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议房东骚扰 房客吁冻结租金

唐人街住客协会市府前集会,呼吁冻结租金,抗议房东骚扰。(任倩雪/大纪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任倩雪纽约报导)在租金委员会的租金上涨计划即将生效之际,9月30日,民选官员与住户代表在市府前集会,呼吁“租金釐定委员会”在2015年对租金实行冻结。尽管经过“租金釐定委员会”(Rent Guidelines Board,简称RGB)6月份的裁定,租金涨幅已达到历史最低点:一年加租1%,两年加租2.75%,但仍无法满足低收入住户的需要。

1971年在纽约州议会通过的奥史特法(Urstadt Law),让纽约州法律监管纽约市的可负担住房,这令纽约市无法获得制定当地法律的权限。这导致房屋被空置,居住者被迫搬出。纽约市居民对此非常懊恼,希望州府能废除该法律。住户和民选官员们呼吁2015年免加租、甚至减租,他们同时呼吁改革“租金釐定委员会”。

市议员卡洛斯(Ben Carlos)说,2002年有40%的租房是低收入居民可负担的,到2011年这个比例下降到了26% 。超过一半的纽约人需用收入的30%支付房租。房东的收入自2009年增加幅度为60%。卡洛斯希望停止用“经营成本的物价指数”(Price Index of Operating Costs,简称PIOC)来决定租金的调整幅度,因为这种计算方式高估了运营建筑的费用。”

市议员卡罗斯(Ben Carlos)在集会上发言,呼吁2015年冻结租金。(任倩雪/大纪元)
市议员卡罗斯(Ben Carlos)在集会上发言,呼吁2015年冻结租金。(任倩雪/大纪元)

众议员Richard Gottfried希望将2015年变为租客年。很多房东利用了租约法(Rent Laws)的漏洞,从房客身上获取利益。他提出以下几点希望:第一,明年的租金冻结;第二,纽约市获得制定租房法律地方化的权利;第三,停止可负担住房空置,禁止破坏租金管制,建市场利率住房。他希望民众能在11月4日的大选时,投出公平的一票,选举实现以上三点诉求的民选官员。

罗森塔尔(Linda Rosenthal)认为纽约市应该废除“空屋租金控制解除”(Vacancy Decontrol )法案。她曾接待过很多房客拿着逐客令来她办公室投诉。罗森塔尔介绍Mark Levin 的纽约市的地方自治法案(home rule),可让纽约市的房客免于被房东驱逐。

在餐馆工作的郑先生居住在唐人街喜士达街(Hester Street)140号。他对房东对住客的骚扰很不满。“没有水,房东也没有来修理炉灶,还不合理地涨租。”“租金釐定委员会”今年对租金稳定房达成的是一年期租约租金涨幅1%,二年期租约租金涨幅2.75%,但这仍无法满足住户的需要。郑先生希望今年租金委员会可免加租,甚至是减租。

唐人街住户郑先生讲述房东不合理加租,对房客骚扰。(任倩雪/大纪元)
唐人街住户郑先生讲述房东不合理加租,对房客骚扰。(任倩雪/大纪元)

房客郑先生说:“房租占到我收入的40%到50%,大概每个月500到600元。”郑先生住在六楼的一居室房间,“现在唐人街贵族化,房东就想方设法把房客赶走,并提高房租。唐人街的楼大部分为政府所有的租金管制楼。整栋楼共有12个单元,已有50%的房客被赶走。”郑先生说。

唐人街住客协会的潘慧怡说,唐人街的住房以前一般是华人居住,现在华人都被赶走了。有的房东会给房客1千块或一万块钱作为遣散费,把房客赶走。一般房客由于语言的问题,一般不会出现在住房法庭。他们因为读不懂房东写的英文信,就不予理会。一般情况下,就算住客没有律师,法庭也会提供一个翻译员,很多时候住客都会赢得官司。

潘慧怡说,房东骚扰的形式包括不停地让房客上法庭。很多住客的工作不能放假,因此上法庭很麻烦,对他们的收入也会有影响。房东有时会打电话,或不停地敲门,问房客“你为什么还不搬出来”。房东有时还会在空的地方装修,很吵。住客遇到维修的问题,房东都不会理会。

住客协会每周日有法律咨询,住客有任何法律问题都可来咨询,地址为50 Hester Street,节假日会推迟。

责任编辑:Aric che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