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生坎坷的大庆女教师 15年的生死之间

在法轮大法中重获新生的牟永霞老师,在中共的迫害摧残下,九死一生。(李贤珍/大纪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3月30日讯】她,曾患不治重症,儿子脑瘫,母亲瘫痪……这些苦难,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一去不回,她重获新生。然而,在中共的迫害下,她被关精神病院、看守所、劳教所、黑监狱,饱受摧残,九死一生。

她叫牟永霞,现年六十六岁,原是大庆市的一位中学教师。熟悉牟永霞的人们都知道,她的人生,那真是坎坷。

坎坷人生:这一家的愁苦说不完

牟永霞青年时就患上不治的重症:血液病和重度肌无力,曾一年多不能走路,被医生判过死刑。而后又得了肾炎、心脏病、胃溃疡、极度神经衰弱。牟永霞三十六岁才成家,什么活都干不了,生下一对双胞胎后,她的身体就全面崩溃,经常昏迷,曾在大庆油田总医院输血、输液、打氧气抢救五十六天,最终医院无法治愈,只好用担架把她抬回家。不久,她由于精神恍惚而坠楼,造成瘫痪,被定为“二级残疾”。

牟永霞的两个孩子生下来就多病,大孩子脑外瘫,右侧身体机能失调,走路跛行,智力低下,喂饭至十来岁,还患有病毒性心肌炎;老二患尿崩症,鼻子常常出血,不停的要水喝,总尿,昼夜哭闹。

两个孩子由牟永霞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护理。老母亲又不幸在照顾孩子的过程中,因天然气爆炸被烧伤,导致肌肉萎缩、瘫痪,经久治不愈,被接回老家。

牟永霞的丈夫面对几个病号,焦躁不宁,常常暴怒,摔东西、打孩子,一度把两个孩子打伤,导致俩孩子惊厥高热、眼底出血、斜视。这个家庭生活再也无法正常维持了。

为了让丈夫解脱愁苦,牟永霞和丈夫协议离婚,不要抚养费,使他没有拖累,劝他再找一个健康的女子,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平静的生活去吧。丈夫走了。那时牟永霞的两个孩子才五岁。面对病痛、心苦、这种雪上加霜的日子,幸亏有好心的邻居、同事、学生、亲友来帮忙,为了两个孩子和老母亲,她挣扎的活着,一天天的苦挨着。

短短四十天:亲姐妹相见不敢认

一九九八年十月七日,有人给牟永霞送来一本《转法轮》,告诉她:坚持反复看这本书,加上炼功,就能全家受益,脱离苦难。牟永霞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阅读《转法轮》。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后,她竟然真的能生活自理了,心态平和了,接着一身的疑难杂症全消失了。她高兴得心像开了八扇门。邻居也说:“可把你美坏了。”

两个孩子也跟着妈妈学炼法轮功,结果身体也都好了,孩子们乐得蹦啊蹦……

看到孩子们的变化,牟永霞立即回家去接八十八岁的瘫痪母亲。当时母亲正感冒发高烧,姐妹们都不同意她将母亲接走。但是牟永霞对法轮大法的威力有无比的信心,她偷偷打车将母亲接回自己家。老母亲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很快就能下地了。四十天后,姐妹们不见动静,以为老人已经故去,都来她家兴师问罪。开开门一看,她们站在门口就愣住了:一位老太太似曾相识,但她站在窗前,高高的个子,红光满面。姐姐疑惑的问:“那老太太是……”牟永霞说:“你们进来呀!”妹妹说:“听这声还是姐姐,可是……”牟永霞母女俩的巨大变化,让亲姐妹也不认识了。

姐妹们围着老母亲左看右看,说:“这是咋的了?”母亲说:“好了呗。”姐妹们立刻拥在老母亲身边,一起看起了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

牟永霞昔日愁苦的家,第一次充满了生机和快乐。她家从那时起再没有病人了。她家的奇迹,让亲友、邻居、同事无不惊喜,传播开去,人们都说:这法轮功太好了,救了这一家。亲友、邻里都来找她学法学功。

牟永霞那个曾经脑外瘫的大孩子,后来考上了厦门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精神病院:捆绑灌药、强行注射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中共喉舌媒体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牟永霞陷入极度痛楚之中。她想,也许政府还不了解这功法,也许这是误会,也许有人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从中作梗……带着一丝希望,她向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相,结果竟被关入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医护人员像恶魔附体一样,强行给牟永霞灌药、注射不明药物。她极度惶恐地抵制着,怕把她弄痴呆了,无法照看亲人。她常常跑到窗台前,拽着护栏向外高喊:“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是精神病!谁给我家姐妹送个信儿,救我出去!”

