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省蠡县部分610人员犯罪事实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3月24日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河北省保定市的一个小县城蠡县里,众多的乡镇、以至到村的大小官员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绑架、非法关押、经济勒索等迫害。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下面是蠡县部分“六一零”人员的犯罪事实:

(一)蠡县第一任“六一零”头子张春亮,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三年年底,这四年多的时间是蠡县迫害法轮功最邪恶最疯狂的时期。在其胁迫下,公安、国保、各单位、各乡镇、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跟踪、蹲坑、监控、抄家、绑架、关押、劳教。几年来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八百余人次。执法犯法、超期关押、滥用酷刑: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肆意辱骂、殴打、搧耳光、拳打脚踢、用鞭子抽、电棍电、暴晒、性骚扰、冷冻、罚站、罚跪、长期剥夺睡眠等等。有的被当场打昏过去;多人被打伤致残;一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非法判刑;二十六人被非法劳教;至少二十九人流离失所。

张春亮胁迫各单位、各乡镇、村多次大办洗脑班,为逼学员转化,竟采用诸多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如将男、女学员昼夜关在一间屋子里,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谁想解手必须骂师父、骂大法,否则不准解手。

暴敛滥罚,逢抓必罚,尤其对进京上访者更是施以重罚,最高竟达三、四万元,最低也得三千元,不交罚款长期关押。据不完全统计,仅张春亮把持的“六一零”敲诈法轮功学员的罚款就不下三十万元,这笔钜款都被他们私分或挥霍掉了。人们当时都注意到几个“六一零”官员家里各种电器、家具、摆设都面貌一新了。

同时,各乡镇及有关单位,争相效仿,肆意敲诈。南庄镇对法轮功学员一次敲诈就高达二十万元。南庄镇有大法学员二百多人,无一人幸免,哪怕只炼一天也得交五百元。辛兴镇也不甘落后,把学员骗到镇上,不交罚款不放人,最后每人交了二千元才被放回家。城关镇更是技高一筹,除每人必交罚款三千元外,还规定在镇上呆一天须交五十元生活费(都是家人送饭)。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仅此一项就交了三千多元。

张春亮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 17672 序号:170
同时,张春亮也已登上《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为:50062

(二)第二任“六一零”头子王建英,也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其邪恶与贪婪不亚于他的前任。他操纵指挥公安、国保、乡镇派出所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绑架法轮功学员八人,其中四人被非法劳教;二人关进洗脑班;二人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王建英设圈套,假意听王平均讲真相,指使田利辉打电话叫来保定劳教所人员,把前去要工资的花甲老人王平均再一次投入保定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左右,王建英指使公安、国保,将贴“法轮大法好”条幅的赵郭非法抓捕。酷刑折磨后,非法送进高阳劳教所。但因赵郭伤势严重,劳教所拒收,王建英又将赵郭押回蠡县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在王建英的幕后操纵下,蠡县郭丹乡政府、郭丹乡派出所、和武家营村委会把武家营村法轮功学员赵郭绑架到保定洗脑班。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王建英又秘密将他转到了保定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蠡县公安抓法轮功学员解阿丽扑了空,王建英指令国保将她的丈夫(不炼功)抓进公安局审问,曾扬言要判解阿丽的丈夫劳教,迫使解阿丽长期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崔小改因张贴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王建英指使林堡派出所所长王杰英带人对其绑架、抄家。崔小改正念走脱,被迫长期流离失所两年多。其心爱的女儿结婚都不敢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早晨四点钟,王建英又指使小陈乡派出所恶警翻墙进院,没出示任何证据,就把王素梅从炕上拽下来,连拉带扯把王素梅弄上车,直接劫持到了保定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法轮功学员崔雄发在高碑店市被绑架。王建英指使王军昌把崔雄发非法送进保定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阎小格在菜市场散发大法资料,遭国保大队副队长李淑娟诬告,阎小格被绑架后被非法送往高阳看守所遭受吊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之后又非法送保定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朱彦芳在本村张贴真相标语时遭恶人诬告,王建英指使林堡乡派出所等将她绑架,遭恶警刘文力、王军昌、李淑娟等人非法审问后,送到市公安局,后又转往高阳看守所迫害一个月,期间恶警曾用老虎凳折磨她一天一夜。

