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医院护士的故事

文/大陆大法弟子

大法法光照十方。(图:大纪元资料)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市政医院一名护士。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现在常人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在医院开病人的药自己用,吃回扣,占公家便宜的现象非常普遍。修炼后知道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把以前拿科室的物件送回科室。家人哪怕用一个注射器我都去门诊买。科领导说你也太认真了。我说我是修大法的,修炼无小事,我做的不好等于给大法抹黑……

作为一个医护人员,就是跟病人打交道,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站在病人的角度上去和他们沟通,替他们解除心中的忧愁,得到病人的信任。

每当护士与病人发生争吵时,领导马上就叫我去处理,很快就能得到平息。工作中认真负责,如药房发药多了,我就及时退回去。药房的人说有的人我们知道给他发多了找他也不承认,你还给我们送回来,看来有信仰的人就是不一样。

一次一个病人怀疑他的药液有问题,护士长说我们配药的人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有问题,要不你可拿药去药检所鉴定,如有问题我们给你全赔。病人一听也不再说什么了。因为我按照大法做得正,得到了病人的信任。所以讲法轮大法的真相,给病人发真相资料,一般都能接受。

一次,有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得了阑尾炎,在当地医院做了切除手术,术后刀口不长,来我科做清创术,术后三周刀口还是不长,他跟我说一个阑尾炎前后做了两次手术,花费上万元,刀口就是长不住,因家中有事要回家。出院时我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给了他大法小册子,讲我自己的修炼经历。过了几天他来换药,刀口痊愈了。小伙子激动的说:“大姨你再给我点小册子吧,叫我们家人都看看,叫他们也得福报!”

还有一次一个大学生晚上腹痛住院,经过一夜治疗有所缓解。大夫开的常规化验抽血已分别送各个化验室。过后他非要出院不可,他找我要求退化验费。退费很麻烦,全院的化验单和血标本混在一起很难找。但作为修炼人要为别人着想,我多辛苦点,几百元钱对学生来说是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学生陪着我楼上楼下跑着找,最后学生说大姨很不好意思真是太麻烦你了。我说没事,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给他们讲了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给他真相资料,他高高兴兴的出院了。

这样的事情很多,因为我按照法轮大法修炼做得正,所以当中共迫害法轮大法时,电视台来医院想拍造假的电视片,企图让病人假冒法轮功学员,被一科室的主任拒绝了,说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病人。科里的领导到同事从来没有说过大法不好,大部分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给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已死于心脏病或胃癌,已不在人世了。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脱胎换骨。回忆十五年来,修炼的点点滴滴,走过的每一步,闯过的每一关,无不在师尊的精心呵护和慈悲点化下,师尊给我的真是太多太多,即使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
  • 年8月份,我在大渔船上进行拖网作业时,我一不小心,手被滚车绞了进去,整个人被带着转了三圈。当时光顾往外抻手了,也没想起大法。旁边的工人赶紧拉闸,滚车停止了转动,我这才把手抽出来,整个右手和胳膊分离了,只连着一层皮,还有一条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长,垂在外面,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师父救我。船主吓坏了,问我咋办,我说,没事,我有师父呢。工人们用围巾把我的右手缠上,我就用左手托着右手,坐在船上,请师父加持,当时也没觉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高校的教师,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党文化的内容,毕业留校讲授的也是与其相关的课程,邪党学说塞满了整个大脑,唯物唯心是我评判事物的标准,思想中没有神灵、轮回、另外空间等概念,认为佛法是虚幻、迷信,是愚昧无知的产物。所谓的“唯物论”如毒瘤占据着我的大脑,无神论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些东西使我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艰难的前行。
  • 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像我这样一个业力深重、即将走上黄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师父的救度。…得法头三年,学法少,不会修自己,一直不精进。在我的婚姻走到尽头,生命也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 当我听到那一首歌曲《婆罗花开》的时候,看到师父慈悲的身影,我生命的记忆被打开了,忍不住泪如雨下,走在路上,我听不见、看不见来来往往的行人,泪水冲刷着我的身体,就在这一天我明白了人经历的所有痛苦就是为了等待有一天打开尘封的记忆,我生命中真正在等待的就是这部佛法,人的生命是来自高层的宇宙空间。当再次打开《转法轮》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不同于常人的修炼的世界。佛法是真正的科学,是通过人提高心性可以实证的科学。我如饥似渴的看《转法轮》,开始了实修。
  • 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初炼时身心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在工作中我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时时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炼十六年中,我经历了很多神奇事,难忘的事,下面列举几例。
  • 十八年中,为修炼中摔跟头,给大法抹黑流过痛悔的泪;为不严格要求自己,没达到大法的要求流过伤心的泪,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泪。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师父的无量慈悲,经常让我泪流满面。有时走在街上,看着来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满自豪和喜悦:“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有世界上最伟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师父!”
  • 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郁、厌世者,深知这一类人由于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带我脱离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轮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医大毕业生,从事临床医疗、保健和业务领导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时,心想这一辈子对家庭和事业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来的余生就追求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门诊全天上班,继续给人治病。
  • 着自己在这几年中的不断修炼,对大法认识的不断提高,自己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利用各种机会,联系上了过去许多的同事、朋友以及过去的工作部门的领导。他们看到目前我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们觉得我不是那个修炼前心胸狭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个修炼初期消极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认真努力、心地善良豁达的我。我再向他们讲起大法的真相,他们也都愿意了解接受了。
评论