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传奇(二十一)

文/方慧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4年11月19日讯】今天路易‧威登无疑是法国乃至全世界的顶级皮件奢侈品,LV自问世以来,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致、品质、舒适的“旅行哲学”,雍容大方的设计历经上百年不仅没有被时间所淘汰,反而成为时尚之经典。但是,您可曾知道这个辉煌的皮件帝国是由一个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儿子和他的后代们一手打造的?现在让我们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迹,走进这个皮件帝国,探寻它具有无比魅力的秘密。

二战后重振旗鼓

当德军宣布投降,法国从纳粹德国的铁蹄蹂躏中解放出来时,卡斯顿‧威登像数以百万的法国人一样,终于能使全家人齐聚在阿尼埃尔的别墅里。亨利‧威登在家族史“行李箱的回忆”(La Malle aux souvenirs)一书中记述道:“经过如此漫长的等待后,每个家人都试图忘却风险、焦虑和危险。尽管我们的餐盘、工作坊和商店都空空如也,但这是快乐的一刻,因为所有家人都相聚在一起,也许明天我们能尝试重建一切。”

战争使威登家族失去了伦敦专卖店,与外国代理商的所有合约,也因战争无法交货而终止。维希专卖店依然开着,但是维希城的辉煌时期随着二战的结束逝去了,奢华酒店里的名人纷纷离去,本城的居民失去对未来的希望,只剩下一些热爱水疗的人和美国兵。

威登公司在战后面临原材料奇缺的困境,工厂生产的产量减缓。为了避免解雇职员,卡斯顿去承包了一些木工活。

1946年,法国通过了新宪法,法兰西第四共和国成立了,新政府对奢侈品业表现得很关心。卡斯顿于同年创立了“奢侈品”协会,他在一次主题为“奢侈品有未来吗?”研讨会上这样宣称:“我明白当一个衣衫褴褛的不幸的妇人,遇到一位身着柔软暖和的皮裘大衣女士时的痛苦心情。但是我们能肯定如果皮裘大衣不存在,就能使衣衫褴褛的妇人绝迹吗?不,相反地,如果皮裘大衣不存在了,会招致更多的苦难,因为一件皮裘大衣的制造养活了许多人,从加拿大北部的猎人到巴黎的送货男孩。这是一个无人能否认的事实。”他试图在解释奢侈品业的存在对社会的积极意义。

当卡斯顿找到必需的原材料时,他立即对公司管理人员重新调整,亨利负责商业贸易,雅克负责行政和财务管理,克劳德监管工厂生产。经过几个月不间断的努力,公司经营逐渐走上正规。全家人终于能庆贺战后第一个重要订单:它来自总统府爱丽舍宫,为总统奥里尔正式出访美国订制的一整套行李箱。

路易‧威登软包的诞生

1959年,克劳德‧威登发现了涂层新材料PVC,这种石油化工衍生物经加热后,可作为麻布或棉布织物上的涂层。PVC涂层材料的应用使路易‧威登的字母组合风格的帆布软箱包诞生了,它更轻便更适合旅行。这系列软箱包日后成为路易‧威登公司最成功的王牌产品。

然而克劳德的双胞胎兄弟雅克无法与家人分享成功的喜悦了,1964年,年仅40岁的他就病逝了。雅克离世的几个月前,曾把威登公司从财政危机中拯救出来的祖母约瑟芬先过世了,享年104岁。

亨利与克劳德分别负责商务和生产,但是两人非但合作不默契,而且反目成仇,原来亨利让坐落在巴黎桑蒂埃(Sentier)地区的工厂生产系列产品,而不是让自家的阿尼埃尔工厂接活。为什么?克劳德的儿子帕特里克这样抱怨:“亨利是皮革联盟会的会长,给众多供应商生产机会,便于他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人脉网络,从而获得他们的选票而连任皮革联盟会会长,他只考虑这个!” 卡斯顿是否对亨利的做法提出异议?

