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劳教所虽解散 恶警罪责难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2月17日讯】两年多的痛苦折磨,劳教所警察们失去人性地行恶,使三十三岁的女教师左先凤现在再看见路上的警察与市民争执,马上心脏就有脱落的感觉。

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青年英语教师左先凤女士,诚恳、宽厚、善良,教学能力强、效果好,曾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可是这样一个好老师,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不断遭受到中共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心脏受损严重,现在也没有恢复;由于在劳教所长时间不让洗漱,牙齿出现两个大洞,吃饭进去饭粒牙齿就疼。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随着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最后关押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左先凤走出劳教所的大门,这个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魔窟解散了。但是,其形形色色的酷刑折磨和恶警的残暴,却抹不去,那些行恶者罪责难逃。

一、恶警王敏

王敏,四十多岁,一米七二左右,体校毕业,其人高马大的身材和污秽残暴的思想成为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资本。王敏满嘴污秽语言,侮辱、谩骂在押人员简直是家常便饭,只要是她的当班(她三天一个班儿),几乎天天如此。那些污言秽语,让听者觉得实在难以启齿。在那种高压的环境中,很多人都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

王敏体罚、刑罚折磨人的手段极其毒辣。王敏残暴折磨法轮功学员,曾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打得眼睛紫青,脸肿的很高,走路腿一瘸一瘸的;把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被吓得精神出了问题,王敏抓起她的脖领子,就往铁门上撞,她的嘴当时就流血了。她也同样折磨左先凤。

以下是王敏折磨左先凤的几个典型事例。

左先凤,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关押到前进劳教所,几度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那天,王敏开始逼左先凤长时间站着,从早上六点半左右,一直站到晚上八点来钟。这样一站就是十天,左先凤的脚肿得很大,腿很粗。

同时,王敏还用冻刑折磨左先凤,只要是王敏的班儿出去扫雪,她就让左先凤站在雪里冻着,她自己在屋里看着,左先凤在外面一冻就是两个多小时。那年冬天特别冷,每天都是零下三十度左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王敏把左先凤叫到二楼队长室,用电棍电左先凤的手,左先凤被电倒后,王敏穿着军用皮鞋就踢左先凤,左先凤的胳膊被她踢的紫黑,腰不敢动。王敏使劲按左先凤让她蹲着,左先凤的腿已经肿得像两个棒子,实在蹲不了,王敏就打左先凤耳光。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又是王敏的班,那天她和其他狱警打扑克,忘记了扫雪,等下午五点吃完晚饭,她让大家出去扫雪,六点多了,她们都进屋了,左先凤一个人在院子里冻着,路灯照着空旷的大院,显得更加阴森。王敏在守卫队看着,管理科副科长杨国红目睹了这一切,但并没有制止王敏的违纪行为,那天晚上,左先凤站到将近八点。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王敏、刘畅、张爱辉还有狱警许春凤、张艳丽,把左先凤叫到三楼队长休息室(没有监控)。她们用警绳把左先凤双手从背后捆上,王敏在上铺的床上,用力把左先凤吊起来,左先凤的脚悬空,王敏在上面踢左先凤的胳膊,反复吊了左先凤三次。左先凤的手紫青色,肿的很高,不能拿东西了,需要别人帮助铺被、叠被。王敏继续用小塑料凳折磨左先凤极度虚弱的身体。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早,狱警吴金花指使班长崔恋恋不让大家上厕所,后来大家急了,脱下了工服,纷纷去厕所。王敏怒气冲冲地来到车间,首先冲进厕所,揪住左先凤的头发,把左先凤从厕所薅出来,殴打后,把左先凤关到小号(一个两平米左右的铁笼子)里,把左先凤铐在铁椅子上,左先凤的手、脚都不能动,身子也被固定住。在室内温度仅有四、五度的情况下,王敏让把窗户打开,三月份,东北的天气是刺骨的寒。窗户开了一天一夜, 左先凤的心冻得几乎凝固了。

