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木子金真:雨伞下人民的觉醒

论“雨伞革命”的意义及影响

木子金真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0月04日讯】无论这次“雨伞革命”如何收场,香港人民已经胜利。这次胜利源自于香港人的自主意识的觉醒。此觉醒意味着港人是时候从“大中华民主梦”中苏醒并且自力更新脚踏实地去争取民主。不同于八九六四以后的多次的所谓“爱国民主运动”(如支联会的民主爱国大游行等),这一次是争取民主但并无爱国的宣示的运动。香港人本来就长期就不跟大陆人生活在“一国”之内。就如“台湾和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的宣言一样,说香港人和大陆人“同呼吸共命运”实为用于意淫之幻想。想当初大陆在经历“大跃进”和文革等等种种浩劫的时候, 说深圳河两岸“一边一国”也实不为过。在赤红年代中,大陆向香港输出的只有源源不断的难民和麻烦,最为臭名昭著的可数“六七暴动”,但同时间香港却是一个没有饥荒和批斗的避难天堂。有见及此,试问由受中共迫害者及其后代所组成的香港人怎可能认贼作父?

所谓“回归”不过是英国殖民者和中共政权之间的黑箱交易,并非民心所向。勉强无幸福。老夫老妻尚且同床异梦,更何况中港之间是一段承父母之命的盲婚哑嫁。既无爱可言,“爱国”该从何说起? 若中共的“中国梦”真的有优越性,那人民必然会用脚投票,像千万投奔“美国梦”的移民一样。中央一面对香港人自主意识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一面又霸王硬上弓地将“爱国”和“中国人”等概念强加于香港人之上(如“国教”一役),必适得其反。前有“国民教育”的彻底破产,后有“雨伞革命”的风起云涌。这便是后果。 中央官员常说香港“主权回归,但人心却没回归”,对他们来说,这的确是不幸而言中。但这却是这场运动爆发的一个被忽视又极重要的大背景之一。

这场运动还有一个响亮的口号:“自己香港,自己救”。这一口号宣示了香港人民自主意识的最终确立。 在这个意义上,这场运动已不仅是一场争取民主的抗争而已,而更像一场改造思想的社会革命。 而对“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恰恰是 “去殖民化”的最重要一步。所谓身份认同是指对自我族群的与别不同的认可,即既不认同自已是大英帝国的子民,又不甘于做中共治下的中国人。两者皆否,此为之“香港人”。 想当年,帝国主义秩序崩坏于二战之中。随着战后新世界秩序的确立,亚非拉的殖民地纷纷被赋予了“民族自决”的权利。而这些殖民地逐渐形成了其“自主意识”,进而是其国族主义。有此一着,往后便是一波一波的亚非拉殖民地独立浪潮。香港的悲哀在于其作为殖民地的自决前途的权利被中英两大国在密室谈判中联手剥夺-而埋下祸根的便是没有由全民公投来通过的所谓基本法。同时,“香港人”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群体也不被强权所承认。因而在97之后,对于大多数还没有认清自己是什么人的香港人来说,“回归”只是换个主子而已。

着实,香港已被殖民过一次,再被中共殖民多次仿佛无不可。还庆幸第一次来的殖民者并不是那样坏。即使没有施舍真正的民主,英人起码给了香港法治和人权。但这一次图谋着大中华帝国主义的新殖民者却是来者不善。他们要给香港带来的是母国的恶质政治和“人相食”的文革文化。说起这一波来势汹汹的新殖民,在经济上有疯狂涌入香港导致楼市飙升的“红色资本”;在政治上有中联办对香港内部事务的多番干预(且不说前特区高官许士仁接受内地高官的金钱的指控)。从“回归”至今的17年里,香港的前途可谓越走越窄,每况愈下。直到最近,人大关于政改决议的发表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关头之紧要诚如许多在电视里受访的香港市民所说的,“再不站出来,以后可能就再没有机会。”再者,政治格言有所谓”All politics is local”。此为真知灼见,字字珠玑。试问离地的京官怎能比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民更了解其的民情脉搏?山高皇帝远。香港人的生活为什么要让千里之外居庙堂之高的北京精英来遥控?“北京治港”取代“港人治港”只能是政不通人不和,天怒人怨。

不仅北京治港行不通,本土政治也是乏善可陈。长期以来,港人自主的声音受制于一个畸形不公的议会。通过直选由人民直接授权的议员饱受功能组别议员的“多数暴政”, 所谓“泛民主派”的“议会抗争”徒作无用功,最多不过有黄毓民“扔蕉”增添一下气氛。政治精英们徒劳二十余年而无寸进,是时候把权力归于人民。此次运动的伟大之处,正是让人民自主地通过实际行动以及付出代价来重立一张“为民而有,为民所享”的社会契约。把金钟和旺角街头变成真正的人民大会堂,让群众进行美国初选Caucus式的自由辩论,汇民意开民智。也许会有无知者指控:“这岂不成了新一场文革?”但是环顾四海,有哪一场有十数万人的集会能像“雨伞革命”那样和平有秩序?那有文革是没有批斗群殴甚至粗言谩骂?反之,与警察对峙中的群众不卑不亢。更有市民自发的默默地清洁示威过后的场地 。谣言止于事实,不攻自破。“雨伞革命”贵在人民自觉自救。按照“占中三子”原来的设想,要占领的地点只有作为政经中心的中环,而且假定主要的参加者为中年男性。但后来当“占中”爆发,结果却大出三子意料之外。不但年少学生们成此运动的急先锋,示威者更是遍布旺角铜锣环和金钟中环等地,来自各年龄层,各阶级和职业,无分老幼贵贱。用人民自己的话来说,这是全民参与, “遍地开花”。在全民觉醒之后,这场“雨伞革命”已不再为少数精英或政客所能把持。

讴歌港人的“自主意识”并不是宣扬分裂, 因为香港人民能行前途自决其实是一种最好的“曲线救国”。若香港与中国的结合是为了共治于极权之下,那便是硬要“统一地不民主”。长此下去也必离心离德,搞不好会令香港变第二个新疆。反之,应该让民主作大前提,让港人自主地选择与中国相好与否。此为“民主地统一”,长治久安之计也。人在做,不单天在看。深圳河对岸在看,赴港自由行的大陆民众也在看,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必受此次运动鼓舞和感动,民主的种籽因此传播。当大陆各地人民因为香港的示范而民智渐开,则港人功德无量。有一天,广东,上海,新疆,西藏等地的人民会为意识到要用自己的行动来拯救自己,而不是靠来自遥远北京的一个邓小平或习近平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人民会拒绝再做善民愚民,他们将不再下跪在信访办或县政府门前,而是真真正正的站起来。就像国际歌所唱的那样“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在这一方面,香港人正在做最好的示范。因为这场运动是真正“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之中,人民觉醒,人民起来,人民要当家作主。

最后,以反映大多数香港人心声的一句为全文作结:“我系香港人,我要有权选特首!”

木子金真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4-10-04 7: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