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今日】二二八事变真相

1947年,台湾发生二二八事变,蒋介石派遣首任国防部长白崇禧赴台处理善后。白部长向台湾各界民众宣示中央政府的宽大怀柔政策,禁止军警滥杀无辜,抚慰民心,稳定局势。(网络图片)

人气: 10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1947年2月28日,台湾发生因缉查私烟引发民众大规模反抗政府的二二八事变,蒋介石获悉共党份子已潜入台湾的情报后,派国军第21师赴台平乱,随后又派遣首任国防部长白崇禧赴台处理善后,宣示中央政府的怀柔政策,并抚慰民心。

白崇禧抵达台湾后,首先视察军事要塞和确保国防安全。他在了解台湾各界民意和事变真相后,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军队和警察滥杀无辜,对在押人犯必须依法进行公开审判,保障台湾人民和复课学生的人身安全,并解救了许多遭诬陷的仕绅、菁英及平民百姓。

1947年3月17日,国防部长白崇禧抵达台北松山机场,同机随行的还有国防部副参谋长冷欣和蒋介石长子蒋经国等人。(网络图片)
1947年3月17日,国防部长白崇禧抵达台北松山机场,同机随行的还有国防部副参谋长冷欣和蒋介石长子蒋经国等人。(网络图片)

事变起因错综复杂:缉私烟为导火索 共党恶意煽动

二二八事变的起因错综复杂。国防部长白崇禧在台湾视察和了解情况后认为,事变的远因是日据时代的教育,已使台湾人民的文化认同改变,而近因则是共党分子的恶意煽动。他洞察台共党人分化阴谋,一再呼吁“全台同胞绝不要信其蠢惑”。

抗战胜利后,蒋中正国民政府于1945年10月接收台湾。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警备总部司令陈仪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于一身,其治理台湾存在某些政策错误,部分接收官员官僚主义作风,贪污腐败,贪赃枉法,导致官民关系十分紧张。战后台湾的通货膨胀与失业等经济民生问题严重,台湾本地人和外省人待遇不同,“同工而不同酬”,双方存有隔阂,互不信任。

1947年2月28日,聚集在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分局门口的民众。(网络图片)
1947年2月28日,聚集在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分局门口的民众。(网络图片)

1947年2月27日晚,台湾社会的各种矛盾由台北当局缉查私烟血案而引爆:缉私警察处置失当,2名市民被击毙,晚上9时,民众群集警察总局、宪兵队,要求严办凶手,但柯远芬主持的警察总局处理不力,敷衍推拖。数小时后,得知凶手已经从后门被放走了,民众更加愤怒。第二天,2月28日,发生台北市民请愿、示威、罢工、罢市。同日,市民聚集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抗议,遭公署卫兵开枪射击。当天下午,民众聚集骚动,自台北蔓延到基隆,军队开枪镇压。随即局势在共党分子的煽动下急遽恶化,本省民众开始转往殴打外省人,有些外省公教人员甚至丧失生命。

中共黑手煽动扩大暴乱 蒋介石派兵平乱

[[4]]

1949年中共任命谢雪红为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的委员,上面有毛泽东的签名。(收录在徐宗懋编辑的照片书,台北时英出版社出版,大纪元记者岳芸翻摄)
1949年中共任命谢雪红为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的委员,上面有毛泽东的签名。(收录在徐宗懋编辑的照片书,台北时英出版社出版,大纪元记者岳芸翻摄)

中共自1921年成立开始,就以推翻国民党统治和夺取整个中华江山为目的。二二八事变刚爆发,早已觊觎台湾的毛泽东就在延安发表广播讲话说:“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援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 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 (解放日报》1947年2月底社论)

3月1日,中共潜伏于台湾的首脑人物谢雪红乘乱跳上台面,公开主持在台中市召开的市民大会,成立所谓“人民政府”。在谢雪红等共党分子的煽动下,新竹、台中、彰化、嘉义、高雄等地都有民众袭击警察局与军械库,并抢夺武器。谢雪红率领青年队攻占台中警察局,冲击台中市政府,并开始筹组共产党武装“二七部队”,吸收许多前日军退役军人和青年学生加入。