王敏把左先凤的手用铐子吊挂在铁笼子半中央,胳膊的重力向下坠,铐子卡到肉里,手肿的发紫,麻木的失去知觉。这样一天一夜后,他们怕左先凤的手残了,怕承担责任,把左先凤的手放下来了,换用警绳捆上胳膊,使劲勒紧后,系到后面的铁笼子上。

晚上,恶警把小号的灯关上,守卫队的恶警龚建、王彦锁、王久信等见左先凤打盹,他们就来踢门,左先凤被吓得心怦怦直跳,他们整天整夜的不让左先凤睡觉。左先凤的心律达到一百五十多,血压也很高,身体哆嗦成一团,这样九天八夜的折磨左先凤奄奄一息,心脏严重受损。

二、恶警刘畅、张爱辉、丛志秀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早饭后,副队长刘畅把左先凤关到三楼没有监控的内勤室,逼左先凤背报告词,她用电棍电左先凤,左先凤的胳膊被电紫了,散发出皮肤的烧焦味。

八点半,教导员张爱辉接班,她逼左先凤蹲着,蹲的姿式是:双脚并拢,两手背到身后,头抬起来。不长时间,双脚就麻木,腿和脚开始肿,袜子往肉里勒,不准左先凤上厕所,左先凤曾几次晕倒。

蹲了一天后,左先凤身体开始抽搐,恶警丛志秀踢左先凤,并侮辱左先凤说:你像个癞皮狗一样,哪像个老师啊,你死了,也不过就是一个死尸,对左先凤我们一点影响也没有,你来晚了,这算什么啊!以前在万家,那才叫名副其实的迫害呢!

左先凤一直被单独关押在管教室,和其他人隔离,晚上,让左先凤在队长室站着,直到所有关押的人都入睡了,才让左先凤睡觉。一天,二队队长吴宝云对一队队长王敏说:瞧你这样不痛不痒的,把电棍充足足的,使劲儿电,晚上让她站到十二点。王敏冷笑道:哼!痛痒在后头呢。左先凤当时心里有些发抖,现在对左先凤的折磨已经残酷至极了,“痛痒在后头”,这以后左先凤还有活路吗?

刘畅、和丛志秀经常羞辱吼骂在押者,谁要跟左先凤说话或打个招呼,会被她们大骂并威胁加期,丛志秀曾对新分去的大学生说:你们来这白瞎了,这个工作小学毕业就行。

三、恶警所长叶云

左先凤想把这些狱警非人性的行为反映给所长叶云,制止恶警的恶行。所长叶云到队里来时,左先凤要求和他们谈谈,队长马上把左先凤的嘴捂上,把左先凤拽到一边,叶云见势扬长而去。队长又威胁左先凤:在这里,你只能见到队长和狱警员,每个月只有一天接见日,你这样,就永远不让你见家人,而且给你加期。

叶云不见左先凤,于是左先凤想向检查团说。谁知七月十四日黑龙江省司法局来队标检查时,她们把左先凤关到一个废弃库房的厕所里,让两个狱警看着,三个队长着装戴着帽子、白手套,拿着宽胶带,大喊:左先凤,你老实儿的,不然把你嘴封上。左先凤一看这阵势,彻底绝望了:我见不到家人,这儿的领导不见我,上级领导来了,还把我关起来,我就是被折磨死,也没人知道啊!

左先凤绝食反抗被加期五十多天,叶云没有解决这一切,又给左先凤关小号、坐铁椅折磨了七天七夜。这七天七夜的折磨后,又给左先凤加期七天。无缘无故又给左先凤加期两天,这样左先凤共被非法加期六十一天。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前身是万家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四年中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至少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二零零一年发生的“六二零万家惨案”,让万家劳教所的恶名震惊了全世界。十多年以来,这二个劳教所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法轮功学员无数,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前所未有的、骇人听闻的人间悲剧。哈尔滨市道里区王美芳女士被非法劳教了两年,直到前进劳教所要解体了,才将被释放回家。当时,她已被折磨的满头白发,身形佝偻、颤抖,时常大小便失禁,完全生活不能自理。经过多方医治无效,王美芳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五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林淑芬)

评论
2014-02-18 8: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