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

作者:Wainy Yang(台湾/ 国小教师)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品德教育”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家中教育的第一要位,我常说,读再多的知识,都不如向人家说声“请、谢谢、对不起”。有时哈腰躬身,不会少一块肉,身段够柔软,我想,可以化解一切的怨怼恨仇。

有一天,大儿子为了不去上班的事,做了很不负责的错误示范。当然,我和熊妈很不客气地开骂了,因为他害得当家长的我真的无地自容,我的家庭教育学分看来是不及格的。

把儿子带到工作地点,向副站长赔罪,副站长不客气地说,这是一个诚信问题,而且,按程序,也必须提前告知。我当场举了个例子机会教育,以前当兵时,光是站卫兵,没有交接好,是犯军法的,如果在前线,更不用说了,阵前叛逃,唯一死刑,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没办法去体会这种事的严重性呢?

我当场发挥了腰够软的功夫,趁机对孩子机会教育,副站长本来板着的脸孔,也露出了笑容。虽然不能说很成功,但身教真的很重要,让我自己也学了一课,因为每一个机会,都是很难得的体验,不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天很公平,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父母如果错过了,便没有回头重来的机会了......
  • 在西方国家,圣诞节是孩子们最期待的节日,他们期盼着圣诞老人的礼物。对于家长而言,他们则借机鼓励孩子们听话,好好表现,以获得礼物。
  • 这些年来电子产品使用率愈来愈高,大家都变成手机低头族。我儿子不能免俗地也加入平板电脑使用族,但这些电子产品,我都是有限制地让他使用。儿子每周只有半小时时间可以玩平板电脑,其他时间不能玩。
  • 小芳有点“公主病”的症状。国小时,老师告诉妈妈:“你们家小芳有点娇生惯养、不懂人情世故、没办法完全融入团体生活,我有点担心。”妈妈告诉老师:“我也有点担心,但是目前似乎无法治疗她的病,看来只有等待时机了。”
  • 年前,我们一家3口开始讨论:10年后我们会在哪里呢?可能是各奔前程,只能在网路上碰面吧?!现在数一数,还差3年就到期了,而孩子们也陆续面临未来的人生规划问题。这几天,听了儿子、女儿的讨论,我放心多了,他们真的有感受到社会的压力、台湾的压力、世界的压力……
  • 两个可爱的孩子一回家,就用百米速度冲到我身旁,淘气地说:“此次月考我们都是状元郎耶!夫人,有没有打赏?”
  • “为什么要听爸爸的? 爸爸也要听我的!”Alan发出不平之鸣。 有时候Alan觉得,我对他的要求太多了,他似乎想要多一点空间,可以自己决定自己想要干嘛。Alan的抱怨,我完全可以理解。他在抗拒我建立的规则,他的抱怨,有时也能让我反思自己,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让双方都觉得满意。
  • 教育孩子,大人有责任,也总是恨铁不成钢,彼此之间因而有磨合的过程。但这个过程一定要陷于紧张,或养成责备、怀疑、否定口吻说话的习性,或说出责备的话,伤害彼此的感情吗?
  • “你买两份相同的报纸回来做什么?”看到2年级的阳阳买报纸回来后。蒋老师夫妻惊讶地问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