二零零五年年底,六一零副头目徐永刚透露:“建英说:要过年了,手头紧,只要抓住炼法轮功的,家里不拿钱就不放人。”王建英还对水泵厂厂长说:“大法学员朱小占的退休工资不能发,我要扣他两万元钱做费用。”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早上五点多,王建英指使公安国保及六一零人员开着三辆警车围住了蠡吾镇新乡村法轮功学员朱小占的家,他们翻墙而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把朱小占的家翻了个底朝天,见到值钱的东西就抢。并把法轮功学员朱小占强行推上车,直接送到保定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王建英指使国保大队王军昌、李淑娟等绑架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小陈乡大埝村法轮功学员郭俊姑和崔小五。她俩都是六十来岁的老年妇女。王建英欲敲诈钱财,因而恐吓郭俊姑和崔小五的家人说:“关押期限到了,你们是拿钱保人呢?还是送劳教?”家里人一听就急了,赶紧东拼西凑,郭俊姑家拿了八千元,崔小五家拿了六千元“赎金”(要每人拿一万元)。王建英把一万四千元巨额赎金骗到手后,又把两个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劳教。崔小五经体检,身体不合格,被放回,郭俊姑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王建英又绑架了因去检察院诉说冤情的法轮功学员赵丽梅。

王建英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18150 序号:1768
同时也已登上《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为:54776

(三)牛海峰:原六一零副头目。迫害初期,牛海峰紧跟江氏犯罪集团,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对进京上访者无一例外的施以重罚,少则三千,多则一万,更甚者三、四万。他本人又是负责收款者,极尽了敲诈勒索之能事。由于迫害有功被邪党提拔成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牛海峰亲自绑架的第一个法轮功学员便是在县法院工作的陈文辉,以致造成陈文辉在县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并被非法劳教。至今未恢复工作,仍流离失所。一个靠贷款才读完大学的穷人家的女孩子,生活刚刚有了点转机,就这样被毁了前程。

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牛海峰和陈贵星绑架了刘玉环等八名去北京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把她们关押在看守所达一个多月之久,其间牛海峰多次参与非法审讯。还对每人重罚一万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牛海峰伙同陈贵星用欺骗的手段将崔小先绑架到蠡县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十四天。期间不准随便走动,上厕所有人跟、吃饭有人跟,昼夜派人看守,并强迫付招待所饭费、住宿费三千六百元(包括看守他的人的饭费),还勒索罚款一万元。

二零零零年,牛海峰、陈贵星三天两头到崔小先家骚扰,其目的是抓崔小先。一进家就乱翻乱砸,衣服、被子扔满地,风箱被砸烂,锅炉被推倒;电话也被监听;大门口每晚都有人蹲坑,单位也派人监视,搞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简直没法生活。九十多岁的婆婆听见大门一响,就吓得尿裤子,大儿子从小胆子就小,身体又弱,见恶人进门乱翻乱抢,见什么拿什么,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吓得抽风,又没人照料,不久便悲愤离世。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法轮功学员王从敏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县“六一零”牛海峰等人抓回,关进县看守所。因炼功遭恶警郭军来威胁和多次殴打,并被铐挂在门上。还被戴上手铐和脚镣,还将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使人无法站立,这样被迫害了两天,经绝食抗争才打开,因绝食还遭恶人野蛮灌食。期间她的家人四处托关系,请客、送礼花去七、八千元才放人。遭非法关押八个月。

二零零一年夏天,牛海峰带人突然闯入宋雁霜家中,强行把她带到“八里庄洗脑班”,她质问这些人“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这样做?出了事谁负责?”朱国玉大吼:“把她带走,出了事我负责。”拉扯中,宋雁霜摔倒在地,腿被划了。在洗脑班里关了十天后,她被勒索了五千元钱后才放人。

牛海峰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 17673 序号:1707
同时也已登上《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为:50063

(四)徐永刚,六一零副头目。此人卑鄙、恶毒,他忠实指行江氏集团的迫害政策,疯狂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王平均被中共邪党无端开除公职并非法劳教,回家后生活无着,多次到六一零要他的工资,被徐永刚屡次耍弄、嘲笑,王平均当面与以斥责,使徐恼羞成怒。之后便多次撺掇王建英、宁洪茂,使其对王平均施加迫害。同时几次给保定劳教所打电话。不久便演出了下面的一场戏。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王平均在王建英(六一零头子)办公室里,宁洪茂假意问他有什么要求,王建英故意坐在他外边堵着门,假意听他讲真相,此时又进来三条大汉立在门一边,田利辉进进出出不时的打着电话,还在王建英耳朵边悄悄耳语,事后才明白田利辉打电话是在问保定劳教所的人走到哪了,就这样王平均又被绑架到保定劳教所。在保定劳教所。王平均又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家人接回。

王军昌等人绑架了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之后,徐永刚想借此往上爬,便和王军昌一起制造了一个个假证,制造了假搜查证、假抄家见证人、假举报人、假抄家清单、假询问笔录等,尤其更卑鄙、无耻的是他还亲自充当抄家见证人:国保大队在非法抄她们三家时,见证人却是110副头目郭辉、六一零副头目徐永刚和六一零人员崔新军。他们三个即是指挥并参与抓人的,又来充当抄家见证人。再一次凸显了中共邪党的流氓本性。徐永刚对枉判法轮功学员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负有直接责任。

