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原法轮大法研究会王治文近照曝光 狱中遭酷刑

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王治文历经15年监禁后,近照于日前首度曝光。被关押前后面貌差异之巨大,令女儿王晓丹心痛。(大纪元)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1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10月30日向大纪元提供父亲回家后的最新照片。她表示,父亲在狱中遭受酷刑。王治文于10月18日在遭受15年非法监禁后从北京前进监狱出狱,但随即遭非法绑架至洗脑班。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王治文于10月24日从洗脑班被释放。

王晓丹最近得到几张父亲回家后的最新照片来看,王治文在狱中遭受酷刑的痕迹仍在。她说:“父亲的锁骨扭曲走形,一看就是受过伤,并且受伤之后没有得到恢复。”

从王晓丹最近得到几张父亲回家后的最新照片来看,王治文在狱中遭受酷刑的痕迹仍在。她说:“父亲的锁骨扭曲走形,一看就是受过伤,并且受伤之后没有得到恢复。”“手指变形”。(大纪元图片)
从王晓丹最近得到几张父亲回家后的最新照片来看,王治文在狱中遭受酷刑的痕迹仍在。她说:“父亲的锁骨扭曲走形,一看就是受过伤,并且受伤之后没有得到恢复。”“手指变形”。(大纪元图片)

在与父亲的通话中,王晓丹发现父亲的语言表达有时存在困难。“说话不太利索,舌头有时转不过弯来。”

王晓丹表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父亲1999年被非法关押以来,父亲便被迫失去身份证。由于目前没有身份证,他无法前往医院进行身体检查。

目前,王治文居住的小区,亦有人对其进行监视。王晓丹说,父亲现在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他(目前)还被中共当局告知被剥夺政治权利4年。王晓丹说,只有父亲来到海外,才能真正拥抱自由。

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图)的女儿王晓丹表示,父亲在狱中遭受酷刑。(大纪元图片)
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图)的女儿王晓丹表示,父亲在狱中遭受酷刑。(大纪元图片)

王晓丹于10月24日在华府新闻发布会现场向媒体记者讲述了她的父亲王治文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被关押的期间遭受残酷折磨,她说:“其中包括满口的牙齿(几乎)都被打掉没有了,十个手指头指甲被牙签穿透,7天7夜都不让睡觉,长期带24公斤重的手链和腿链,锁骨打碎了,常年不让睡足觉,常年被迫干各种奴工,膝盖曾经被钢筋穿过,现在满身伤痛,面相变成了一个很憔悴的老人。”王治文在10月18日被绑架之前,曾出现脑血栓症状。

王晓丹认为,她父亲所遭受的酷刑远不止于此,只是她现在还无从了解到具体情况。

据明慧网报导,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把几十种的暴力手段全用在了法轮功学员身上,外界已知的酷刑至少四十种以上,每件酷刑都超过血肉之躯所能承受的极限。不少人把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看守所称为地狱和魔窟。不许睡觉、毒打、电击、性摧残、灌食,是魔窟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除此之外,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老虎凳”、“死人床”、“开飞机”、“约束衣”、地牢水牢、背飞、“抻床”、“红白二龙”鞭子抽打;灌辣椒水、浓盐水、灌粪汤;“冻冰棍”、“喂蚊子毒虫”、“晒鱼干”、电针等等,每天花样翻新的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注射不明药物,很多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演示图: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大纪元)
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演示图: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大纪元)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中共继续迫害藏人、法轮功、基督教等人士

联合国将每年6月26日定为关注酷刑受害人的救援工作和制止酷刑纪念日。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 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主席、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罗伯特•乔治(Robert George)2014年6月27日在华盛顿的一次演讲中说:“在中国,(当局)继续迫害西藏藏传佛教人士、维吾尔穆斯林、天主教、基督教新教教徒、法轮功学员。这其中有很严重践踏行为,包括罚款、逮捕、关押、关闭家庭教会、强迫放弃信仰并进行酷刑折磨等手段。”

据法轮功人权消息,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诺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2005年到中国调查,发现劳教所记录在案的酷刑案例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遭受毒打酷刑 多人致死

截至2014年2月份,明慧网收录的3,653个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调查显示: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26%的学员在中共多种酷刑手段的共同摧残下致死,另外21%被毒打直接致死,41%遭受到毒打的学员被中共毒打头部,35%被毒打脸部/五官,25%被毒打全身,19%被毒打四肢,甚至还有4%被毒打生殖器。仅举如下几例:

案例1:2000年4月20 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为题,报导了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女,59岁)被潍坊中共当局绑架到临时成立的城关街办事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在陈子秀拒绝“转化”而被毒打致奄奄一息的情况下,仍强迫陈在雪地中赤脚爬行,直至死亡的案例。报导震惊了世界,撰写该报导的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获得了著名的普利策新闻大奖。

案例2:大赦国际都柏林期刊《动态》2000年11月报导了山东烟台市法轮功学员赵金华(女,42岁)因拒绝“转化”被张星派出所警察暴打10天后去世,当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强烈反响。

案例3: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法轮功学员王霞,1974年出生,2002年8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遭电击、吊打、性侮辱虐待、大头针钉入指甲、不明药物摧残以及长达两年的灌食迫害。王霞被投入监狱前110多斤,后来仅剩下40多斤,骨瘦如柴,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仅剩骨头,脚完全变形。

王霞被迫害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网发表之后,震惊世人,让人们想起了被纳粹集中营活着填入焚尸炉的形如骷髅的受害者。王霞于2012年6月15日含冤离世。

案例4:唐铁荣(女,51岁),辽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因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于2000年12月30日 被抚顺市劳教所指使打手逼迫唐铁荣“开飞机”,用手使劲打脑门,砸后背,脚踢,逼其“转化”,从早打到晚。打手们摁著唐铁荣的手让她写骂李洪志大师、骂法轮功的话,唐铁荣不写,几个人就使劲摁着她的手写。第二天早上,狱警一看唐铁荣已经不会说话,急忙弄车,将她背出去立即送回家。当天下午唐铁荣在家中去世。

案例5:非常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常常被强制注射不明药物。

吉林省东丰县第四中学教师魏凤举被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后放回家,一个多月后突然不能吃饭,不停泻肚,接着大小便失禁,浑身疼痛,体重急剧下降,于2007年7月12日死亡,去世前看不见东西。

山东省泰安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芹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回家后精神逐步失常,九天后,于2002年农历11月初七去世。

江泽民等被30多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

江泽民为一己私利、出于妒嫉心在1999年发动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团体的残酷迫害。迄今江泽民等人已被3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

为了维持这场迫害,江泽民集团一直试图掌握中共的实际最高统治权。江泽民退位后,从中共的“十六大”到“十八大”前,江泽民一直在背后垂帘听政。中共“十六大”后是曾庆红和罗干掌权,“十七大”后是周永康掌权,江泽民集团预谋“十八大”由薄熙来接替周永康,继续延续迫害政策。人算不如天算,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随着核心成员不断被抓,这个集团已支离破碎。据悉,江泽民集团中的第二号人物、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头号人物江泽民都已经被看管,这种看管虽然不同于软禁,但其活动已部分受限。该集团中曾经手握大权的人物、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7月29日被中纪委“立案审查”,军中的实权人物、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6月30日正式被宣布落马,同时在10月27日被“移送审查起诉”。而具有江派和太子党色彩的薄熙来,已被判处无期徒刑。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4-11-02 1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