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加首都枪击案遇难士兵遗体返故土

“他永远是加拿大的儿子”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0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凌心竹、辛颜渥太华编译报导)周五(10月24日)遇难士兵Nathan Cirillo的遗体被运回故乡时,成千上万的加拿大人站在渥太华至哈密尔顿的道路两旁,向这位在战争纪念碑前被射杀的士兵致敬。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近千人在国家战争纪念碑悼念遇难士兵

上周两名加拿大士兵被害,在渥太华国家战争纪念碑以及全国各地的纪念碑前,人们从各地潮水般赶来悼念。

周六全国各地多处守夜,纪念周三渥太华枪案中身亡的Nathan Cirillo下士,以及周一早上在魁北克的另一起袭击事件中身亡的准尉Patrice Vincent。

Nathan Cirillo下士的葬礼正在准备的过程中,全国各社区举行守夜活动,纪念这暴力的一周的遇难者。

在国家战争纪念碑,也就是下士Cirillo遇害的地方,约有800至1000人晚上8点后短暂聚集。他们燃起的蜡烛照亮了当天早些时候摆放在纪念碑脚下的成堆的鲜花与花圈。
国会山外部周五晚上重新向公众开放,已有访客来此。市内的游览将在周一开放,访客甚至会被允许参加问答时间。

在本市的加拿大轮胎中心体育馆,渥太华参议员冰球队和新泽西魔鬼冰球队的运动员聚集在中心冰场,与士兵Cirillo在哈密尔顿及急救队的战友一同在赛场默哀片刻。

遇难士兵魂归故里

当灵车沿着英雄高速公路行驶时,车队经过了401高速路段上的一些阿富汗加拿大士兵阵亡的纪念碑,还有沿途很多人挥舞加拿大国旗,含泪向这位24岁预备军人鼓掌。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人群中有退伍老兵、警察、消防员、军人家属,还有那些只是想表达敬意的普通民众。一些人在车队经过时唱起了加拿大国歌。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在500多千米的行程中,其他的车辆都礼貌的与灵车车队保持距离或主动退让,直到灵车从视线中消失。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车队在晚上8点到达哈密尔顿殡仪馆,很多在外面等候多时的人轻声唱起加拿大国歌并鼓掌。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在Cirillo所在军团的战友Argyll和Sutherland Highlanders缓缓的将灵柩抬入殡仪馆时,人群中发出了压抑的哭泣声。现场有很多孩子拿着加拿大国旗,穿着国旗颜色的衣服。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周三早晨,Cirillo在渥太华的战争纪念碑前被枪击,很多人试图抢救他,但他最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枪手后来在国会山内被击毙。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的儿子”

Cirillo的家人在悲剧发生的第一份声明中说,他是一个“无畏自豪的军人”。

军官Robert Andrushko宣读一份Cirillo家人的声明:“在10月22日,我们失去了一个儿子,一个兄弟,一个父亲,一个朋友,以及一个国家的英雄。”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由军官Andrushko有Cirillo的继父Victor Briffa陪同,Briffa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Cirillo的家人说不只是我们一家为他哀悼,全国都在哀悼。“我们失去了Cirillo之后,我们一起哀悼。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我们此时的悲伤。”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加拿大首都民众自发来到战争纪念碑前,为被射杀的士兵献花致敬。(任乔生/大纪元)

“Nathan是加拿大的儿子,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Cirillo的家人说,他们从全加拿大人,包括加拿大军队还有 Argyll和Sutherland Highlanders那里得到了很多安慰。

他的家人说:“Nathan热爱军队,他一直忠于职守。他明白什么叫维护自由。他是无畏的。即使他知道悲剧将要发生,他也一定会坚守岗位。”

Cirillo的葬礼周二中午在哈密尔顿的天主教堂举行,但目前还不知道是否对公众开放。

公众吊唁在Markey-Dermody殡仪馆举行,分别是周日的晚上六点到9点,周一的早晨9点到晚上6点。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
2014-10-29 8: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