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海上霸国消失之谜 古欧洲迈诺安文明

文:正见丛书编辑小组

库诺索斯宫殿遗址位于丘陵上,楼高三到四层,此为南侧入口一景。(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人气: 6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约在公元前二三○○年至公元前一五○○年间,克里特岛(Crete)上的迈诺安文明(Minoan)的文化盛极一时,尤以最后的二百年的米诺斯王朝达到顶点。当时,米诺斯称雄爱琴海,威震雅典,是联系欧、亚、非三洲先进国家的纽带。米诺斯王朝充分利用了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发展造船业,并建立了强大的舰队,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支海军。所向披靡的米诺斯舰队,使王朝能与埃及、叙利亚、巴比伦、小亚细亚等区域保持贸易来往,并成为海上霸权国家,爱琴海诸岛各国纷纷向米诺斯称臣,雅典也得向他纳贡。

无疑,克里特岛是欧洲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但是,大约在公元前一五○○年前后,克里特岛上所有的城市,突然在一夕间全部被毁坏了,这个古老的文明便从地球上永远地消失了。

一九六七年,美国考古学家在克里特岛以北130公里的桑托里尼岛(Santorini)的60公尺厚的火山灰下,挖出一座古代商业城市。经考证,这座城市是在公元前一五○○年前后,桑托林火山大爆发时被火山灰所埋葬。那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山大爆发,喷出的火山灰渣占地面积广达62.5平方公里,岛上的城市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埋在厚厚的火山灰下,并波及地中海沿岸及岛屿。据记载,当时埃及的上空曾出现三天漆黑一片的情景,除此之外,火山爆发引起巨大海啸,浪头高达50公尺,滔天巨浪滚滚南下,摧毁了克里特岛上的城市、村庄,米诺斯王国也随之化为乌有。

库诺索斯宫殿遗址位于丘陵上,楼高三到四层,此为南侧入口一景。(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库诺索斯宫殿遗址位于丘陵上,楼高三到四层,此为南侧入口一景。(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一九○○年,英国考古学家亚瑟‧约翰‧伊文斯(Arther J. Evans)在克里特岛库诺索斯(Knossos)发掘出一座王宫的废墟。它占地约2公顷,房屋有几百间,均由迂回曲折的廊道连接,结构之复杂实为罕见。

库诺索斯王宫的房间数多达近千间,以迂回曲折的廊道相连接。(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库诺索斯王宫的房间数多达近千间,以迂回曲折的廊道相连接。(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迷宫中还发现了双斧标志,学者一致认为,这就是米诺斯王国的双斧宫殿(希腊神话中曾提到双面斧是克里特岛上宫殿的重要特征)。王宫的墙壁上有艳丽如初的壁画,仓库中储存着大量粮食、橄榄油、酒以及战车和兵器。
王宫内的墙上有许多鲜艳的壁画,引人想像当时繁盛、发达的生活(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王宫内的墙上有许多鲜艳的壁画,引人想像当时繁盛、发达的生活(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收藏谷类或油的大罐子(图片提供: Dilos Holiday World)
收藏谷类或油的大罐子(图片提供: Dilos Holiday World)

一间外包了铅皮的小屋藏有国王无数的宝石、黄金和印章。大量的绘制精美的陶器和做工精巧的金属器具,表现出克里特岛人非凡的才华。
库诺索斯王宫的王座之室,右墙石椅是米诺斯国王的宝座。(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库诺索斯王宫的王座之室,右墙石椅是米诺斯国王的宝座。(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最有价值的是那数万张刻有文字的泥板,其中一块赫然写着:“雅典进贡妇女七人,童子及幼女各一名。”出人意料的是,考古学家们真的在克里特岛上一所房屋,挖掘出二百多根支离破碎的人骨,是8~11个年龄不足10~15岁的青少年,尸骨上并留下被宰杀的刀痕。在希腊神话中也可以找到相关记载。神话中说米诺斯国王为报雅典王爱琴斯害死其子之仇,用武力强迫雅典人每隔九年必须进贡14名少年和少女供人头牛身的怪兽米诺陶食用。最后爱琴斯之子用魔剑杀死了怪物米诺陶。

