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直接杀人 杭州器官大会27医生被追查

人气 26
标签: ,

【大纪元2014年10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综合报导)中共活摘器官遭到国际医学界抵制,2014器官移植大会10月29-31日在中国杭州低调举行。大会主席是郑树森,他是肝脏移植专家,遭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追查,此外一批与会者在该组织公布的中国大陆涉嫌参与活体切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疗单位和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之列。
  
27名与会医生上追查名单
  
原定今年6月举行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本已取消,8月28日中共突然宣布改在10月29日在杭州举办。令人蹊跷的是,今年只有中文网站而没有英文网站。很多海外移植医学专家明确表示,即使获得了邀请,他们也会拒绝参加今年的器官移植大会。

追查国际组织负责人汪志远说,他们正在密切关注一批与会大陆演讲者,其中27人名列9月26日公布的第一批中国大陆涉嫌参与活体切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疗单位和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之中。汪志远说:“活体强摘器官的人就是第一线直接杀人取器官的凶手。”
  
2014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主席是郑树森。郑树森是中共肝脏移植专家,浙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同时还是省反X教协会理事长。像这样职业领域不搭界的双重身份的人不多见。99年后他成了换肝大户,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杀人罪。
  
今年6月6日,郑树森在伦敦参加国际肝脏移植大会期间,收到了“追查国际”发出的《追查浙江省反X教协会理事长郑树森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通告》,他接到通告后神情慌张地离去。
  
据官媒称,截止2012年,郑树森实施了肝脏移植1,080例,还同时开展多器官联合移植,施行肝肾联合移植25例,为国内移植数量最多。此外,郑树森曾创下在移植中心同日连续完成5例肝移植手术,一周施行肝移植11例。

骇人听闻,屠杀必须停止!
  
专门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疗人员克里斯认为,目前制止活摘的最有效途径就是杜绝与中国有任何器官移植方面的生意,每个国家都不参与同中国的器官移植买卖,国际社会都要求中国提供明确的器官供体追踪数据。
  
他说:“如果你不能证明器官来源清白,不能证明供体未被屠杀,我们就不能提供医疗服务给这样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所有的国家都应该要求中国建立供体追踪系统,知道每一个器官的来源,知道每一个器官的去向。”
  
他震惊于中国现今仍存在的非法器官交易,为器官牟利而进行的大规模屠杀:“一个病患短期内接受了八次肾移植才成功,这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这不只是中国内部的问题,这是全世界的问题, 这是全人类的问题。作为人类,我们每个个体都有责任严肃地对中共说:你太过分了!必须立刻停止屠杀!”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兼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讲述,自己曾与一位去中国换肾的病人交谈过。“他住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病房,验血过后医生拿了一张名单进来,手指停在其中一个名字上。两小时以后,一对肾脏取来了。不过,移植的效果不理想。几天之内,医生又先后拿来三对肾脏,但都不成功。3个月后,病人重返这家医院,又试了四对肾脏,第八对终于匹配良好,病人身体恢复健康。八条生命!就为了一个人活着!”

大陆存在庞大活体人体器官库 随要随到

近十年来,国际流行到中国大陆去做器官移植手术,其特点是在大陆无需花费等候器官的时间,所需配型的器官几乎是随要随到……

《长春城市晚报》2006年3月4日报导了一则离奇的百里“摘心”术。2月27日,浙江28岁的心脏病人谢抱时,在弟弟陪同下乘飞机来到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入院检查后才发现,他患的是“终末期扩张性心肌病”,必须马上做心脏移植,否则性命不保。可上哪去找愿 意把心脏捐献出来而自己去死的人呢?
  