陈仪于3月2日向中央政府请兵,发加急电报:“祈即派大军,以平怨气。”鉴于谢雪红等共党分子在台煽动民众暴乱,事态已经扩大,蒋介石不得已派出国军整编第21师赴台平乱。

其实,早在2月10日,蒋介石给陈仪的电文中就特别提到“共党份子已潜入台湾,渐起作用。此事应严加防制……”《二二八真相解密》一书的作者武之璋认为,蒋介石这份电报是很重要的,但却长期被学者忽视。他认为,当时“蒋对台湾情况的掌握是很精准的。” “二二八后,共党份子几乎逃离台湾,防共对台湾日后生存发展影响深远。”

作者武之璋认为,当时蒋介石派兵平息动乱是很正确的决定。“当年3月6日全省除了澎湖外统统沦陷,警察不是参与暴动就是逃亡,县市长不是被俘就是逃亡,外省人不是被打杀,就是困在机关或军营里,全省机关学校多被砸毁或遭抢劫。”

国防部长白崇禧抵台后,经过旬日分赴台湾各县市宣慰视察,听取地方父老、各界代表、地方行政首长报告,也提到中共在祸乱台湾:“借口专卖局缉私案件,共党暴徒藉题发挥,即以此作导火线,扩大叛乱。”

陈仪、柯远芬滥用职权 清剿整肃扩大化

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警备总部司令陈仪和警备总部参谋长柯远芬官僚作风严重,对本省人非常不信任,不肯听取台湾各界民意代表反映民情,对突发事件处置失当,清剿整肃扩大化伤害无辜,酿成一系列的悲剧,使二二八事变成为台湾社会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影响台湾至今。

1947年3月9日,国军整编21师在基隆登陆,10天左右大致平息暴乱。3月10日,陈仪下令解散由台北与台湾各县市的各级民意代表及社会名流组成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对全省实行戒严,并在随后的清剿中搞扩大化。一些参与全台各地处理委员会的民意代表、仕绅、教授、医师、律师、作家、记者、编辑、青年学生等各界台籍菁英不幸被捕遇害。

3月16日,台共“二七部队”被国军围剿后,宣布解散,谢雪红遭通缉后逃亡大陆。3月20日,陈仪下令开始清乡镇压。军队被指控发生强捕滥杀现象,许多民众被捕遇害,或被送到劳改营,对台湾民众造成更大的伤害。

二二八事件造成的伤亡数字众说纷纭,各方统计的死亡人数由数百人、数千人、一万余人、至数万人不等。1992年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推估死亡人数在1万8千人至2万8千人。

白崇禧赴台宣慰 禁止军警滥杀无辜

1947年3月22日,国防部长白崇禧在台湾处理善后二.二八事变,为延平郡王郑成功的题词石碑:忠肝义胆。(摄影:贯明)
1947年3月22日,国防部长白崇禧在台湾处理善后二.二八事变,为延平郡王郑成功的题词石碑:忠肝义胆。(摄影:贯明)

3月17日,首任国防部长白崇禧奉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蒋介石)之命,飞赴台湾处理善后二二八事变。同机随行的还有国防部副参谋长冷欣和国民党青年团组织处长蒋经国等人。

此时的台湾经过一周的强力整肃绥靖后,人心惶惶,民众恐慌。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许雪姬指出,白崇禧早在3月11日就已经接到蒋中正主席的命令,而迟至17日才抵达台湾,这跟陈仪的居中掣肘不无关系。且白崇禧下达禁止滥杀的“宣字第1号”命令也在陈仪的行政处置阻扰下,隔了许多天才公布揭示。

3月17日,白崇禧抵台的当天,首先由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向台湾民众广播中央政府的政策:“期于确保国家立场及采纳台胞真正民意的原则下,谋合理之解决。”

