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荀真湘:“望蒋杆”下的冤魂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1月20日讯】1947年5月的一天下午,在中共统治下的冀鲁豫解放区的一个中学,学校奉命停课,同学们全部被驱赶到校外一个广场上,围观望蒋杆斗人酷刑,接受阶级教育。学生们目睹该校一位极受崇敬的国文老师,双臂被绑悬吊在望蒋杆上,因为钻心疼痛无法忍受而纵声哭喊,在学生们惊慌失措,不忍卒睹时,只见绳子突然放松,老师被活活的摔死在杆下,围观学生心灵受到极大震撼,无不心惊胆颤,残酷场景久久无法忘怀。笔者的一位同事,当时被迫观看望蒋杆酷刑,虽然经过数十年岁月的销蚀,至今不能摆脱阴霾,每当看到人们在运动场上玩单杠和吊环时,就会不自主的在眼前浮现出被吊在望蒋杆上老师痛苦难熬,悲惨无助的可怕情境,心情仍然久久无法平静。

中国内战时期的晋冀鲁豫解放区,望蒋杆是发动群众,斗地主土地改革的普遍形式。地主富农及其知识份子几乎全部惨死在望蒋杆下。

望蒋杆这段害人史,被中国当政者刻意隐瞒,在中外报刊和书籍中至今仍不见记述,即使在某些著述中稍有波及,也只是被肆意歪曲和美化的谎言,望蒋杆下的牺牲者成了永无昭雪安息之日的冤魂。

为了还历史以本来面目,告慰冤死者,笔者曾经陆续访问过部分知情者,得以拼凑出望蒋杆暴行的概貌,仅撰此文,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的知情者揭发中国内战中这段悲惨史。

望蒋杆的实施情况是:中共地方当权者在城镇的广场或村庄的打谷场上竖立一个高大的木杆,上端绑一个滑轮,再穿上一条粗绳子,把事先选择好的斗争对象捆起来推到场子里,他的双臂绑在绳子一头,另一头被几个壮年汉子拉着,一声口令,拉起绳子,人被拉离了地面悬在空中。被吊起来的人感到撕心裂肺的剧痛,禁不住的大声呻吟求饶,这时领导人认为火候到了,让拉绳子的人齐声叫喊:你看见蒋介石了吗?受刑人如果回答:没看见,就会再往上拉得更高,痛苦更难于忍受,会不禁发出肝胆欲裂的哀嚎,使围观的人紧张到极点,心惊胆颤,不敢注视。一直到被吊的人回答:看见了,拉绳子的人便说:你去找蒋介石吧,绳子便猛一松,使人凌空摔下。地面安放着尖端向上的铁叉和耙子,受刑者被插得浑身是血,非死即伤。如果人没有死,便会再拉起来,重复的吊摔,直到死亡。

每次举行望蒋杆吊人,都要强制民众观看,干部事先发动一些积极分子,在人群中带头喊口号,场面激烈、恐怖,把受害者摔得浑身鲜血淋漓,气息奄奄,当场死亡,使围观民众深陷惊恐之中。

被吊上望蒋杆的人,大部分被当场摔死,只有极少数只为恐吓不拟处死的人,才能够死里逃生,从此成了惊弓之鸟,匍匐在中共的脚下,屈辱的度过余生,绝对不敢对人提起望蒋杆的经历。

望蒋杆是中共发动内战的一大发明,它的出现是中共只求胜利,不择手段的必然产物,中共领导人认为:望蒋杆能够把地主富农和蒋介石联系在一起,使农村穷人肆意虐杀富人剥夺他人财产合理化,迅速煽动出阶级仇恨,让农村贫富两派打起来,在恐怖环境中动员青年参军,保卫胜利果实,发挥了关键作用,大力支持推广。

1946年—1949年的四年里,在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地主,富农,几乎全部被吊在望蒋杆上摔死,许多不被信任的知识份子也难逃吊上望蒋杆的厄运,甚至个别怀疑的共产党干部也被拉上瞭望蒋杆,仇恨被煽动到极点,人人自危,红色恐怖弥漫大地,人们对中共的一切作为不敢有任何异议,行动上服服帖帖,为党的扩军打内战政策,制造出了最佳条件。

抗日战争初间,中共公开宣称的是:拥护蒋介石的领导,参加抗日,放弃斗地主和暴力土改政策,政府供给八路军、新四军粮饷。中共在占领区对地主采取减租减息政策,甚至还给个别地主戴上“开明士绅”的帽子,在党领导的政府里挂个名,做个民主的样子。但是内部实际执行的政策,却是军队绝对不服从统帅部调遣,而是化整为零,避开危险的正面战场,躲到战线的后方山区和农村,用抗日的名义,乘机吞并政府和民间的抗日武装,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准备抗日胜利后夺取全国政权。

日寇投降前后,党中央认为时机已到,立即从避战,改为出击。集结隐蔽在晋冀鲁豫地区的八路军和苏皖江南的新四军,命令他们把兼并、进攻、消灭政府抗日游击队放到首位,扩大解放区,并攻击日寇力量薄弱的城市,抢夺战争物资,收编敌伪军,迅速壮大实力,由点到面的发动内战夺权。