报导没有透露心脏的来源,只说医院在第二天就找到了免疫匹配的心脏。“28日早上10点多,吉大二院肾病内科主任苗里宁,乘救护车赶往距长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体心脏,十分钟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脏,放在专门的心脏冷冻保护液中,然后以180公里的时速赶回吉大二院,三小时后,那名男子的心脏就在谢抱时的体内跳动起来了。”
  
2006年5月19日,《南方日报》报导了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如何抢救中毒患者的事。报导说,5月16日,专家在会诊后给中毒患者任贞朝开出的治疗方案是:马上进行肝肾联合移植。“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仅隔一天时间,省外就传来好消息——配型与病人吻合的肝肾找到了。17日下午6时,肝肾被火速空运到了广州。八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就在普通民众为这些神奇高效的移植手术感到欣慰高兴时,国内外的医学专家们却疑惑深重:作为常规外科手术,器官移植技术本身并不难,难点主要在于匹配器官的找寻。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一般要等好几年,为什么“找寻奇迹”却在中国频繁发生呢?中国人口多并不是关键原因,因为不同人种中的器官匹配概率是一样的,况且中国人即使死了也要保留全尸的传统观念,恰恰是最阻碍器官移植的因素。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仍然系统地从死刑犯身上进行器官移植的国家
  
国际器官移植学会(TTS)不久前在其网站上发表了致中南海的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公开信。信中表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仍然系统地从死刑犯身上进行器官移植的国家。公开信表示:从我们的中国同事和一些调查的第一手报告显示,从中国囚犯获得器官的做法是移植外科医生和当地的司法和 刑法官员之间臭名昭著的交易。天津网站(www.cntransplant.com)继续招募正在寻求器官移植的国际病人。

来自中美洲危地马拉的世界器官移植协会(The Transplant Society)成员鲁道夫(Rudolf Garcia-Gallont)医生在2008年波士顿移植大会时表示,自从2006年在波士顿移植大会期间,法轮功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问题提出来之后,世界器官移植协会就开始采取行动。学会主席尼铁尔 尼先生(Nicholas Tilney)和世界器官移植协会国际事务主任德莫尼克医生(Francis L. Delmonico到中国做了几次访问。他们坐下来和中共的卫生部官员谈。但是结果令国际移植协会失望,中共开了很多空头支票。

为了要器官而杀人

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仅官方公布的数据,从1999年的5,000例增长为2006年的2万例。
  
在此期间,中国并没有发生技术上的巨大革新,唯一的重大变化是对近亿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以及数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抓捕、拘留、关押与判刑。数以万计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当作器官移植的供体,被当局按需谋杀、强摘器官致死。
  
国际知名专家、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Bioethics)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卡普兰教授在一项学术大会上强调中国境内“为需求而杀人”的活摘器官的惊人罪行的普遍性。他说:“很容易就把这两件事联系起 来。如果他们用囚徒的器官,他们需要相对健康、年轻的人。不需要多大的想像力,就可以断定,那其中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是为了要器官才把他们杀害的,这是非常合乎逻辑的推断,你不能用老年人做器官供体,也不能用有病的,而法轮功学员相对更年轻,也更健康,因为他们有更健康的 生活方式。所以他们一定会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加拿大国家奖章获得者、著名人权大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说:“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证实,他们在中国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常被迫验血或检查器官,而其他在押人员却无此经历。验血和器官检查并不是为了被关 押中的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因为他们一直被酷刑折磨,其实是为器官移植所做的必要检查。”

继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2014年9月26日首发第一批大陆231家医院共2,007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后,10月28日,再公布 100家医院共2,108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主要针对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人员进行全面追查取证。
  
追查国际说,根据该组织的系列调查,自2000年以来,大量健康的活体“供体”(即活人供体)是在被切取器官的过程中死去的,这些所谓的供体主要是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而且,器官切取和移植实为杀人手段。

责任编辑:苏漾
 

相关新闻
黄洁夫再“泄密”:大陆人体器官来历不明
黄洁夫为不道德获取器官辩护 -欲盖弥彰
齐铭:西方主流媒体关注中共器官移植
“2014年停摘死囚器官” 大陆人体器官来历的秘密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打靶辽宁号 美日再围观 中共突放软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新闻看点】美日舍5G抢攻6G 联澳建海底电缆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财商天下】中国庞氏骗局 贾跃亭的乐视帝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