治问题经济化、刑事化、行政化的手段非法。演艺人士固然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他们在参与政治活动时的表现,受到的是与其他政治参与者相同的检验,这也是那些与极权同流合污的演艺人被唾弃的原因。他们有影响力、号召力,不是被处罚(封杀)的理由,而只是极权对他们的正义行为与影响力、号召力相结合的恐惧。一个开放的社会,公众人士发表任何意见,自然受到大众的评价,并且在市场上得到充分体现。封杀这种卑劣手段,则是极权社会特有的、以国家权力及其延伸的方式,对公共领域的绝对控制和垄断。”

(原标题“反占中”中宣部挥刀 大陆香港同步封杀)

--转自泡泡网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4-10-16 9: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