可是,一群“白大褂”每次都把她拖下来,拖进病房,按在床上,用特制的白布带把她的手脚捆在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用灌药器撬开她的嘴,一把大小不一的药片子被灌进她的胃里。不到十分钟,她就感觉视觉模糊,前后胸发辣、刺痛……站起时,眼前冒着金星,四肢发软,叭叭不停摔倒,她的膝盖一次次摔伤,每天都血糊糊的,腰直不起来,佝着背,眼神散乱,思维迟钝……

妹妹带着她的孩子来看她,孩子悲愤不已:“这不是要把妈妈整死了吗?!”几个姐妹抗议,四处呼救。三周后,牟永霞才在亲友的帮助下逃出精神病院。

逃出精神病院后,牟永霞没敢回家。邻居们给她捎信儿:“可千万别回家啊,警察蹲在你家门口,还到处找你,医护也来查问……”她被迫流离在外。

刚逃出精神病院时,由于不明药物的作用,牟永霞连续头痛、高烧八天,滴水不进,脸都青了,嘴唇紫黑;接着低烧,头痛恶心,她常常起不来床,周身溃烂,流脓淌水,双小腿几处烂出白骨(如今还留有疤痕),疼痛难忍。她每天坚持炼功学法,半年后渐渐恢复。

孩子们童年:每天都在失去母亲的惊恐中度过

这期间,牟永霞的两个正在上重点高中的孩子,因为想着妈妈要被害死了,不停痛哭,见人就说:“妈妈没了,没有家了……”两个孩子无心学习,本来成绩优秀的大儿子,终考五科成绩才二十六分;二儿子原是经常参加竞赛的跳级生,因为妈妈被迫害,根本不去课堂了,连试都没考,科科零分,并且从此离校。

这些年,牟永霞的孩子整天为她担惊受怕,有时孩子们会突然呼哧呼哧连喘带跑的回家,推开门看看妈妈还在不在屋里?孩子们的少年时代,每天都在失去妈妈的惊恐中度过。其实,何止是少年时代。

二零零八年,中共借办奥运之际,在全国各地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那年暑假,牟永霞的大儿子从厦门大学回家的途中,他准备给妈妈过一个隆重的六十大寿。不料,牟永霞这时被龙岗分局刑警队警察绑架了。

这次被绑架,警察对牟永霞实施的酷刑有:铐在铁椅子上,两天一夜不给吃喝,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把嘴用胶带封上后,将两支正在燃烧的香烟插在她的鼻孔里,呛她眼泪直流。

绑架当晚上十二点,七、八个警察开两辆警车,把她封着嘴拖回六楼的住处,铐在中厅沙发上,把她装衣物的四个旅行箱用菜刀劈碎,拽出衣物,扔了一地;把一个带报警器的保险箱劈开,里面有她被迫买断工龄的九万多元钱,几个警察和长青社区的中年女人,把装钱的保险箱拎到卧室,避开她的视线,然后出来说:里边有四万七千元。其余的五万多元钱,就这样被抢走了。恶徒们还抢走了她给大儿子刚买的五千多元的笔记本电脑、朋友送的四千多元钱的飞利浦手机等私人物品。

大儿子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一看:满屋狼藉,妈妈没了,警察正在家蹲坑……

四年冤狱: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在看守所,牟永霞被折磨得血压升高,两次休克,被送医院抢救。一个多月后,她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这一关就是四年。

在狱中,牟永霞受到身心双重摧残,不许说话,常被胶带封口;长期码坐,三个包夹监控,前面一个坐在椅子上踩着她的双脚,后面左右两个扳着她双肩,强迫坐直,在一块五十釐米的地砖内,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不许动,动则拳脚相加,每天都坐得胸、背、腰、髋骨疼痛难忍,胸闷,有时呼吸困难,大汗淋漓,四肢麻木,时常头晕;不让睡觉导致高血压二百四十,心动一百三十多次。

狱警长时间不让牟永霞上厕所,有一次憋得腹痛难忍,牟永霞起身去厕所,还没迈出监号门,就被包夹的杀人犯打倒在地,恶徒的膝盖猛顶她的左胸,她一下眼前发黑,胸闷剧痛,几乎昏厥。此后左胸骨数月剧痛,起卧艰难,她要求医治,狱警不让,还继续逼着码坐。

为了逼牟永霞放弃信仰,一次在大冬天里,狱长指使手下把她关进小号,没有任何取暖设备,没有窗户,扒光她的内衣,套上号衣,手脚铐在光木板床上,一天一夜后,才改铐一只手。期间一天只给两饭勺大米粥。牟永霞被折磨得心动过速,血压升高,肢体麻木,休克多次,狱方就这样一直关了她半个月.

牟永霞说:“你们故意杀人。”狱警们说:“你死了就算自然死亡,给你家一个骨灰盒,上边扣上斑马条(囚犯标志)。”

四年的身心摧残,牟永霞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衰弱,手脚麻木,经常头晕……

牟永霞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出狱,当时她奄奄一息,看到她的人说她快成“句号”了。经过两个多月的学法、炼功,牟永霞又活过来了。大法的神奇再一次在她身上显现。

牟永霞出狱后,一直靠亲友的接济度日,生活很艰难。因为以下的相关单位,因为牟永霞坚持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拒绝写放弃法轮功的保证,他们不给她办理养老保险,拒绝发给她买断工龄的补发款、慰问金、房屋补贴。这些单位是:大庆油田矿区事业部、第一物业分公司、保险公司龙南所、管理局稳定协调中心,长青热力部门没给她交十年的取暖费、物业费。

(来源:明慧, 责任编辑:杜祥)

评论
2014-03-30 9: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