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人气 86

【大纪元2014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曾获得3次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长期失去自由的高智晟于今年8月7日出狱,但仍遭到中共公安的严密监控,被软禁在家。由新唐人电视台历时两年制作的电影《超越恐惧:高智晟的故事》在世界各地的试映引发轰动,也再现了这位“当代中国良心”律师的传奇经历。

10年前的今天,即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向中共全国人大致公开信,其第一次从法律和律师的角度谈法轮功的问题。其先后三次上书给中共前高层,揭露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并呼吁当局停止灭绝人性的迫害。他被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誉为“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师之一”。

电影《超越恐惧:高智晟的故事》震撼各界

高智晟1964年4月20日出生在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一个贫苦家庭,自学成为一名著名的维权律师;1996年,他开始执业即长期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曾代理多宗民众维权案件控告地方政府,获选为“中国十佳律师”。

由新唐人电视台历时两年制作而成的电影《超越恐惧:高智晟的故事》在世界各地试映的过程中引发轰动。这部影片用从未面世的第一手素材,展示了一个柔情、智慧和勇敢的当代传奇人物,呈现了一个令世界敬仰的“中国良心”。

影片讲述了高智晟从一个赤贫的陕西农村孩子成长为一位举世瞩目的人权律师的故事,深刻揭示了中共对法轮功、基督徒、维权人士等的残酷迫害,高智晟也遭到与法轮功学员所经历的同样的酷刑折磨;秘密警察还以他的妻儿作为人质,迫使高智晟在正义和挚爱之间煎熬挣扎。

影片以生动艺术的手法再现了这位“当代中国良心”律师真切、感人、充满血泪的悲沧经历,很多观众被深深感动。欧洲议会副主席助理Alexandra Clark说:“《超越恐惧:高智晟的故事》这是个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听到的故事。”

国际大赦比利时分部中国部协调人Fhilippe Givron表示:“我被这部片子深深打动了。高智晟和这部片子,展示了有这么一群英雄、有这么一群人,正为(中国人权)而奋斗。”

台湾冤狱平反协会理事长罗秉成律师表示,这部影片真实的让人毛骨悚然,“我们可以察觉到,中国在人权跟法治上面,是有非常大的问题,那么高智晟大律师基于他对律师的天职,他几乎是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来成就人权的价值。”

高智晟致中共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高智晟亲自调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于2004年12月31日,其向中共全国人大致公开信,第一次从法律和律师的角度谈法轮功的问题。

这封写给“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及吴邦国委员长”的公开信写道:“近来一段时期,作为律师,我多次收到各地有涉法轮功人员被刑罚及劳动教养处罚遭遇的申诉及求助信函。作为律师的公民,作为身处人类这个时代者,面对这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我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

在信中,他列举了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黄伟和武汉法轮功学员倪国滨的遭遇。黄伟于1999年被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为由非法劳教3年,释放时34岁的他头发已一半变白。

2004年4月13日,黄伟被4名不明身份者强行带走,并被搜身、抄家及扣留物品。这些抓他的人未出示任何手续,更未表明身份。

黄伟被关押38天后,又将其押至公安留置室关押15天,这期间,两名拒绝说出姓名的公安人员,当着黄的面在“讯问笔录”上签上了他的名字,并自己在“黄伟”名字上按了手印。

6月3日,黄伟再度被宣布非法劳动教养3年,4日被送到劳教所。2004年12月26日,高智晟及另一位律师具体介入案件后,在与行政及司法机关的接触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系列令现代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现象,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存在于立法的和司法的两个方面。

12月27日上午,他们到石家庄市劳教所依法申请会见黄伟,被劳教管理部门告知,法轮功人员须由“610办公室”特别批准方可在管理处办理会见手续。而“610办公室”官员的内部批示竟让他们奔走、等待了3个多小时。

然后,他们拿着黄伟诉石家庄市政府行政不作为案件的起诉材料,到法院要求立案被拒绝。统一的答案是:“凡是涉法轮功案件,一不受理,二不出具任何手续,因为上面有文件。”

立案庭的一位法官说:“你不是党员吧(指律师),党代表大会的精神你也没学过吧,律师不允许接此类案件你知不知道,法院都是共产党的,法律也是共产党定的,现在上边有规定说不能受理,就是不受理,你愿意找谁就去找谁,愿意哪告就去哪告”。

而长安区法院的一法官还说:“你们律师正在做的事很危险,如果接下来还要继续的话,就要写司法建议(要求处理你们)”。至此为止,律师到石家庄市两级三个法院的立案努力无果而终。

高智晟在写这封公开信时,接到武汉的一位刚生产完小孩3个月的杜文利女士的传真信,她绝望地叙述,其丈夫倪国滨被关押3年释放不久,2004年7月13日在上班途中被不明身份者绑架,10天后奄奄一息的他被送回。12月3日,倪再次被绑架。

从黄伟和倪国滨案中,高智晟发现司法方面的严重问题至令人恐惧及绝望的境地。他说:“从既有法律原则角度看,对法轮功人员的刑罚及处罚存在以下完全悖离基本法律原则、现代法治精神的作法。”

高智晟为法轮功致胡温的公开信

继致中共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后,高智晟在2005年10月18日再发表了一封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受当局野蛮迫害的情况,呼吁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人民的关系,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震动。