此时第三代掌门人卡斯顿已年逾耄耋,84岁的他于1967年给两个儿子留下了一份遗嘱,其中写道:“如果出于家族内部财会的考量,把家族财产分成四部分(阿尼埃尔、巴黎、尼斯和不动产)的话,那么它们是密不可分的。过去的历史证明,没有一部分能独立存活,在不同的时期,不是这一部分,就是那一部分扶持着整个家族生意。我的渴望是让这四部分的关系更密切牢固。……让外面的工厂为我们制造产品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它是一个懒惰的主意,如果持续下去就会导致阿尼埃尔工厂的倒闭,而阿尼埃尔是路易‧威登品牌存在的意义。如果阿尼埃尔关门,五年之内,路易‧威登品牌将不复存在。只要比较一下阿尼埃尔的产品和别的替代工厂生产的产品就会发现:别人生产的产品缺乏一种雅致。我们家族中还有三人仍具备路易‧威登的品味,(除了我)就剩你们两个了,你们务必要克服困难去维护和捍卫这个品牌。”

3年后,1970年3月17日,卡斯顿‧威登去世。

威登帝国崛起

1970年当卡斯顿去世时,威登公司的规模还较一般,巴黎和尼斯两家专卖店的年营业额不足1千5百万欧元。卡斯顿的实际接班人出乎意外地并非是亨利,亦非克劳德,而是卡斯顿的女儿奥迪尔(Odile)和她的丈夫亨利‧拉加米耶(Henri Racamier)。

1912年出生的亨利‧拉加米耶是一个工业家之子,1943年与奥迪尔‧威登结婚。1949年他创立了一个做钢铁买卖的小公司,非常成功。在卡斯顿去世前,他对经营威登公司甚感兴趣。他是家族中考虑将威登品牌推向大众市场的第一人,这个策略使一个专为贵族服务的行李箱公司转型为跨国公司。威登家族整整三代人创立了一个优秀品牌,而拉加米耶打造的将是一个帝国。

1977年拉加米耶卖掉了他的钢铁公司,而专注于威登公司的扩展。他致力于开辟销售网路,不久就意识到,如果公司不拓宽业务,就无法使正在建立的销售网路获得收益。于是他决定和其它的时装和酒业大品牌联合起来,他收购了纪梵希(Givenchy)和凯歌香槟(Veuve Clicquot),并梦想着把酩悦轩尼诗(Moët Hennessy)集团也纳入旗下。扩大后的路易‧威登集团营业额飞速上升,此时的拉加米耶踌躇滿志,觉得无人能与他匹敌。

拉加米耶孜孜不倦地试图实现他的梦想—与酩悦轩尼诗集团合并,功夫不负有心人,1987年他终于说服了酩悦轩尼诗集团的总经理,合并后的集团以LVMH命名,是Louis Vuitton Moët Hennessy的缩写。但此刻的威登家族不再拥有绝大多数的控股权。当时的LVMH集团在全球拥有130多家精品店和120亿美元的营业额,其中亚洲占40%。

拉加米耶虽然实现了梦想,并且成功地打造了一个奢侈品帝国,但在商场如战场的残酷竞争中,他在与另一个实业家之间展开的股权博弈中败下阵来,这个实业家就是今天的法国首富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d)。1989年1月13日星期五,对威登家族而言是个名副其实的黑色星期五,这一天阿尔诺把拉加米耶从集团的最高管理层挤下台,成为LVMH集团的首席执行长。

今天威登家族的成员全部从LVMH集团中淡出,除了克劳德的儿子帕特里克—路易‧威登(Patrick–Louis Vuitton)。帕特里克从1973年9月起,以学徒身份进入公司,至今仍负责特殊订单的技术监督,同时也作为路易‧威登品牌的巡回大使走遍全球。

今天的LVMH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旗下拥有60多个品牌,业务涉猎五大领域:葡萄酒及烈酒、时装及皮革制品、香水及化妆品、钟表及珠宝和精品零售。集团中的龙头老大路易‧威登品牌呈两位数增长,有13个制作工作坊、1个国际物流中心、分布在50个国家的300多家精品店及9500名员工。

一个独一无二的威登帝国已矗立在时尚界的顶端。

结语

路易‧威登品牌诞生在冒险年代,随着近代旅游而发展,历经三次战争磨难,走过三个法兰西共和国,一代又一代,从路易、乔治、卡斯顿、亨利到克劳德,用他们的天赋、卓越、严谨与用心,让世人感受到一份显赫与尊贵,体验王公贵族般的精致生活方式,这就是一个法国家族—路易‧威登的传奇。(全文完)

