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走入大法修炼

文/山东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是在法轮大法遭受残酷的迫害中走入大法修炼的。

支持妻子修大法

我妻子在九九年以前就得法了,修炼后身体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人也变的和蔼可亲,这给家庭带来了快乐和幸福。我看到这个大法真的很神奇。我的想法是,只要能祛病健身,我就支持她炼。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出于极端的自私和妒忌,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这场运动给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及家庭、亲友及所有有关人员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压力。祸从天降,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威逼之下不敢学、不敢炼了。中共太恶、太坏了,历史上罕见,没有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正念是走不过来的。

我的妻子因不放弃修炼,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无法形容。中共政法机构和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610”系统的恶人三天两头到我家逼她所谓“转化”,经常深更半夜闯到我家骚扰。为了证实大法是无罪的,她去北京上访多次,被恶警绑架、关押、拘留,成了我地“610”称的所谓“重点”对像。为了避免遭受迫害,她只好流离失所了。

邪党为了达到抓她、“转化”她的目地,也对我们家属进行迫害。我在乡镇企业上班,邪党“610”恶人到我单位找我,让我做我妻子的工作,让妻子放弃大法修炼。找了多次,我拒绝配合他们。于是他们又找我单位的一把手做工作。见我利用各种方法对付他们,邪党610就用不让我上班、断绝我家的经济来源逼迫和处罚我。二零零一年我被停止工作六个月。来自政府、社会、单位、家庭、经济生活和精神上的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这个对不修炼的我来说可想而知是什么感觉,那种痛苦无法表达。这使我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中共就是邪,毫不讲理。

二零零二年八月,当地邪党政法委、“610”恶警又到我家要绑架我妻子,我为了保护她,下定决心和他们决一死战。在我的帮助下,妻子正念走脱了。邪恶不甘心,把我抓了起来,罪名是所谓“妨碍公务罪”,非法拘留了我十五天。

看来法轮功真的不一般

单位领导找我谈话:“你不配合政府,我的工作也不好干,我也得受处分。不行你就和你对像离婚吧。”我为了工作和利益,当时有些动摇了,考虑了几天。回家找妻子谈起离婚的事,妻子不同意,后来把她逼急了,就说了一句:“离婚就离婚!让我放弃大法,门都没有!”我被她的这句话震住了,心里想:“离婚都不怕,那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逼她不炼法轮功了。看来法轮功真的不一般。”

那些年真是度日如年,也不知怎么过来的。

了解大法 走入大法

二零零三年我也开始了解法轮功,看《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及经文如《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精进要旨》等,也看大法弟子发的有关资料,在感性上对大法有了一点认识: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妻子炼法轮功后也没有干坏事,没有像中共邪党说的那样,而且还祛了病健了身,我决不能与邪党为伍,配合它来迫害妻子。何况我也是从文化大革命中过来的人,知道邪党太坏,一党专制,专横跋扈,专门搞运动打压异己,欺压百姓。我决定尽我所能帮助妻子。

师父在说:“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的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1]因为常人为大法做事安全性比较好一些,不会引起常人怀疑,出入方便,所以我就开始帮妻子发资料、送东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帮我妻子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是清白的。

二零零五年,妻子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从此便与妻子一起学法炼功。

可是学法的时候干扰很大,一学就困,学不进去,对法理的理解能力也很差。我就看师父各地讲法,并解正念对待,解体清除另外空间阻碍我得法修炼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过了一段时间,就突破了干扰,认识到了:刚得法的新学员个人修炼和证实大法联系在一起,必须得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不断的去掉人的各种各样的执著、各种各样的观念和在常人中形成的一些恶习,如:魔性、自私、妒嫉心、争斗心、色欲等不好的东西,才能在救度众生时不被干扰,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慢慢我就和老大法弟子一起学法、炼功,而后又和他们一起对被中共谎言欺骗的国人讲法轮大法真相。

新学员也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2012年在讲真相的时候,我不幸遭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到了派出所。我牢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你们只有救人的份”[2]的教诲,不管恶警多么邪恶,我都决不配合,什么也不说,零口供,只是给他们讲真相,最后被邪恶非法拘留十五天。