之后高智晟本人便接到恐吓电话,并频繁被北京司法当局等部门找去谈话,当局指称高智晟已越过了底线,并要求高收回他的公开信,遭拒绝后于11月4日下午宣布停止律师事务所营业一年。

高智晟在各方的压力和威胁下,并没有停止他的调查,11月29日,他成功摆脱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在山东济南、辽宁大连、阜新市、吉林长春等地进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轮法轮功迫害真相调查。

同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用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6年来的惨烈遭遇。

高智晟说:“在中国,赤裸裸的践踏人权、侵犯人权不是一件危险的事,但是,你要把他践踏人权、侵犯人权说出来是一种危险。你知道,我是在中国长大的,如果我不知道这危险,那可能也是一种糊涂。但是,因为知道这危险,所有的人不说话,这也是说不过去的。因为我们看到的罪恶太多太多了,而中国鸦雀无声。”

高智晟曾遭受残酷的酷刑折磨

高智晟曾代理各种敏感维权案件,以及调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相,并呼吁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多次被中共官方机构、“610”办公室以黑社会手段骚扰、酷刑迫害,遭到北京当局严密监控。

2006年8月,高智晟遭吊销律师执照、秘密绑架并遭约4个月酷刑。2006年12月22日,他被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另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他虽免于入狱,但从2009年开始,他和家人受到长时间软禁。

2009年一篇标题为《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文章在网上曝光,事件震惊国际社会。文中讲述了2007年9月21日他被几个北京国安警察秘密绑架折磨的遭遇:它们用电棍把高律师打得全身皮肤都变成了紫黑色,用烟熏双眼,甚至电击、竹签插其生殖器,连续50天的炼狱摧残让高律师多次昏迷不醒,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地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地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地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

被折磨一夜后,警察满嘴脏话的咒骂,“你丫的(注:对你的轻蔑称呼)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同时,北京警方对高智晟一家更是变本加厉地迫害,耿和与儿女被国保每天24小时监视和骚扰。到2008年9月,警察不让耿格上学,逼迫她们下决心离开中国。2009年3月,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到了美国。

自2010年4月7日,失踪一年多的高智晟被中共安排和外界短暂见面之后,再被中共强迫失踪20个月。2011年12月16日,中共当局称其违反缓刑规定,再度把他送到新疆沙雅监狱非法囚禁3年。

这期间,联合国、美国国务院、英国政府、欧盟、人权观察等政府及国际组织长期声援并持续要求中共当局释放高智晟。高智晟与妻子耿和曾在2005年11月公开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

为自由 高智晟曾怒举菜刀逼退公安

2014年8月7日,高智晟从新疆沙雅监狱出狱后,但至今仍遭到中共公安的严密监控,被软禁在家,无法与外界接触,家里变成了另一种监狱。

由于长期被监禁在狱中,高智晟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尤其牙齿受损极为严重,下门牙有6颗非常松动,上右侧最后两颗牙在狱中掉了,相邻一颗牙极度松动,左上侧5颗也很松动。

9月9日,耿和在美国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透露,被强制失踪的20个月中,高智晟被关押在某军队地下室,其所遭受的酷刑超过2007年9月的那次。

因当地公安一批一批进入高智晟,骚扰其家人的正常生活,今年10月17日,高智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举起菜刀说:“谁再敢踏入门,砍死!”后来这伙人才退出屋内,在屋外面日夜看守。

今年圣诞节前夕,12月24日,耿和在其推特上放了一张书桌的照片,简陋干净的书桌上放着一些书籍和照片(一张是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和奥巴马总统夫妇的合照,另一张是高智晟的儿子高天宇的照片)。

高智晟的书桌。(网络图片)
高智晟的书桌。(网络图片)

耿和向大纪元记者说:“我在推特上代高律师向大家问好,也感谢那么多热心的朋友长久来对高智晟的关注,祝大家圣诞节快乐!那张照片是高律师的小书桌,他每天都要看书、学习,但他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一丝不乱,让孩子们也要学他这样干净整齐。”

每到逢年过节,是耿和最难过、痛苦的日子,这原本是全家人聚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但家人却天各一方。她每天都想着远方的丈夫是否一切安好?身体好吗?牙齿痛吗?是否暖和?

耿和说:“他那边的状况不好,天天有人跟着,没有看病的条件,牙齿也得不到医治,吃点东西很费尽,每天喝点奶粉,喝稀饭配馒头,连菜都没有。最近,他说话老喘,他的腰也坏了、动不了。”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必遭历史清算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党魁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进行全面血腥镇压,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在1999年6月10日挂牌成立临时法外权力机构,即所谓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又称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中枢指挥部”。

为逼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周永康掌控的中共公安部和政法委系统疯狂镇压法轮功,更参与和主导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中共恶警使用了数十种乃至上百种令人发指的酷刑,致无数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迫害失去生命。

高智晟曾向朋友透露,他所遭受的一切酷刑迫害,均来自于政法委、“610”办公室。而这些部门正是由时任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掌控。

目前,江泽民、曾庆红、罗干、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等最核心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已在国际社会全面曝光。而这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罪不可赦,必遭历史的清算。

责任编辑:李晓清;复核编辑:姜斌

相关新闻
高智晟将刑满 当局未许家属接人
高智晟明日出狱  家人倒计时等待
高智晟今天出狱 仍未能自由发声
高智晟今天出狱与妻短暂通话令人伤心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新闻看点】胡编称等着擦枪 中美冲突谁胜算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