后来考古学家们还挖掘到一座神庙,发现了克里特岛人用活人祭祀的证据!现场有许多放置祭品的陶制器皿,供台上躺了一具身长165公分高的青年骨骸,台边有一个接血用的盆状容器,附近还发现了一把宰人的青铜尖刀。而旁边仰面朝天,手上戴着银质戒指,双手摀住脸的骨骸应是祭司与其助手。离祭台较远的地方有许多杂乱的尸骨,据推测是参加仪式的官员和祭司的随从们,来不及跑出庙堂便被砸死了。根据现场情形,考古学家们推测:当克里特岛人正在进行活祭,祈求上苍让地震灾难远离之时,却引来山崩地裂,大难临头,屋顶猛然坍塌,覆盖了整个祭祀现场与所有人!

透过考古学家们的挖掘,我们看到迈诺安文明的发达,却也看到他的堕落,因为发现了杀害人命的证据与传说。所谓“文明”应该是一群能理性思考、和平共处、与重视道德的群体。然而在当时的迈诺安文明却可能有活人献祭的行为,并且由国王与祭司主导。这是不是说明整体道德败坏,对错不分了?进一步想想,一个国王遇到频繁天灾时,如果不能检讨自己的缺失,率领全国度过危机,减少百姓的痛苦,却迷信用活人祭天来消灾解难,这样的文明即便能维持表面一定的繁荣,是不是也在不自觉中走向末路了?

看看这座毁灭的城市,除了感叹这么发达的文明怎么会消失,我们不妨想想其中的原因:宇宙中万事万物确实存在着运行的规律,人类要想文明能长久不衰,顺应宇宙的规律,维持善良而正直的心灵力量才是根本之道。@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于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围着树叶的原始人,打猎结束后,围着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画,记录今日的打猎成果。所以岩洞壁画上画着原始的打猎场景,有原始人类以及兽类,图形是以极为简单的线条构成的。
  • 一个与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现在生物课本里用来强力阐述进化论的例子即为“灰斑蛾与黑蛾”。教科书上通常会展示一组对比图:一只停留于灰色树苔上的灰斑蛾和一只停留在黑色树干上的黑蛾。并且解释这一种类的桦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间飞行活动,白天时则隐藏于树干上有苔藓的部位,所以一般情况下,灰色的斑纹成了有利的保护色。但是当工业化生产带来的污染熏黑了树干,杀死了树干上的苔藓生物后,灰斑反而使这些蛾暴露无遗,成了飞鸟的美餐,于是黑蛾就因为其保护色的优势而进化成为主要群体。当空气净化法案通过后,灰色的树苔又生长起来了,灰斑蛾重新拥有了保护色的优势,于是又淘汰了黑蛾。就这样爱吃蛾的飞鸟也因为被蛾的保护色施了“障眼法”,理所当然地,飞鸟的捕食就成为这种自然选择的驱动力了。
  •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沉,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分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南美洲秘鲁的纳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50码(46公尺)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也就是说用一笔划画成这只蜘蛛,是纳斯卡的动物图形之一。这幅图科学家认为可能是纳斯卡文明当时的一种星座,就像我们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样,代表当时人们的天文学。有人发现纳斯卡平原的直线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极其准确的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这片看似空无一物的地区,隐含了惊人的史前文明谜题。
  • 从一些关于巨人的考古化石发现,让人不禁重新思考,“传说”是否仅仅是传说?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区找到许多与恐龙有关的立体雕塑。在这些雕塑中,同样呈现出人与恐龙共处的情境,而且更生动地展现出当时人类与恐龙的大小比例,“巨人”跃然而出…
  • 除巨人的传说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中出现。《格列佛游记》现在看来都不是天方夜谭。前面我们介绍了关于巨人存在的一些证据以及古书中对巨人的记载,这里我们再举几个地球上的确出现过小人的例子。
  • 考古学家在谜一般的玛雅遗迹中搜寻多年,找到许多玛雅的文物,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涵义。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识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火箭浮雕就是其中一个…
  • 楼兰城不只是在二千年前成为丝绸之路上的南北贯通、东西交汇的重要交通枢纽,从考古的发现上也证实了楼兰国的地理环境从石器时代便是非常适合于人居住之处。然而如今在丝路上,探险家、考古学家只能在干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楼兰古城四周多处坍塌的墙垣,面积约十万平方公尺的楼兰城区外围只见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颓立…
  • 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 (shown)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