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旺角现暴力“红丝带” 反占中纵火泼粪刀捅人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黄云综合报导)24日,香港占领行动进入第27天。在旺角的反占中人士利用纵火、泼粪、刀捅人等龌龊的手法驱赶示威者,甚至有举着中共血旗的红丝带人士聚集企图折毁路障。旺角的局势紧张。

24日中午,在旺角登打士街关帝庙附近和亚皆老街HSBC旁,有举着中共血旗的红丝带人士聚集企图折毁路障,并与现场集会人士发生冲突。一批戴手套、身上贴有红丝带的口罩青年突冲到旺角占领区,徒手拆路障,狂摇卡板,很辛苦才拆甩数块卡板,即被集会人士阻止,双方口角,口罩青年一度出手推撞,之后飞奔逃走,期间曾出手打集会人士,在占领区留守的“社民连”副主席吴文远被人企图用木条袭击,《苹果》记者亦被一名男子挥拳打伤。

吴文远指责警员看到他被打,没有即时采取行动。吴文远说: 在场附近至少有二十名警员,没一个帮我拘捕疑犯,只是一直叫示威者冷静。

有市民被打,要求报案。警方于亚皆老街小肥羊旁边、弥敦道 谢瑞麟前设下防线,并叫大家冷静。

另在山东街,有数名红丝带反占领人士带同中共血旗聚集,未有警察在场,被市民重重包围。新兴大厦荷里活商场前有数名可疑男子,前面有一袋绿色袋疑似工具,山东街关帝庙前有人要拆路障。
  
有市民想加固路障被警察上前阻止。打扮成美国队长的Andy,连日来留守旺角集会区,他戴着头盔墨镜,手持盾牌,他因阻止一名穿灰色衫的阿伯拆走路障,马上被30多名警察包围,然后带离现场。

10月24日凌晨,学联摆设在旺角占领区内的红色帐篷失踪,后被发现扔在占领区路障中。

学联称,24日,一名男子把载有易燃液体的玻璃瓶掷地打碎,企图纵火烧毁占领人士的物资。幸被占领人士制伏,把他推向路边。
  
当时警员听到现场大叫“有人放火”并没有即时处理事件,反而由现场人士帮手制伏,前后相隔逾10分钟。目击者称,事发于旺角HSBC附近,其间该人不停攻击抗命者甚至抓头发,但由于地上满布玻璃碎片和易燃液体,所以众人只好忍受这人攻击,直到把他带到路边才将他压在地上制伏,而警察过了近10分钟才出现。警察出现后,该人则假装晕倒,随后被消防员带离现场。
  
24日中午,约有10名男子到旺角,试图清走路障,其后有占领者赶到,站在路障前守护。该批人士其后转去接近弥敦道的一段亚皆老街拆除路障,警方则上前劝止,并在路障前筑起人墙,占领者亦赶到现场保护并未拆除的路障,这些试图拆路障人士才散去。
  
一些假反占中者晚上还出动下三滥手段骚扰示威者。10月22日晚上8时许,弥敦道陶德大厦对开的集会地点,突然有人从高处接连掷下4个“颜料臭弹”,深啡色不明液体四溅,臭气四逸,百多名市民争相走避,但仍有多人走避不及被颜料溅中,包括大人、小孩甚至坐轮椅人士,小孩“中弹”后大哭。事发时坐在陶德大厦对面的钱女士中了一个“臭弹”,两小腿及背包都染上深啡色颜料。
  
22日下午,多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旺角占领区一带强拆路障,其间一南亚裔模样的男子突然用利器向一名占中人士行刺,有民众将此过程拍下,并上传至网络。
  
捱过催泪弹、胡椒喷雾的学生及市民,终于等到政府愿意与学联对话,但两小时会面只换来政府“游花园”式回应。在对话前,梁振英突然宣称有外国势力介入。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占领者不满政府的回复,应思考如何扩大不合作运动,学联会评估民情,决定下一步方向。周永康称,目前不清楚是否需要展开下一轮对话。
  
中大一位学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现在差不多三个多星期了,我们大学生觉得普选不可能一步到位,我们现在的诉求是希望政府聆听香港市民的民意。这么多天,走出来的人数不是几千,而是十万人。”
  
香港一位艺术系的女大学生伊娃(Eva)对德国之声说,除了“占领”这样的方式,没有其它选择。他们已经尝试过所有方法:大规模抗议、艺术活动、民间组织的“全民公投”等等,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占领”街道是唯一给港府施加压力的方法。停止行动不是一个选项。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4-10-24 7: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