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我没有怕心,就堂堂正正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并给监室里的人讲真相。我这样做后,和监室里被关押的包括班长关系处得都很好,我能在里面堂堂正正的打坐、炼功、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加上我以前讲真相的基础和经验,在那里我顺利的劝退了53人。有的人听明白真相后还帮我讲真相。他们作为第三者,他们说出的支持大法的话会相当起作用。

我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有很多人都恋恋不舍。有的问我要电话号码,说出去后要找我学法轮功。有很多人是发自内心的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的,佩服法轮功,佩服我们师父。

我体悟到,讲真相中要想说服别人,让别人愿意听你讲,你首先得尊重别人,首先得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都应换位思考,做事先考虑别人,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要求自己,这很关键、很重要。

修炼上我还有不小差距。我要下决心去掉不让人说的心,不断去自己的魔性,向内找自己,去掉妒嫉心、争斗心、气恨心、色欲等不好的东西,做到实修自己,不让师父为我操心、痛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修炼和救人的事,不失去这万古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进要旨》〈为谁而存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3/2/145660p.html)

--摘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没有了,身体轻松了。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是师父帮她消了业,身体才达到了无病状态,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师父!从此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家里也成立了炼功点,积极的做洪扬大法的事情。十八年过去了,回顾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时光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度过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恶黑窝监狱里度过的。在那样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能够走过来,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师父的看护,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还在延续,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黑窝里的同修还在遭受着邪恶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滔天大罪。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全世界正义团体,伸出缓手,伸张正义,共同制止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人类的浩劫。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闻悉天津动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后,赶到位于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是谓“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湾报纸大幅报导该事件,许多人自己寻找炼功点,有人甚至认为“中共说不好的事,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时候走进大法修炼。
  • 九四年去英国留学,九八年来到新加坡国家信息技术研究所工作的德忠还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听说“围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同事就说,新闻里是怎么怎么说的 。德忠却说:“我在北京的时候,六四天安门事件都经历过了,怎么还能听新闻的? 我们单位不是有法轮功学员吗?我去听听他们怎么说。”
  • 从一个混混变成一个善良的好人,从一个张口就骂伸手就打的人变成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修炼者,从一个吸食毒品的人变成一个不吸烟、不赌博、不酗酒而且远离毒品的正人君子,是什么力量改变了他呢?是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使他脱胎换骨,身心发生巨变啊!
  • 腥风血雨中我毅然走进大法,学法、炼功没多久,我的心肌炎、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救人中,各种各样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说也说不完。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孩子们生意上那些让人提心吊胆的麻烦事再也没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们都是上千万资产的老板,还给我买了别墅,支持我好好修炼大法。我知道,这是师父赐的洪福!
  • 八十年代走出校门,我为了争名夺利,经常夜不成寐,身体状况很差,同时从小的头晕头痛折腾的半夜都得起来到马路上去转。修炼大法后,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发生在自己及亲人身上,同时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处处做个好人,得到单位同事、领导的认可,年年获得单位各种荣誉、表彰,在向世人证实着大法,揭穿着邪党的谎言。下面是我从得法到修炼之路上见证大法的点滴。
  • 拉脱维亚自一九九一年脱离前苏联成为独立民主国家后取得第一枚奥运奖牌的选手马汀斯说:“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后,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就赢得了第一枚奥运奖牌。尽管从没想过要通过修炼得到常人社会的什么,但我确实经历了所有的奇迹。”
  • 法轮功师父把我从不幸的枷锁中解救出来。他告诉我人为什么要活着,还有更高尚的东西。
  • 法轮大法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洪传以来,因为其在身心方面的吸引了各民族的人们走入修炼的行列。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就有一个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轮功学员小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学员,从病入膏肓的忧郁症患者,到今天成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经历。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个令无数人生活轨迹发生巨变的日子——一夜间,原本在中国大陆受到社会各界、各阶层推崇的法轮功,被中共前党魁江氏非法禁止,各地炼功点辅导员深夜被从家中抓捕,接踵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揭批”和诋毁。修炼者们面临着最重大的人生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