徐永刚任六一零副头目以来,不遗余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擅自闯民宅,随意抄家抓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据县委一人士反应,徐永刚曾讲:“王建英说,要过年了,手头紧,只要抓住炼功的,家里不拿钱就不放人。”

徐永刚等人先后将法轮功学员王平军、赵郭和阎小格、郭俊姑、崔小五、赵丽梅非法劳教。

从一九九九到二零零二年,徐永刚多次到土地局施压,要土地局领导对法轮功学员张霞严加看管并加大迫害力度。

仅二零零五年一年中,蠡县就有八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六一零徐永刚和王建英的迫害,他们是:赵郭、阎小格、王素梅、杨建厂、朱艳芳、崔小改、解阿丽、朱小占。解阿丽和崔小改被徐永刚等人迫害的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五年,徐永刚没有抓到法轮功学员解阿丽,就把她的丈夫(不炼功)抓进公安局审问,他曾坚持要判解阿丽的丈夫劳教。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蠡县城关王庄村残疾人法轮功学员郑荣昌被绑架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徐永刚甚至亲自到保定威胁郑荣昌说:“你反党!你有精神病样,我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蠡县六一零和新兴镇的人又到胡村法轮功学员大佗家,妄图绑架大佗。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六一零”恶人又伙同国保大队绑架了小陈乡大埝村法轮功学员郭俊姑和崔小五,俩人被勒索了一万四千元保释金后又被非法送劳教,郭俊姑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又诱骗、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崔雄发,并恐吓家人不许声张,并很快将崔雄发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蠡县“六一零”王建英、徐永刚、田丽辉伙同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将赵丽梅从单位绑架。恶人把赵丽梅的手从身后背铐上,长达几个小时,由于手铐很紧,双手腕都被勒破,几个月后还有疤痕。右手大拇指麻木了几个月,医生说是神经受损害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蠡县邪党人员在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庭非法审理崔小先,冯文珍,崔树美的案子。“六一零”头目张跃贤,副头目徐永刚,田利辉等人守在法院门口。徐永刚一直在前后溜达,盯着法轮功学员。还有人给法院门口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录像。

一到节假日,徐永刚还威胁法轮功学员家人,说是他在保护法轮功学员,想借机敲诈法轮功学员钱财,致使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日夜惊恐不安。法轮功学员给徐永刚家附近贴的真相资料,徐永刚都撕掉。

徐永刚,六一零副头目。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 6489 序号:198

(五)张跃贤当上蠡县六一零头目之后,在蠡县各乡镇、村、居民小区,家属院、及大街小巷的墙上不断的出现诽谤佛法、影射法轮功的邪恶标语,以前在墙上写大字,现在又用刻好的模板在墙上喷字。用极其邪恶的方式诱惑着众生(对法轮佛法)犯罪。张跃贤猖狂到极点,他甚至在他家的前面墙上和他家的周围都写了很多这样的邪恶标语。

张跃贤及六一零副头目田利辉(女)他们二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在蠡县县委大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田利辉因此而离婚,离婚时,为了骗得婆家的房子,她让人开了假的宅基证,当假宅基证被揭穿后,她就连十几岁的儿子也不要了。而张跃贤因为妻子死活不同意才没离成。张、田二人每天厮混在一起。

蠡县六一零张跃贤、田利辉一直以来用各种邪恶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一天,他们就绑架了十四名被他们长期跟踪、监视、列黑名单上报的大法弟子并都对其非法劳教。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一天绑架了四名大法弟子,并都对其非法劳教,致使吴瑞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李二刚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并非法劳教后,家里花了很多钱,李二刚在劳教所也受到很多苦难和折磨,他的妻子和老娘的精神几乎崩溃,他的妻子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从劳教所提前几个月花重金买出来后,一家人苦不堪言、忧心忡忡,生怕再出点事。可是张跃贤和田利辉没有一点人的恻隐之心,拿了人家的钱之后又去恐吓他们,目的是敲诈更多的钱财。他们恐吓说:我们问你什么你不说,等省里来人了,你就什么都说了。

法轮功学员赵丽梅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被六一零头目张跃贤指使当地国保恶警绑架,仅五、六天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三月十日被家人接回。

法轮功学员崔小先是蠡县环卫局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因为张贴法轮功真相救人,被张跃贤构陷、捏造伪证,冤判三年徒刑。崔小先苦熬三年冤狱回家后,退休工资多年来一直被张跃贤扣押,她和老伴还有九十多岁的老婆婆艰难度日。她多次找单位和六一零去要,张跃贤不但不给工资,还经常以给她工资为名骚扰她。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林淑芬)

评论
2014-03-25 8: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