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类基因研究是“潘朵拉之盒”

前克林顿政府多边和人道主义事务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吉米.米歇尔(Jamie Metzl)表达了对目前中国在人类基因研究方向的担忧。(Jason Kempin/Getty Images for HBO)

人气: 20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萧桐美国华盛顿DC报导)11月7日,在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举行的“中美在基因研究前沿之争”(US-China Rivalry at the Genetic Frontier)研讨会上,前克林顿政府多边和人道主义事务国家安全委员会(Multilateral and Humanitarian Affairs for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主任,吉米.米歇尔(Jamie Metzl)表达了对目前中国在人类基因研究方向的担忧。他认为,国际社会应尽早对中国的人类基因试验进行限制,否则会造成比埃博拉和恐怖袭击更严重的后果。

目前,国际上对人类基因研究的方向,集中在疾病治疗和试管婴儿两个方面,只影响到人的下面一代 。而对于基因强化人种(Genetically enhanced human)和基因操纵(Genetically manipulation)这种永远改变人类存在方式、尊严和伦理的研究,不但没有相应的法规制约,也没有针对这一问题的国际间对话。

米歇尔认为,对于基因强化人种和基因操纵的研究,会给整个人类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对于相信人为神造的西方社会来说,人不是简单细胞的组合体。人有灵魂、感情、尊严、情感和信仰。如果把人当作物品制造或改变,会完全破坏现在的社会和人对自己的看法。”

目前,对基因的研究有三个等级:一以基因的带病与否决定取舍,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这一等级目前应用于试管婴儿的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 PGD);第二是以基因的优秀程度:体能、智力、高矮、胖瘦来决定基因的取舍;第三级,以不同的目的挑选基因,进行培养繁殖,而这一等级是目前最具伦理争议性的。

因为涉及道德伦理及宗教信仰,美国从19世纪70年代就有总统特设的“生物伦理问题研究委员会”(Presidential Commission for the study of Bioethical issues)机构,对基因研究方向进行规范,布什政府就禁止了对人类胚胎干细胞(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进行培育的研究。但是目前基因研究缺乏国际对话与规范的状态,使一些国家,如中国和新加坡,对人类基因研究不设底线。

米歇尔表示,基因强化不是遥不可及的科幻技术,因此建立基因研究的国际规范十分紧急和重要。实际上,美国对线粒体病抗遗传性的治疗即采用了基因强化概念:用其他女性健康的细胞核,代替带病母体卵子的细胞核。这样出生的孩子,就有两位生母,一位生父。但是目前,中国对基因强化的研究方向是十分危险的。

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拥有目前世界最大的基因库,其所作的许多“凶狠”的基因研究试验,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如正在进行的:研究智力和体力超常的人的基因,在进行挑选和复制后“制造”更优秀的下一代。

米歇尔说道:“中国是一个冰冷的国家,对于自然和人的尊严有着和其他国家不同的对待方式。没有能源,他们可以造大型水坝截断河流;没有水源,他们可以把水从北方‘赶到’南方;想控制人口,他们可以实行‘一胎化’;想赢得奥运,他们可以把小孩子从父母身边带走。”

但是,目前人类只能识别57个遗传异常DNA,对于人类的特性,例如灵魂、情感、信仰和意志等产生和认识还处在“婴儿期”。对克隆和转基因的研究,不仅有技术上的局限,同时也引起社会对道德和伦理的巨大争论。如果人们尚不能完全接受克隆羊和转基因玉米,又会用什么态度对待基因强化人?

米歇尔说:“人类科学的发展,是通过对一无所知的领域反复实践和试验得来的。但是对基因的研究涉及到人的生命,一旦失败,我们能否承担得起后果?克隆羊的试验经过了上百次的试验,但我们不能对人采取同样的做法。”

责任编辑:杨飞

评论
2014-11-09 10: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