白崇禧在巡视台湾军事要塞和确保国防安全后,于17日当天就向蒋中正发电说明“台湾的兵已足用,不必再派”205师来台。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许雪姬认为,白崇禧此举使台湾民众免遭更强的兵力压制,是他明快且明智的判断。台湾政治大学台史所所长薛化元教授表示,相对于二二八事件当时台湾行政、军情单位在台湾的压制作为,白崇禧来台以及其作为,起了缓和局势的作用。

白崇禧以国防部长身份在台湾所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宣字第1号”)就是制止军队和警察滥捕滥杀无辜,强调在押人犯必须依法经过公开审判:“参与此事变有关之人员,除煽动暴动之共产党外,一概从宽免究。”

为了迅速稳定局势和安定民心,白崇禧赴各地展开密集宣慰活动,巡视了解民情,向全台湾民众发表多次广播讲话,反复强调中央政府将以和平宽大的方针处理事变,除煽惑暴动之共党、奸徒、图谋不轨者决予严惩外,其余一律从宽免究。白崇禧并宣示中央政府对台胞关心的“自身权利及利益”,“在可能的范围内一定加以最大的注意与扶助”。(《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二))。他还特许本省人前来控诉冤屈,解救了许多遭诬陷的台湾仕绅、菁英及平民百姓。

台湾作家吴浊流在《无花果》中记载:“白崇禧将军在广播中发表处理方针。于是秩序因此而立刻恢复了。”

[[11]]

历史学者胡忠信说:白崇禧特别主动到台湾大学演讲,表示对青年学生不究既往,保障安全。(网络视频截图)
历史学者胡忠信说:白崇禧特别主动到台湾大学演讲,表示对青年学生不究既往,保障安全。(网络视频截图)

白崇禧在台湾16天,从北到南,到处广播演讲宣扬政府政策。他向全台湾广播五次;对长官公署全体职员及警备总部全体官兵训话各一次;对省市各级公务员、民意机关代表、民意代表训话共十六次;对高山族代表训话二次;对驻台陆、海、空军及要塞部队训话五次。对青年学生演讲广播二次。

一向爱惜人才的白崇禧还特别到台湾大学演讲,对青年学生特别宽容:“凡参加暴动之青年学生,准予复学,并准免交特别保证书照片,只须由家长保证悔过自新,即予免究。”3月20日,白崇禧向全台湾广播,呼吁学生归校上课,并保证复学学生的人身安全。他并呼吁青年学子:“切望你们放大眼光,不要歧视外省人,破除地域观念,……。我们要本亲爱精诚,如手如足,互助合作。”

3月20日,白崇禧在台北行政长官公署大礼堂(今行政院)召集台北公务员讲话,其间特别安抚遭受殴打的外省公务员:“余今仍盼诸君继续留台工作,勿稍灰心。须知中国不能离开台湾,台湾亦不能离开中国,诸君留台服务,实与前往内地服务无异。且台湾乃新收复之领土,即就教育而言,吾人之工作必须五年至十年始可完成。 日前侮辱诸君以及伤害诸君者,仅为极少数之不良份子,极大多数之台胞仍极爱国,且愿与诸君精诚合作,二二八事件,纯系意外之偶然事件,余信今后决不致再有此事,余并保证今后中央亦绝不容许再有此事。”

为了深入掌握了解台湾当时状况,白崇禧召开各种会议。警备总部参谋长柯远芬在会议上主张:“宁愿杀错九十九个, 也不要放过一个真正的‘共匪’。对敌人宽大,就是对自己残酷。”白崇禧当即声色俱厉责备柯远芬,并纠正其错误:“这是列宁的话,这是绝对不可以这样说的,一定要服从蒋先生的话,一定要和缓地对付台湾人。”“有罪者杀一儆百为适当,但古人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今后对于犯案人民要公开逮捕,公开审讯,公开法办,若暗中逮捕处置,即不冤枉,也可被人民怀疑为冤枉。””(台湾中研院近代历史研究所《白崇禧先生访问记录》(下册) )