打内战需要庞大人力,特别是人海战术,不顾巨大牺牲,更需要源源不断的补充兵员,在一些老解放区,经过多次动员,大部分青年已经被征去当兵,农村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妇女,已经无兵可征了。

现在人民总算盼到抗日胜利了,都希望休养生息,过和平日子,普遍厌战,人们不愿意参军,大多数地方政府没有办法完成上级布置的征兵任务。为了解决庞大兵源,中共领导人决定在占领的地区重拾过去红区的血腥土改政策,造成恐怖气氛,消灭任何反抗力量,以便迅速把农村青年征召入伍,投入战争。

因此,1946年起,在部分地区先秘密的开展了血腥土改,即使地主们早已交出了土地,无地可分,也必须进行“土改补课”,把地主富农再拉出来斗争,连那些曾经被中共树立为民主榜样,称作“开明士绅”的人,像著名的开明绅士典型刘少白和牛友兰、孙良臣等人也不能幸免。道理很简单,不这样,“群众就发动不起来”。孙良臣当场就在斗争大会上被活活打死,牛友兰在斗争大 会上用铁丝穿上鼻子,强迫牛的儿子中共的高层干部牛荫冠牵着鼻子让群众斗争,不久,牛友兰就死于监狱。当时的口号是:群众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能够发动城镇和农村里最穷的人,满足那些游手好闲的懒汉和地痞流氓们把富人打翻在地的快感,敢于向富人夺取财富,就达到了逼他们参加战争的目的,让农民人人手上沾血,杜绝了回头路,才能死心塌地跟着共产党走,望蒋杆就是在这种气氛中出现和推广的。

随着土改运动的扩大,在晋冀鲁豫解放区,中共领导人把望蒋杆作为最有力的斗争方式,大力推广,遍地立杆,村村流血,杀人如麻,不但所有的地主、富农被清算斗争之后惨死杆下,有的中农和抗日期间参加敌伪组织暗地做抗日工作的人士,也被当做“小蒋介石”拉上望蒋杆摔死。开斗争会时,总是要强迫男女老幼全村人参加,在预先训练好的积极分子带头下,轮流上台打人行凶,让人人手上都沾上鲜血,把命运拴在一起。有些人良心未灭,不愿意参加打人,就会被指责立场不稳,甚至被戴上“地主狗腿子”的帽子,拉上望蒋杆示众。此时干部动员参军便有了充足的理由和条件:你们夺取了地主富农的财产,被斗争被杀害者的家人不会甘心,一定要来报复,蒋介石就是地富的代表,一定会打回来,反攻倒算,所以农民必须踊跃参军,保卫胜利果实,达到无限征集人力的目的。

望蒋杆对于制造仇恨,动员参军发挥了奇妙作用,过去青年人对参军躲躲闪闪,老人,妻子哭哭啼啼阻止参军的现象没有了,地方干部能够源源不断的向部队输送新兵。望蒋杆,再配合其他各种斗争方式,农村中的地痞流氓,游手好闲之徒,肆意夺取地主富农的财富,满足了打人杀人的快感,传统道德观念破坏殆尽,人们陷入疯狂的不劳而获,夺取一切,走向共产的虚幻之中。

1947年,内战全面开打,战火遍地,被杀害的地主富农子弟感到会随时被杀,纷纷外逃,组织“还乡团”自保和伺机报仇,连一些十四五岁的孩子也逃出来参加了还乡团,他们和中共地方武装不断发生殊死的战斗,解放区更加动荡,似乎处处是敌人,使斗争矛头乱指,出现了把“自己人”也拉上望蒋杆处死的乱斗乱杀现象,人人自危,反而成了内战动员的阻力,中共上层领导感到继续下去就可能烧到自己,于是采取了“纠偏”措施,望蒋杆斗争的积极分子被集中整训,继之靠边站,把望蒋杆说成是地方干部的偏激行为,不利于战争,不让再搞望蒋杆这种斗争方式了。笔者访问过一位当时热衷望蒋杆的干部,对此仍然忿忿不平:明明是党中央和边区领导支持望蒋杆,要求大力推广,放手大干,出了问题就推给了下级,无论什么时候上级领导人都是正确的。据他回忆:在滑县、内黄一带,地主富农被全部吊死之后,又吊他们的家属,以后地方干部之间也互相猜疑,有人被胡乱安上一个罪名就吊上瞭望蒋杆。一个村子的地富吊死完了,就几个村子联合起来,找人斗争,整日打打杀杀,紧张到极点,自己本来不想干,但是怕被人戴上地主狗腿子的帽子拉上望蒋杆,只得随着上级的指挥干,担惊受怕,不知道何时能熬出头?

1948年后,残酷的望蒋杆虽然被纠偏不搞了,但是有多少人摔死在望蒋杆下?谁应该对此负责任?却没有做任何交代。中共为了支持战争,血腥土改政策继续进行,在广大新解放区,随着新政权的建立,立即开展了对富人的清算、斗争,对地主富农等斗争对象肆意施虐,捆绑、吊打、扫地出门,奸淫妻女、残杀灭门等等酷刑,和望蒋杆一脉相承,暴戾之气弥漫大地,中华民族的一切优良传统和社会精英被一扫而空,国家元气大伤,贻害数十年,至今不能恢复。

--原载《黄花岗杂志》第四十七期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4-11-20 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