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紫凤: 汉风绮丽水袖间

宋紫凤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21日讯】向日读《洛神赋》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想像其人总觉易得其形,难得其神。所谓形者,惊鸿,游龙是也。所谓神者,秋菊,春松是也。想来,惊鸿之翩然,游龙之婉转尚可学步,而秋菊之荣,春松之华却实在是一种内境使然的风致,必要有与之相当的境界或可稍稍会之。而我一次有幸观看神韵演出之《汉风绮丽》,仰见琼台长桥之间,众仙子翩然而舞,将飞而未翔,若还而忽往,彼风华之绝代,虽洛神之赋又何足加焉。

更何况曹子建赋洛神,则美矣,终不脱人间艳冶,而我一直以为真正的美应该可以让人离俗。譬如眼前汉风绮丽,仙子翩然,你如何能用修眉,丹唇,皓齿这些苍白的词藻去形容她们呢,至于明珠,金翠,瑶碧这些秾丽的雕饰更是一种俗艳。而当我走出神韵之场,回忆那些翩然而舞的仙子,居然想不出一个具体的形象,只有如浮云无心而出岫的窈然与灵动:伊人笑靥,皎如朝阳,灿若卿云;伊人步履,凌波而来,御风而去;伊人水袖,荏苒作桃花之涧水,缥缈起陌上之清尘 ——她们才是诗三百中走出的人,远淡如蒹葭白露之梦色,她们才是神仙传中飘然而至的仙嫔,似有云光五色辉焕左右,她们才是楚人古歌谣里徘徊兰皋与蕙林的靓影,漫染香草的芳泽。

——而说起这些,似仍有她们广袖舞出的长风遐畅于胸中。

美人,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乃是一类文明之象征与道德之化身。所以文字草创之时,“美”与“善”即是同源同意。又,美人者,女子也,而“女”“子”为字,“好”也,好者,善哉,善者,美也!这真是造物的智慧与美意。所以古人常以美人喻道德之士,喻贤才忠臣,喻幽兰、喻青竹,喻书,喻花,喻一切美好之事物。譬如诗经之〈蒹葭〉,便以秋水伊人的形象来譬喻一位遗世独立的贤者高士,而三吕大夫在洞庭之滨汩罗之浦徘徊沉吟之时,亦以美人迟暮之叹一吐自己孤臣孽子之情怀。至于结庐孤山以梅为妻的和靖居士,若非得见了梅仙神韵,又如何写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样的句子为之传神呢。所以,美人者,必然是形神兼备的,美为外在之善,善为内在之美。而神韵所以震世惊俗正以其源于道德高势而成就之境界纯善纯美,无法超越。

所以,当我抬眼望见汉风绮丽的众仙子们长袖交横,飘忽若神,心中竟升起久违的感动,端丽而温婉,而我思维中的一切执念此刻也都化开去了。我很想就这样超脱而出,无形无相的与她们往还徜徉,做回风流雪之舞,做轻云蔽月之戏,如此以翱以翔,以游以嬉,这固然是我的妄想,却足以令我领受此大美的善化而烦襟顿释,尘怀一洗。

而我当日于西风残照之下观想汉家陵阙,曾惘然自失于彼千载繁华竟不得久住人间,况乃浊世浑浑,人此一生渺若微尘,心中不胜悲凉。哪里竟会想到某生之幸能缘结神韵,又唤醒我许多尘封之记忆,想来竟不知是几尘劫的往生中种下的善果。神韵之来是一个神迹,而当我想到她时,眼前似浮现出千瓣莲华带着元始而完美的一切于神光离合中层层绽放,层层开示那不可言说的无量妙谛。

--转自《新纪元周刊》 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 劳拉

评论
2014-10-22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