3月27日,白崇禧以国防部部长身份,在台北宾馆对台湾警备总部下达一纸命令,规定所有在押人犯除首要者应依法侦办外,情节轻微者可准予开释。他还向台北中等以上学生训示,表示对“盲从胁迫”参加事件的青年学生不究既往,“迅速复课读书”,保证各宪兵不再逮捕学生。(《台湾二二八事件档案资料》(下),档案出版社版)

3月28日,白崇禧与台湾地方父老及省参议员座谈,宣示今后治台措施,除尽量登用台省人才外,重点阐述经济政策:轻工业尽量由台胞接办,不许少数资本家操纵;将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 约1/5的可耕土地分配给有耕种能力的台胞耕种,增加自耕农利益,减少地主剥削,等等。(《白崇禧对台湾省参议员等训词》,《二二八官方机密史料》,〔台 北〕自立晚报社出版公司出版部)

4月2日,白崇禧结束长达16天的台湾任务,搭机返回南京。两周后他呈报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就二二八事件严厉批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陈仪,并指出警备总部负责人柯远芬“处事操切、滥用职权,对此次事变举措尤多失当,且赋性刚愎、不知悛改,拟请与以撤职处分,已示惩戒,而平民忿。”(《大溪档案》)。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的柯远芬,最后被蒋介石以调职处置。

1948年8月,陈仪受时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的推荐,被蒋介石委任为浙江省政府主席。1949年元月,陈仪眼见局势对国民党不利,便欲投靠毛泽东中共,并企图策反汤恩伯投共,被汤检举,后被蒋介石撤职软禁。1950年5月,陈仪涉匪谍案,蒋介石指示台湾军事法庭判处其死刑。

谢雪红助纣为虐 被打成“右派”批斗

二二八事变女主角,台共头目谢雪红为中共卖命颠覆台湾后,被中共打成“大右派”,被共党台盟同伙多次批斗。(网络图片)
二二八事变女主角,台共头目谢雪红为中共卖命颠覆台湾后,被中共打成“大右派”,被共党台盟同伙多次批斗。(网络图片)

中共在台湾的头目谢雪红遭通缉后,逃往大陆。中共窃国后,谢雪红出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军政委员、“中国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中共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尽管谢雪红为中共颠覆台湾卖过命,但在1957年被中共打成“右派”,遭到共党台盟不少于10次批斗。中共官媒发表题为《右派分子谢雪红罪行累累》的文章,指控其三大罪状:一是“共产党的叛徒”;二是“贪污二二八人民捐献的台币十万元”,三是二二八事变率先当逃兵逃跑。

谢雪红只得公开招认:“我下流,我卑污,我做过许多不可告人的事。”同时她也很不甘心,又曝出中共高层的丑陋,为自己的罪行开脱: “你们去打探打探,今天党的领导同志,不问男和女,都比我污泥生活不知要烂污多少倍,为什么他们却是光荣,而目前对我就是罪状呢?”

1968年文革,67岁的谢雪红再次遭共党台盟同伙批斗,他们按住她的脖子说:“永不低头的谢雪红,终于低头了。”

1970年,台共头目谢雪红因肺癌死于北京医院的走道上,走完其罪恶人生。


(视频:《父亲与民国》台北发布会播放白崇禧纪录片
(1)1966年,蒋中正总统率领众官员第一个前往祭悼白崇禧的国葬;(2)1947年新闻《白部长莅台特辑》;(3)1944年3月,白崇禧母亲马太夫人90岁大寿,蒋委员长特派参谋总长何应钦代表他本人为白母祝寿,白将军全家与桂林5万多军民以及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等将领参加祝寿。)


(视频:二二八事变,中华民国首任国防部长白崇禧禁止军警滥杀无辜,保障台湾人民和青年学生的人身安全。


(视频:《父亲与民国》大陆研讨会播放白崇禧纪录片 (白先勇讲解)
1966年白崇禧国葬;1947年新闻《白部长莅台特辑——重建新台湾》;1944年白母90大寿,桂林5万多军民祝寿。)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4-03-01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