责任编辑:德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巴黎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离凯旋门不远的一家店门前,顾客经常排起长龙等着进店购物,走出店门的那些肤色不同的顾客经常是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样的图案,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舰店。近年来,这里的中国顾客越来越多,他们也像一个多世纪前的王公贵族和名媛绅士一样,对声誉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独钟。
  • 在巴黎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离凯旋门不远的一家店门前,顾客经常排起长龙等着进店购物,走出店门的那些肤色不同的顾客经常是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样的图案,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舰店。近年来,这里的中国顾客越来越多,他们也像一个多世纪前的王公贵族和名媛绅士一样,对声誉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独钟。
  • 见证历史时刻 路易•威登在马雷夏尔的木箱店里干了两年后,就升为首席技师,这个新职位让他整日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徒步奔波。虽然路易•威登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因为处在那个时代,还是身不由己地成为某些历史时刻的见证人...
  • 走上创业之路1854年路易•威登与艾米莉结为秦晋之好,当时路易32岁,而艾米莉芳龄17。艾米莉虽然年轻,但很成熟,路易可以和她商讨任何事。当路易求婚时,就告知了艾米莉他要开创自己的事业。如果此时的路易还有几分犹豫的话,艾米莉则对她的丈夫充满了信心。婚后三个月,艾米莉有身孕了,她坚信路易应该停止在马雷夏尔的木箱店里工作,自立门户的时机到了,路易被说服了...
  • 改造巴黎拿破仑三世对后世的重要影响之一是改造巴黎,他重用意志坚强、具有强烈使命感的奥斯曼男爵对巴黎进行城市规划,最终形成今日巴黎的建筑风格和典雅气派的城市景观。奥斯曼精力充沛,事无钜细,从海报亭、饮水池、路灯与灯杆、喷水池、坐椅等,都交代了尺寸、材料、配置的位置与原则,奥斯曼是把巴黎当作一个艺术品,从整体到细节都做了极其严谨的规划...
  • 女士专用箱阿尼埃尔镇的新厂房建成后,路易.威登也把住家盖在旁边。在路易的工厂里当工匠,并非一件易事,他们必须持续不断地适应路易推出的新款式的要求,达到路易制定的严苛的品质标准。工匠们学习如何钉杨木板条、如何在箱外粘贴帆布和在箱内铺衬红白条纹相间的帆布。路易是一个令人敬畏的老板,他经常会给工匠脸色看,既不喜欢来自工匠们的挑战也不愿他们辞职,更不用说背叛了。
  • 王室贵族推动旅游业当拿破仑三世的同母异父兄弟,莫赫尼公爵(le duc de Morny)在1860年创办位于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多维尔(Deauville)海滨渡假胜地时,法国的旅游业就此诞生了。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王后对西南部的比亚里茨情有独钟,在那里建造了一幢能眺望大西洋的以欧仁妮命名的豪华别墅。有时欧仁妮王后让拿破仑三世一起去诺曼底做温泉疗养,帝王夫妇也喜爱维希(Vichy),在那里盖了一座具有第二帝国风格的“帝王小屋”,路易·威登的子孙们也曾住在邻近的别墅里。
  • 世博会获奖1867年4月1日开幕的世界博览会再度在巴黎举办,英国人和美国人都将参展,这给了路易一个征服全球的起步平台。当1860年英法签署自由贸易条约,路易就料到要面对严峻的英国人的商业竞争,而背后商家必争的是美国市场。美国是一片辽阔的淘金之地,随着铁路运输的逐渐发达,热爱出游的美国人,需要大量的行李箱。对于美国这块潜在且庞大的市场,路易更先知先觉于他同时代的法国工业家们。
  • 远洋殖民地的行李箱
  • 路易被卷入普法战争1869年12月,欧仁妮皇后从埃及返回巴黎,一天下午,皇后亲临巴黎歌剧院施工现场,她惊奇地发现这座建筑采用了色彩缤纷的大理石、玛瑙,斑岩及褶边装饰,还有廊柱和大量的雕像,从中她能找到某种法国或意大利的艺术风格元素,但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种建筑风格,于是她向巴黎歌剧院设计师查尔斯·加尼叶发问,年轻而富有才华的加尼叶给了皇后一个惊喜:“这是拿破仑三世建筑风格!”这也是后人所称的新巴洛克风格。然而此时拿破仑三世的法兰西第二帝国快发出最后的叹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